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谢灵运(南北朝时期诗人)

谢灵运(385年433年),原名公义,字灵运,以字行于世,小名客儿,世称谢客。南北朝时期杰出的诗人、文学家、旅行家。

谢灵运出身陈郡谢氏,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 [1] ),生于会稽始宁(今绍兴市嵊州市三界镇)。为东晋名将谢玄之孙、秘书郎谢之子。东晋时世袭为康乐公,世称谢康乐。曾出任大司马行军参军、抚军将军记室参军、太尉参军等职。刘宋代晋后,降封康乐侯,历任永嘉太守、秘书监、临川内史,元嘉十年(433年)被宋文帝刘义隆以“叛逆”罪名杀害,年四十九。

谢灵运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工诗善文。其诗与颜延之齐名,并称“颜谢”,开创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山水诗派,他还兼通史学,擅书法,曾翻译外来佛经,并奉诏撰《晋书》。明人辑有《谢康乐集》。 [2]

概述内图片来源:《三才图会》

谢灵运生于会稽始宁(今绍兴嵊州市),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 [1] )。原名谢公义,字灵运。他出身东晋望族“陈郡谢氏”。其父谢,仕至秘书郎;母为王羲之与郗的独女王孟姜的女儿刘氏。

谢灵运幼年时在钱塘道士杜炅的道馆中寄养,十五岁回建康,故小名客儿。谢灵运“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十八岁袭封康乐公,世称谢康公、谢康乐。

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年),谢灵运二十岁,出任琅王、大司马司马德文的行军参军,后任太尉参军、中书侍郎等职。与族弟谢惠连、东海人何长瑜、颍川人荀雍、泰山人羊之,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

义熙二年(406年),谢灵运出仕。

义熙三年(407年)改任抚军将军、豫州刺史刘毅的记室参军。

义熙八年(413年)刘毅反刘裕,兵败自杀,谢灵运返京任秘书丞。

义熙十一年(416年),谢灵运转任中书侍郎。

义熙十四年(419年),刘裕在彭城建宋国,谢灵运任宋国黄门侍郎。

永初元年(420年),刘裕代东晋自立,谢灵运爵位由康乐公降为康乐县侯,食邑五百户 [3] ,任太子左卫率。

永初三年(422年),宋少帝继位,谢灵运被权臣排挤出京,任永嘉郡太守,在职一年,即称病返乡隐居。

元嘉元年(424年),宋文帝刘义隆即位,任命谢灵运为秘书监,最初不肯就任,经光禄大夫范泰的催促,于元嘉八年(431年)就职。

元嘉三年(426年)。文帝诛权臣徐羡之等,召谢灵运回朝,谢灵运因不受重用,心有不平,常常称自已经有病不上朝,肆意遨游。借文帝讽旨令其自解之机,请病假东归,二次隐居故乡。因日夜游宴,谢灵运于元嘉五年(428年)被免职。

元嘉八年(431年),因决湖造田之事,谢灵运被会稽太守孟告发,他上书申辩。文帝知其被诬,未予追究,任其为临川内史。但他依然荒废政事,遨游山水。司徒刘义康遣使收录,谢灵运兴兵拒捕,犯下死罪。文帝爱其才,降死一等,流放广州。

元嘉十年(433年),谢灵运因罪徙广州,密谋使人劫救自己,事发,被文帝以“叛逆”罪名杀害,终年四十九岁。临死作诗:“龚胜无余生,李业有终尽。嵇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殒。凄凄凌霜叶,网网冲风菌。邂逅竟几何,修短非所愍。送心自觉前,斯痛久已忍。恨我君子志,不获上泯。”

谢灵运诗与颜延之齐名,并称“颜谢”。谢灵运所开创的山水诗,把自然界的美景引进诗中,使山水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他的创作,不仅把诗歌从“淡乎寡味”的玄理中解放了出来,而且加强了诗歌的艺术技巧和表现力,并影响了一代诗风。

