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科举(2013年电视纪录片)

纪录片《科举》共分五集,分别为《隋唐烟雨》、《牧驭天下》、《学优则仕》、《道高一尺》和《穷途末路》,每集片长50分钟。

纪录片《科举》共分五集,分别为《隋唐烟雨》、《牧驭天下》、《学优则仕》、《道高一尺》和《穷途末路》,每集片长50分钟。

大型电视纪录片《科举》以宽阔的视野、翔实的史料、生动活泼的形式,展现中国科举制度的兴革存废,探索到如今悬而未决的科举起源之谜,揭秘王朝如何娴熟运用科举手段,实现“牢笼英才、牧驭天下”的政治诉求;解析鲜为人知、闻所未闻的科举舞弊,聚焦作弊手段与防弊措施的精彩拉锯。

纪录片《科举》还彰显了一种成熟的制度背后的重重玄机。学而优则仕,是如何缔造古代中国完备的官僚政治体系,并形成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士大夫阶层。而科举制度盛行千年,又为何在晚清走向了穷途末路。

《科举》跨越战国、秦汉、隋唐、宋、明、清等多个朝代,戏剧再现经典历史场面,设计制作场景80余个,动用演员1500余人次,各朝服饰400余套。权威历史专家深度介入,反复推敲,几易其稿。有史以来首次运用高清技术全方位解析中国科举制度,摄制组足迹遍布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和地区,行程数万里,堪称大视野!大手笔!大制作!

县试、府试、院试,再到乡试、会试、殿试,由童生考上秀才、举人、进士,再到世人望尘莫及的探花、榜眼、状元,可谓层级分明,序列严密。

世卿世禄制察举制九品中正制,但这些选官制度无不与门第阀阅紧密相连。到了隋末,一种新的通过公平竞争方式取士的制度呼之欲出……

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历史契机,促使王朝选择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人才选拔制度呢?有关科举起源的三种说法,各自依据何在?到底孰真孰假?中国科举史上的首位状元孙伏伽,又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唐太宗李世民正在为新科进士举行殿试。钦点完状元之后,唐太宗缓步来到殿外。此时,旭日高照,乾坤朗朗,唐太宗极目远眺,不禁心潮澎湃,他自豪地宣称: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国家机器因此源源不断地获得新鲜血液补充,从而大大强化了中央集权,王朝统治得以坚固。而科举同时也赋予每个士子以同等的权利和机会,通过考试向社会上层做垂直流动,不仅保持了官僚队伍的知识化,也缓解了一部分社会紧张和对抗。

“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唐代诗人赵嘏的诗句深刻揭示了帝王大兴科举的真实意图,即“牢笼英才,驱策志士”。帝国统治者正是通过娴熟运用科举手段,实现其“笼络人才、牧驭天下”的政治诉求。

那么,面对潮水般涌向科场的芸芸学子,王朝如何层层筛选,确保人才脱颖而出?“重文抑武”政策的背后,帝国统治者又有什么难言之隐?从“焚书坑儒”到“独尊儒术”,儒家地位何以发生180度大扭转?从“南北之争”到“南北榜案”,考试公平和区域公平到底孰轻孰重?

应天府书院如往日一般书声琅琅,不绝于宋真宗皇帝前去朝拜太清宫途径睢阳,学子们为争睹龙颜而趋之若鹜。然而,却有一名学子手不释卷,诵读依旧。同窗不解,学子答曰:日后再见,也未必晚!第二年,这名学子参加科试一举及第,在崇政殿参加御试,果然亲眼见到了皇帝。他就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范仲淹

科举考试长期稳定的进行,使得一批又一批饱读诗书又精通政务的士林精英,由科举入仕,进入帝国管理层,他们或乘时立功,或临危受命,对帝国安危和王朝盛衰发挥了重要作用。

正是由于科举价值观的盛行,使得读书重学蔚然成风。“

孤村到晓尤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上至王公贵胄,下至黎民百姓,无不砥砺子弟勤勉读书,专攻举业,一个庞大的士大夫阶层随之形成。饭后钟”到“碧纱笼”,及第前后的待遇何以天差地别?《西厢记》才子佳人式的浪漫传奇背后,为何是如此犀利露骨的功利诉求呢?阉党专权,入仕以行道的士大夫又为何趋之若鹜,寻求权阉庇佑呢?

