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兵农分离

常备军队提供了必要的主观条件。

  其次,各武士集团实力的提升,也决定了爆发冲突强度的提升,想要获胜必须建立更加强大的军事力量。火枪等新式武器在战争中的普及对军人的战斗素质提出了跨越式的要求,在兵农合一的制度下士兵根本无法满足这种要求,这也是为何较早在军队中大规模使用火枪的织田集团最先开展兵农分离的原因之一。这也是随着战争的发展对“兵农分离”提出了客观要求。

  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是根本原因。

常备军队提供了必要的主观条件。

  其次,各武士集团实力的提升,也决定了爆发冲突强度的提升,想要获胜必须建立更加强大的军事力量。火枪等新式武器在战争中的普及对军人的战斗素质提出了跨越式的要求,在兵农合一的制度下士兵根本无法满足这种要求,这也是为何较早在军队中大规模使用火枪的织田集团最先开展兵农分离的原因之一。这也是随着战争的发展对“兵农分离”提出了客观要求。

  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是根本原因。

也称乡兵。幕府末期,为了增强抵抗外来压迫的武备和对付农民起义的需要,从农村征集健壮者当兵。江户时代获生徂徕、太宰春台、藤田东湖等倡导的“建立农兵论”在幕府末期已实现。幕府方面1849年(嘉永2年)有江川英龙的献策,1863年(文久3年)在各直辖领地建立农兵。除土佐、水户、长州等大藩外,谱代藩也有很多农兵。农兵担负辅助正规藩兵的任务。由于可出借步枪等武器,有时富裕农民从治安出发也积极协助,但象长州藩那样的志愿兵组织不多。也有称乡士为农兵的。

  1. 别离。

  汉 东方朔 《七谏哀命》:“何君臣之相失兮,上 沅 湘 而分离。”《红楼梦》第十九回:“如今无故平空留下我,於你又无益,反教我们骨肉分离,这件事,老太太、太太肯行吗?” 巴金 《关于<春天里的秋天>》:“在结婚前夕,她还冒着大雨偷偷跑到 鼓浪屿 去找我那个朋友,表示要跟随他流浪到天涯海角,永不分离。”

  2. 分开。

  《战国策秦策四》:“刳腹折颐,首身分离。” 姚宏 注:“分离:折,断。”《醒世恒言三孝廉让产立高名》:“我兄弟三人若分离了,亦如此树枯死,岂有荣盛之日,吾所以悲哀耳。” 沈从文 《从文自传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我幼小时较美丽的生活,大部分都与水不能分离。”

  分离分配至同一空间区域的过程。实际上,分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人们不可能将一种物质从混合物中100%地分离出来。

  分离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组分离;另一种是单一物质的分离。组分离有时也称为族分离,它是将性质相近的一类组分从复杂的混合物体系中分离出来。例如,石油炼制过程中将轻油和重油等一类物质进行分离就属于族分离。单一物质的分离是将某种物质以纯物质的形式从混合物中分离出来,比如从乳酸发酵液中获得纯度较高的乳酸lactic acid,以及生物制药中从混合物中获得特定的目标物等都属于这一类。

  1 在分离中常常涉及如下几个概念:

  (1)富集(enrichment)是指在分离过程中使目标化合物在某空间区域的浓度增加。

  (2)浓缩(concentration)指将溶液中的一部分溶剂蒸发掉,使溶液中存在的所有溶质的浓度都同等程度的提高的过程。

  (3)纯化(purification)是通过分离操作使目标产物纯度提高的过程,是进一步从目标产物中除去杂质的过程。

  实际分离过程中,是多种操作方式或者同一分离方法的反复使用的过程。

  2 常用的分离方法

  分离方法开始主要用于化工行业中化工产品的分离,但是随着生物工程技术下游技术的不断发展,结合传统的化工分离方法,新的高效的分离方法被人们高度重视起来。

  常用到得分离方法:盐析、萃取分离法(包括溶剂萃取胶团萃取、双水相萃取超临界流体萃取固相萃取固相微萃取、溶剂微萃取等)、膜分离方法(包括渗析微滤、超滤、纳滤反渗透电渗析膜萃取、膜吸收、渗透汽化、膜蒸馏等)、层析方法(离子交换层析、尺寸排阻层析、疏水层析、固定离子交换层析IMAC、亲和层析等)。在这些方法中膜分离的方法和层析技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1)膜分离方法:

  中药提取,生物医药产品的功效需要以目标提取物的活性为基础保障,传统的提取罐工艺首先要将动植物物质高温蒸发干燥粉碎,然后有机溶剂浸提,高温干燥浓缩成粉,两次高温基本破坏了目标产物的活性,使产品丧失理论功效,开元生物的生物膜提取罐是将动植物物质原浆粉碎,通过超滤膜纳滤膜进行高精度提取, 

  烟台开元生物研究所以技术的进步推动工业提纯理论的变革和发展,推动膜提纯浓缩技术从实验室试验技术到产业化应用过度,并成功的实现了工业级,规模化分类提纯制备。以自主创新的形式实现了对广义精确目标提取物有效的,产业化,工业级工艺流程解决方案:x组合多功能生物医药分离提纯机(单机组标准件模块化组合)。 

  在确保目标提取物的高活性.高纯度.高质量前提下: 

