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瓦斯科达伽马

达伽马(GamaVasco,da,约1460~1524年)欧印航线的发现者。 葡萄牙 航海家,从欧洲绕 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线的开拓者。生于 葡萄牙 锡尼什,卒于印度 科钦。青年时代参加过 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战争,后到葡宫廷任职。1497年7月8日受葡萄牙国王派遣,率船从 里斯本出发,寻找通向印度的海上航路,船经 加那利群岛,绕好望角,经 莫桑比克等地,于1498年5月20日到达印度西南部卡里库特。同年秋离开印度,于1499年9月9日回到 里斯本。伽马在1502~1503年和1524年又两次到印度,后一次被任命为 印度总督。伽马通航印度,促进了欧亚贸易的发展。在1869年 苏伊士运河通航前,欧洲对 印度洋沿岸各国和中国的贸易,主要通过这条航路。这条航路的通航也是葡萄牙和欧洲其他国家在亚洲从事殖民活动的开端。

船队在东渡印度洋之前,先沿 非洲东海岸向北行驶。达伽马请当地领航员引导,并让他向自己通报天气情况。船队终于在1498年5月抵达印度西南海岸的 卡利卡特(即今 科泽科德),之后被卡利卡特统治者扎莫林驱逐。达伽马在返航前与印度统治者签订了贸易协定(马林迪)。返回的航程实在是艰难至极。越来越多的人死于坏血病,到家时只剩下了55人(多数死于由卡利卡特折返马林迪的途中)。1502年,达伽马肩负着谋求更多贸易权利的使命再次来到印度。在第3次去印度航行后,他于1524年死于热症。坏血病曾是害死成千上万名长途航行水手的疾病,直到18世纪时才发现了预防该病的方法。医生们发现在长途航行中只要保证新鲜水果、蔬菜或果汁(均含维生素C)的供应,就可以预防坏血病。

达伽马(GamaVasco,da,约1460~1524年)欧印航线的发现者。 葡萄牙 航海家,从欧洲绕 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线的开拓者。生于 葡萄牙 锡尼什,卒于印度 科钦。青年时代参加过 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战争,后到葡宫廷任职。1497年7月8日受葡萄牙国王派遣,率船从 里斯本出发,寻找通向印度的海上航路,船经 加那利群岛,绕好望角,经 莫桑比克等地,于1498年5月20日到达印度西南部卡里库特。同年秋离开印度,于1499年9月9日回到 里斯本。伽马在1502~1503年和1524年又两次到印度,后一次被任命为 印度总督。伽马通航印度,促进了欧亚贸易的发展。在1869年 苏伊士运河通航前,欧洲对 印度洋沿岸各国和中国的贸易,主要通过这条航路。这条航路的通航也是葡萄牙和欧洲其他国家在亚洲从事殖民活动的开端。

船队在东渡印度洋之前,先沿 非洲东海岸向北行驶。达伽马请当地领航员引导,并让他向自己通报天气情况。船队终于在1498年5月抵达印度西南海岸的 卡利卡特(即今 科泽科德),之后被卡利卡特统治者扎莫林驱逐。达伽马在返航前与印度统治者签订了贸易协定(马林迪)。返回的航程实在是艰难至极。越来越多的人死于坏血病,到家时只剩下了55人(多数死于由卡利卡特折返马林迪的途中)。1502年,达伽马肩负着谋求更多贸易权利的使命再次来到印度。在第3次去印度航行后,他于1524年死于热症。坏血病曾是害死成千上万名长途航行水手的疾病,直到18世纪时才发现了预防该病的方法。医生们发现在长途航行中只要保证新鲜水果、蔬菜或果汁(均含维生素C)的供应,就可以预防坏血病。

航海家亨利船舶学校(the nautical school of Henry the navigator)就已经在葡萄牙教授了非洲沿海的相关地理知识。在1460年代,葡萄牙航海家的目标渐渐转为绕行非洲南端后抵达印度,并获得印度产品的贸易机会(主要是印度香料,如黑胡椒等)。当时陆上的贸易路线花费昂贵而且非常不安全。

