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牧神(动画《霹雳布袋戏》人物)

诗号:昂昂我牧,德惟人豪。作镇方岳,有徽其高。

初登场: 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第9章

退场: 霹雳开天记之创神篇第6章(被 阎王重创,形神消散,回归天疆)

部属: 伐天虹、 山龙隐秀左龙缺、 岳寻仙(鳞族)、 玉雉衣、 孔雀老者、 常滴血(羽

族)、 十方慑、 驺虞、 独开明、 羚、 羚(痕族)、 凿七窍、 狰狞、 嗜火贪狼(咒天三孽)

武学:天无赦、牧天有道方神无迹、方天并流渡玄峰、牧世圣道斩仙之怒、风云六道双功并转元无赦、九歌天唱、轩辕怒斩天不留仙、天马飞渡极化星泉、牧天有道六化玄踪

所有物:朱节、韶光牧铃、焚神丝

著作:牧心六论

诗号:昂昂我牧,德惟人豪。作镇方岳,有徽其高。

初登场: 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第9章

退场: 霹雳开天记之创神篇第6章(被 阎王重创,形神消散,回归天疆)

部属: 伐天虹、 山龙隐秀左龙缺、 岳寻仙(鳞族)、 玉雉衣、 孔雀老者、 常滴血(羽

族)、 十方慑、 驺虞、 独开明、 羚、 羚(痕族)、 凿七窍、 狰狞、 嗜火贪狼(咒天三孽)

武学:天无赦、牧天有道方神无迹、方天并流渡玄峰、牧世圣道斩仙之怒、风云六道双功并转元无赦、九歌天唱、轩辕怒斩天不留仙、天马飞渡极化星泉、牧天有道六化玄踪

所有物:朱节、韶光牧铃、焚神丝

著作:牧心六论

七色翎所生的女儿。曾为保护牧神而乔装成 葬蓝山的模样,恢复身份后 凛若梅积极想替父亲寻回牧天九歌。

山龙隐秀回归天疆,但他的立场反而愈加尴尬,山龙隐秀来自苦境,但血脉却是源自天疆。

玉雉衣,原身动物为帝雉,有文臣之风、运筹之智,沉稳仁慈。

麟台六麟驾日 伐天虹,原身动物为黑麒麟,伐天虹拥有尚武精神,爱护族民。

管仲曾著有牧民三章,谈到牧养人民的政治思想。因而崇高的天疆之主就以「牧神」来命名,并以「 苏武牧羊」来呈现牧神的造型。

玄同太子拔出。

外型为一长杵,多以角线条,表现其刚强,又似锏类兵器。

左右两侧亦是剑柄,可抽出双剑,红白剑身代表牧神服装配色。

集合体

文/编剧室同一个礼拜,让手上的三个大咖领了便当,小编我也真是蛮拼的。然而在这退场的三个角色中,剑鬼非人哉胡笳吹夕 燕歌行,其实都是绕著天疆牧神这个中心关键而衍生故事的,而在牧神最后悲中带泪、讽中带暖地落幕后,我们才能好好审视检讨这个天疆第一人极富争议的一生。

一、人物设定之始

在开始设计人物性格与故事之初,小编一定会弄清楚三件事:一是先前故事里对这角色的描写(尤其以剧本对白为主),二是董事长想做的人物性格(这个尤其重要,不然设定被打枪,可会打成筛子的),三是故事已预设好,未来要发生的事件点(这个不弄清楚,绝对未来剧情怎圆也圆不拢)。

所以小编在设定天疆牧神的人物性格与故事时,先是了解故事先前对白里已描写过去的他,曾是一个「善良得令人恶心」的正派人物。而董事长想做的,则是一个在先前三界大战中,被合作盟友背叛,死过一回,如今重生想以暴制暴、以黑制黑,行事已趋极端的领袖人物,因为未来的故事中,已要安排论剑海名人榜上的剑界高手对决天疆牧神(宜兰传艺3D影片的连结)的高潮戏码。

