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光(早期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书记)

刘光兄弟3人,他排行第二。幼时,在泉交河慈善堂小学读书。当大革命的风暴席卷湖南时,父亲刘运鸿从长沙购回一批新书刊,把百货店改为书店。刘光从小就阅读这些新书刊,接受了革命思想。在父亲的影响下,刘光9岁年就参加了童子团,做些为纠察队放哨和看管土豪、张贴标语等事情。

马日事变后,刘运鸿被国民党政府通缉,还扬言要逮捕刘光这个“小暴徒”。刘光于1928年随父逃到南县乌嘴舅父家中。接着,又跑到相邻的湖北省石首县横沟市。刘光入新昌高级小学读书,一年后,退学回家,参加儿童团和少先队工作。1930年由李光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担任泥巴区泥巴沱市少共支部书记,不久,又任团区委执委巡视员。同年,刘光负责筹组县儿童局,后调任团石首县委儿童局书记,继调团省委文书。

1931年初,红二军团主动撤离洪湖根据地,党组织为了保存力量,突破包围,向苏区以外开展工作。刘光又随父到了上海。找到党组织后,刘运鸿被分配到中共江苏省委工作,刘光被安排担任共青团江苏省委上海儿童局书记,并参加少共上海区委的领导工作。1932年6月,经共青团中央向中共中央推荐,被派往苏联学习。同年9月,在莫斯科出席了少共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光于1938年初从苏联回国,到延安后,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他被调到西安,担任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常委兼宣传部副部长,主编《青年战线》。1939年春,刘光调回延安,与胡乔木共同主编《中国青年》杂志,并担任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宣传部副部长。不久兼任《中国青年》社社长。1940年5月,刘光随周恩来去重庆,担任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书记。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由于形势变化,南方局各委员会改为组,刘光任青年组组长,并主编《新华日报》的《青年生活》专栏。

时值第二次反共高潮,国民党统治区到处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大后方的进步青年运动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如何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和满足进步青年的渴望,而又要避免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破坏和迫害,就成为当时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1941年春,刘光得知从国立六中(四川绵阳)被迫流亡出来的50多名进步学生,在重庆、成都、贵阳等地发起组织全国青年救国读书会的情况后,立即加以劝阻,并同时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明确指示要把进步青年组织起来。至于组织形式,周恩来说:“干脆就叫‘据点’吧!我们在敌后安插了几个‘据点’,在这里(指国民党统治区的大后方)也应该安插几个‘据点’”。于是,刘光和青年组在原来“联系网”的基础上,开始在重庆地区进行“据点”的建立工作。“据点”建立后,刘光随时向南方局报告情况。周恩来对这一工作非常重视。他在1942年5月25日致电中共中央青委说:“南方局青年组现有非常关系(指“据点”核心成员)150人(其中包括大中学生和文化、教育、军事、政府、经济等机关青年),已建立‘据点’四个”。电文中还说:“今后主要是巩固现有‘据点’和联系的工作”。

到1942年底,在刘光等的努力下,重庆地区已发展建立了沙磁区(中央大学)、北碚区(复旦大学)、朝阳学院、世界语学会、职业青年、农村青年等九个“据点”,核心成员已达250多人。到1945年春,青年组在重庆地区已建立“据点”48个,核心骨干近1000人。

在民主运动重新进入高潮时,刘光和青年组感到 “据点”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变化。根据青年学生的迫切要求,刘光和青年组着手在“据点”的基础上建立中共领导下的秘密外围组织。从1944年底到1945年春,重庆的沙磁区以中央大学为主体,北碚区以复旦大学为主干,分别建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社;接着,又在青年工人中成立了半公开的中国职业青年社、陪都青年联谊会。1945年初在昆明以西南联大为主体,成立了民主青年同盟,在青年工作中单独成立了民主工人同盟,职业青年中成立了新民主主义联盟。在成都成立了民主青年协会。其它各地也建立了各种类似的组织。这些组织与刘光和青年组定期联系,研究工作,青年组领导这些统一的外围组织,把大后方的青年运动一步步地推向高潮。

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城工部在给南方局的复电中,充分肯定了南方局青年组所建立联系的这些组织及其斗争。复电指出,这些青年组织在党组织还没有公开或没有建立的情况下,为党起到了组织群众的积极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刘光是“国民党(统治)区域的青年运动的一位主将”。

