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祖己

祖己:就是“孝己”。武丁之长子,祖庚之兄。又名且己,“小王”、“兄己”,康丁卜辞作“小王父己”,帝乙、帝辛卜辞作“且己”(祖己),《史记殷本纪》称为祖己,是中国商朝武丁时期的政治人物,曾劝谏父王武丁,留下孔雀鸣鼎等典故。

祖己,殷墟甲骨卜辞作且己,又作“小王”、一期卜辞作“兄己”,康丁卜辞作“小王父己”,帝乙、帝辛卜辞作“且己”(祖己),《史记殷本纪》称为祖己,《帝王世纪》作孝己,是中国商朝武丁时期的人物,《太平御览》、《帝王世纪》记载为武丁嫡长子。《史记殷本纪》、《尚书高宗肜日》记载“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登鼎耳而,武丁惧。祖己曰:‘王勿忧,先修政事。’”武丁遂“修政行德”,商朝再度复兴。

作为王位继承人的太子,祖己曾参议政事,辅佐父王武丁修政行德而国势复振。高宗武丁在又祭成汤的时候,忽有一只孔雀飞到鼎耳上鸣叫,武丁为此有点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祖己趁此机会劝谏父王节俭。史官记录了这件事,名叫《高宗肜日》。

祖己谏王的主要意见是“典祀无丰于昵”。

《太平御览》卷八十三载孝己母亲(《尚书毋逸》《竹书纪年》作妣戊)早死,继母妣辛虐待孝己。并捏造事实、诽谤孝己。父亲武丁听信,流放孝己,饿死于野外,妣辛生祖庚(且庚)即武丁位为商王。

殷人周祭祀谱中,且己位居武丁之后,且庚之前。郭沫若、韩江苏等认为祖己被立为太子,但先武丁而死,所以受到殷人的周祭。江林昌则认为祖己曾经短暂称王。

《尚书商书》中有一篇叫《高宗肜日》,是说在“高宗肜日”的时候,有一只孔雀飞到鼎耳上鸣叫,被认为是一种不祥之兆,武丁为此恐惧,祖己趁此机会进谏,主要意见是“典祀无丰于昵”。晚出《孔传》说:“昵,近也。祭祀有常,不当特丰于近庙。”杨遇夫先生解释说:“这近字是说近的亲属。换句话说,就是直系亲属或直系的祖先。《伪孔传》说的近庙,也是指这个。拿龟甲文看,很明显地看出殷人对于直系的先祖与非直系的先祖祭祀礼节上的不相同。”( 《积微居甲文说尚书典祀无丰于昵甲文证》)根据杨先生的研究,可知祖己谏父王的主要意图是想改革当时的祭祀制度,建议在祭祀的时候,近亲中的祭品不要过于丰厚。

武丁是想将王位传给长子祖己的。祖己是一名孝子,有孝名,被称为“孝己”。他每晚要起床五次,看父母是否睡得安好,因此深得武丁的宠爱。但是由于祖己的母亲早逝,他的继母不喜欢他,在武丁面前说了他许多坏话,结果被流放到外地。祖己经受这一打击之后,不久就忧愤而终。

“尸祭”从夏朝开始就有了,“尸”一般由长子或长孙充当。成语“尸位素餐”就是从“尸祭”演变而来的,因为“尸”除了在祭台上接受祭拜外,可以只食斋而不干活。祖己就充当过“尸”受百官祭拜,他获得这样的资格实际上就相当于太子的地位了。商王室祭祀祖先时,祀典是非常隆重的,要由生人充当祖先的“尸”,去接受百官的祭拜,这就是所谓的“尸祭”。

武丁正因为有自己年轻时被外放的经验,他才效法先考放逐祖己的,可惜祖己没有领会父亲的苦心。《太平御览》中说:“殷高宗有贤子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后妻之言,放之而死,天下哀之。”认为祖己被武丁流放与武丁年轻时被小乙放出,性质不同。说前者是因为争夺王位继承权而引起的,后者是为了培养王位继承人,因此视武丁放逐祖己为“失德”。渔火认为这种说法有失偏颇,其实,武丁流放祖己,一是想避开祖己和继母的矛盾;二是因为自己也从小被父亲小乙外放过,所以认为将祖己放到外地去体察民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祖庚的弟弟祖甲比祖庚灵泛些,武丁临终时欲立祖甲为继承人,但祖甲认为自己是祖庚的弟弟,不该得兄长之位,就逃到民间去了。《尚书》记载:“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意思是说,到了祖甲,认为代替兄长为王是一种不义的行为,就逃到民间当了小民。由于太子祖己早死,武丁死后,王位就由祖庚继承。祖庚没有什么才能,武丁生前就不看好他。

祖庚在位只有七年就去世了,死后由祖甲继位。 由于祖己的孝名深得人心,祖庚又是因为他的生母搞阴谋才取得王位的,而且祖庚即位后也没有什么建树,因此引起了朝廷文武百官的非议。


相关文章推荐:
孝己 | 康丁 | 帝乙 | 史记 | 武丁 | 父王 | 孝己 | 中国 | 商朝 | 汉族 | | 殷墟 | 甲骨 | 卜辞 | 康丁 | 帝乙 | 史记殷本纪 | 帝王世纪 | 孝己 | 武丁 | 太平御览 | 帝王世纪 | 史记 | 尚书 | 丁祭 | 成汤 | 丁遂 | 父王 | 高宗武 | 武丁 | 典祀 | 太平御览 | 孝己 | 竹书纪年 | 祖庚 | 商王 | 殷人 | 郭沫若 | 江林昌 | 称王 | 高宗肜日 | 武丁 | 典祀 | 孔传 | 近庙 | 伪孔传 | 殷人 | 父王 | 武丁 | 孝己 | 祀典 | 太平御览 | 贤子 | 孝己 | 武丁 | 祖庚 | 祖甲 | 武丁 | 祖甲 | 祖庚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