在这样的基础人物背景下,小编必须还要盱衡未来各方势力的消长,以及未来董事长已定的目标剧情演变,然后才能开始设定牧神这个角色。

起初考虑三界大战的三方领袖,如果三方都是恶的,势必故事将变成「狗咬狗一嘴毛」,正道无需插手的窘境,所以在森狱阎王与论剑海天地已确定是处心积虑的反派阴谋人物后,天疆牧神势必得与之区别,但又不能脱离最后燕歌行对决牧神的正当性,所以小编提出了一个不算新意却永远争议的议题「目标与手段,究竟要如何,这个角色才能算是好人?」

为了暗示天疆牧神性格里的极端因子,所以小编让其在人物造型上,以白色(良善光明)中,掺了红色(激动极端)的搭配,使牧神人如其形,由小见大。所以在牧神的人生中,我们看到一个争议,就是当一个人物「他目标光明,却执行手段却是黑暗」时,他自己是怎看待他自己?他身边的人是怎看待他?他的敌人又是怎看待他?三个角度互相拉扯、纠葛、挣扎、刺激、冲撞,构成一个复杂而矛盾的牧神一生。

二、非典型领袖:Bumbler

其实在了解董事长想要的人物性格草图,以及未来故事演变,以及已拿到的前几章分场大纲后,小编就已明白牧神绝对是走「非典型领袖」的戏路,因为最后的三界胜利者,已明摆注定是森狱阎王(毕竟已铺梗演出那多了),而性格已趋极端的牧神,注定是战争下落败牺牲的悲剧人物。然而就算得当个悲剧牺牲者,也要在他的出场人生中,绽放出他不同於别人、他之所以为自己的异色烟火。 在一般戏迷的认知里,身为一方之主,他们期待著要有高等的智慧、巅峰的武力、一流的统驭,才能算是一个够格的君主。而牧神在条件限定下,他的性格与戏路,自此定位为「目标光明,行事黑暗极端的Bumbler」。所以Bumbler,不是字面笨蛋的意思,而是包含了一路摸索绊倒犯错(Fumble)、行事笨拙(Bungle)与踌躇不前(Stumble),导致未来人生路簸难行这几个含意的集合体。试想这些负面含意,对於一个要走极端的领导人物,是有多致命的影响力,然而因为他曾经是个「善良得令人恶心」的正面人物,这样的戏路成了再合理不过的转变牧神是个「改变中的好人」,也是个「摸索中的坏人」。(请注意时态都是「现在进行式」)。

三、改变 为何要改变?因为在牧神的认知里,他认为唯有「牧神变了,这样,他才会是阎王的对手。」所以他必须用「前所未见的面目」面对旧日盟友、今日仇敌,在此同时,我们已然明白,牧神已选择丢弃了「什」。而那些「什」,却仍是当前天疆三族,乃至他们长期以来崇敬尊重牧神的人格特质,这样的人格突变,在天疆内部已是一个莫大冲突与矛盾。 为了强调凸显牧神的改变,小编设计让他一反过去,紧紧拥抱了泪眼奔至相见的剑鬼,也让他戒了酒,这个昔日充满美好回忆的东西。试想一个行为、习惯的改变,是需要多久时间才能扭转而来?而牧神一夕转变,这侧显了牧神是抱定了多大的决心,要与森狱阎王、论剑海天地周旋到底,乃至歼灭对手,永保天疆,也明白了牧神是一意往黑暗之路奔去,就算殁身於黑暗之中,看不见自己,他也百死不悔,因为他有著光明的目标「保住天疆」。

四、噩梦

为何要保住天疆?因为他曾经那靠近「把天疆丢失毁灭」的境地,那是让牧神多深刻、多自责的一场噩梦,在他躺在棺材里的岁月里,日以继夜地反覆折磨著牧神,这样的沈重的心结与阴影,小编让他身上无时无刻,保有一块当初被王一脚踩凹的护甲,象徵著什是「人格尊严的彻底践踏」,什是「所爱故土的濒临失去」,这个护甲意象,成了一种长存牧神内心的魔障,时不时地伸出魔手,将牧神紧捉在手,直至最后牧神也成了「另一个噩梦」。 而这些负面的阴影与心境,牧神全都隐忍在心,独自承受,因为他没时间去纾解,因为敌人已经兵临城下,觊觎著他们所要,牧神必须忍住撑著,迎敌痛击,甚至制敌机先,「趁你病,要你命」地不计后果、不惜亏德,摧毁敌人。他的每场戏,都是背水一战,这是多可悲的一件事,这表示他毫无余裕。因为他知道天疆的处境,也了解当前的天疆实力,他只能在敌人最弱时,以黑暗手段将他们歼灭,一旦让他们再携手合作,天疆便是一片死地。