达伽马出生在葡萄牙的港口城市 锡尼什(Sines),他在快要10岁的时候就拟定了长期航海的计划,当时著名航海家迪亚士已经从非洲的好望角海线返回,并探索过附近的鱼河(Fish river)。而佩罗达科维良(Pero da Covilh)曾由印度往非洲的海线上探险,留下了短程的航海纪录。

达伽马的父亲埃斯特旺达伽马曾获得了这些航海的纪录,并有心计划连接这一海路,开辟前往印度的新航线,但却在出发前逝世。于是达伽马继承他的遗志,在1497年7月8日驾驶了4艘船启程。由葡萄牙里斯本往非洲的黄金海岸航行。这四艘船分别是圣加布里埃尔号(So Gabriel)、圣拉斐尔号(So Rafael)(由他的兄弟保罗达伽马率领)、贝里奥号(Berrio)和另一艘船名不详的补给船。

1497年12月16日,达伽马的船队通过了鱼河,进入了在欧洲航海纪录上仍是空白的水域(东非沿岸),于是达伽马将接下来探索的区域称为“ 纳塔尔”(Natal,当时已近耶诞节,Natal是葡萄牙语的耶诞节之意,另可译为“新生”)。1月时,他们抵达了今日莫桑比克的所在地,在1498年,当地属于阿拉伯的疆土,也是印度洋海上贸易网的一部分。

少年时代

瓦斯科达伽马系15世纪末和16世纪初 葡萄牙 航海家,也是开拓了从欧洲绕过 好望角通往印度的地理大发现家。由于他实现了从西欧经海路抵达印度这一创举而驰名世界,并被永远载入史册!1460年,达伽马出生于葡萄牙一个名望显赫的贵族家庭,其父(EstevodaGama,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同性恋者)曾受命于国王 若昂二世的派遣从事过开辟通往亚洲海路的探险活动,并有心计划连起这一道海路,却在出发前逝世。于是达伽马继承他的遗志,达伽马的哥哥巴乌尔也是一名终生从事航海生涯的船长,曾随同达伽马从事1497年的探索印度的海上活动。为此,达伽马是一名青少年时代受过航海训练,出生于航海世家的贵族子弟。

子承父业

14-15世纪时的西欧,发展迅速,对外贸易交流也发展起来。由于《马克波罗游记》对中国和印度的精彩描述,使西方人认为东方遍地是 黄金、财宝。然而原有的东西方贸易商路却被 阿拉伯人控制着。为了满足自己对黄金的贪欲,欧洲的 封建主、商人、 航海家开始冒着生命危险远航 大西洋去开辟到东方的新航路

15世纪下半叶,野心勃勃的葡萄牙国王若奥二世妄图称霸于世界,曾几次派遣船队考察和探索一条通向印度的航道,1486年,他派遣以著名 航海家巴托洛梅乌, 迪亚士为首的探险队沿着 非洲西海岸航行,决心找寻出一条通往东方的航路。当船队航行到今 好望角附近的海域时,强劲的风暴使这支船队险些葬身于鱼腹之中。迪亚士被迫折回葡萄牙。从此,欧洲人便发现了 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事过不到几年,1492年 哥伦布率领的西班牙船队发现 美洲新大陆的消息传遍了西欧。面对西班牙将称霸于海上的挑战,葡萄牙王室决心加快抓紧探索通往印度的海上活动。于继父业,葡萄牙王室将这一重大政治使命交给了年富力强,富有冒险精神的贵族子弟达伽马。

