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家族相簿

<%=m.description%>

  我的家族里没有人曾经为爱殉身过。
  事情发生,发生,却无任何染有神话色彩之事。
  肺结核的罗密欧白喉病的茱丽叶?
  有些甚至活到耄耋之年。
  他们当中没有半个受过单恋之苦,
  满纸涕泪而不被回信!
  到头来邻居们总是手捧玫瑰,
  戴著夹鼻眼镜出现。
  不曾在典雅雕饰的衣柜里被勒杀
  当情妇的丈夫突然回来!
  那些紧身胸衣,那些围巾,那些荷叶边
  把他们全都框进照片里。
  他们心中没有波希画的地狱景象!
  没有拿著手枪急冲进花园的画面!
  (他们因脑袋中弹而死,但是为了其他理由
  并且是在战地担架上。)
  即使那位挽著迷人之髻,黑色眼圈
  彷佛依著球画成的妇人
  血流不止地飞奔而去
  不是向你,舞伴,也不是出于忧伤。
  也许有人,在很久以前,在照相术未发明前
  但相簿里一个也没有就我所知一个也没有。
  哀愁自我嘲解,日子一天接一天过,
  而他们,受慰问后,将因流行性感冒而消瘦。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