五、耿介坚持/不知变通 这时有人一定会说,既然牧神深知敌众我寡,为何不懂合纵连横,如同古今多少枭雄智者,连结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然而其实早在阎王以推回黑月与否,箝制素还真的动向时,牧神要与苦境正道携手合作诛邪,机率已是微乎其微,因为黑月一定要由阎王才能推回。即便清香白莲是为苦境蒙难苍生著想,但一境有一境的立场,在彼此利与害互相冲突时,任何一个决策者都不会大方牺牲自己,照亮别人。更何况这是一个前有宿怨的薄弱信用基础下,要牧神立马背弃三阳同天,双现世,及其可能再与阎王合作的极大风险,而慷概献出古曜拯救苦境,那作为天疆之主,又是置自己故土於何地? 在这里,又凸显了牧神人格的一种特质:耿介坚持/不知变通,很多人格特质都有正反两面说法,就牧神而言,他的耿介坚持,让他永不屈服,他未必得依附谁的帮助,才能做事。一旦他所认定之事,也就会不顾一切执行到底,这使得他与努力施恩以望阎王推回黑月的清香白莲,成了明明都是诛邪正道,却成了最矛盾冲突的两端,一个想要以空间换取时间,一个须把握时间除去大患,自然难免一场对立。小编想,历来除了傲笑红尘,在诛邪的一路上,大概也甚少如此没站在素还真同一阵线的人物,但因为牧神是天疆之主,他凡事的思虑都是在天疆子民上,所以天疆与苦境正道合作破局,越走越分,最后成了势不两立的对敌。 有人说如果牧神懂得柔软,懂得变通,寻求苦境正道合作,谅必最后不会走至灭绝之路。然真若如此,一者,牧神还是牧神吗?再者,苦境与三界斡旋谈判中,天疆有比非得阎王推回黑月更大的筹码吗?更何况,这也不是我们要演的故事。

六、高度竞争的武林 如前所说,牧神过去是个善良得令人恶心的正派人物,但他却非常全然无智之人,他知道要留后路、要做防范,所以当年在他赴阎王与天地的死亡之约时,他知道事先留下一点丹气,作为不备之用。也知道在将乾坤不方钢交给双之前,能留下一个后步,以防被 背叛反杀。 然而这样的智慧,在尔虞我诈、钩心斗角的霹雳武林中,终究仍是不够用的,尤其当内有噩梦心结日夜摧残,外有敌方情势争相逼紧,就算下对了指令,若无法贯彻到底,很有可能就是一败涂地,万劫不复,这就是牧神永远走在摇摇欲坠的钢索上心情。 正由於牧神是个心机不够深沉的Bumbler,有时他就会比较直脑筋,认为应当怎样就该怎样,如他为保苍天佑护而杀女婿若叶知秋,为铲除敌人战力而杀魄如霜,这些就保护天疆立场而言,其实都没错的。但在各方角力的武林生杀游戏中,有时除害是很直观的一劳永逸手段,但若能善用害来牟取自己更大的利益,那又是另一斗智慧。如何多元思考,已成在当前武林生存的一方之主必备智慧。牧神没这样的思虑,他被灭了,自是理所当然。然不可否认与质疑的,他始终是为天疆著想,到死都是如此。