在山水诗产生与发展的过程中,杨方、李、庾阐、殷仲文和谢混等人,都曾有过一定的贡献。但真正大力创作山水诗,并在当时及对产生巨大影响的,则是谢灵运。

谢灵运的山水诗,大部分是他任永嘉太守以后所写。这些诗,以富丽精工的语言,生动细致地描绘了永嘉、会稽、彭蠡湖等地的自然景色。其主要特点是鲜丽清新。《南史颜延之传》载:“延之尝问鲍照己与灵运优劣,照曰:‘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诗若铺锦列绣,亦雕缋满眼。’”此外,汤惠休说“谢诗如芙蓉出水,颜如错彩镂金”;钟嵘说谢诗 “名章迥句,处处间起;典丽新声,络绎奔会”;萧纲也说 “谢客吐语天拔,出于自然”。一方面,与颜诗的“铺锦列绣”、“雕缋满眼”相比,谢诗显得“自然”;另一方面,当人们读厌了那些 “淡乎寡味”的玄言诗,而一接触到谢诗中那些山姿水态与典丽新声时,自然会感到鲜丽清新、自然可爱。

关于谢诗的“自然”,唐释皎然在《诗式》卷一《不用事第一格》中说:谢诗的“自然”,既不同于李陵、苏武那种“天与真性,发言自高,未有作用”的自然,也不同于曹植等人那种“语与兴驱,势逐情起,不由作意,气格自高”的自然,而是“为文真于情性,尚于作用,不顾词彩而风流自然”。所谓“作用”,就是经营安排、琢磨锻炼。以此而能达于自然,这正是谢诗胜人之处,也是他开启新诗风的关键所在。王世贞说:谢灵运诗“至丽之极而反若平淡,琢磨之极而更似天然,则非馀子所可及也”

从诗歌发展史的角度看,魏晋和南朝属于两个不同的阶段:魏晋诗歌上承汉诗,总的诗风是古朴的;南朝诗歌则一变魏晋的古朴,开始追求声色。而诗歌艺术的这种转变,就是从陶谢的差异开始的。陶渊明是魏晋古朴诗歌的集大成者,谢灵运却另辟蹊径,开创了南朝的一代新风。在谢灵运之前,中国诗歌以写意为主,摹写物象只占从属的地位。陶渊明就是一位写意的能手。他的生活是诗化的,感情也是诗化的,写诗不过是自然的流露。因此他无意于模山范水,只是写与景物融合为一的心境。谢灵运则不同,山姿水态在他的诗中占据了主要的地位,“极貌以写物”(刘勰《文心雕龙明诗》)和“尚巧似”(锺嵘《诗品》上)成为其主要的艺术追求。他尽量捕捉山水景物的客观美,不肯放过寓目的每一个细节,并不遗馀力地勾勒描绘,力图把它们一一真实地再现出来。如其《入彭蠡湖口》,对自然景物的观察与体验十分细致,刻划也相当精妙,描摹动态的“回合”、 “崩奔”、月下哀的悲鸣之声、“绿野秀”与“白云屯”那鲜丽的色彩搭配,无不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其《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一诗,于山水景物的描摹更加细致入微、

谢灵运的那些垂范后世的佳句,无不显示着高超的描摹技巧,其语言工整精练,境界清新自然,犹如一幅幅鲜明的图画,从不同的角度向人们展示着大自然的美。尤其是“池塘生春草”更是意象清新,天然浑成,深得后人激赏。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韦应物、柳宗元诸大家,都曾取法于谢灵运。

谢诗不像陶诗那样以写意为主,注重物我合一,表现出整体的自然美,而是更注重山水景物的描摹刻划,这些山水景物又往往是独立于诗人性情之外的,因此他的诗歌也就很难达到陶诗那种情景交融、浑然一体的境界。同时在结构上,谢灵运的山水诗也多是先叙出游,次写见闻,最后谈玄或发感喟,如同一篇篇旅行日记,而又常常拖首一条玄言的尾巴。如其著名的《登池上楼》。

但由于过分追求新奇,也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语多生撰,非注莫解其词,非疏莫通其义”之弊。清汪师韩《诗学纂闻谢诗累句》曾指摘谢诗中“不成句法”、“拙劣强凑”、“了无生气”之处达五十馀条。虽不免过分,但有些的确是符合实际的。然而尽管如此,谢灵运的诗正如钟嵘所说:“譬犹青松之拔灌木,白玉之映尘沙,未足贬其高洁也。”谢灵运的诗,不仅在当时引起轰动,而且对后世也有着深远的影响。唐释皎然誉之为“诗中之日月”,“上蹑风骚,下超魏晋”,虽未免过誉,但谢灵运毕竟为山水诗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从陶渊明到谢灵运的诗风转变,正反映了两代诗风的嬗递。在谢灵运大力创作山水诗的过程中,出现了“情必极貌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和“性情渐隐,声色大开”的新特征,它深深地影响着南朝一代诗风,成为南朝诗风的主流。而且这种诗风对后来盛唐诗风的形成,也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自谢灵运之后,山水诗在南朝成为一种独立的诗歌题材,并日渐兴盛。

