网站地图
尤刚

曾先后在辽宁黑龙江深圳淅江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在上海昆山江苏南京安徽合肥江西九江福建漳州湖北武汉等地参加全国指墨高端论坛及全国指画大展并多次入选并被收藏二0一0年八月被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组委会命名为"世界大运艺术家"称号。多幅作品被美国澳州、日本、香港、泰国、台湾及中央办公厅、.国务院西部发展中心、中华全国工商联、中国老子书画院、中国指画馆、美国金融中心、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日本富士学院、深圳外事局等机构及高层人士收藏。

尤刚.字凤吉.号骆驼山人.驼者

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副秘书长

中指墨理论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指画》杂志编委

中国老子书画院院士

当代指画大师--中国手指画研究会会长虞小风唯-入室弟子

《尤刚指画》

《指画家尤刚》《尤刚指画集粹》

《尤刚指墨山水》

《中国当代名家-尤刚》

北国风光无限好,只叹江山吝人雄。

此时,尤刚先生刚从铁岭回来,讲述自己独自一人在零下二十六度的龙首山上,膜拜中国指画先师高其佩诗碑亭时的所思所感。言语之处,令人为之动容。上面便是我为一个如此沉湎于艺术的痴人,而感叹的半句诗行。谈及指画,《辽海丛书》卷三《指头话说》,辽高秉泽公述:“恪勤公八龄学画,遇稿辄无积,十余作盈二簏弱冠,即恨不能自成一家,倦而假寐,梦一老人此至土室,四壁皆画理法,无不具备,而室中空空不能抚仿,惟水一盂,遂以指蘸而习之,觉而大喜,奈得於心而不能应之於笔,辄复闷闷,偶意土室中用水之法,因以指蘸墨仿其大略,尽得其神,信手拈来,头头是道,至此遂废笔焉…………用指废笔者,以笔所难到处,指能传其神;而指到之处,笔勿能及也。”偶然的一次书画笔会,众友展笔予记之。尤刚先生奋笔之余意犹未尽,借酒力夸下海口,笔能几何?吾用手指即可书之,于是以指蘸墨,洋洋洒洒,一挥而就,众友人惊叹不已。这就是尤刚先生弃笔用指的偶然过程。从此无论是书是画,皆以指代笔,痴狂之状,一发不可收拾。然而任何艺术绝无捷径可寻,没有长期的艰苦磨砺和感悟,怎能得其一门艺术之精髓。不久之后,尤刚先生便陷入相对的迷茫困惑之中。凭着笔之功底,以指代笔,皆可为之,但却难得指之精要。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他不遗余力地四处搜寻指画书刊资料。到处托人寻找,能购则购,不能购则“厚颜”:相借,一一复印。观其家中复印指书画之书,抚颔叹为观止。与此同时,他又遍访名家,广为联络。恰逢笔者在哈尔滨遇一指画家,去电相问是否购其画作,他回言无论如何购买一幅,我当即买下一幅。此画至今悬其家中,供他以真迹揣摩指画传神要诣。正如开篇所言,尤刚先生独自一人,于龙首山高其佩诗碑亭前。冒着零下二十六度严寒,静坐三时。与先人通幽;冥冥之中,可曾听到远古殷殷之语,不得而知。但纵观当今社会,浮躁四海,尤刚先生商海沉浮,不以虚化为荣,仍能静心以求,可贵之处,令人为之汗颜。

如今,尤刚先生对于指画艺术的痴迷程度,更是有增无减。天赋融其勤奋方能成就一个人的艺术之路。尤刚先生对于指画艺术的追求可谓禅精竭虑,倾其所有,忘我之状,在同道好友中,堪称佳话。每每谈及,慨然叹之。夜半人静,常得默化,或思闪,或灵动,遂披衣而起,展纸于案,情动于衷,忘情于纸,不亦乐乎。思探索艺境之人,常毁于怠,迟于悟。而尤刚先生勤悟双举,实属难得。正所谓衣带渐宽步步求实,方后入佳境。

尤刚先生早年写诗,搞过小说,写过电影角本。不少作品散于报刊杂志。凭着雄厚的文化修养,如今又对指画情钟独有。十余载潜心向学,寒暑相忘,孜孜不倦,一派虔诚探索之心,尤为可敬。观尤刚先生近作,不论山水花鸟,博采众长,融于指上。加之原有的国画功底,让人难以小窥。尤刚先生早年以黄宾虹风格入手山水。在继承黄翁的墨方之外,他对焦墨大师张仃的焦墨技法尤为崇尚。诸将其厚重凝练的枯笔技法运用到指画上,挥洒出自己的一已风格。《塞外人居图》是他的近作,整个画面无不展示出塞外的独有风貌:远处天叶疏密相间,山石小径下,清水微皱,一舟独横。无论近观远望,一幅幽静的塞外小景,跃然纸上。加之作者巧用枯笔技法,以指点触,简练处不失厚重,精细中而不失其拙扑,让人感到创作者的艺术之境己与家乡的一草一木丝丝相系。