七、谢主隆恩 牧神的丕变,其实在牧神自身亦非没挣扎,但他意志坚强地舍弃了自己,正如同他希望剑鬼在天疆与牧神之间,能选择天疆一样,无论如何,天疆的保全是最重要的。然而如前所说,他所丢弃的,却是天疆众子民所贪恋尊崇的。 因此小编设计了「谢主隆恩」这梗,让牧神身边的臣子们,不时在牧神面前提起,老孔雀白首留仙的三次「谢主隆恩」,每一次都代表曾经的幸福,以及挫败,乃至甘心牺牲与沈痛割舍。而雉君玉雉衣的「谢主隆恩」,更是天疆忠臣不忍见牧神断送故土的悲恸,以及天疆之主在天疆险峻中不得不,也是执意必为的咬牙决定。 而这「谢主隆恩」四字,背后真正代表的,是一直以来,天疆三族子民对他们过去认定的仁德之君牧神,深信不疑,寄予厚望期待,甘愿追随,即便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好不皱眉的感人意义。但也同时代表牧神在面对天疆子民的偌大期待,以及外在条件这般危殆的层层压力下,过去的自己在和现在的牧神,一次又一次的冲撞,要他放弃改变,回归昔日的那个他最痛恨、因为会害得天疆俱灭的牧神。 如果牧神原本就是个坏人,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挣扎,依其原性,一条路走到黑,或许他会过得较舒坦点,正因为他是「转变中的好人/摸索中的坏人」,这样的心境渐层,是必然无法抹消的。

八、牧天九歌 牧天九歌在剧中,是牧神随身最亲的通灵武器,除了增强其武力,更重要的意义是,它是牧神毕生所爱的女人七色翎特意为他量身打造的结婚礼物,它的一体双剑,象徵著夫妻的同肢连气,象徵著曾经有过的那段美好,即便那只是短短的两年时间。 七色翎永远是牧神心中的痛,也是天疆三族长久以来不能说的秘密,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有多辛苦,得深沈在心多久才能抹灭,我想牧神永远都不知道。在被抛弃的男人自尊与天疆之主的威信下,牧神如一般人,会逞强,会装作一切终将船过水无痕,但很多时候,人都是在欺骗自己,让自己好过点。我想牧神的心,绝对不是一个坦率如剑鬼要哭就哭、要笑就笑的人,他的硬撑不坦率,从夫妻情路影响至父女亲情,教人忍不住想痛扁他一拳,怒推他一把,但他依旧沈默如山,深藏心意。直至最后被这硬撑延宕所害,情势已难以回天。 所以安排一切为时已晚,诸神之巅的一场殊死之战,立基在极其讽刺、甚至有点不可思议的构成条件下,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一见面,便是你死我活的绝命战。而且牧神还是为著终於放下心结,一见爱妻与女儿的心意而来,面对亲情温暖瞬间变成急冻酷寒,这人世间的闹剧,还有比这时候更讽刺的吗?情义已失去,恩爱已失去,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 然而,感情的事,真的也不能苛责七色翎,毕竟她也是政治联姻下的牺牲者,爱、不爱都是个人意志,勉强不来,只能说牧神爱上一个不爱他的女人,徒付欷嘘了。

九、回忆那坛酒 一直记得回忆的人,内心必然柔软,即便他装作多的冷酷坚强。爱情是回忆,友情也是回忆,而牧神毕生最大的庆幸,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即便已分道扬镳,最后听到好友濒危仍会不住奋力驰援的剑鬼了。 这次安排了酒的意象,在牧神、剑鬼、燕歌行、冷别赋这命运中被绑住的四人一生中,各自代表著不同意义。牧神与剑鬼以酒而始,以酒而终,用一个血性的铁骨硬汉,相衬一个扭捏的内敛好友,彼此是那的不同,相遇是那的不可思议,就如同每坛酒在打开之前,全然不知其究竟是何滋味,但一旦喝上了,这酒香是永远记得一辈子的,因为它是两个人分享的滋味。 既然是两个人,两个不同的个体,就会有不同的意志,乃至两方的冲突。友情的可贵,在於可以坐下来喝个两杯,也可以怒目圆睁,互相痛殴,跌坐在地,只为了一句「为对方好」。没有波折的友情是种福份,有了跌宕的情义更是种恩赐,我想无论在牧神或剑鬼心中,至死都会想对对方讲一句话:「有你真好!」