谢灵运诗歌代表作如《登池上楼》等,另有赋10余篇,其中《山居赋》《岭表赋》《江妃赋》等比较有名,景物刻划颇具匠心,但成就远不及诗歌。

谢灵运善隶、行、草等书,并且在当时享有很高的声誉。据《宋书》本传记载:“灵运诗、书,皆兼独绝,每文竟,手自写之,文帝称为‘二宝’。”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如南齐王僧虔《论书》曰:“宋文帝书,自云可比王子敬,时议者云:‘天然胜羊欣,功夫少于欣。’……谢灵运乃不伦,遇其合时,亦得入流。”

谢灵运在书法方面的成就,不仅在他生前获得了爱好书法的宋文帝的极高赞赏,而且在他死后数百年仍然得到书法理论家的肯定。晚唐张彦远就在其《法书要录》中列谢灵运书法为“翰墨之妙可入品流者”。

关于谢灵运书法艺术的特点,唐代张怀《书断》评价说:“模宪小王,真、草俱美。石蕴千年之色,松低百尺之柯。虽不逮师,歙风吐云,簸荡川岳,其亦庶几。”但其书法作品今已不可见。张彦远《法书要录》中的有关记载,有助于我们了解谢灵运的书法风格:“复见三谢两张,连辉并俊。若夫小王风范,骨秀灵运。快利不拘,威仪或摈。犹飞湍激石,电注雷震。”《法书要录》特别强调实录,“翰墨之妙可入品流者”皆著者张彦远“前后所亲见者”,而“其所不睹,空居名额,并世所传拓者,不敢凭推,一皆略焉”。由此说明,谢灵运书法真迹,唐代犹存。

陶宗仪在《书史会要》中评其“博总群书,学王献之真草,俱造其妙。或谓献之,灵运舅也,故其得法为精。……作草字尤为人所推许。有评其书者谓:如石色松干,吹翕风云,簸荡川岳,则清雄可见也。然萧散气韵,则恐此不能尽之,徒能状其奔放。” [4]

谢灵运绘画的题材为“菩萨像”,并且,其壁画《菩萨像》即使经历了晚唐灭佛浩劫,仍然幸存六壁。可见谢灵运生前所画的《菩萨像》作品,在数量上是相当可观的,而在艺术上也应该是很有自家风格的。所以绘画界认为,谢灵运绘画与六朝时期诸名家一样,是占据着一席之地的:“顾宝光、袁倩之师陆探微,以善‘人物’名;谢约之‘山水’,谢灵运之‘佛像’,谢稚之‘孝子列女’等故事图,亦皆独步一时。”即此可见谢灵运乃以“佛像”类创作蜚声画坛。

谢灵运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工诗善文。谢灵运录秘阁图书14582卷,另有佛经书籍438卷,分为645帙。比东晋李充所编《晋元帝四部书目》著录更为宏富。谢灵运在殷淳等目录学家的协助下,于元嘉八年(431)冬编撰出《秘阁四部目录》。

《隋书经籍志》所录谢灵运著作36卷,已佚,除《晋书》而外,尚有《谢灵运集》等14种。《谢灵运集》19卷(梁20卷,录 1卷),已佚。北宋以后就已散佚。明代李献吉等从《文选》、《乐府诗集》及类书中辑出谢灵运的作品,由焦刊刻为《谢康乐集》。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有《谢康乐集》2卷。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逯钦立的《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均有辑录。黄节有《谢康乐诗注》。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58年曾据清华大学讲义本校订排印。

谢灵运早年信奉佛教、道教,曾润饰《大般涅经》,撰写《十四音训叙》以注解《大般涅经.文字品》。有《辨宗论》为其阐释顿悟的哲学名篇。谢灵运还于元嘉间奉诏撰《晋书》,但未成。

主词条:才高八斗

据《夜航船》记载:有一次,谢灵运一边喝酒一边自夸道:“魏晋以来,天下的文学之才共有一石(一种容量单位,一石等于十斗),其中曹子建(即曹植)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其他的人共分一斗。”

元嘉五年(428年),谢灵运忽然看见死去的谢晦手里提着自己的头,进屋坐在另一个床上,鲜血不停地流,惨不忍睹。后来他又发现自己装貂皮袍子的衣箱里被血浸满了。后来谢灵运当临川郡守时,吃饭时饭里忽然有大虫子。不久他就被杀了。

