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华第一龙

龙是中国神话中的一种善变化、能兴云雨、利万物的神异动物,传说能隐能显,春风时登天,秋风时潜渊。又能兴云致雨,为众鳞虫之长,四灵(龙、凤、麒麟、龟)之首,后成为皇权象征,历代帝王都自命为龙,使用器物也以龙为装饰。《山海经》记载,夏后启、蓐收句芒等都“乘雨龙”。另有书记“颛顼乘龙至四海”、“帝喾春夏乘龙”。前人分龙为四种:有鳞者称蛟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称虬龙;无角者称螭龙

鳞虫之长,四灵(龙、凤、麒麟、龟)之首,后成为皇权象征,历代帝王都自命为龙,使用器物也以龙为装饰。《山海经》记载,夏后启、蓐收句芒等都“乘雨龙”。另有书记“颛顼乘龙至四海”、“帝喾春夏乘龙”。前人分龙为四种:有鳞者称蛟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称虬龙;无角者称螭龙

中国城内,最多和最引人注目的饰物仍然是龙。因而,“龙的传人”、“龙的国度”也获得了世界的认同。龙是中国人的独特文化创造、观念创造、符号创造。“龙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中国五千年伟大历史的象征,是崛起的伟大中国人们勤劳、勇敢、不屈不挠、大胆创造、诚信和谐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

四瑞兽”。(也有许多典籍和史书著作中提到“四瑞兽”分别为:、居、貔、狻猊。)青龙与白虎、朱雀、玄武是中国天文的四象。

河南省濮阳县城西水坡仰韶文化址发现”中华第一龙”。在一个墓室中部的壮年男性骨架的左右两侧,有用蚌壳精心摆塑的龙虎图案,龙图案身长1.78米,高0.67米,昂首、弓身、长尾,前爪扒、后爪蹬,状腾飞。虎图案身长1.39米,高0.63米。虎头微低,圜目圆睁,张口露齿,虎尾下摆,四肢交替,如行走状,形下山之锰虎。墓主人的两侧用蚌壳精心摆塑的龙虎图案,被考古学者验定为“中华第一龙”。

李燕在首都报纸著文指出“中国的龙文化是相当丰沛的,‘中华第一龙’就出自我们的老祖宗黄帝之孙颛顼的老家濮阳。

随葬品,与之同时出土的,还有虎。龙和虎都是用蚌壳摆塑而成的,其墓的主人则是一具1.79米的、躺在龙虎之间的森森白骨,很大可能就是颛顼。更扑朔迷离的是黄帝“乘龙升天”这一中国最古老的传说,被在该墓葬所出土的“乘龙升天”蚌壳摆塑所证实“乘龙升天”是传说,却系历史的真实反映。

西水坡

西水坡遗址,位于濮阳老城西南隅。1987年5月,在开挖引黄供水调节地工程中发现,遗址的西、南

两面是始建于五代后梁时的雄伟古城墙。依法报经文化部批准后,于同年6月开始科学发掘。该遗址的文化层,自上而下是宋、五代、唐、晋、汉以及黄河淤积层,东周、商文化层、龙山文化层和仰韶文化层。仰韶文化层又可分为上、中、下三层。西水坡遗址发掘清理了众多遗迹,像灰坑、窖穴、房基、窑址、沟、成人墓葬、儿童瓮棺葬、东周阵亡士卒排葬坑,以及大量的陶、骨、石、蚌器等遗物,还有丰富的动物遗骸。更重要的是发现了四组蚌图和成批的蚌壳、螺壳堆积。

中国是龙的故乡,在龙的身上凝聚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大统一和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中国最早的龙形象是在河南省濮阳市西水坡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