小抄”和“夹带”积如小山,更有将答案藏于笔管、空心砚台、糕饼或蜡烛间,甚至抄写在衣物上用灰土覆盖掩饰者,令人瞠目结舌。此外,两场考试中交白卷者68人,没有做完者300余人,文不对题者近400人,怯场自行退出者竟高达2800人。在中国科举历史上,此次搜查的严厉程度,可谓空前绝后……

在波诡云谲的中国历史进程中,王朝兴替,政权更迭,而科举制度却行之千年,历久弥坚。究其原因,是由于历代王朝在大兴科举的同时,对科举的防弊制度做了严密的部署。作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典章制度,如何维护科举的公平公正,自然成为帝国统治者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

那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弊措施与作弊手段究竟是如何相生相克的呢?“北闱科场案”血迹未干,“江南乡试案”又尘嚣四起,科场舞弊缘何屡禁不止呢?金榜题名的背后,有多少学子乐极癫狂,又有多少书生抑郁而终?黄巢揭竿而起,真的只为名落孙山吗?

光绪帝和慈禧太后。朝臣中有直隶总督北洋大臣袁世凯湖广总督张之洞等人,皆为慈禧太后极为倚重的封疆大吏。此番,他们匆匆而来,不为别的,只为奏请立停科举之事。

晚清的教育改革始于1901年,清廷曾设想用十年时间,完成从废止科举到学堂办学的逐步转换。如今,两年时间已然过去,改革却起色不大。朝堂上,袁世凯、张之洞等人言辞恳切地奏请慈禧:朝廷如果还想继续之前设定的从科举到学堂的逐步转变之法,那么,二十年后学堂办学方可见效。然而,几次战争中国惨败,割地赔款,国运不济,王朝已没有二十年的时间可等。为补救时局艰危,朝廷必须痛下决心,马上停废科举。

面对群臣的呼声,慈禧的脸色极为凝重。思虑再三之后,一个事关万千学子前途和命运的重大决策就在这一刻产生了。慈禧以光绪帝的名义下诏,正式废止科举。至此,延续了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终于走向了穷途末路……

科举,这一曾被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的文化壮举,被历代统治者视为抡才大典的官员选拔制度,为何到了晚清,会遭到无情的抛弃?帝国的沉沦与忧患,科举制度真的难逃其咎吗?废科举、兴学堂,究竟是王朝自救的良药,还是引发帝国危机的酵床呢?

色香味俱全,换句话说,也就是故事要讲得更好。因此在《科举》的创作过程中,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戏剧、民间故事甚至坊间传说,大家都如获至宝。大家用被史界反复论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研究成果,来构筑大家的历史观,搭建完整的历史空间,而野史、传说则作为补充,为历史空间打开多个另类天窗,以便让观众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历史。大家相信,无论是宝石还是玻璃,珍珠还是水滴,都可以折射事物,关键在于创作者拥有怎样的世界观和历史观。北方的纳努克》到《智人》,再到《凯撒大帝》,纪录片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举个例子,关于科举起源于什么朝代,到如今说法不一。其中一说是汉文帝目睹日蚀,惊骇不已,以为是上天谴责帝王无能,于是慌忙下《求贤诏》,让天下有识之士参加宫廷考试,胜出者封官,帮助帝王治理国家。另有一说是科举始于隋炀帝偶然的心血来潮,称隋炀帝为了夺取帝位,长期压抑性情,故作不好声伎,以此骗取父亲的信任。而一旦即位,本性还原,不仅东征西狩,还设立“进士科”,举办全国性的诗歌达人赛,声色犬马,穷奢极侈。

如此富有戏剧性的历史细节,《科举》又怎能舍弃呢?有一组数据似乎可以说明问题,纪录片《科举》共搭建古代场景84个,租用和制作陈设道具一万余件,动用演员1500余人次,拍摄情景再现共117场,将经典历史场面一一重现。

