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司徒非

司徒非(1893-1937),名荣曾,号非,字严克。 广东开平人。

1917年保定军校第六期步兵科肄业。1932年1月,任十九路军上校团长参加1.28淞沪抗战;后任66军160师少将参谋长,1937年9月赴淞沪前线;同年11月参加南京保卫战,12月12日壮烈殉国。因骸骨无存,抗战胜利后曾于广州白云山山麓建有衣冠冢,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中将。

司徒非,名荣曾,号非,字严克,1893年10月15日生于广东省开平县。幼年上私塾后又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堂,1914年毕业后又升入武昌第二陆军预备学校,1917年2月升入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与叶挺邓演达顾祝同黄镇球黄琪翔余汉谋韩德勤上官云相赵博生等著名将军同期同学。在军校期间,他学习勤奋,精通战略战术,且为人正直,性格刚强,深受同学们的拥戴和军校领导的喜爱。

1917年冬未毕业离校任广东省士敏土厂总务科一等科员。1920年任粤督军处上尉科员、财政厅委员、军政府内政部土地局一等科员。他投身军旅,以刻苦耐劳,勤奋工作,作战勇敢而著称。1921年任粤陆军第三师上尉副营长。旋调升孙中山大本营少校参军。1922年任孙中山大本营粮食管理处运输科上校科长。旋升任粤汉铁路少将警备司令。后调李济深(保定陆军预备大学堂三期生)部任中校邦兵:不久再调东路讨贼司令部少校副官。1923年任高雷讨贼军第一路三支队上校支队长。1924年任两广盐务缉私处上校统领兼广州市公安局督察长。旋调桂军第九旅少将旅长。1925年调任大本营直属第一师第一旅少将旅长。1926年调广州市公安局总务科科长兼保安队上校总队长;1927年任广东军事厅团务科上校科长兼绥靖课课长。旋调南路收编少将主任。1928年任江门市市政厅厅长兼民政局局长。1929年任第五军少将参谋长。1931年任第四集团军第十五军教导团少将团长。1932年任第十九路军特务团上校团长。十九路军特务团上校团长,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战后,奉命赴广东参加组建第十九路军补充旅。同年夏天,司徒非随补充旅调赴福州,归驻闽绥靖公署直辖,仍属第十九路军。

1933年春,日军占领热河(承德),猛攻长城各口,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等军奋起抗战。司徒非随补充旅改编的第一纵队,经广东乘火车北上。部队前锋刚抵湖南耒阳何应钦已向日本求和,司徒非等援热部队只得半途而返。

1933年6月,第十九路军援热第一纵队扩编为十九路军补充师,司徒非任该师第二旅旅长。七月,红军第三军团主力从江西向福建东进,第十九路军节节败退,司徒非奉命率部急由福州驰赴水口、延平之间闽江南岸与红军对峙。八月下旬,一度与红军交战,被红军击败。第十九路军为寻求出路,决定与红军和谈,共商反蒋抗日大计。司徒非亲自派兵保护双方来往谈判代表,促成了第十九路军与红军和平协定的签订。

1933年11月20日,司徒非任第六师中将师长,统辖三个团,兵力约五、六千人,驻守延平。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任第四路军少将高级参谋。一六O师参加淞沪会战时,在该师协助指挥。11月,上海沦陷后,随军退守南京,任一六O师少将参谋长。12月6日至8日在汤山阻敌。10日所部刚撤至大水关,又奉命调入城内准备巷战。12月13日随部经太平门突围至句容,身中数弹殉国。

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1957年4月8日,由台湾“国防部”部长俞大维亲自核准,向司徒非将军在台湾的亲属颁发,