十、雪山梅香 除了爱情、友情,在牧神一生更凸显的,他是一个独立扶养女儿长大的单亲爸爸。没有一个男人,会想到自己会变成一个失婚男子或单亲爸爸,但世事难预料,一旦木已成舟,就算硬撑挺住,身旁牵著手,那个眼巴巴翘望著你的孩子,就是你不可推辞的责任。 牧神很认份,再者也有移情贪恋七色翎的成分,更有一种男人逞强要独立养好孩子的骨气,所以他从小对女儿若梅的付出,不由言说,仅以付出。然一个男人毕竟非女人,很多甘苦只能硬吞。剧情里小编刻意安排一些父女相依的桥段,如雪山梅香,如夜里牵手同行,为的是要塑造一个身处公事与家庭两头烧的男人,他是如何父代母职,这过程有多少艰辛,最终只剩下「雪山梅香」与「父女携手同行」的甘甜回忆,这或许就是每一个为人父母对孩子会有的心态吧? 而另一方面,孩子在长大后,是否还会跟父母牵手同行?这也是人世间两代的考验。当初在设计牧神最后护女牵手杀出重围的桥段时,其实小编脑海里是有两代牵手一幕的亲身感受,那时写来特别深沈,要牵起年长双亲的手,对长大了的孩子而言,真是一种跨越许多的试验,毕竟在这两代互动过程当中,难以尽如人意的父慈子孝,但一旦牵起了手,那内心的油油然,我想只有作为当事人的子女最清楚。

结论:牧心六论 有人说,为何不让牧神一黑到底,最后遭安排回归初心,《牧心六论》再现的桥段?说实在,为的是维持最初牧神是好人的设定。因为如果牧神一黑到底,观众对他的认知,就只会是他出场以来所做过的极端黑暗手段,那根本不会认为他曾经是个好人。因为说他是仁德之君的部分,都只是存在於剧中没演到过的过去,等同於不曾存在。如果是那样,应该一开始就设定是坏人,然而最先设定便非如此,所以必须回归初心,重现让大家知道曾经的牧神,是何等地令三族子民眷恋。 牧神的故事,从《牧心六论》开始,最后由《牧心六论》>结束,把一个走偏了路的仁德之君,重新导回初衷。写故事的人不在强调结果(因为结果注定阎王得赢,牧神得输),而在呈现过程(牧神是怎输的),我们尽可能地展现牧神这一路走来的心境转折与每个当口的抉择(即便它是失误的),因为他是活生生活在剧情里的一个人,他有善良一面,也有劣根性,他可以像个暴君,也可以像个慈父,人在每个环境条件底下,都可能转变成另一种可能连他自己也无法预料的模样,但最终剥除掉这些,总是会留下一些最初的本性吧?这才是让我们省思之处。

后话: 牧神这个角色,大概是小编写过最辛苦的角色,每章拿到分场大纲时,都得掂著心看清楚,因为几乎每周都有新的黑点,小编的心脏都被训练得越来越大颗了,还能跟其他同事笑称牧神是「每周一黑、越来越黑」,但为了这个非典型领袖,再黑也只能拼了。

牧神,从一名天疆众人景仰的人君蜕变成手染血腥的背信之人。在守护天疆的旗帜下,牧神可以无悔牺牲自己、践踏煎熬自我本心,却在追求的过程中,本末倒置的逐步舍弃了想守护的一切。紧握的指掌中,最后讽刺的什么也留不下,最终悔悟却是为时已晚。天疆的倾颓与牧神自身的灭亡让人为其惋惜,但重新审视这场悲剧的创始者却是源自于牧神自身矫枉过正的执着,也足以让人为之警醒。

天疆牧神(天疆之主)

曲/编曲:丁天牧 收录于《轰霆剑海录剧集原声带》

丁天牧老师2014年作品,以「古帝国」为题创作,恢宏的弦乐层层堆叠,结合异域风情的节奏鼓,似有似无的妮喃声调不时回荡在空间中,描绘出古代国度的辉煌文明与神秘色彩。昂昂我牧,德惟人豪;作镇方岳,有徽其高。乐曲选用于天疆之主牧神的角色代表曲,神秘的境界,神秘的人物,又将为武林开启新一篇章。

牧心六论(牧神情境曲)

◎曲/编曲:翁伟瀚 收录于《创神篇剧集原声带》

◎音乐初登场:轰霆剑海录 第22章

◎曲风介绍:翁伟瀚老师二一四年作品,乐曲静谧的氛围中,有着惆怅的吉他轻点,低回的人声一旁缓缓吟和,带出了百般无奈的情绪,以及难以言语的伤感。乐曲多次使用于牧神回忆过往沉痛桥段,面对天疆的众人一一离去,独自走在天疆的每一处,看到的每一景都是如此空荡,就连牧神本身,也开始迷惘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早背离初衷。