前往印度洋

1497年7月8日,瓦斯科,达伽马奉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之命,率领四艘船共计140多个水手,由首都 里斯本启航,踏上了去探索通往印度的航程。开始他循着在过去10年 迪亚士发现 好望角的航路,迂回曲折地驶向东方。水手们历尽千辛万苦,在足足航行了将近4个月时间和4500多海里之后,来到了与好望角毗邻的圣赫勒章湾,看到了一片陆地。向前将遇到可怕的暴风袭击,水手们无意继续航行,纷纷要求返回 里斯本,而此时达伽马则执意向前,宣称不找到印度他是决不会罢休的。 圣诞节前夕,达伽达率领的船队终于闯出了惊涛骇浪的海域,统过了 好望角驶进了西 印度洋的 非洲海岸。1497年 圣诞节时,达伽马来到南纬3l°附近一条高耸的海岸线面前,他想起这一天是圣诞节,于是将这一带命名为 纳塔尔,现今 南非共和国的纳塔尔省名即由此而来,葡语意为“圣诞节”。途中,因为交不上贡品,被莫桑比克人驱赶,临行前他命令船队轰炸整座城市。继后,船队逆着强大的 莫桑比克海流北上,巡回于 非洲中部 赞比西河河口。4月1日当船队抵达今肯尼亚港口蒙巴萨,当地酋长自认为这批西方人是他们海上贸易的对手态度极为冷淡。

瓦斯科·达·伽马航海

然而,当达伽马船队于4月14日来到 马林迪港口抛锚停泊时,却受到马林迪酋长的热情接待。他想与 葡萄牙人结成同盟以对付宿敌 蒙巴萨酋长,并为达伽马率领的船队提供了一名理想的导航者,即著名的 阿拉伯 航海家艾哈迈伊本马吉德。这位出生于 阿拉伯半岛 阿曼地区的导航员马吉德,是当时著名的航海学专家,由他编著的有关西 印度洋方面的航海指南至今仍有一定的使用价值。达伽马率领的船队依靠经验丰富的领航员马吉德的导航。于4月24日从 马林迪启航,他找了个印度商人做导航员,乘着 印度洋的季风,一帆风顺地横渡了浩瀚的 印度洋,于5月20日到达印度南部大商港 卡利卡特,前后仅二十多天。而该港口正好是半个多世纪以前,是中国著名 航海家 郑和所经过和停泊的地方。到达卡利卡特之后,由于交不起贡品,并且被查出有做海盗的历史,被卡利卡特统治者扎莫林驱逐。同年8月29日,达伽马带着香料、肉佳和五六个印度人率领船队返航,由于一心想回国,他不顾季风风向,执意往西航行,用了一百三十天,过程十分惨烈,到达马林迪时船员已经死了一半以上,剩下的大多得了败血症,离开 马林迪前,他在此建立了一座纪念碑,这座纪念碑至今还矗立着(现称之为达迦马石柱)。1499年9月带着剩下一半的船员胜利地回到了 里斯本。

1502年2月,瓦斯科达伽马再度率领葡萄牙无敌舰队开始了第二次印度探险,目的是建立 葡萄牙在 印度洋上的海上霸权地位并借机向扎莫林报复。船队途经 基尔瓦时,达伽马背倍弃义把该国埃米尔扣押到自己的船上,威胁埃米尔臣服葡萄牙向葡萄牙国王进贡。船队在 坎纳诺尔附近海面上(印度海域),达伽马捕俘了一艘 阿拉伯商船(由麦加城驶出),将船上几百名乘客,包括妇女儿童全部烧死。据一名 葡萄牙目击者叙述:“……在持续了长时间的战斗之后,司令以残暴和最无人性的手段烧毁了那只船,烧死了船上所有的人。”为了减弱和打击 阿拉伯商人在 印度半岛上的利益,达伽马下令 卡利卡特城统治者扎莫林驱逐该地阿拉伯人,遭到拒绝后,他命令无敌舰队轰炸这座城市整整两天,由于扎莫林仍不屈服,他又劫持了几艘运米的船只,割下船员的耳鼻,砍掉他们的双手,把他们派去扎莫林那里挑衅。扎莫林只好派大祭司去和达迦马谈判,但达迦马割了大祭司的耳朵和嘴唇,并缝了狗耳朵上去,赶走了他。然后又在附近海域的一次战斗中,击溃了阿拉伯船队。