战后,奉命赴广东参加组建第十九路军补充旅。同年夏天,司徒非随补充旅调赴福州,归驻闽绥靖公署直辖,仍属第十九路军。1933年春,日军占领热河(承德),猛攻长城各口,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等军奋起抗战。司徒非随补充旅改编的第一纵队,经广东乘火车北上。但是,部队前锋刚抵湖南耒阳,何应钦已向日本求和,司徒非等援热部队只得半途而返。1933年6月,第十九路军援热第一纵队扩编为十九路军补充师,谭启秀任师长,司徒非任该师第二旅旅长。7月,红军第三军团主力从江西向福建东进,第十九路军节节败退,司徒非奉命率部急由福州驰赴水口、延平之间闽江南岸与红军对峙。8月下旬,一度与红军交战,被红军击败。第十九路军为寻求出路,决定与红军和谈,共商反蒋抗日大计。司徒非亲自派兵保护双方来往谈判代表,促成了第十九路军与红军和平协定的签订。1933年11月20日,李济深、蒋光鼐(保定军校一期骑科肄业生)、蔡廷锴吴仲禧(保定军校三期步科生)、黄琪翔(保定军校六期炮科生)、季方(保定军校一期步科肄业生)等领导指挥了“福建事变”。叶挺(保定军校六期工科生)也受邀由澳门到福州参加了军事策划。第十九路军举起了反蒋抗日的旗帜,补充师再次扩编为“人民革命军”第五军,下辖第五、第六两个师。司徒非任第六师中将师长,统辖三个团,兵力约五、六千人,驻守延平。闽变发生后,蒋介石恼羞成怒,立即组织十余万军队对十九路军进行围攻。

1934年初,蒋介石令刘和鼎(保定军校三期步科生)三十九军宋希濂三十六师进攻延平,司徒非率部与之激战。四天之后,九华山阵地被三十六师攻克,延平无险可守,第六师伤亡过半,在刘和鼎的劝诱下,司徒非转投蒋介石。司徒非投蒋后,被安置在六十六军一六0师任职。六十六军原是一支广东部队,军长叶肇(保定军校六期步科生)兼任一六0师师长,司徒非后担任该师少将参谋长。

1937年7月,日军侵占北平、天津。八月,继犯上海,淞沪会战开始。六十六军于9月中旬奉命开赴淞沪前线。由于日军大量增援,中国军队由攻势转人守势。六十六军到达淞沪后,编入第十九集团军,一六0师作为左翼部队进入罗店东南刘家行一带阵地。

9月22日,日军集中主力向罗店方面发动猛攻,一六0师在刘家行与日军展开激战。司徒非带领士兵奋勇抗击日军的进攻,坚守阵地。23日拂晓,日军先以重炮猛轰,继以战车掩护步兵冲锋。司徒非亲上火线,率士兵同日军肉搏,至二十四日晚,阵地几失几得。10月初,一六0师撤出新陆宅一带。不久,中国守军决定分三路对蕴藻浜南岸日军发起反攻,一六0师被编在第二路。司徒非和师长叶肇商定抽调全师精干,编组突击队。

21日晚8时,反攻开始。一六0师突击队由三家桥附近出发,进至老陆宅东北,继攻彭宅,激战至次日凌晨2时,无力继续进展。其他部队的进攻亦多无功,反功遂告失败。

10月26日,全线形势变化,司徒非等奉命率一六0师后撤。11月12日,经苏沪公路西侧退往苏、福国防线阵地,离开了上海战场。日军侵占淞沪后,继续向南京进犯。

青龙山一带阵地。12月6日,日军开始进攻汤山,司徒非等督部激战。由于一六0师在连续大战之后未得休整,缺员严重,在日军的凶猛攻势下,渐感不支。7日,汤山一带阵地失守。8日,退守紫金山东北地区。日军衔尾而攻。9日起,司徒非等在紫金山连续与日军激战三天,部队伤亡惨重。

12月12日,是南京近代历史上最悲惨的一天。这天午后,日军攻破了中国守城部队的阵地,大量涌入南京城。南京卫戍司令部事前没有撤退的计划和准备,到此危急时刻手足无措,草草下达了一个突围命令,可是各部队并不执行命令,纷纷涌往下关。在这当中,只有六十六军的一六0师长和一五九师,决心按命令从紫金山北麓向南正面突围。天黑之后,一六0师开始行动。司徒非望着在战火中燃烧的南京城,听着震耳的枪炮声,莫大的痛苦与耻辱,使他的心情极为悲怆。他随部离开阵地,机智地寻找日军兵力的薄弱地带往南开进,且战且走。部队不断与日军遭遇,司徒非带头冲杀,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司徒非牺牲后,一六0师经马厂机场东侧、淳化镇、句容、溧阳,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安全到达皖南宁国,完成了突围任务。

因司徒非烈士骸骨无存,抗战胜利后曾于广州白云山山麓建有衣冠冢。并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台湾忠烈祠设有灵位,供国人致祭供奉。1957年4月8日,由台湾“国防部”部长俞大维亲自核准,向司徒非将军在台湾的亲属颁发了烈士抚恤令。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