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亚洲世纪

亚洲世纪(Asian century)是指全球政治、经济重心将不可逆转地从西方转向东方,二十一世纪的主角将属于亚洲国家的观点。但宣布“亚洲世纪”的到来仍为时尚早。因为来自其他地区的挑战依然存在。在亚洲世纪到来之前,人们应该停止对它的讨论;各国需要关注如何能够使亚洲世纪成为现实。

过去半个世纪,是亚洲硬实力崛起的半个世纪,先是日本崛起,尔后是“四小龙”、“四小虎”、东盟崛起。现在,是亚洲崛起的第三波浪潮,即中国和印度的加速汇入亚洲崛起的浪潮。由于中、印是依海跨陆大国,两国的崛起就使亚洲崛起速度更快、声势更加浩大。今天,中、日、韩、印、东盟等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总量达8万多亿美元,与美欧已相差不远。亚洲贸易额超过3万亿美元,高于北美,与欧洲相距不远。亚洲的外汇储备占世界半数以上,几个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和地区都在亚洲。据预测,在今后一代人的时间里,亚洲经济增长率还将继续高于欧美23个百分点,经济总量将超过欧美。高盛公司预测,到2050年,世界四大经济体中,将有三个在亚洲,他们是中国(第一)、印度(第三)和日本(第四)。

东盟、上海合作组织、“10+3”等具有东方特色的区域合作组织引起世界关注;东盟地区论坛、朝核六方会谈等安全机制显示出亚洲人以东方方式解决安全威胁的能力;华裔、印裔、日裔物理学家、经济学家、文学家等已经获得诺贝尔奖;韩国在2000年世界杯足球赛上进入前四名时,被亚洲人誉为“亚洲的骄傲”;刘翔获得奥运会110米栏冠军后被称为“亚洲飞人”;姚明驰骋美国NBA时,世人称其为“亚洲巨人”。

20世纪90年代初,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再度提出,“亚洲人会思考吗?”思考的深意也许在于:第一,亚洲人,你会思考吗?如果能,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亚洲社会在过去的500年明显落后于西方吗?第二,亚洲人,你能有效思考吗?亚洲人还要跟在西方文明后面亦步亦趋吗?第三,亚洲人,你能有超越的思考吗?我们能在未来500年创造出与西方文明等量齐观的、造福于人类的思想吗?

韩国、日本和越南沿海地区以及中国东部海滨都有着共同的文化特性和相似的经济策略。然而,中国中西部地区大多深陷贫困,印度尼西亚的文化和经济迥然不同,印度也与其它亚洲国家大为不同。亚洲在政治上并非协调统一,部分国家采取民主制度,其它国家则是专制统治。

与此同时,亚洲缺乏可与北约(NATO)或欧盟相提并论的决策中心或协调机构。这点非常重要,因为正当西方处于相对和平之时,亚洲国家之间的实际冲突却此起彼伏(巴基斯坦内外),南海地区的矛盾也逐渐升级。一旦北约和美国军事力量离开亚洲,该地区的战争威胁将陡然上升,严重影响到贸易并耗尽其经济活力。亚洲安全竟依靠非亚洲安全力量,“亚洲世纪”的提法是无法令人信服的。

亚洲的另一项相对弱势在于其历来不善于创新,而后者正是经济活力持久的重要基石。中国的出口(迄今为止)含有极少附加值和大量廉价劳动力,生产的智能电话等高精产品也都由西方设计。虽然日本和韩国更具创新性,但他们仍然通常在西方设计的产品和服务的基础上做出改进。亚洲之所以缺乏创新,填鸭式的教育或许是其根源:亚洲学生一有机会便会大批涌入北美和欧洲大学,随后便一去不回在美国,80%的中国留学生都未返回中国。

在许多方面,亚洲取得的不可争辩的进步反映了它正向西方价值观过渡。虽然西化进程也遭遇阻力,例如有人试图提出佛教或其他本土经典学说作为亚洲价值观,但是这背后的政治意图却使这些努力受到了影响。同样令人惋惜的是,印度并未重视和延续圣雄甘地的哲学和精神。

人口变化 富裕的亚洲国家和地区较之富有的西方国家面临着更加巨大的人口挑战。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在人口老龄化问题方面仅落后日本10年时间,而它们的生育率则处于更低的水平。人口学家暗示在未来十年中,随着人们退休年龄的推迟和更多参加工作的女性,日本将会看到劳动力的适度增长。但是推迟的退休时间同样出现在欧洲,那里的出生率较高,而人口变化也较为缓和。因此,西方国家的相对经济衰落应该慢于东亚国家。

执政及收入分配 中等收入的亚洲国家,包括中国,拥有更多的挑战。这些国家是否可以转变成为发达国家;这一梦想已经远离了拉丁美洲。中国看似最有可能完成此种转变,因为政府将资金投入高等教育事业,并且拥有储备可以投入最新的科技。许多分析师相信至少在下一个10年内,这些做法可以推动7%的经济增长,即便中国的劳动力处于不增长状态。但亚洲开发银行表示,成为发达国家还需满足另外两项要求:良好的执政和更加平均的收入分配。该银行分析师暗示,中等收入亚洲国家在这两方面的表现不尽人意,一些国家的执政水平实际上有所下降。

中国的反腐斗争还未取得胜利,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巨大角色可能阻碍创新。日本、韩国、中国台湾都是收入分配良好的例子,而亚洲其他国家则更像是拉丁美洲;拉美国家数十年以来被困在中等收入陷阱,部分原因是不良的收入分配和低水平的公共教育。这两项不足在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国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希望出现需求的快速增长和高质量教育的普及,改善的收入分配将是必不可少的。中等收入亚洲国家在应对污染和气候变化问题上做出的努力不足;地区性贸易的发展和对全球开放贸易市场的支持有利于亚洲国家。亚洲国家的人口情况各异,中国人口尤其迅速出现老龄化。

教育压力 亚洲国家经济增长的总体压力更多会被南亚国家承担,这些国家人口在2050年将占亚洲总人口数的45%。以人口总体教育水平评估,印度的排名位在亚洲各国中垫底,排名甚至低于巴基斯坦,远远落后与多数非洲和中亚国家。虽然孟加拉国较为贫困,该国却已经在就业和妇女权益方面超过了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一地区的储蓄率远远低于东亚国家;此种情况将继续存在,直至人口平均年龄大幅提高。

总体来讲,亚洲仍拥有很多希望。但是来自其他地区的挑战依然存在。在亚洲世纪到来之前,人们应该停止对它的讨论;各国需要关注如何能够使亚洲世纪成为现实。


相关文章推荐:
主角 | 高盛公司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