1503年2月,达伽马满载着从印度西南海岸掠夺来的大量价值昂贵的香料,乘着 印度洋的 东北季风,率领13艘船只向 葡萄牙返回,同年10月回到了 里斯本。据说,达伽马此次航行掠夺而来的东方珍品:香料、 丝绸、 宝石等,其所得纯利竞超过第二次航行总费用的60倍以上。当达伽马完成了第二次远航印度的使命后,得到了 葡萄牙国王的额外赏赐,1519年受封为 伯爵。1524年,他被任命为印度副王。同年4月以葡属 印度总督身份第三次赴印度,9月到达果阿,不久染疾。12月死于 柯钦。达伽马的一生既是 航海家的一生,也是早期殖民者掠夺的一生。他开创的新航线,开辟了欧洲进行殖民掠夺扩张的新时代。

达伽马在 马林迪雇用了当地舵手,1498年5月20日,远航到了印度西南部的卡里卡特。(卡里卡特也就是今日印度西部港市“ 科泽科德”的旧称)。他在当地与地方统治者SamoothriRaja(英语是Zamorin)进行从 阿拉伯运来的贸易路线协谈时,起了一些剧烈冲突。最后达伽马让步,以一封模拟两可的海路权信件为协谈条件,并拒绝留下他船上的物品作为抵押。他留下了几位 葡萄牙水手在当地,作为日后贸易的联络人。1499年9月,达伽马回到了葡萄牙,由于他突破了葡萄牙在80年来一直期盼的海线拓展,使他受到奖励并成为了一位富商,并被赐尊称为“ 印度洋上的海军上将”,1502年2月12日,他率领20艘军舰再度出发,准备用葡萄牙的军事力量来巩固这一条新开的海路,当时贝得罗奥法雷斯卡布拉尔已在大约1500年前往印度,他发现达伽马留在当地的葡萄牙籍联络人都已经被谋杀了,而且随后他的船队也遭受攻击。(卡布拉尔此行意外的发现了巴西)达伽马率领着20艘军舰,在东非海岸摧毁了Kilwa港附近富有的阿拉伯部落并强迫他们献上贡品和学习葡萄牙语。他也在阿拉伯商船中打劫,最后抵达印度卡里卡特时,他的船队已扩编到29艘,很快的征服了该地,并掠夺了大量的贵重商品,达伽马以商品作为和平的条件,在返回葡萄牙时,载满了贵重的印度货物,并买下了原先属于皇室的许多土地。1524年,达伽马在印度已有“武力至上的问题调停者”的可怕称呼,他派遣了更多军舰到东非和 西印度,企图替换当地的无能统治者EduardodeMenezes,并取得他的葡萄牙领地,但达伽马抵达印度卡里卡特不久后就过世了,他被火化后埋在印度Kochi的圣法兰西斯教堂,1539年才被运回葡萄牙,重葬在维第格拉Vidiqueira。

杰出的冒险家

航海家 亨利之后唯一成功开拓葡萄牙海上贸易的 探险家,除了他首先连起 非洲与亚洲的航线,他对于政治和战争的精明也使得葡萄牙取得海上贸易角头的地位,葡萄牙文学中“全国史诗”,就有相当一部分在描写达伽马的远航

英明的领导者

1497年7月8日,达伽马率领由4艘船、约170名水手组成的船队由 里斯本出发探索绕过“ 好望角”通往印度的航线。达伽马无疑是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但是人们对他人格的评价是“骄横跋扈,狂暴凶残”。1497年11月22日绕过好望角后,达伽马船队进入了一片新天地。此后他向北沿 非洲东海岸航行。1498年3月2日,进入 莫桑比克。