谢灵运酷爱登山,而且喜欢攀登幽静险峻的山峰,高达数十丈的岩峰他也敢上,可以说是古代第一位攀岩运动的先行者。他登山时常穿一双木制的钉鞋,上山取掉前掌的齿钉,下山取掉后掌的齿钉,于是,上山下山分外省力稳当,这就是著名的“谢公屐”。 [5]

谢灵运在当了一年的永嘉太守后,便“称疾去职”,隐居在其父祖世居的上虞南乡(东汉永建四年入始宁县),占湖为田,大兴土木,扩建谢家祖传的庄园始宁墅,写下名播天下的《山居赋》。 [6]

始宁山居为谢灵运的祖父谢玄晚年开始经营。《水经注》卷四十《渐江水注》对此有过较详尽的描述。及灵运辞职还乡后,又在北山修筑扩建,对此,其《山居赋》及自注以赋体惯长的手段和注特有的引申发挥,作了纵横捭阖铺张扬厉的叙述。而谢灵运山水诗中,有一二十首都是直接描写其始宁墅风景的。 [7]

史载谢灵运是个美髯公,且对佛学有很深的造诣。临刑前,他自愿把自己的长须施舍给广州洹寺,用作寺中佛像的胡须,这束美须为僧人所珍视,保存了270多年,直到唐中宗时(705~710),才被皇帝的女儿安乐公主毁掉了。 [8]

谢玄:我乃生(谢),那得生灵运! [9]

钟嵘:①若人兴多才高,寓目辄书,内无乏思,外无遗物,其繁富宜哉!然名章迥句,处处间起,丽典新声,络绎奔会,譬犹青松之拔灌木,白玉之映尘沙,未足贬其高洁也。②谢诗如芙蓉出水,颜(颜延之)如错采镂金。(皆引自《诗品》)

鲍照: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

萧纲:谢客吐语天拔,出于自然。 [10] (《与湘东王书》)

萧子显:江左风味,盛道家之言:……颜、谢并起,乃各擅奇,休、鲍后出,咸亦标世。朱蓝共妍,不相祖述。今之文章,作者虽众,总而为论,略有三体。一则启心闲绎,托辞华旷,虽存巧绮,终致迂回。宜登公宴,本非准的。而疏慢阐缓,膏肓之病,典正可采,酷不入情。此体之源,出灵运而成也。 [11] (《南齐书文学传论》)

沈约:爰逮宋氏,颜、谢腾声。灵运之兴会标举,延年之体裁明密,并方轨前秀,垂范后昆。若夫敷衽论心,商榷前藻,工拙之数,如有可言。……至于高言妙句,音韵天成,皆暗与理合,匪由思至。张、蔡、曹、王,曾无先觉,潘、陆、谢、颜,去之弥远。世之知音者,有以得之,知此言之非谬。如曰不然,请待来哲。 [9]

李延寿:灵运才名,江左独振,而猖獗不已,自致覆亡。人各有能,兹言乃信,惜乎! [12] (《南史》)

释皎然:①诗中之日月。②上蹑风骚,下超魏晋。

王勃: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滕王阁序

白居易:吾闻达士道,穷通顺冥数。通乃朝廷来,穷即江湖去。谢公才廓落,与世不相遇。壮志郁不用,须有所泄处。泄为山水诗,逸韵谐奇趣。大必笼天海,细不遗草树。岂唯玩景物,亦欲摅心素。往往即事中,未能忘兴谕。因知康乐作,不独在章句。 [13] (《读谢灵运诗》)

黄庭坚:①谢康乐庾义城之诗,于炉锤之功不遗力也。然陶彭泽之墙数仞,谢庾未能窥者,盖二子有意于俗人赞毁其工拙,渊明直寄焉耳。 [14] ②久不观陶谢诗,觉胸次逼塞。 [14]

唐庚:①三谢诗,灵运为胜,当就《文选》中写出熟读,自见其优劣也。 [15] ②是三人者,诗至玄晖,语益工,然萧散自得之趣,亦复少减,渐有唐风矣。 [16]

朱熹:晋人诗惟谢灵运用古韵,如“佑”字协“烛”字之类。 [17] (《朱子语类》)

敖陶孙:谢康乐如东海扬帆,风日流丽。

孙承恩:山水性僻,绳墨靡拘。高才傲物,谋身则。彭泽天然,子亦洵美。声诗并休,静躁殊矣。 [18] (《文简集谢康乐》)

