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阎文应

阎文应,开封人。给事掖庭,积迁至入内副都知。仁宗初亲政,与宰相吕夷简谋,以张耆、夏竦、陈尧佐、范雍、赵稹、晏殊、钱惟演皆章献后所任用,悉罢之。退以语郭后,后曰:“夷简独不附太后邪?但多机巧,善应变耳。”由是并夷简罢。

阎文应 ,开封人。给事掖庭,积迁至入内副都知。

仁宗初亲政,与宰相吕夷简谋,以张耆、夏竦、陈尧佐、范雍、赵稹、晏殊、钱惟演皆章献后所任用,悉罢之。退以语郭后,后曰:“夷简独不附太后邪?但多机巧,善应变耳。”由是并夷简罢。

夷简素与文应相结,使为中。久之,乃知事由郭后,夷简遂怨后,及再相,杨、尚二美人方宠,尚美人于仁宗前有语侵后,后不胜忿,批其颊,仁宗自起救之,误中其颈,仁宗大怒。文应乘隙,遂与谋废后,且劝以爪痕示执政。夷简以怨,力主废事,因奏仁宗出谏官,竟废后为净妃,以所居宫名瑶华,皆文应为夷简内应也。

郭后既废,杨、尚二美人益宠专夕,仁宗体为之弊,或累日不进食,中外忧惧。杨太后亟以为言,仁宗未能去。文应早暮入侍,言之不已,仁宗厌其烦,强应曰:“诺。”文应即以毡车载二美人出,二美人涕泣,词说云云不肯行。文应骂曰:“官婢尚何言?”驱使登车。翌日,以尚氏为女道士,居洞真宫;杨氏别宅安置。既而仁宗复悔废郭后,有复后之意,文应大惧。会后有小疾,挟太医诊视数日,乃言后暴崩,实文应为之也。

累至昭宣使、恩州团练使。时谏官劾其罪,请并其子士良出之。以文应领嘉州防御使,为秦州钤辖,改郓州,士良罢御药院,为内殿崇班。

始杨、尚二美人之出宫也,左右引陈氏女入宫,父号陈子城,杨太后尝许以为后,宋绶不可。王曾、吕夷简、蔡齐相继论谏。陈氏女将进御,士良闻之,遽见仁宗。仁宗披百叶择日,士良曰:“陛下阅此,岂非欲纳陈氏女为后邪?”仁宗曰:“然。”士良曰:“子城使,大臣家奴仆官名也,陛下纳其女为后,无乃不可乎!”仁宗遽命出之。文应后徙相州钤辖。卒,赠州观察使。


相关文章推荐:
开封 | 掖庭 | 仁宗 | 吕夷简 | 张耆 | 夏竦 | 陈尧佐 | 范雍 | 赵稹 | 晏殊 | 钱惟演 | 机巧 | 掖庭 | 仁宗 | 吕夷简 | 张耆 | 夏竦 | 陈尧佐 | 范雍 | 赵稹 | 晏殊 | 钱惟演 | 昭宣使 | 防御使 | 御药院 | 宋绶 | 王曾 | 蔡齐 | 相州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