调节池,在配合施工的考古调查中,于调节池的西南部发现一处内涵非常丰富的仰韶文化聚落遗址。经申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后,从当年6月起,濮阳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对该遗址进行了科学发掘,收获很大。最重要、最有意义的是在仰韶文化第四层下清理出四组用蚌壳摆砌的龙虎等图案,简称蚌图,以B1、B2、B3、B4表示之。B1为墓葬,编号M45。8月17日在137号探方中发现(以下探方用T表示),墓主人为一老年男性,头南足北,身长1.84米。在其两侧分别为蚌壳龙虎图案。龙虎相背,龙在东侧,长1.78米;虎在西侧,长1.39米,皆头北尾南,墓主人、中足北还有一蚌壳堆;B2在B1南20米处,9月10日在T176中发现,其内容有龙、虎、鹿、石斧等,虎在西,鹿在东,头皆向北,相向而立。龙在虎南,张嘴伸舌,可见上下牙齿,嘴南有近圆形蚌堆。龙身迭压在虎身之下。龙头之东有像蜘蛛的图案,再向东放置一石斧。B2南北通长2.1米,东西通宽1.33米;B3在B2南边25米处,11月23日在T215中发现。内容为一只奔虎,头西尾东,背南足北作跷尾奔跑状。与虎背对背为一龙,头东尾西,昂首作腾飞状,龙背骑一人;B4在B3西南,因被两个晚期灰坑打破已辨不清形象。

三组蚌图,造形独特、规模宏大、内涵丰富,在仰韵文化考古史上是首次发现,专家们一致认为,蚌龙在考古断代上属仰韵文化早期的遗迹无误,在形态上是北京故宫里各种龙的正宗祖先。随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对该遗迹的蚌壳标本作碳十四测定,年代为距今6600年,误差不超过135年(经树轮校正),专家们遂誉称蚌龙为“中华第一龙”。“中华第一龙”轰动了海内外。国内外许多学科的专家学者对它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西水坡蚌龙作为龙文化的源头,其深刻的内涵正在被揭示,而蚌龙本身的现实意义已超出了学术研究本身。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濮阳市人民政府联合在濮阳召开了“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讨论会,来自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盛会,会议取得了一大批研究成果。闭幕式上,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正式命名濮阳为“龙乡”,并由常务副会长冯征将镌刻有“龙乡”二字的铜牌颁发给濮阳市。

1987年5月至1988年9月,文物部门配合引黄调节池工程队,在濮阳县城西南隅西水坡,发掘出仰韶文化时期三组蚌砌龙虎图案。第一组45号墓穴中有一男性骨架,身长1.84米,仰卧,头南足北。其右由蚌壳摆塑一龙,头北面东,昂首弓背,前爪扒,后腿蹬,尾作摆动状,似遨游苍海。其左由蚌壳摆塑一虎,头北面西,二目圆睁,张口龇牙,如猛虎下山。此图案与古天文学四象中东宫苍龙、西宫白虎相符。在此墓东、西、北三小龛内各葬一少年,其西龛人骨长1.15米,似女性,年约十二岁,头有刃伤,系非常死亡,像殉葬者。

距45号墓南20米外第二组地穴中,有用蚌壳砌成龙、虎、鹿和蜘蛛图案,龙虎呈首尾南北相反的蝉联体,鹿则卧于虎背上,蜘蛛位于虎头部,在鹿与蜘蛛之间有一精制石斧。再南25米处第三组是一条灰坑,呈东北至西南方向,内有人骑龙、人骑虎图案。这与传说“黄帝骑龙而升天”、“颛顼乘龙而至四海”相符。另外,飞禽、蚌堆和零星蚌壳散布其间,似日月银河繁星。其人乘龙虎腾空奔驰,非常形象生动,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另外,在三组蚌砌图案周围,还发掘出仰韶时期房基和大量墓葬、器皿及圆雕石刻人像残块,内含十分丰富。

龙的传说很久,是古代人崇拜的由多种动物特征组成的图腾,几千年来,人们把它视为权势与威严的象征,雕于梁柱,塑于墙壁,绣成龙袍,成了真善美的统一体,故有“真龙天子”、“乘龙快婿”、“望子成龙”诸多称谓,体现了中国人的理想、愿望和追求。1987年,濮阳县西水坡出土的龙虎图案,目前在全国考古发现的龙图案中年代最早,据科学测定在距今6460±135年前,故被专家誉为“中华第一龙”。此次重大发现,轰动了全国新闻界和史学界。1988年《人民画报》曾用19种文版发行120个国家。国内主要报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物报》、《文物》、《华夏考古》等都先后作了报道。