梅花香自苦寒来。随着尤刚先生对指书画的不断求索,一张张饱含着画家情感的指画精品力作逐渐被人们所认识。二00五年在尤刚的家乡,由市群众艺术馆及多家美术协会共同为他举办的大型个人指画展中,无论是书与画皆受到省市老一代书画家们的一致好评。与此同时,友人为他在深圳举办的指画展中,他的大多幅作品被欧洲及东南亚收藏界朋友所收藏。同时,他又被邀请赴香港文化中心进行了展览和文化交流。如今,人近中年的尤刚先生被中国手指画研究会正式推选为常务理事,中国指墨理论研究院副院长等职。并被指画大师、中国手指画研究会会长虞小风收其为东北地区唯一弟子。中国指画艺术一派,师徒携手,相承有序,这也正是尤刚先生所收获的最美的果实。

路漫漫其修远,艺术之路何尝不是如此。百尺之外,扑朔迷离,仍知难而进者寥若晨星。尤刚先生知难而进,倾心相与,拳拳之心,苍天当报。只愿凤吉(注;凤吉系尤刚笔名)早鸣,更上一层楼。

(《中国指画》杂志2007 第一期,作者:西阁灯客)

指墨又称指头画,指画。由辽宁铁岭高其佩开创,历今三百余年不衰。然近现代中国历史沉重的民族灾难之惨列,作为画坛奇苑的指画,自然面临濒于凋零的境地。随着国家昌盛、万业兴旺,指画这一百花园中的一朵,又绽放出奇异的芬芳。指画,顾名思义是用手指做画,其审美趣味和中国画是一致的。只是绘画工具不同而产生出不同于毛笔的风格,所以,指画同属于中国画范畴。但指画又不等同于毛笔,它即出自于毛笔画之先(古代先民徒手在岩石上做画)又产生于毛笔之后,这种特性使得指画要有毛笔的功力后,又要谙熟指法种种,是难上加难的一种技法。在我主持中国手指画研究会二十余年的历程中,凡是为弘扬民族文化,发展指墨艺术做贡献的人士,我都喻为“勇士”。,尤刚便是其中一位。我很喜欢这位东北年轻的“勇土”。在我眼里,尤刚除了具有东北汉子的豪爽,更多一些江南人的灵秀。在艺术上要取得成就,除了执着的追求以外,灵气是不可缺少的,尤刚具备了这些条件。观看他的指画作品:技法明显、墨色苍郁、指势迅捷、一气呵成……画面质朴厚重、奇崛有力。与他的为人那样,即有北方山水的雄健凝重,又有南方山水的灵透清逸,粗中有细,放中有精,达到指画的意味了。

残缺古拙的金石之味,力透纸背的阳刚之气,直抒胸臆的率真之美。相距不远啦。更难能可贵的是尤刚在指画实践中创出新意,用“二墨揉擦法”画出的作品,指印罗纹历历在目,不用细辩便知是用手指所绘。这在当今指坛是不可多见的。我鼓励他精益求精,在实践中完善这种技法,形成自己的风格……

弘一法师说的好“文艺应人传,而不以文艺传”。 也就是说先做人后为艺。做为文化工作者的尤刚是与人打交道的,我看过他主编的《西苑文化报》和多人对他的评价,都颇有好评,我听了很高兴。搞艺术是一辈子的事,更何况我们把指画艺术提高到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弘扬传承,担子就更重了,路也更加遥远了。所以,画好指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在搞好本职工作中,一分一秒都要投入到指画创作中来。这样,我们的生命才更有价值。

我期待着尤刚成为中国指画真正的勇士和领头人。

是为序。(虞小风:中国手指画研究会会长,中国指画馆馆长)

在悠长的中国传统绘画长河里,手指画几经兴隆,几经沉寂。自高其佩、高凤瀚、李世倬潘天寿、钱松、虞一风均以其惊世骇俗的指画技艺引起中国画坛瞩目。中国手指画独树一帜,异军突起,渐次引起了世人的格外关注与青睐。许多文明修养造诣高深的丹青妙手,兴之所至也都浸染起了手指画,从事指画者愈来愈多,像朵朵异彩纷呈之花,搏击在浩浩荡荡的浪涛之中,在中国传统绘画的长河里闪耀出璀璨的光芒。

