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小二黑结婚(赵树理中篇小说)

《小二黑结婚》是现代小说家赵树理写于1943年的短篇小说。小说描写了抗战时期解放区一对青年男女为追求婚姻自由,冲破封建传统和守旧家长的阻挠,最终结为夫妻的故事。

小说塑造了二诸葛、三仙姑两个落后农民和小二黑、小芹两个年轻进步农民的形象,通过这两对思想观念截然相反的农民的对照,揭示了当时农村中旧习俗的封建残余势力对人们思想行为的束缚,以及新老两代人的意识冲突与变迁,说明实行民主改革、移风易俗的重要性,同时歌颂了民主政权的力量,反映了解放区的重大变化。小说结构完整,情节跌宕,语言通俗,富于地方色彩,开创了中国评书体的现代小说形式。

1942年,山西某抗日根据地的山村刘家峻里,能干帅气的民兵队长小二黑与同村聪明伶俐的姑娘于小芹相爱了,村里的人们都认为这是最般配的一对。但是小二黑的父亲“二诸葛’’和小芹的母亲“三仙姑”,这村里的两位神仙却反对他们的结合。

“二诸葛”是个抬手动脚都要论一论阴阳八卦的人,绰号“不宜栽种”。他说小二黑和小芹命相不对。一贯风流的“三仙姑”绰号“米烂了”,是村里有名的“老来俏”。她喜欢笼络一帮青年在自己周围,青年们却喜欢和她女儿小芹在一起,这让三仙姑心里很不对味。小二黑这个孩子在三仙姑看来好像鲜果,可惜多一个小芹,就没了自己的份。因此她给小芹找了个死了老婆的退职军官,收了人家不少彩礼,并说这是前世姻缘。“二诸葛”也为小二黑寻下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作童养媳。但两个恋爱中的青年却不认账。小二黑对父说:“你愿意养你就养,反正我不要。”小芹把母亲收的彩礼扔了一地,对母亲说:“我不管!谁收了人家的东西谁跟人家走!”

村里的恶霸金旺兄弟伪装积极混进了村政府,兴旺被选为武委会主任,金旺被选为村政委员,连金旺老婆也被选为妇救会主席。村里的事几乎由他们两个人调遣,大家对他两个虽是恨之入骨,可是谁也不敢说半句话,都恐怕扳不倒他们,自己吃亏。金旺对小芹的美貌早已垂涎三尺,但自从碰了小芹的钉子以后,怀恨在心,总想设法报一报仇。一天晚上,小二黑和小芹相约到村外的砖窑里商量第二天到区上登记。他们悄悄尾随而来,将这对情人双双拿住,企图诬告他们。小二黑却一点也没有畏惧,他是理直气壮的,因为他“打听过区上的同志,人家说只要男女本人愿意,就能到区上登,别人谁也做不了主”。果不其然,一到区上,两个人就被放了,倒是金旺兄弟两个被押了起来,区上早就听说他们为非作歹,不是东西。两个神仙也被传了来,“二诸葛”拼命哀求区上,不要让小二黑和小芹结婚,说命相不对是一辈子的大事。然而如今这一套老迷信可是越来越不时兴了,经过领导的教育,“二诸葛”只好收起那一套阴阳八卦之说。 “三仙姑”到区上来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她那一身老妖精似的花里胡哨的打扮引起了众人的围观,直把她窘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惭愧尚且无暇,自然再顾不上反对儿女的婚事了。小二黑和小芹幸福地结了婚。两位“神仙”也多了个新绰号:三仙姑叫‘常世姻缘”,二诸葛叫‘‘命相不对”。