刘光兄弟3人,他排行第二。幼时,在泉交河慈善堂小学读书。当大革命的风暴席卷湖南时,父亲刘运鸿从长沙购回一批新书刊,把百货店改为书店。刘光从小就阅读这些新书刊,接受了革命思想。在父亲的影响下,刘光9岁年就参加了童子团,做些为纠察队放哨和看管土豪、张贴标语等事情。

马日事变后,刘运鸿被国民党政府通缉,还扬言要逮捕刘光这个“小暴徒”。刘光于1928年随父逃到南县乌嘴舅父家中。接着,又跑到相邻的湖北省石首县横沟市。刘光入新昌高级小学读书,一年后,退学回家,参加儿童团和少先队工作。1930年由李光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担任泥巴区泥巴沱市少共支部书记,不久,又任团区委执委巡视员。同年,刘光负责筹组县儿童局,后调任团石首县委儿童局书记,继调团省委文书。

1931年初,红二军团主动撤离洪湖根据地,党组织为了保存力量,突破包围,向苏区以外开展工作。刘光又随父到了上海。找到党组织后,刘运鸿被分配到中共江苏省委工作,刘光被安排担任共青团江苏省委上海儿童局书记,并参加少共上海区委的领导工作。1932年6月,经共青团中央向中共中央推荐,被派往苏联学习。同年9月,在莫斯科出席了少共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光于1938年初从苏联回国,到延安后,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他被调到西安,担任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常委兼宣传部副部长,主编《青年战线》。1939年春,刘光调回延安,与胡乔木共同主编《中国青年》杂志,并担任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宣传部副部长。不久兼任《中国青年》社社长。1940年5月,刘光随周恩来去重庆,担任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书记。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由于形势变化,南方局各委员会改为组,刘光任青年组组长,并主编《新华日报》的《青年生活》专栏。

时值第二次反共高潮,国民党统治区到处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大后方的进步青年运动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如何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和满足进步青年的渴望,而又要避免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破坏和迫害,就成为当时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1941年春,刘光得知从国立六中(四川绵阳)被迫流亡出来的50多名进步学生,在重庆、成都、贵阳等地发起组织全国青年救国读书会的情况后,立即加以劝阻,并同时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明确指示要把进步青年组织起来。至于组织形式,周恩来说:“干脆就叫‘据点’吧!我们在敌后安插了几个‘据点’,在这里(指国民党统治区的大后方)也应该安插几个‘据点’”。于是,刘光和青年组在原来“联系网”的基础上,开始在重庆地区进行“据点”的建立工作。“据点”建立后,刘光随时向南方局报告情况。周恩来对这一工作非常重视。他在1942年5月25日致电中共中央青委说:“南方局青年组现有非常关系(指“据点”核心成员)150人(其中包括大中学生和文化、教育、军事、政府、经济等机关青年),已建立‘据点’四个”。电文中还说:“今后主要是巩固现有‘据点’和联系的工作”。

到1942年底,在刘光等的努力下,重庆地区已发展建立了沙磁区(中央大学)、北碚区(复旦大学)、朝阳学院、世界语学会、职业青年、农村青年等九个“据点”,核心成员已达250多人。到1945年春,青年组在重庆地区已建立“据点”48个,核心骨干近1000人。

在民主运动重新进入高潮时,刘光和青年组感到 “据点”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变化。根据青年学生的迫切要求,刘光和青年组着手在“据点”的基础上建立中共领导下的秘密外围组织。从1944年底到1945年春,重庆的沙磁区以中央大学为主体,北碚区以复旦大学为主干,分别建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社;接着,又在青年工人中成立了半公开的中国职业青年社、陪都青年联谊会。1945年初在昆明以西南联大为主体,成立了民主青年同盟,在青年工作中单独成立了民主工人同盟,职业青年中成立了新民主主义联盟。在成都成立了民主青年协会。其它各地也建立了各种类似的组织。这些组织与刘光和青年组定期联系,研究工作,青年组领导这些统一的外围组织,把大后方的青年运动一步步地推向高潮。

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城工部在给南方局的复电中,充分肯定了南方局青年组所建立联系的这些组织及其斗争。复电指出,这些青年组织在党组织还没有公开或没有建立的情况下,为党起到了组织群众的积极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刘光是“国民党(统治)区域的青年运动的一位主将”。

刘光由于繁重紧张的工作,积劳成疾,患了严重的胃溃疡症。接着因发高烧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后,于1946年5月随周恩来抵上海。这时,刘光听说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封锁,《新华日报》不能在南京、上海出版,心中非常痛苦。由于这种痛苦的心情和长期紧张忘我的工作,使他旧疾复发,不幸于7月16日逝世,年仅30岁。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