  以反渗透膜技术对大小在50-400分子量的小分子,酸性,碱性有机溶液的净化分离浓缩; 

  以纳滤膜技术对200-2000分子量的免疫球蛋白生物肽羊胎素,氨基酸,蛋白质.....目标产物; 

  以超滤膜技术对500-50000分子量的目标产物; 

  实现广义的精确提取.浓缩.提纯.结晶的工艺研发能力。 

  相较于传统的动态提取罐.浓缩罐,开元膜式提取罐具有以下特点: 

  (1)分离过程无相变化 

  (2)分离过程在常温下进行,尤其适用于热敏物质的分离和浓缩; 

  (3)仅用压力作为膜的动力,自动化控制,方便维修; 

  (4)有效面积大,滤速快,分离效率高; 

  (5)适用范围广,工艺流程短 

  采用膜式生物分离提纯.浓缩工艺 比传统生产工艺节约:蒸汽90%以上,电力60%以上,厂房、场地70%以上,有机溶剂或水80%以上,排污90%以上,目标产物回收率达到95%以上,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x机组是以膜分离为中心,整合物质及细胞破碎、匀浆过滤、超滤、纳滤、反渗透、溶剂蒸馏回收、液体蒸馏浓缩、纯水制造、膜的反冲洗、柱冲洗、精提纯、真空干燥等任意组合,可连续自动化生产。 

  x机组主要用于海洋生物、动植物药材、发酵微生物、生化产品、果汁、奶类制品,化妆品等的浓缩、分离、提纯。还可针对企业污水的酸、碱及有机物质的提纯、分离、浓缩,并达到中水标准。

织田丰臣政权逐步实行的“兵农分离”政策,为他们统一整个日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谓兵,就是指的武士,而农是指农民,但在绝大多数战国大名辖下,这两者并不是能够截然加以区分的,大量中低层武士本身也从事农业生产,和富农、中农无异,而多数农民在领主发出动员令以后也必须抬枪上阵,变成了低级武士也就是足轻。这种非常备军制度所引发的弊病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兵源质量得不到保证,农民兵士气偏低,所以很多战场上都会发生数十骑冲散数千人的奇特现象;其次,因为绝大多数的兵役负担者本身也从事农业生产,所以发动战争的同时必然会耽误耕种,破坏领内经济;其三,领主用减免年贡和劳役的方法来要求兵役,这就使得发动战争的经济负担加倍,而长期远征更是非常破费的事情,因此绝大多数战争都只能发生在农闲时候;其四,大批农民握有武器,随时可能结合起来发动一揆,反抗领主的统治。

  虽然兵农不分对封建领主可能造成相当大的损害,但因为战国时代战争数量增多,规模扩大,使得大名们为了可以动员起庞大兵力以应付内外之敌而不得不饮鸩止渴,不仅无法打破这种旧模式,甚至还更加推波助澜。长宗我部氏家中实行所谓“一领具足制”,即除了被称为马众的领主亲卫外,主要军事力量来源于半农半兵的所谓“在乡武士”,很多在乡武士只要拿得出一件铠甲(具足),就能在战争中成为中坚将领。岛津氏也有类似政策,拥有一町以上土地的中农、富农被称为“有足(具足)众”,是经常的兵役对象,而那些“无足众”在爆发大规模战斗时也都跑不了,必须抬枪上阵。

  在这种背景下,还没有统一小小的备中国的三村氏为了讨伐宇喜多直家,尽搜领内,竟然能够组织起两万大军,也就不奇怪了,而直家的祖父能家竟能用七十骑突破敌军近万农兵,也不算是什么奇迹。

  织田信长初始也维持兵农不分的政策,等到消灭浅井氏和朝仓氏,压制本愿寺,基本上撕破了“信长包围网”以后,其领地日益扩大,军事实力天下无双,为了提升兵源质量,遂开始实行“兵农分离”政策。兵农分离有一个很大的前提,那就是大名的一元化统治达到极致,对其属下将领拥有转移封地的绝对权力,从而使相当多武士与他们世代居住的土地剥离开来。信长进而在入住安土城以后,要求大量武士离开封地,统一居住在安土城下町中。从此以后,武士不再从事农业生产,终于变成了职业军人或者封建官僚。

  丰臣秀吉继承织田信长的政策,不仅如此,他还将信长时代开始的“刀狩令”扩大到日本全国,在使武士成为职业军人以后,更解除了广大农民的兵役负担,把他们牢固束缚在土地上,只要为领主生产耕种、服劳役即可。天正十九年(1591年)八月,秀吉正式发布了区分武士和百姓的相关条例,禁止相互间的转职。

  然而这样就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大批在乡武士不甘于只以耕种为生,他们以其世代跟随领主出征的功勋为名,强要挤进武士阶层中去,武士数目既多,却又无仗可打,没有更多的俸禄可给,没有新的知行地可分,很多统一政权下的大名藩主为此捉襟见肘,濒临破产边缘。最终的解决办法是,他们给相当多的在乡武士以武士名份,却又要求他们继续回乡耕种,从而武士就形成了常备兵和预备兵两个阶层。

  因此,彻底的“兵农分离”,只在织田丰臣政权直接统治下的领地里才真正实行过。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