作者的创作灵感源自一起真实的案件,1943年4月,作者赵树理在同驻地房东的一个到县告状的亲戚拉家常时得知,那位亲戚的侄儿叫岳冬至,是村里的民兵小队长,因为与从河北武安县搬进山里的一个叫智英祥的俊女子自由恋爱,结果被几个把持村政权的坏人以“搞腐化”的“罪名”迫害致死。县政府经过几番侦讯,案情大白,依法惩办了凶手,赵树理到发案的村子做调查时发现,受害者两家都不同情岳冬至和智英祥的“自由恋爱”,反而认为打死岳冬至固然不该,但教训教训他则是理所当然的,而村里其他人竟然也持同样的论调。当时根据地刚刚颁布了《妨碍婚姻治罪法》,赵树理认为青年人自由恋爱结婚应当得到支持和保护,为了解决这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提高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他决心以岳冬至为原型进行创作,来刺激人们被传统习惯愚弄得麻木不仁、是非不分的神经,把他们从封建旧势力的束缚中拯救出来。赵树理经过精心构思,于5月份写出了《小二黑结婚》。

二诸葛

二诸葛是刘家村民刘修德的绰号,农村中老派农民的代表,封建迷信、宗法统治的产物。二诸葛曾经做生意,“抬脚动手都要论一论阴阳八卦,看一看黄道黑道”。大旱春天别人忙于种地,他却为了讲求黄道吉日坚持“不宜栽种”误了农时而遭人嘲笑。儿子小二黑与于小芹谈恋爱,他却认为命相不对,而以掐算生辰八字为儿子收了个童养媳。村主任兴旺兄弟诬陷儿子捆绑送往区委,二诸葛就跪在兴旺面前哀求,还拿钱占卦认为自己触了霉头必有危险。在区上他仍执迷不悟地请区长“恩典恩典”阻拦小二黑与小芹的婚姻,最终被拒绝了。回家后他老婆都不相信他的八卦了,他只好收起了那一套。他在旧社会生活了很长时间,中国旧式农村社会缺乏民主传统,在封建专制与旧迷信的熏陶下。黑暗中他由于麻木迟钝、愚昧守旧而对周围的黑暗失去了反应力。一方面他有着严重的迷信观念。相信天命观。认为自己的人生祸福由神仙操纵而自己不可变更。因此在他身上看不到主动改造农村、社会历史以及自己的热情和积极性。另一方面对外他对横暴的宗法专制势力逆来顺受,乞求高抬贵手,对内则代表着维护封建礼法的家长,包办子女婚姻,无视子女自己的个人意愿,是落后的习惯势力的有力维护者。

三仙姑

三仙姑是刘家村民于福的妻子,农村落后妇女的典型代表。三仙姑每月初一十五都要顶着红布摇摇摆摆盼天神。15岁时她嫁给了忠厚笨拙的于福,村里的年轻人天天围着她嬉闹,被公爹赶走。她又哭又闹,神婆子就说三仙姑跟上她了。于是三仙姑设立香案,替人烧香求财问病。金旺爹有一次向三仙姑问病,三仙姑装腔作势地唱腔,等金旺爹出去小便时她就趁空子叫女儿“快去捞饭!米烂了!”正好被金旺爹听见了,于是三仙姑的虚伪就被村里传为笑谈。年轻时村里的青年人喜欢借问神的名义去看三仙姑,三仙姑也慕虚荣地打扮。30年后青年们开始围着她女儿小芹,而三仙姑虽“四十五岁了,却偏爱当个老来俏,小鞋上仍要绣花,裤腿上仍要镶边,顶门上的头发脱光了,用黑手帕盖起来。只可惜官粉涂不平脸上皱纹,看起来好象驴粪蛋上下了霜”。女儿于小芹与小二黑公开恋爱,三仙姑就托媒人把女儿许配给了一个当过旅长的退职军官,还装神弄鬼地吓唬女儿。小芹被村里捆送区委,三仙姑就找上二诸葛家要女儿。与二诸葛老婆打闹一气。听说女儿送到了区上,三仙姑涂脂抹粉赶到区上求区里长“作主”。却被人们挪揄了一番,只好退回了彩礼,让女儿与小二黑结婚。随后她悔过自新,“把自己从头到底换了一遍,弄得象个当长辈人的样子,把30年来装神弄鬼的那张香案也悄悄拆去”。