鬼神鏖战(牧神剑鬼绝义之战)

◎曲/编曲:李耀廷 收录于《创神篇剧集原声带》

◎音乐初登场:创神篇 第4章

◎曲风介绍:李耀廷老师二一四年作品,铿锵有力的琴弦拨弹,划破僵持,接着所有乐声大鸣大放,乐曲强烈的节奏感,营造出不容喘息的紧迫气氛,正是展开一场激烈战局。乐曲经典桥段于创神篇第4章,得知玉雉衣之死,剑鬼终于完全爆发对牧神的愤怒,种种不谅解和无奈纠结在一起,这两位一生相交的挚友,今日只留剑声锵然,神与鬼的大战,悲愤绝壮,鏖战不止。

战鼓擂动(天疆壮烈战役)

◎曲/编曲:丁天牧 收录于《创神篇剧集原声带》

◎音乐初登场:轰霆剑海录 第23章

◎曲风介绍:丁天牧老师二一四年作品,以「骁战」为题创作,战鼓宣告大战将起,急促的节奏鼓不停敲打,营造出紧张的沙场气氛,激进上扬的曲势,诠释着骁勇善战、奋勇杀敌的雄武壮烈气势。乐曲初用于轰霆剑海录第23章,蜕变黑后与魄如霜遭天疆人马围杀,九死一生,然而天疆的勇士们却是势在必行。后论剑海攻破天疆,痕族勇士驺虞命丧方赶至牧神的怀中,也宣告天疆步入败亡,牧神、玉雉衣、剑鬼必须奋力搏生。

诸神之巅(燕歌行诛神战役)

◎曲/编曲:浩旭 收录于《创神篇剧集原声带》

◎音乐初登场:轰霆剑海录 第22章

◎曲风介绍:浩旭老师二一四年作品,恢宏大气的交响乐演奏,如史诗般的气势磅礴,乐曲中穿梭着女声高吟,带着一股撼动人心的凄美感,描绘着激昂的征战画面,与英雄的壮烈侠心。乐曲初用于轰霆剑海录22章,牧神回忆过往恩怨的桥段,也让牧神心绪一阵翻腾。而经典使用桥段则是创神篇中,燕歌行与牧神在诸神之巅的死决,渠黎别剑对上牧天九歌,两大圣器、两名武者,点燃了诸神之巅的烽火连天,也开启了一段旷世之决。

生死同路(牧神父女生死同路)

◎曲/编曲:苏通达 收录于《创神篇剧集原声带》

◎音乐初登场:轰霆剑海录 第21章

◎曲风介绍:苏通达老师二七年作品,弦乐缓缓奏起忧郁的旋律,悲伤的曲调中,似乎压抑着内心情感,钢琴的点缀与曲势的起伏,更添增苦闷惆怅与深深惋惜。乐曲初用于若叶知秋之死,面对眼前的幸福将逝去,却无能为力,含恨断魂。接着本曲也用于七色翎、凛若梅母女相认当下,强调天伦重圆的感动。后天疆败亡,牧神于翠环山牵起凛若梅的手欲逃离阎王追杀时,亦是以此曲来表现凛若梅回忆过去与父亲的点点滴滴。

血路迢迢(牧神血战森狱大军)

曲/编曲:浩旭 时间:03:01 登场:创神篇第六章

浩旭老师二○一四年作品,交响乐的豪气干云,开起壮烈的英雄诗篇,铜管与弦乐的乐声由远而至,带出视死如归般的觉悟,所有乐器大鸣大放,在强劲的曲势中展现出血路迢迢、万夫莫敌的沙场气势。

黄泉相随(牧神之死)

◎曲/编曲:翁伟瀚 时间:03:26 收录于《霹雳开天记之创神篇 剧集原声带II》

翁伟瀚老师二○一四年作品,惆怅的钢琴轻轻弹奏,与琵琶、吉他相互应和,合奏出伤感的旋律曲调,阵阵悲伤的情绪,不自主地涌上心头,在二胡声传入耳边一刻,方听见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的万千感慨。 此曲也用于凛若梅灵魂回归圣山。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