当然,情景再现是有态度的,那就是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告诉观众哪些属于坊间传说,哪些是当前史界比较认同的说法。

运动镜头,而是运用了一些朴素的镜头语言,以一种安静的、凝望的方式去表现历史。但这么做的风险是,因为你不使用流行语汇,别人就可能认为你不会使用这些语言。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如何把故事讲得更好。

《科举》约有八千多个分镜头,我要求摄影师和美术师每一个镜头都带前景。这是十分苛刻也是极难做到的要求,甚至在众多中外纪录片作品中也是比较罕见的。我说服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希望透过“历史的夹角”去“偷拍”历史。历史空间和大家的现实空间是互不交融的两个空间,我不认为纪录片创作者可以肆意闯入历史空间,惊扰历史老人的沉睡。我更愿意站在层层时间年轮之外,透过“历史的夹角”去“偷拍”历史。而前景,正是构成“夹角”的重要原素。

举个例子,大家在再现“杯酒释兵权”的历史场面时,美术师在四周宋太祖利诱威逼武将们放弃兵权。所有的镜头都是透过火光拍摄完成的,这一方面让酒宴透露出强烈的杀机,另一方面也营造了“隔岸观火”的效果,让观众可以更冷静、更理性地观察宋朝初年诡谲莫测的政治风云。

为什么斑驳的青铜器躺在博物馆里会美轮美奂?因为幽暗的光线,安静的姿态,以及由防盗玻璃隔出的观赏距离,这就是“夹角”效应。只有透过“夹角”,镜头里的人和景才会更深邃,更神秘,更有质感。

运用情景再现手段拍摄的纪录片,很容易被人诟病,说拍得像电视剧。确实,不少纪录片的情景再现实在拍得太直白、太没有神秘感。幸运的是,从《刺客令》到《北洋军阀》,从《秘境寻踪》到《心灵捕手》,再从《大辛亥》到《科举》,大家团队拍摄的纪录片虽然大量运用了情景再现手段,却很少被指责说拍得像电视剧,原因可能就在于大家找到了“历史的夹角”。

总监制:刘文周艳史岩陈晓卿、石世仑

顾问:王春瑜、沈渭滨、谢俊美、王家范

总策划:刘文、韩晶、谢俊美、沈渭滨王旭、沈玉卿、洪桂云、武辰龙

摄 影:钱家祥

美术:肖霄

照明:孟海宝、蒋永成孙国民

道具:刘大卫、王利依

录音:曹伊

剪辑:陈军

校色:张英杰

特效设计:冯育、陈军

制片主任:周根祥

制片人:朱乐贤

制作公司:中国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上海视野影视有限公司

韩晶,导演、作家,上海电影集团公司高级,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播中国电视剧飞天奖和2010年度中国纪录片十优作品奖。其编剧的悬疑电视连续剧《生死迷局》在东方卫视播出后获收视佳绩,其执导的大型纪录片《大辛亥》在东方卫视播出后获多方好评。出版纪实文学《刺客令》、《北洋乱》、《心灵捕手》和童话专集《两只大傻瓜》等图书。

外景摄影制组按原定计划,赴陕西乾陵拍摄。乾陵是唐女皇武则唐高宗李治的合葬墓。中国科举制度始于隋,成于唐,作为盛世一代帝后的长眠之地,乾陵是不能不去的。

一早坐车从山西出发,经长途跋涉,于下午三点抵达目的地。与乾陵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后,我们的拍摄获得了允许。

摄影师架好机器正待开拍,岂料,刚刚还灿烂如炬的太阳霎时被乌云遮蔽,天空阴霾密布,雷霆大作,紧接着,便是大雨倾盆而下。面对骤变的天气,我不禁有些纠结,是暂停拍摄,待天晴后再来呢?还是因时制宜,改拍雨景?雨水为上天所赐,我又为何不顺从天意,拍摄雨中的乾陵呢?当我作出这个决定之后,一个个浸润着雨水的画面出现在镜头里:淋着大雨手中紧握奏表的文臣武将石像,在低垂的云幕下沉默不无字碑是不能不拍的。那是武则天为自己死后竖的碑,举世闻名。武则天生前集权利与荣耀于一身,死后却为自己留下一座无字空碑,莫非,是为了暗指女皇功德罄竹难书吗?还是为了体现“功过是非任后人评说”的气概?