小二黑

小二黑是刘家村民二诸葛的二小子。这一“小字辈”是新时代青年农民的代表。小二黑积极上进,在一次反“扫荡”中打死过两个敌人,得到过特等射手的奖励,而且人长得漂亮。“每年正月扮故事,不论去哪一村,妇女的眼睛都跟着他转”。小时候他曾跟着迷信的父亲学占卜相。懂事后就不信父亲的八卦了。十六七岁起他与于小芹自由恋爱,还坚决拒绝了父亲给他收留的童养媳。担任青抗先队长的小二黑因被诬陷遭到了武委会的批斗,他就义正辞严地抗议:“无故捆人犯法不犯?”他教兴旺兄弟借口“拿双”捆送区政府。他不要父亲的哀求,而坚决认为“送到哪儿也不犯法”。边区政府做主支持他与小芹的自由恋爱,结合成了幸福的家庭。

于小芹

于小芹是刘家村民三仙姑的女儿,新社会中新人物的典型代表。年轻的小芹长得漂亮,青年小伙子们有事没事总想跟小芹说句话,小芹去洗衣服,马上青年们也都去洗,小芹上树采野菜,马上青年们也都去采。村政委员金旺想占她便宜,小芹坚决地捍卫自己。她与小二黑自由恋爱,她不相信迷信的母亲所说:“前世姻缘由天定,不顾天意活不成。”她坚决反对母亲为自己许亲。对妇救会主席的捆打,她抗议说:“当了妇救会主席就不说理了?”’她与小二黑被村里“拿双”送到区上,边区政府认定她与小二黑婚姻合法。小芹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了自己的权利,她的反封建精神是新式农民的鲜明特征。

金旺

金旺是刘家老村长的儿子,封建势力的形象代表。他十七八岁成了父亲的帮手,逞威作福称霸一方。抗战时他给一支溃败敌军作内线引路绑票。解放山村时他在混乱中与兄弟兴旺一起把持村政权。他欺负小芹而碰了钉子,因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他召开斗争会批判小二黑、小芹自由恋爱,并把两人捆送区政府。区政府识别了他的罪恶,村民被发动起来揭发他,最终与兄弟一起被判刑。金旺代表着的反动封建势力,是站在广大农民对立面的旧势力。

《小二黑结婚》写于1943年5月,取材于太行山农村。当时“土改”刚刚开始,地主利用农民群众的愚昧和封建迷信思想妄图阻挠“土改”。为了使“土改”顺利进行,反对封建意识、破除愚昧思想就具有必要性。基于以上背景,《小二黑结婚》就表现出了对时代的强烈的关注意识,它虽然是以农村日常生活、家庭婚姻为题材,但是蕴含着尖锐的现实针对性。它对农村问题的揭示,也成为对农村生活的启示录。

首先,整部作品致力于对传统婚姻观的否定,促发农民对自由恋爱观的追求,小二黑和小芹成为这种自由恋爱观的先锋实践者,在农村搅动其惊涛骇浪,他们“大团圆”的喜剧结局也表明了作家对这种恋爱观充分的肯定,这给予了农民自由追求幸福的希望和可能;其次,他致力于促进旧农民的觉醒。当时的农村有一项与“土改”同等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反对封建思想,不仅地主,就连同一般农民也成为了封建的护卫者。赵树理针对这种现象,用“二诸葛”和“三仙姑”作为这种护卫封建农民的代表。广大农民在阅读作品的同时感受到的可笑可悲的二人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的缩影,在嘲笑的同时也必定会引起农民对自身的反省。小说最后也表露出了三仙姑和二诸葛的转变,这也给予农民在思想观念等方面潜移默化的引导。比如三仙姑在被一伙妇女围住看了半天之后,她终于觉得不好意思,“回去对着镜子研究了一下,真有点打扮得不像话”,“把自己的打扮从顶到底换了一遍,弄得像个当长辈的人的样子,把三十年来装身弄鬼的那张香案也悄悄拆去”。