4月在马林迪,达伽马得到了当地著名的 阿拉伯领航员马德杰德的帮助,在他的指引下,航行23天,穿过阿拉伯海,于1498年5月20日,离开葡萄牙近10个月后,达伽马到达印度南部最著名的商业中心卡利卡特。但达伽马不是一个称职的外交官,他带来的粗劣的礼品和货物受到嘲笑。但依靠武力,他还是抢到了 宝石和香料。返航时船队就不太幸运了,许多水手在途中死于疾病,其中包括达伽马的弟弟。最后只剩下2条船,1499年7月10日,“贝里奥”号回到葡萄牙,达伽马的旗舰则在1499年9月9日才抵达里斯本。生还的水手不到开航时水手总数的三分之-,但运回的香料等货物在欧洲的获利为这次远征费用的60倍!经过近百年的探险、屠杀、抢掠,葡萄牙横跨半个地球的东方殖民帝国终于建立起来。

联通世界

为了垄断 葡萄牙与东方之间的贸易利益,对于欧洲各列强,葡萄牙王室曾一度对他们封锁了绕过 好望角可达到印度的消息。另一方面,葡萄牙王室又秘密策划了对 印度洋上其他航路的封锁。为此,它发动了一场对 阿拉伯人的海战,于印度洋上打败了阿拉伯舰队。一时间, 葡萄牙船队成为独霸于印度洋海域的盟主地位。从1494年葡、西两国签订的划分海外势力范围的《托尔德西拉条约》到1529年再次协议签订的《 萨拉戈萨条约》,由于达伽马开辟印度新航路的成功,像葡萄牙这样一个人口当时仅为150万的蕞尔小国竞囊括东 大西洋、西太平洋、整个印度洋及其沿岸地区的贸易和殖民权利。

西方崛起

由于新航路的发现,自16世纪初以来,葡萄牙首都 里斯本很快成为西欧的海外贸易中心。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的商人、传教士、冒险家糜集于此,从此启航去印度、去东方掠夺香料,掠夺珍宝、掠夺 黄金。这条航道为西方殖民者掠夺东方财富而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无怪乎西方人直至400年后的1898年,仍念念不忘,达伽马对开辟印度新航道的贡献而举行纪念活动。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新航道的打通同时也是欧洲殖民者对东方国家进行殖民掠夺的开端。在以后几个世纪中,由于西方列强接踵而来,印度洋沿岸各国以及西太平洋各国相继沦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

东方灾难

达伽马的印度新航路的开辟,最终给东方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民族灾难。从短期来看,它对葡萄牙的影响最大。通过控制通往东方新的贸易航线,这个位于文明世界边远地区的国家,不久便甩掉贫穷落后的帽子而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葡萄牙人迅即在印度周围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殖民帝国。他们在印度、印度尼西亚马达加斯加、 非洲及其它地区均设有前哨站,这当然是对他们在巴西租界地和在非洲西部殖民地的巩固。甚至早在达伽马之前他们就拥有在巴西的租界地,在非洲西部建立了殖民地。这些殖民地中有几个直到二十世纪上半叶还被葡萄牙人所把持。瓦斯科达伽马对一条通往印度新贸易航线的开辟,使从前控制 印度洋贸易航线的穆斯林商人遭受了一次严重的挫折。这些商人不久就被葡萄牙人彻底击败并取而代之。而且从印度通往欧洲的陆地上贸易之路变得荒凉冷落了,因为走绕过非洲的葡萄牙海路比较便利。这对于先前控制东方贸易的土耳其人和意大利贸易城市(如威尼斯)均有害无益。但是对欧洲的其余地区来说,这意味着来自远东的货物要比从前便宜多了。但是从长远的观点来看,瓦斯科达伽马航海所带来的影响不在欧洲或中东,而在印度和东南亚。事实上印度在大部分历史时期是一个相当闭关自守的国家,唯一重要的外来影响是来自西北,但是达伽马的航海使印度通过海路与欧洲文明世界相接触。欧洲人的影响和势力在印度逐步上升,直到十九世纪下半叶,整个大陆都受不列颠君主统治为止(也许应该注意,这是在历史上整个印度统一在一个君主之下的唯一时期)。就印度尼西亚来说,它首先受到欧洲人的影响,随后又完全被欧洲人控制,直到二十世纪中期,这些地区才获得自主权。