红山文化玉龙的制造年代为新石器时代,材料为玉,高26厘米,现收藏于内蒙古翁牛特旗博物馆。

此件玉龙的具体用途尚有待进一步探讨,不过龙体背正中有一小穿孔,经试验,若穿绳悬起,龙骨尾恰在同一水平线上,显然,孔的位置是经过精密计算的。考虑到玉龙形体硕大,且造型特殊,因而它不只是一般的饰件,而很可能是同我国原始宗教崇拜密切相关的礼制用具。

红山文化玉龙曾有“中华第一龙”的称誉,虽然此后我们又发现了更早的龙形的踪迹,但红山玉龙的典型意义仍不容置疑。中华民族向以“龙的传人”自居,龙的起源同我们民族历史文化的形成和文明时代的肇始紧密相关。红山玉龙对于研究我国远古的原始宗教,总结龙形发展的序列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从这一点上来看,怎样估价红山玉龙的文化价值均不为过。

玉龙墨绿色,体卷曲,平面形状如一“C”字,龙体横截面为椭圆形,直径2.3~2.9厘米。龙首较短小,吻前伸,略上噘,嘴紧闭,鼻端截平,端面近椭圆形,以对称的两个圆洞作为鼻孔。龙眼突起呈棱形,前面圆而起棱,眼尾细长上翘。颈背有一长鬣,弯曲上卷,长21厘米,占龙体三分之一以上。鬣扁薄,并磨出不显著的浅凹槽,边缘打磨锐利。龙身大部光素无纹,只在额及鄂底刻以细密的方格网状纹,网格突起作规整的小菱形。值得注意的是,玉龙形象带有浓重的幻想色彩,已经显示出成熟龙形的诸多因素。

玉龙以一整块玉料圆雕而成,细部还运用了浮雕、浅浮雕等手法,通体琢磨,较为光洁,这都表明了当时琢玉工艺的发展水平。

红山玉龙造型独特,工艺精湛,圆润流利,生气勃勃。玉龙身上负载的神秘意味,更为它平添一层美感。

红山文化象征的“中华第一龙”红山碧玉龙在赤峰市红山文化遗址出土,赤峰市也因此被誉为“中华玉龙之乡”。

红山碧玉龙的发现,不仅让中国人找到了龙的源头,也充分印证了中国玉文化的源远流长。在红山碧玉龙出土的前后,红山文化遗址还有大量的玉器出土,玉器群中有龙、鱼、龟、蝉的形象,有取自然现象融入艺术构思的璧、环、勾云纹佩饰等,意象兼备,精致脱俗。

自红山碧玉龙被考古界公认为“中华第一龙”后,以蚌壳精心摆塑的龙形图案在河南省濮阳县城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山西省吉县狮子滩也发现了鱼尾龙形岩画;用石块堆塑而成的巨龙图案在辽宁省阜新查海遗址出土。此三地均将各自发现的龙形图案称为“中华第一龙”。顾名思义,所谓第一,自然就应该只有一个,突然冒出这么多“中华第一龙”来,争论自然在所难免。

不过,尽管全国各地在考古中都发现了不少龙的图案,可是在中国玉文化玉学第四届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认为,在辽河流域出土的红山碧玉龙堪称“中华第一龙”。

专家们指出,红山碧玉龙呈勾曲形,口闭吻长,鼻端前突,上翘起棱,端面截平,有并排两个鼻孔,颈上有长毛,尾部尖收而上卷,形体酷似甲骨文中的“龙”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一工作队队长、副研究员刘国祥认为,红山碧玉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具龙形的龙。

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土的“中华第一龙”名声大振,然而随着考古的研究,许多有识之士对三星他拉玉龙的文化归属提出质疑。

三星他拉玉龙从它面世的第一天起,就成为学术界争论的焦点,然而这么重要的文化出土地三星他拉竟然找不到任何红山文化的遗址。后来在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中出土了一件龙头玉璜,与三星他拉玉龙的龙头相似,才把它确定为红山文化。但是人们发现三星他拉玉龙的风格和其他红山玉器并不一致,红山玉器的许多特点在三星他拉玉龙中并没有得到体现。在庞大的红山玉器家族中,也仅见在翁牛特旗广德公黄谷屯征集到一件和三星他拉玉龙相似的作品。