这种转变写得深入人心,让农民在阅读之时不由自主地受到正确观念的熏陶。同时,作品还揭露了“基层党组织严重不纯”等现象,如此种种都是当时社会的重大问题的反映。

故事性强,扣子艺术

故事性强是赵树理小说的突出的特点。这有别于“五四”时期的短篇小说。“五四”时期的作品多是截取生活的横断面来表现人物,这样故事性比较差,而《小二黑结婚》突破了这一点,情节连贯完整,故事性强,易于被广大农民接受。小说以小二黑和小芹的恋爱这一事件单线进行,穿插描绘了三仙姑、二诸葛,金旺兄弟的阻挠,情节起伏,同时也穿插描写了三仙姑和二诸葛的可笑故事,使得作品展现了多个人物的故事,情节饱满,故事不单调,不枯燥。

另外,作品还采用扣子式大故事嵌套小故事的艺术手法。这部小说一共有十二个小节,每个小节即为一个故事,看似独立但实际上关联甚密。它们一起串联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同时每个小故事也清晰全面。作家保留了每个故事中的关节之处,这样就使得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如在第二小节《三仙姑的来历》的结尾,“三仙姑有什么本领能团结这伙青年呢?这秘密在他女儿小芹身上”。这一小节在此处用问句形式突然结束,有些出人意料,这必定会引起好奇,然后这一关节在下一小节得以进一步阐释,揭开谜底,“她才慢慢看出门道来,才知道人家来了为的是小芹”。如此,两个小节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紧密,关节处的戛然而止在增强感染力的同时又引发思考,不禁感到妙趣横生、意味深长。

语言:通俗性与艺术性的结合

这种新评书体的语言也是别具一格的。不仅具有通俗性,也具有艺术性。在语言的运用上,《小二黑结婚》形成了一种通俗化、大众化的特点。比如,小说的结尾:“小二黑好学三仙姑下神时候唱‘前世姻缘由天定’,小芹好学二诸葛说‘区长恩典,命相不对’。淘气的孩子们去听窗,学会了这两句话,就给两位神仙加了新外号:三仙姑叫‘前世姻缘’,二诸葛叫‘命象不对’。”这是多么口语化的表达,平易风趣又富于生活气息,但仔细品读就会发现,这句话在承载通俗性的同时也具有艺术性,这表露出青年的一代与老一代旧观念彻底决裂的崭新的面貌,这个结尾是一个希望的结尾。这种通俗性和艺术性的结合笔者认为还可以从语言艺术中的选词技巧更集中地看出。选词技巧是语言特色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为这部作品的别具一格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赵树理继承了中国炼字的传统,在人物塑造、故事情节的发展等方面也充分表现出了他对词语选用的重视。如此,将故事、人物等更加生动、鲜明地表现出来。对词语的选择和锤炼,需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意义和形式,这两者中间有着一定的联系,只有意义表明确定,声音表达和谐才可以将词句之间的含义进行深刻的表达。

