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耶律重元

耶律重元(1021年3月8日-1063年秋),小字孛吉只,又作勃已只,为辽圣宗名义上第二子,母萧耨斤。

生于太平元年(1021年)三月戊戌(1021年3月8日)[1],太平三年(1023年),封其为秦国王。

辽圣宗死后,母亲萧耨斤摄政,密谋立重元为皇帝,他却告知兄长耶律宗真(辽兴宗),使兴宗大怒,废萧耨斤至庆陵守陵,兴宗并封重元为皇太弟。后来,兴宗在酒醉时答应死后传位给他,使他和其子耶律涅鲁古有谋夺帝位之心。不久,辽道宗即位,加封为皇太叔、天下兵马大元帅,可免拜皇帝,并赐金券、四顶帽及二色袍,为宗室中最高优待。

辽道宗清宁九年(1063年),他与其子耶律涅鲁古、陈国王陈六、知北院枢密事萧胡睹等四百人谋反,举兵时其党羽却归顺辽道宗,或各自奔溃。他谋反自知失败,出走大漠,说:“涅鲁古使我至此!”并自杀。

耶律重元(1021年-1063年),小字孛吉只,又作勃已只,为辽圣宗次子,母萧耨斤。

生于太平元年(1021年)三月戊戌,太平三年(1023年),封其为秦国王。

辽圣宗死後,母亲萧耨斤摄政,密谋立重元为皇帝,他却告知兄长耶律宗真(辽兴宗),使兴宗大怒,废萧耨斤至庆陵守陵,兴宗并封重元为皇太弟。後来,兴宗在酒醉时答应死後传位给他,使他和其子耶律涅鲁古有谋夺帝位之心。不久,辽道宗即位,加封为皇太叔、天下兵马大元帅,可免拜皇帝,并赐金券、四顶帽及二色袍,为宗室中最高优待 。

辽道宗清宁九年(1063年),他与其子耶律涅鲁古、陈国王陈六、知北院枢密事萧胡睹等四百人谋反,举兵时其党羽却归顺辽道宗,或各自奔溃。他谋反自知失败,出走大漠,说:“涅鲁古使我至此!”(耶律涅鲁古令我得此下场!),并自杀。

太平三年(1023)封秦国王。圣宗仁德后萧菩萨哥生子不育,养育耶律宗真如己出。及圣宗死,耶律宗真即位,即辽兴宗。其生母圣宗元妃萧耨斤,诬陷仁德皇后谋逆,迁之于上京,遂自立为皇太后,把持朝政。兴宗对此颇有微词。为了进一步垄断大权,皇太后竟与其弟萧孝先等谋废兴宗立重元。重元将太后的阴谋报告了兴宗,兴宗收回太后符玺,将她幽禁于圣宗陵寝庆陵,夺回了政权。耶律重元提供情报有功,被封为皇太弟,倍受恩宠与信赖。历官北院枢密使、南京留守、知元帅府事,赐以金券、四顶帽及二色袍,可免拜皇帝,为宗室中最高优待,并“许以千秋万岁后传位”,于是重元“更加骄纵不法……朝臣无敢言者,道路以目” 。但是,受中原文化影响极深的辽兴宗并不想真正兑现自己的诺言,从长子耶律洪基6岁起,就开始培养他为自己的接班人,先封为梁王;11岁时总领中丞司事,封燕王;12岁总知北南枢密院事,加尚书令,进封燕赵国王;19岁领北南枢密院事;21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知惕隐事,开始参与朝政。兴宗病重之际,又召洪基“谕以治国之要”。因此,兴宗死后,洪基顺利地继承了皇位,是为辽道宗。

但是,自钦哀皇后至兴宗的言行,助长和鼓励了重元的权力欲,加之重元子涅鲁古已渐长大成人,他的权力欲望比乃父有过之而无不及。道宗的权力自其即位伊始就受到了其叔和堂弟的挑战。道宗对重元父子采取的依然是安抚策略,“册(重元)为皇太叔,免拜不名,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复赐金券、四顶帽、二色袍,尊宠无比”。涅鲁古则在兴宗朝封安定郡王、楚王,为惕隐;道宗即位后徙封吴王、楚国王,清宁三年为武定军节度使,七年知南院枢密使事。这使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清宁七年,涅鲁古动员其父诈称有病,欲待道宗前来问疾时行刺,没有实现。于是他们又积极策划另一次行刺阴谋。时北南臣僚多怀疑重元父子心怀叵测,而道宗却浑然不察。

清宁九年(1063),道宗驻跸滦河行宫,重元、涅鲁古父子再次密谋行刺。敦睦宫使耶律良得到重元父子诗,知其逆谋,向道宗报告。道宗命人召涅鲁古,涅鲁古非但不肯前往,还擅自拘留使者。召集400人直犯道宗行宫。南院枢密使耶律仁先等仓卒组织反击,擒获涅鲁古,重元负伤而退。黎明,重元又胁迫奚族猎夫2000人再次攻击行宫,北院宣徽使奚人萧韩家奴晓喻奚人放下武器。仁先等再次反击,追杀20余里,重元兵败自杀。

重元之乱发生在辽道宗时期。前此,辽景宗、圣宗和兴宗三朝,辽朝的皇帝和蕃汉大臣对汉文化的吸收表现出了相当大的主动性,汉制对契丹人的影响也日益深化。表现在皇位继承上,长子继承制由原来的借鉴中原方式变为多数契丹贵族本身认可的方式。因此,圣宗和兴宗在世时,都已经为长子继承皇位作了必要的安排。可以说,经过八帝一个半世纪的历史航程,辽朝皇位的长子继承制即使不是在法律上,至少是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确定下来。重元之乱虽然同以往的权力争夺一样表现为皇室成员间的权力斗争,但其实质与以往已经不同,它是外戚通过太后介入皇权争夺的反映。以此为界,辽朝前期宗室间的权力争夺已经演变为国舅各族帐间通过拥立皇帝为本家族谋取权力的斗争。

《辽史》称耶律重元“恃梁孝王之宠,又多郑叔段之过”,正反映了重元之乱的根源在太后与诸舅。而变故没有发生在兴宗时而出现在道宗朝,一个重要原因则是重元子涅鲁古野心的驱动,所以重元兵败后追悔说:“涅鲁古使我至此。”


相关文章推荐:
小字 | 辽圣宗 | 萧耨斤 | 太平 | 摄政 | 庆陵 | 守陵 | 皇太弟 | 耶律涅鲁古 | 辽道宗 | 皇太叔 | 天下兵马大元帅 | 金券 | 清宁 | 萧胡睹 | 小字 | 辽圣宗 | 萧耨斤 | 摄政 | 庆陵 | 皇太弟 | 耶律涅鲁古 | 辽道宗 | 皇太叔 | 天下兵马大元帅 | 金券 | 清宁 | 萧胡睹 | 萧菩萨哥 | 耶律宗真 | 萧耨斤 | 仁德皇后 | 上京 | 皇太后 | 萧孝先 | 庆陵 | 皇太弟 | 枢密使 | 元帅府 | 耶律洪基 | 南枢密院 | 尚书令 | 天下兵马大元帅 | 辽道宗 | 钦哀皇后 | 皇太叔 | 天下兵马大元帅 | 惕隐 | 吴王 | 武定军 | 节度使 | 耶律良 | 耶律仁先 | | 重元之乱 | 辽道宗 | 辽景宗 | 辽史 | 梁孝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