与哥伦布

显然可以与瓦斯科达伽马相比较的人物是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从某些方面来看两者的比较有利于达伽马。例如,他的航海是一项给人印象颇深的成就,它在距离和时间两方面都比哥伦布长得多实际上长三倍还多!它需要更为高超的航海技术(不管哥伦布离开航线有多远,几乎都不可能错过新大陆,而达伽马则容易错过 好望角,在 印度洋里迷失方向)。而且与哥伦布不同,达伽马成功地到达了原定的目的地。当然有人可能会提出瓦斯科达伽马并没有发现一个新大陆,而只是给欧洲人和一个已有人居住的地区之间接通了联系。而哥伦布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哥伦布航海最终对从前存在于西半球的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达伽马航海最终使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文明也带来了变化。人们在估价哥伦布和达伽马的相对重要性时,应该记住:虽然北美和南美各自都是一个比印度大得多的地区,但是印度的人口比西半球所有国家人口总和还要多。但是似乎容易看到哥伦布的影响要比瓦斯科达伽马大得多。第一,绕 非洲去欧洲的航行并不是出自瓦斯科达伽马的任何提议,葡萄牙国王在选中瓦斯科达伽马当领队很久以前就决定派遣这样的一个探险队。但是哥伦布的探险却是他亲自创造条件,是他的劝说才使伊莎贝拉女王为他的探险提供了资助。要是没有哥伦布,新大陆(虽然它最终肯定会被发现)的发现也许确实要晚些,而且也许会被另一个欧洲国家所发现。但是要是没有瓦斯科达伽马,葡萄牙国王完全会挑选另一个人来领导探险队。即使这个人因不胜任此行而告失败,葡萄牙人也绝不会放弃垂成之功而去耗精费力另辟一条直接通往印度的航线。而且由于沿非洲西海岸有一批葡萄牙基地,其它欧洲国家几乎没有能够首先到达印度的机会。第二,欧洲对印度和远东的影响远不如对西半球那样巨大。印度的文明由于与西方接触最终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在哥伦布航海的几十年内,新大陆的文明实际上已被毁灭。在印度也没有发生类似于西半球美国崛起那样的创举。正如不能把自从那时以来在西半球发生的所有事件都归功(或归罪)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一样,也不能把东方与欧洲直接交往的所有结果都归功于达伽马。瓦斯科达伽马只不过是一个长系列人物中的一个,这个系列中的人物包括: 航海家 亨利;在非洲西海岸探险的一整套葡萄牙船长队伍; 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达伽马本人;他的直接接班人(如弗朗西斯科德阿尔梅达和 阿方索德阿尔布克尔克);还有很多其他人。我认为,瓦斯科达伽马显然是此系列人物中唯一最重要的人物,但是他在这些人物中远不如哥伦布在与西半球欧洲化相关的系列人物中那样突出。主要是这个原因,他的名次才远远地落在哥伦布之后。

与郑和

后世史家对于是谁最先到达非洲东岸曾有相当大的争议,一般西方史上认为是达伽马,但在中国 郑和下西洋时即有记载了非洲东岸风土人情,其时间早于达伽马70多年,而且其舰队规模都远比其他欧洲航行家哥伦布、麦哲伦和达伽马的旗舰大上数倍。史家认为郑和没有强迫殖民和奴役当地居民,达伽马的航海则是进行殖民掠夺、杀害,给殖民地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当前在卡利卡特(古里)有达伽马的登陆纪念碑,新德里的 博物馆,科钦的印度海军博物馆,可以看到达伽马的照片和有关资讯,但是看不到 郑和下西洋的踪影。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