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虞公

虞公是春秋时代姬姓的公爵诸侯,是周朝皇室的后裔。为周朝的天下付出了一定的心血。

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公曰。是吾宝也。对曰。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乃使荀息假道。虞公许之。且请先伐虢。宫之奇谏。不听。遂起师。灭下阳。后一年。晋复假道。虞公又许之。师还。馆于虞。遂袭虞。灭之。执虞公以媵秦穆姬。《左传》

虞、虢,两国是同姓的公爵国家,国土比邻,关系密切,有如唇齿相依一样,两国国界都和晋国相连。虢公名叫丑,个性骄傲,而且爱好用兵,晋献公也好战争,因此虢、晋两国常在边邑发生战事。晋献公想灭掉虢国以去后患,于是向大夫荀息询问计策,荀息说:“虞、虢两国是同姓的邻邦,攻守同盟,若攻伐虢国,虞国必往援救,我国虽有精兵良将,对敌两国,恐怕未必就能取胜,当用计策,使它两国脱离关系,然后分别击破。”献公说:“当用何计?”荀息说:“虞公最爱好宝贝,我们可用屈地(地名,产良马)所产的良马和垂棘(地名,出真璧)所产的良璧贿赂虞公,借虞道攻伐虢国,这样使虞和虢国脱离关系。”献公说:“这两件东西都是希世的宝贝,寡人怎能割舍给别人呢?”荀息回答说:“我们利用这两种宝物,向虞国借道伐虢,虢没有虞援救,必定灭亡,虢亡,虞也不能独存,我们灭了虢以后,回兵再灭虞国,就能取回宝物,岂不是犹如以内库的玉马暂时寄存在外库吗?”献公说:“虞国有贤臣宫之奇,料事如神,恐会极力谏阻虞公,那怎么办呢?”荀息说:“虞公贪爱宝物而且愚昧,虽有贤臣强谏,也不见得会听从。”献公听了荀息的话,立刻将宝璧和良马交给荀息,派遣他出使虞国,虞公见荀息进献璧马,喜得笑逐颜开,荀息对虞公说:“寡君仰慕君的贤明,畏惧贵国的强盛,不敢自私宝物,特遣臣奉献于贵国。”虞公说:“这么说,贵国必定有所求于寡人了!”荀息说:“虢人屡次侵略我国南鄙,寡君为了社稷,委曲求全,遣使请求讲和,不料虢国不守约誓,又侵伐鄙邑的边境,寡君久闻君一向以正义为念,所以敢请假道贵国入虢请罪,若能攻克虢国,所有虏获全部奉献贵国,报答借道之恩,寡君愿和贵国世世敦修盟好。”虞公大喜,立刻允许,且愿先行举兵伐虢。宫之奇谏正虞公说:“虞、虢两国彼此依恃,互为表里,虢若灭亡,虞必同灭,譬如唇亡齿寒,而且晋君贪不厌足,主公千万不可允许假道。”

虞公不听,于是兴师帮助晋国。是时晋献公拜里克为大将,荀息为副将,会同虞师攻伐虢国,结果取下虢国京都下阳。经过一年,晋又向虞国假道,灭了虢国,虢公丑逃奔京师。晋师灭虢以后,还师经过虞国,在虞国借用馆舍,乘虞国不备,灭了虞国,捕虏虞公解归晋国。后来秦穆公迎娶晋献公的女儿伯姬为夫人,晋国就用虞公做伯姬陪嫁的臣仆。

虞公是春秋时代姬姓的公爵诸侯,是周朝皇室的后裔。当时虞公的弟弟虞叔,有一块珍贵的宝玉,虞公要虞叔将这块宝玉送给他,虞叔当时没有答应。过后,虞叔后悔地说:“周人曾有两句俗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注)我何用贪留这块宝玉,而招来祸害呢?”

于是将这宝玉慷慨的献给了虞公,虞公得到了宝玉以后,知道虞叔还有一口锋利无比的宝剑,虞公又要虞叔献出,虞叔私下说:“虞公所求不止,是心不厌足,心既不厌足,必将杀我。”于是乘虞公不备,起兵攻伐虞公,结果,虞公失国,出奔到共池(地名)避难。

典出: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献。既而悔之。曰。周语有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贾祸也。乃献之。又求其宝剑。叔曰。是无厌也。无厌将及我。遂伐虞公。虞公出奔共池(左传)。 象以齿焚身。麝以香丧命。居乱世以财受祸者,何可胜道。周谚二语。真痛哭流涕而言之。然无厌者终受祸。虞公其显见者。

“按”象因身上的象牙,招来杀身之祸;麝鹿因身上的麝香,招来丧命之灾。居住在乱世中,因怀有财富而招受祸患的人,实在不可胜数。周人所说的两句俗语,真是为警世格言。然而贪得无厌的人,终将遭受祸害,虞公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证。

“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平民,本来没有罪过,因为自己藏有价值连城的宝璧,就会因璧而招来杀身之罪。


相关文章推荐:
春秋 | 公爵 | 春秋 | 左传 | 荀息 | 垂棘 | 荀息 | 宫之奇 | 下阳 | 左传 | | | 公爵 | 唇齿相依 | 晋国 | 晋献公 | 晋献公 | 荀息 | 荀息 | 荀息 | 良马 | 良马 | 垂棘 | 荀息 | 虞国 | 宫之奇 | 荀息 | 荀息 | 良马 | 荀息 | 虞国 | 荀息 | 荀息 | 荀息 | 宫之奇 | 晋国 | 晋献公 | 荀息 | 下阳 | 虞国 | 虞国 | 晋国 | 秦穆公 | 晋献公 | 伯姬 | 晋国 | 春秋 | 公爵 | 共池 | 共池 | 左传 | 麝香 | 价值连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