正当我们专心拍摄无字碑的时候,摄影师钱家祥突然大叫:“天上有条龙!”大家闻声望去,不禁惊呆。空中真有形状酷似飞龙的云团朝无字碑方向疾驰而来,待靠近碑时,龙眼、龙嘴、龙爪相继显现,清晰可辩。光阴荏苒,一代天骄早已灰飞烟灭,千年之后的今天,唯风云化龙,俯首听命,这不能不令人浮想联翩。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像缪谈,好在我们的摄影机记录下了云龙驰向无字碑的全过程。

在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经历了雷霆、风暴、雨霁、彩虹、日落,原本是浩瀚宇宙需要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星期来上演的惊心动魄的长剧,乾陵却只用了一个黄昏,把它浓缩成不可思议的宇宙小品,让我们在瞬间窥知了永恒,以微渺感悟到了无限!

安徽歙县拍摄。歙县境内散落着一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村落。随着摄影机的深入,那些明清时期甚至宋代遗留下来的老房子不断映入眼帘,显赫的门楣,繁复西安兵马俑参观,但见艳阳下参观者在门口排成长龙,而让外国人出入的贵宾通道却空无一人。他感觉不爽,便拉着同行的下属来到贵宾通道口,用歙县土话问下属:锅洗了哇?下属答曰:要洗。又问:碗洗了哇?再答:要洗。还问:锅碗要洗哇?答:要洗要洗!检票员听了以为是日本友人,自然放行无误。那副言辞凿凿、一本正经的模样,霎时把我们乐得人仰马翻。

下午的拍摄继续进行。大晴天,万里无云,烈日炙烤,38.5度的高温。不间断的挥汗如雨,每个成员的衣衫都湿了干,干了又湿。到傍晚收工时分,摄影师的深色汗衫上早已是盐花一片。歙县的宣传部长晚顺治帝御试的戏,表现的是清朝轰动全国的江南乡试案爆发后,顺治帝在中南海瀛台复试乡试中榜举子的情节。为了起到震慑作用,考场戒备森严,军役密布,考生一律戴刑具入场,如临大敌。现场除了皇帝,多名大臣和宦官,几十名应试举子,还有大批荷戈士兵,是个大场面。孙国民打起了女生的主意,岂料,编导王旭还真愿意上钩。恰逢我女儿那几日来探班,王旭便拉上她,换了士兵服装,再贴上两撇假胡须,活脱脱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兵勇,站在远景,焉能辨雌雄?

外景拍摄,顶着酷暑,横冲直撞,打捞被现实挤压变形的残存记忆,寻找被历史层层覆盖的一砖一瓦,汇聚成2400分钟的声画素材。

一个多月的情景再现拍摄,1500余名演员的参与,80多个古代场景,400余套历朝服饰,1万多件陈设道具,在秦汉、隋唐、宋元、明清之间马不停蹄地奔跑穿梭;早起,熬夜,疲惫到食不下咽,外加嬉笑怒骂,争执打斗,最终凝结成60盒珍贵的高清像带。

三个多月的后期制作,初剪,精修,反反复复的推倒重来;修旁白,贴动效,100多条出自世界知名作曲高手的版权音乐,终于淬炼成250分钟的纪录片《科举》。

五盒录像带静静地躺在桌上,我心中突然泛起一阵难舍。差不多近两年时间,我觉得自己始终游走在现实的边缘,穿梭于古今之间,与遥远年代的帝王将相、士林精英面对面。我遥望他们,我凝视他们,聆听他们的内心之音,在与他们的交流中,不断汲取能量,获得成长……

我知道,今天是时候告别他们了。我必须走出《科举》,去拥抱我的第一部大电影《我为相亲狂》!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