玉龙中隐藏的奥秘是:其一,超现实的巨眼。在所见的红山玉器群中的动物,几乎都长着一双超乎寻常的圆眼睛,其中玉猪龙和玉熊龙的眼睛更是极度夸张。而三星他拉玉龙恰恰相反,它是按写实手法创作的柳叶形眼睛。其二,玉龙家族的另类。确认红山文化玉龙的大体分为3种,数量最多的是猪龙,它长着长吻,上部带有皱褶;其次为短吻、翘鼻、双眼并列于前的熊龙,数量稍逊于猪龙;第三类为三星他拉出土的马龙,仅在翁牛特旗发现两件。在红山文化的分布范围内,出土的猪龙和熊龙却惊人的一致。如果把三星他拉玉龙作为红山古国的标志和代表,它为何仅出现在翁牛特旗一隅,而在其他地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呢?而猪龙和熊龙在红山古国广大的区域和牛河梁均有发现。

考古发现告诉我们,猪龙和熊龙才是红山文化玉龙的真正代表,而三星他拉玉龙是被后人误读错误推上红山文化图腾的圣坛。其三,器型花纹风格迥然不同。红山文化的玉器群有一个十分鲜明的风格,即以圆润富于曲线变化见长,绝少用棱角作为装饰,可是三星他拉玉龙的额部和吻部下唇却有了细密的网格纹,这种菱形网格纹前所见的红山玉器中绝无仅有,显然不属于红山文化玉器装饰的风格。另外三星他拉玉龙后颈上飘逸的装饰被认为是马鬃,但是在其他红山玉龙家族却不见这种装饰。其四,龙兴之地,一脉相承。

考古发现最早的龙文物是在辽宁省阜新市查河出土的石砌龙塑,属于兴隆洼文化,距今已有8000年的历史,它要比红山文化玉龙早将近3000年。但是阜新出土的龙形体几乎和现代的龙一模一样,它显然不是红山文化C字形龙的真正祖源,它的祖源还应该从赤峰地区早于红山文化的文化类型中去寻找。敖汉旗发掘了距今约7200年~6800年赵宝沟文化遗址,时代恰好处于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之间,同时也正是这次重大的考古发现,为三星他拉玉龙找到了真正的家园。在赵宝沟遗址的祭祀神坛上,发现了一些精工制作的陶尊,其中一件陶尊上刻画了猪龙、鹿龙和凤鸟图案,3个神灵以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塑造了史前龙凤呈祥的超现实境界,被誉为中华第一神器。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赤峰境内时代最早的龙形文物,同时也为三星他拉玉龙的文化归属提供了一个契机。神尊上的龙眼均呈细长的柳叶形,与三星他拉玉龙眼部的表现手法雷同,神尊上的龙身全部饰满网格纹,这也与三星他拉玉龙上的网格纹装饰手法雷同,两类龙同样后颈上飘逸着卷曲的长鬃,身躯同样呈大C字形卷曲上翻的造型。因此我们通过考古类型学的比较认为,三星他拉玉龙是赵宝沟文化的龙形玉器

■中华第一凤出土

时隔“中华第一龙”33年后,2004年5月,“中华第一凤”又现身玉龙之乡赤峰。

获悉:内蒙古考古专家在赤峰市出土的一个属于新石器时期的陶杯上发现凤造型,其头、冠、翅和尾的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极为相近,从外部特征看,与“鸟”颇为相象,这只陶凤杯上的凤造型头、冠、翅、尾等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的特征完全接近,且文物完整,系史前文物首次发现。该凤长17.6厘米,宽9.6厘米,高8.8厘米。考古专家断定,这个距今6800多年的陶凤杯上的凤造型,堪称“中华第一凤”。

中华第一龙和中华第一凤同出一地,真可谓龙飞凤舞、龙凤吉祥啊!

玉龙扁圆形,首尾相连,吻部突出,头部雕出两角,龙须、嘴、鼻、眼部雕刻得清清楚楚。虽然中国南凌家滩惊世绝伦的玉器、石器(12张)北史前考古学文化中都有不同的龙的题材出现,但出土的5300年前圆雕玉龙,强烈而鲜明地表现出中国龙的传统特征,与人们想像中的龙的形象非常相似,中国现在龙的形象和龙的观念的起源很可能就源于凌家滩,所以凌家滩玉龙被称为“中华第一龙”。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