邵经邦:愚观乌衣巷之游,真所谓芝兰玉树,耀当时。若叔源之识鉴、康乐之才美、宣远之清悟、宣明之杰济,然皆不得其死。……诸子非不才义丰办,然皆刚躁负气恃才,而持操不笃,违理过当,是以凶也。(《弘道录》)

何良俊:①诗自左思潘陆之后至义熙永明间,又一变矣。然当以三谢为正宗。 [14] ②谢灵运诗,如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终是合盘。 [14]

王世贞:余始读谢灵运诗,初甚不能入,既入而渐爱之,以至于不能释手,其体虽或近俳,而其意有似合掌者,然至丽之极,而反若淡琢磨之极,而更似天然,则非余子所可及也。鲍照对颜延之之请骘,而谓谢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若铺锦列绣,亦复雕缋满眼也。自有定论,而王仲淹乃谓灵运小人哉,其文傲,君子则谦,颜延之有君子之心焉,其文约以则,此何说也,灵运之傲,不可知,若延之之病,正坐于不能约以则也,余谓仲淹非能知诗者,殆以成败论耳。(《王州崇论》)

江东伟:谢叔源(谢混)与从子灵运并有美名,时人谓叔源风韵为高,目望蔡肃如寒风振松,目康乐凛凛如霜台笼日。

王夫之:①呜呼!惟其诚也,是以履虎尾而不疚。即不幸而见疑,有死而已矣,弗能内怀忠而外姑为佞也……若夫未忘故主,而匿情委曲以避患,谢灵运之所以身死而名辱。“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孰听之哉? [19] ②谢灵运、范晔雕虫之士耳,俱思蹶然而兴,有所废立,而因之以自篡,天子若是其轻哉!何乎?于司马懿也……而灵运、晔犹不恤死以思偾兴,唯视天下之果轻于一羽,而夫举之无难也。范晔之志趋无常,何尚之先知之,其处心非一日也;灵运犹倚先人之功业,而晔儒素之子弟耳,一念怏怏,而人主县命于其佩刀之下,险矣哉!萧道成、萧衍之得也,灵运、晔之失也,一也。大位之轻若此,曹操所经营百战而不敢捷得者也,故曰司马懿之也。(皆引自《读通鉴论》)

潘德舆:(谢诗)芜累寡情处甚多。

喻文葵:情真语挚,不愧古人立言,陶诗之所以独有千古,非三谢之所能及在此。

蔡东藩:谢灵运之被诛,当时谓其逆迹昭著,而史官独以恃才凌物,为其致祸之由,诚有特见。灵运一文人耳,吟诗遭忌,锻炼深文,刑重罚轻,已为可悯。 [20] (《南北史演义》)

毛泽东:此人一辈子矛盾着。想做大官而不能,“进德智所拙”也。做林下封君,又不愿意。一辈子生活在这个矛盾之中。晚节造反,矛盾达于极点。

钱钟书:每以矜持矫揉之语,道萧散逍遥之致,词气与词意,苦相乖违。(《谈艺录》)

《宋书卷六十七列传第二十七》 [9]

《南史卷十九列传第九》 [12]

参见:谢灵运墓

谢灵运墓位于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康乐街道里泉村境内的莲花形山上,距县城约两公里。于2004年6月24日被发现,该墓外形完好,坟墓不高无衬砌,墓碑无损,刻有“嗣孙某某立,始祖谢公讳灵运字公义茔,光绪七年春月重修”,此地几座山头呈莲花状,墓位于东边山头的西向。2006年,谢灵运墓被重修。 [2]

元朝至正七年(1347年),由僧人片云募款,邑人龙王向在万载县东北十里名丁田的地方建了一座桥,以康乐侯灵运名,叫康乐桥。此桥为康乐县(今万载县)最大的一座石桥,四墩五孔,全长98米,是万载到宜丰、铜鼓的必经之桥。如今还稳稳当当地横跨在蜀江之上。另有一条河名为康乐水,在邑东北三十里,《环宇记》记载:“谢康乐尝游此,因名。源出谢山,东流出西江桥、黄田桥、锦江桥、万岁桥,至丘江会龙河水绕于上高。”

江西省万载县为纪念谢灵运在明代前就建有三处康乐祠,其一在县东的小水双江桥侧;其二在康乐桥左,元至正年间建,由欧阳元书额:康乐祠。其三在该县东北四里的杉树亭,人称相公庙。清邑副贡何艮曾题《谢康乐庙》五言诗一首:“先生六朝秀,敛迹谢宠禄。发韵寄烟萝,超兴自林麓。凿险搜洞壑,缒幽穷水陆。逸翰纷云委,寻旨交绮属。荒祠托岩阿,遗像祀山足。虚暗尘生,古座苍苔伏。容范虽代去,徽猷动心曲。视瞻荐萍藻,高风彻流俗。”