(1)从表达意义上进行选词赵树理非常看重词语所承载的灵魂意义。他选用的词不得不让人佩服,通过这些词语,他不仅将人物情感、思想进行准确、生动的表达,而且也使得文字具有简洁、贴切、含蓄的表达效果。比如《小二黑结婚》中对其中一个人物于福进行描写时写道:“于福是个老实的后生,不多说一句话,只会在地里死受。”这句对于福的描写中,采用了一个“死受”的词语,没有从其他方面对于福的勤劳憨厚进行描写,也没有选择“埋头苦干”这一类的词语来对于福的形象进行描绘,而是采用“死受”,从这个词语表达的意义上看更能将于福这个人物的形象进行真实的体现,同时也是广大农民的勤劳质朴等性格的反映。一个“死”字,就将于福这个人物形象更加凸显出来。又如,“三仙姑起先还以为自己仍有勾引青年的本领,日子长了,青年们并不真正跟她接近,她才慢慢看出门道来,才知道人家来了为的是小芹”。这里用到的是“勾引”而不是“吸引”,这个词将三仙姑的媚态呈现在人们眼前,仅仅一个词就表露出了三仙姑那肮脏的心理。诸如此类的例证不胜枚举,总之这些词语的选用成为小说的令人叹绝的亮点。

(2)从词语的声音上进行词语的选择,《小二黑结婚》这部小说结合了中国戏曲的风格,其在词语的选用上非常注重叠音。不仅有常见的AA式、ABB式,还有AABB和ABAB式等。如,文中出现的“暗暗”“查查”“空空”等AA式,“白花花”“活生生”“打哈哈”等ABB式,“鬼鬼祟祟”、“哼哼唧唧”“鬼鬼捣捣”等AABB式,“咕咚咕咚”“发作发作”“呼扇呼扇”等ABAB式。叠音词的使用不胜枚举,如此众多的叠音词的表现形式使得人物的性格特点、内心情感得以生动的表达;同时,整部小说也在叠音的交织中具有一种口语化的节奏,展现了地方特色。

《小二黑结婚》流淌出来的是对现实社会的思考,为解决当时的时代问题做出了巨大贡献。赵树理批判借鉴了评书的技法,开拓了一种新评书体,成就了一种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

这篇小说自出版以后,被改编成电影、豫剧、评剧、歌剧、连环画等多种艺术形式。

电影

1950年,大光明影业公司出品了影片《小二黑结婚》,由顾而已执导,顾也鲁、陈娟娟等主演。

1964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了影片《小二黑结婚》,由干学伟执导,俞平、杨建业等人主演。

豫剧

1953年,河南省歌剧团以豫剧形式首演了《小二黑结婚》,剧本分别于1963年1月、1979年8月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评剧

1953年,韩少云排演了评剧《小二黑结婚》,出版了两张唱片,参加东北区戏剧、音乐、舞蹈汇演荣获优秀表演奖。

歌剧

1953年1月,中央戏剧学院歌剧系首演了歌剧《小二黑结婚》。

2016年9月,中国歌剧舞剧院复排了歌剧《小二黑结婚》。

连环画

贺友直于1961年至2005年创作了5版本《小二黑结婚》连环画。

彭德怀: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

原中国文联主席周扬:《小二黑结婚》是反映农村斗争的最杰出的作品,也是解放区文艺的代表之作。

中国茅盾研究会理事欧家斤:《小二黑结婚》的出现,是千百年来的中国文坛发生彻底变化的报春花。

赵树理(1906-1970),山西沁水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山西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学校。1937年参加抗日工作。历任高小及初中教师,山西阳城县新编八区区长,《黄河日报》路东版编辑,《中国人报》、新华书店、《新大众报》编辑。1949年后历任《工人报》记者,全国文字工作者协会常委、创作部负责人,《说说唱唱》编辑、副主编,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创作部长。全国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第一、二届理事,中共第八届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1933年开始发表作品。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盘龙峪》、《三里湾》、《李家庄的变迁》,中篇小说《李有才板话》,短篇小说《小二黑结婚》、《福贵》、《锻炼锻炼》、《邪不压正》、《传家宝》、《卖烟叶》,鼓词《庞如林》、《石不烂赶车》,文学剧本《万家楼》、《打倒汉奸》,报告文学《孟祥英翻身》,《赵树理文集》(四卷)等。


相关文章推荐:
赵树理 | 小说 | 赵树理选集 | 顾也鲁 | 俞平 | 杨建业 | 彭德怀 | 周扬 | 欧家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