在追波逐浪的指画队伍中,有一员指艺纵横的骁将,他就是关东汉子指画家尤刚。

尤刚,字凤吉,号骆驼山人、驼者。现任: 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指墨理论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指画》杂志编委,荣获第二十六届世界大运艺术家称号……。曾先后在辽宁、大庆、深圳、淅江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在昆山、合肥、江苏,九江、漳州、武汉等地参加全国指墨高端论坛及指墨画大展。作品被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西部发展中心、解放军报社,中国指画馆、美国金融中心、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日本富士学院、第二十六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博物馆、深圳外事局等机构及政(商)界高层人士和影视界名流所收藏。初见尤刚,是在2009年4月的江西九江中国指画高端论坛暨全国指画大展会上。他忙前忙后,布展、安排与会代表的食宿、笔会以及游庐山等各种事宜。看得出这位年轻的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副秘书长是十分称职的。,就是在那次小型笔会上,我给他作了一幅指画观音。而他来而有往,给我画了一幅指画山水。这以后,我们记不得有多少次的交流,这使我对他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出版的画册有:《指画家尤刚》、《尤刚指画集粹》、《尤刚指墨山水》、《尤刚指画》、《中国书画名家尤刚》等。从画里画外,能品出他是个性情中人。似乎不善于跟周围的人玩“城府”。.率意直言,坦诚布白,待人接物把激动留在脸上,痴迷艺术把激情写在纸上。“与天地山川,得方园流峙之形;于日月星辰,得经纬昭回之度;于云霞草木,得霏布滋爱之容;于衣冠文物,得揖让周旋之体”(李阳冰语)。这“四德”是李阳冰论书法的精辟之言。而尤刚的指画能取得可喜的成绩,这“四得”之外还有“五得”:一是得益于他是指画会长虞小风先生的入室高足,能受惠于恩师的耳提面命。二是得益于天南地北游走八方向众多画家请教,博采众长,转益多师,发展 自己的优势。三是得益于对摄影艺术的钟爱。摄影关于构图、取景、色彩与绘画艺术流向殊途同归,光影人生和指墨人生在尤刚身上别无二致。四是家乡水土的滋养和他的勤奋好学的精神,刻苦读书,钻研指画艺术理论。五是得益于他的谦谦君子之心。

时下染指书画的朋友逐渐多了起来,这是好事,可见国力强胜,世人艺术修养品格在提升。纵观书画领域,向前走的路子大都有两条:一种是追寻古风,从传统入手,苦临碑帖,勤劳而作;另一种则是从当下自然风物入手,写实而就。尤刚说他是“半路入道”从热爱书画之始便选择了后者。许多朋友夸他的作品时 ,他却谦卑地说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地跋涉见多读少而感到知识溃乏,与道友之间淡古论今、品茗说画时着实道不清先贤大师们所言的涵义。细思细想还是缘于读书少、短少传统学识……他深感要想提升艺术品位必需走传统的路子。传统名家千百年来总结的经验已给我们后人提供了可借用的宝贵经验。愈是传统的,将愈发引人思索。好古不可泥古,求新更需求真。尤刚决意从传统技法中吸取养份充实自已,并且深入生活,走出或正在走出一条踏踏实实的艺术之路。

也许是“半路入道”的好处。尤刚以指带笔用焦墨的手法仿绘的几幅名家画作,反而有几分新意。如己丑年画的《送》拟指仿马远的《对月图》(系列作品)《秋月》,朦胧月,芦苇丛,水凫三只,似倾诉,似聆听,营造出一种“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意境,空灵,淡远,别是一番情趣。《山魂图》、《叠岚云嶂》、《归途》、《轻舟已过万重山》、《禅山风古》、《山泉》还有不少写生画,《独钓》、《云居图》等小幅作品,禅味很浓。文人画意极佳,潇洒于一叶扁舟,畅游于云波之间。山水的灵逸,雅士的淡泊,酣畅淋漓,尽在指底。清润而不是法度,深远而自是不俗。既可看出画家生活的功底,更可显示画家对艺术的表现力。尤刚的指画作品大则可绘十余米长,小品则可修得掌股之间。

指画浓墨写实比较容易,浅淡简洁则比较难于做到。而尤刚的有些小品指画做到了。而且做得极好,这是应当称道的。看尤刚的作品,我特别钟情于他的泼彩指画。他学习张大千先生中西结合,并以大写意泼彩技法,表现山石肌理、水天交映的特点。最让人心醉的,要数《雨过山头云更浓》、《山深云满屋》、《山色浅深随夕照》、《山藏远岫千峰叠》几幅作品。像《苍山问道图》、《秋山策杖》、《山谷流泉》、《仙岛孤渡》看过之后,给人以深刻印象,挥之不去。尤刚仿佛对泼彩有其独特的灵性,构图简洁,水墨淋漓,用色大胆,气韵生动。无论用墨,抑或设色均能得心应手,指到神来,令人震撼。