为使文事昌盛,激励后人读书求取功名。清代万载县还建有两座谢灵运读书堂,其一在县北四里,地名叫山峡的地方;其二在县东北二里,地名叫厂塘的地方,此遗址后改建为公祠。

谢灵运纪念馆位于鹿城区谢池巷2号,是依托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池上楼布展而成,于2012年11月开放。馆内展陈内容分为谢灵运和山水诗、谢灵运和温州山水、谢灵运后裔展示及谢灵运书房布置等四大板块。

池上楼为南朝刘宋永初三年(公元422年)谢灵运出任永嘉太守时建设,后被毁坏。清道光年间,邑人张瑞溥自湘辞官归里,复建池上楼,同时增建鹤舫、怀谢楼和春草轩,形成一个小具规模的私家园林,额名“如园”。作为纪念馆,辟有五个展厅,全部设在一楼,其中的鹤舫展厅在修缮中暂时没有对外开放。

谢灵运纪念馆除周一闭馆外,每天的9时至17时免费对外开放。 [21]


相关文章推荐:
| 谢客 | 南北朝 | 文学家 | 旅行家 | 陈郡谢氏 | 陈郡 | 太康 | 会稽 | 谢玄 | | 东晋 | 大司马 | 抚军将军 | 记室参军 | 太尉 | 刘宋 | 秘书监 | 元嘉 | 宋文帝 | 刘义隆 | 颜延之 | 颜谢 | 中国文学史 | 山水诗派 | 谢康乐集 | 三才图会 | 谢客 | 太康 | 东晋 | 陈郡谢氏 | | 秘书郎 | 王羲之 | | 王孟姜 | 钱塘 | 杜炅 | 建康 | 晋安帝 | 义熙 | 司马德文 | 谢惠连 | 何长瑜 | 荀雍 | 羊之 | 抚军将军 | 刘毅 | 记室参军 | 秘书丞 | 中书侍郎 | 刘裕 | 黄门侍郎 | 永初 | 县侯 | 宋少帝 | 永嘉郡 | 元嘉 | 刘义隆 | 秘书监 | 范泰 | 徐羡之 | 会稽 | 内史 | 刘义康 | 龚胜 | 李业 | 颜延之 | 颜谢 | 山水诗 | 诗式 | 刘勰 | 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 | 李白 | 杜甫 | 王维 | 孟浩然 | 韦应物 | 柳宗元 | 登池上楼 | 汪师韩 | 山居赋 | 岭表赋 | 江妃赋 | 王僧虔 | 宋文帝 | 张彦远 | 法书要录 | 张怀 | 书断 | 陶宗仪 | 书史会要 | 陆探微 | 秘阁 | 李充 | 殷淳 | 隋书 | 晋书 | 北宋 | 文选 | 乐府诗集 | | 谢康乐集 | 大般涅经 | 大般涅经 | 才高八斗 | 夜航船 | 谢晦 | 谢公屐 | 上虞 | 始宁墅 | 谢玄 | | 钟嵘 | 颜延之 | 诗品 | 鲍照 | 五言 | 萧纲 | 与湘东王书 | 萧子显 | 南齐书 | 沈约 | 李延寿 | 南史 | 王勃 | 临川 | 滕王阁序 | 白居易 | 冥数 | 兴谕 | 读谢灵运诗 | 黄庭坚 | 唐庚 | 朱熹 | 朱子语类 | 敖陶孙 | 孙承恩 | 邵经邦 | 芝兰玉树 | 何良俊 | 王世贞 | 江东伟 | 谢混 | 王夫之 | 读通鉴论 | 潘德舆 | 蔡东藩 | 南北史演义 | 毛泽东 | 钱钟书 | 谈艺录 | 谢奕 | 晋穆帝 | 安西将军 | 豫州 | 刺史 | 谢玄 | 散骑常侍 | 左将军 | | 秘书郎 | 谢凤 | 谢超宗 | 谘议 | 记室 | 宋书 | 南史 | 谢灵运墓 | 宜春 | 万载县 | 康乐街 | 道里 | 丁田 | 康乐桥 | 宜丰 | 谢山 | 西江 | 上高 | 万载县 | 双江 | 相公 | 水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