尤刚重视去民间采风写生。尤刚性急善走,他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见景写景,睹物记物。他喜欢用指画记载行程中的人事风景。用手指蘸墨,边写生边与当地村民聊天.听村民对他的画的评说。把朴素的民风感受注入画中。回家以后还用笔回忆记录下自己的感受,总结自己的体会,积累和整理素材,提炼主题,进行创作。“度物象而取其真”(荆浩语)。在尤刚的眼里、指下、画上,一片山、一汪水、一丛树、一座屋、一叶舟、一朵云,皆得之于造化。这让我想起尤刚的雅号“骆驼山人”,骆驼者,善远足也。

我祝尤刚在指画艺术的漫漫修远大道上,继续发挥骆驼精神,上下求索,达其真境。

(宋希祥:著名作家、美术评论家、画家)

岁月匆匆,眨眼间便是五年的人生里程。再见尤刚先生之时,容颜依旧,华发咋显。昔日的狂野稍减几许,多了几分深彻,几分凝重。而谈起指画,尤先生神情突变,依然是激情澎湃,手舞足蹈,完全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自己的艺术境地。正是这种孩童般的忘我激情,时时感染着他周围的每一个人。因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只有内在的愿望饱含冲动之时,一如紫罗兰的芳香沁入心灵,如痴如幻的美感与激情,才能忘形而出;一张张呕心沥血的艺术作品,又怎能不跃然纸上!我欣赏着尤刚先生一幅幅看似信手拈来的画作,心里却深知他五年之余的历练与求索所能达到的自我悟境。只见他五个手指,犹如五个音符,在一张白纸上,自由组合,随意挥洒,指随心动,心在意中,谈笑间一幅山水画作已经完成。常言说:功夫在诗外。对于一个执着的画家而言,功夫则在纸外。对尤刚先生自应了士别三日,得刮目相看的道理。

几年来,他四处写生,遍访名师,游历了大半个中国;以崇尚自然为艺境,以谦诚之心广求教,将自己的所得所悟,一一表现在作品中。是啊,如此壮丽的心境,娴熟的技法,是通过积累、历练、涌思、张扬,方能达成,有多高的境界就有多大的天,有多大的天才会有多大的艺术成就。尤先生深知境外有境,天外有天,这才放逐自己于江湖,历练心志于山川。只有精彩的心境才有精彩的追求和行动。这是对艺无止境的一种乐观的心态和对人生自我的超越。 “……我的创作欲望着实令同道们时感惊奇,可谓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我常常把自己当做苦行僧般来对待,买一箱方便面,弄一包火腿肠,再要上几桶矿泉水.一个人光着膀子,把自已困在画室里,整天弄的两手黑漆漆的,,乐此不疲……”(摘自尤刚创作感言)

对于一个不倦的追梦人而言,勤奋与探索的妙境在于对指墨的恣意挥洒。

众所周知,中国画的泼墨法创始于唐代王洽。所谓泼墨法,是指水墨浑融、气势磅礴的写意画法。画者做画时既不能造成画面斑驳狼籍或溃漫无度,又要有能力把握住色彩明暗深浅的差别变化,既要做到对偶然产生的新的画境给予灵活的引导和补充,又必须意在画先,大胆泼墨,在水墨淋漓看似杂乱的浑沦中,突破预置的禁锢,与自然流淌的墨色做有机的结合,相辅相成。尤先生在向前人不断的学习中,终于悟出用指画泼彩的奇异技法,在历经无数次的探索中,终于成为中国指画泼彩第一人。笔者有幸见到尤先生做画时的情景;只见他神情凝重的略加思考,便轻轻地将五指探入墨池,稍后移手于纸,墨色淋淋漓漓的滴落到纸上,急速的浸润开来,他的五个手指随着墨色的流向不停的涂抹揉擦,或点或划,轻松自如,不一时,一幅气势磅礴的山水画作浑然而就,观之令人惊叹不已。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在创作自己的作品时,其心境必然要上升到自然的本性之中,然后将自己的创作激情与自然合二为一,同时又要跨越表现欲望失道的张力,做到内力聚敛,外力喷薄,方能淡去作品的人工痕迹,看来尤先生已非一日之功了。

路也迢迢,梦也迢迢。做为一个追梦者,是艰辛的耕耘和无悔的求索,让尤先生的指画艺术日渐成熟。倘若没有冰浴沟的凝思,庐山的身影,雁荡山的足印,一方斗室里的深思冥想……苦其心志的忧劳与迷惘,磨其筋骨的千锤百炼,何以成就一个艺术家的至高境界。(张宝国:著名作家、收藏家) 


相关文章推荐:
指画大师 | 指画大师 | 虞小风 | 黄宾虹 | 张仃 | 指画大师 | 虞小风 | 江南人 | 弘一法师 | 钱松 | 方园 | 虞小风 | 马远 | 张大千 | 荆浩 | 张宝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