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安福国会

皖系军阀控制的国会。是中华民国第二届国会(1918年8月12日-1920年8月),因其选举过程被“安福俱乐部”所控制,故称为“安福国会”。   其参议院院长李盛铎、副议长田应璜;众议院议长王揖唐、副议长刘恩格。   皖系首领段祺瑞为操纵1918年8月的国会选举,指使其亲信徐树铮、王揖唐等,在北京的安福胡同成立俱乐部,以卖国借款和军队空饷收买议员政客等,结果,在新国会中,安福系议员多达30余人,另外还以金钱贿买了部分议员.王揖唐、梁士诒分别当选为众,参两院议长.国会秉承段祺瑞的意旨,将直系总统冯国璋赶下台,选举老官僚徐世昌任总统,实权仍为段祺瑞控制.皖系军阀在1920年的直皖战争中失败后,直系军阀为进一步打击皖系势力,抵制孙中山护法主张,以召集民国二年的国会、恢复《临时约法》和黎元洪复职为理由,将这一国会解散。

  国会依据1918年2月17日《修正国会组织法》选出,共有参议院议员168名,众议院议员406名。直皖战争中,皖系战败,该国会即行解散。   安福国会亦称「新国会」,是段祺瑞的御用国会。1918年,段祺瑞为抵制孙中山在广州召开的国会非常会议,决定重选国会议员,由徐树铮、王揖唐等在北京安福胡同组织俱乐部包办选举。   经过了短暂的张勋复辟之后,段祺瑞再次出任总理,以冯国璋为总统。皖系则重新控制了中央政权。段祺瑞复出之后,拒绝孙中山的劝告,无意恢复国会。孙中山带领一部分议员愤而南下,在广州组织了非常国会和军政府开展护法斗争。在北方,段祺瑞则诡称国会已被破坏应仿行民国元年的办法重组临时参议院。1917年11月10日,由各省选派的代表115人在北京组成临时参议院。临时参议院为段祺瑞炮制完成了一部新的国会组织法后,于1918年8月12日宣布解散。   1918年8月12日,「安福国会」在北京开会。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遭到直系军阀和皖系军阀的反对。段祺瑞为了达到对抗广州非常国会及排挤直系势力出中央政府的目的,一面加紧训练「参战军」以扩大势力,一面利用日本的借款,收买无耻政客,成立以徐树铮、王揖唐为首的安福俱乐部,操纵新国会的选择。在选出的议员400余人中,安福俱乐部占了300多人,故世称新国会为「安福国会」。 9月,「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为大总统,选举王揖唐为众议院议长。   按照新的国会组织法,新的国会于1918年8月12日正式产生。新国会自命为第二届国会,由168名参议员和406名众议员组成。在选举中皖系的政客团体安福俱乐部竭尽威逼利诱之能事,在574个国会议员席位中,安福系人物竟占到90%以上的席位。故此届国会从成立后便被人们称为“安福国会”。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由比较集中的独裁统治,变成了分散的军阀割据局面。他们分别在不同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进行争夺或控制中央政权的斗争,在政治上出现了极端混乱的局面。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死后,北京政府由黎元洪继任大总统,但是政府的实权却操纵在国务总理段祺瑞手中。段是袁世凯的忠实走卒之一,他继承了袁的衣钵,企图组织新的独裁政府。但由于当时各派政治势力对于国家政制究竟依《临时约法》来制定,还是按《新约法》来组织,发生了一场争执。争论的结果,段祺瑞被迫宣布恢复1912年3月由南京临时政府所颁布的《临时约法》,并恢复民国元年的官制与国会,实行责任内阁制。国会重新开会后,选举冯国璋为副总统,并重行审议《天坛宪草》。为时不久。国会与内阁因“对德宣战案”发生了冲突。黎元洪借机利用国会免去了段棋瑞总理职务,可是他在督军团的要挟以及张勋的所谓调停下,又下令解散了国会。接着,1917年7月1日,北京城又演出了一幕为时12天的张勋复辟丑剧。于是段祺瑞东山再起,黎元洪引咎辞职,冯国璋继任总统,段祺瑞仍担任国务总理。   冯、段执政后。段祺瑞因为与原国会矛盾较深,所以不打算恢复被解散了的国会。于是着手改造国会,以为己用。他与研究系的人物互相勾结,主张仿照民国元年的先例,先召集临时参议会,重新制定国会组织法及选举法,然后再召集新国会。对于被解散了的原国会,则不再过问。于是原国会中的国民党议员奋起反对,他们在上海集会并发表宣言,主张仍召集原国会,孙中山于1917年7月17日,带领这一批人南下,在广州组成军政府,开展护法运动。于是出现了南北两个政府、两个国会相互对峙的局面。   在反对帝制的过程中,《临时约法》终于再现了它那历史的光辉。在袁世凯死后,尽管军阀们并不准备实行民主政治,但是民主的潮流迫使他们不得不承认《临时约法》的合法地位。1916年6月7日,黎元洪宣誓就任大总统之职,以段祺瑞为国务总理。在经过了一番“法统”问题的争执后,6月29日,以黎元洪的名义发布申令:“共和政体,首重民意;民意所寄,厥惟宪法;宪法之成,专待国会。我中华民国国会,自三年一月十日停止以后,时越两载,迄未召复,以致开国五年,宪法未定,大本不立,庶政无由进行,亟应召集国会,速定宪法,以协民志而固国本。宪法未定以前,仍遵用元年三月十一日公布之《临时约法》,至宪法成立时为止;其二年十月五日宣布之大总统选举法,系宪法之一部,应仍有效。”8月1日,国会在北京正式恢复,称为国会第二期常会。国会恢复后决定以《天坛宪草》为基础继续制宪。9月初追认段祺瑞为国务总理。于是责任内阁制的民主共和政体又在形式上建立起来了。从此时直到1924年10月底,北京中央政府的政治制度并无多大变化在这段时间里,由于袁世凯的死,便北洋集团失去了统一的首脑,开始以段祺瑞、冯国璋、张作霖为核心,分裂为皖、直、奉三大派系。三派之间明争晴斗,在中国出现了军阀混战、轮流坐庄的政治局面。这是北洋集团开始分裂、衰落的阶段。在这短短的7年中,北京政府更换了4个总统。国务总理包括正式任命、署理、代理、暂代等各种名义上台的有28人次。其中任期最短的仅仅是6天。作为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象征的国会,由于军阀们的破坏和操纵,也发生了极大的蜕化甚至变质。   1916年8月国会恢复后,于9月5日成立宪法会议,开始继续制宪。此次制宪,各方面人物都异常活跃,争吵激烈,一时间似乎很有点民主气氛。但实际上,国会此时已经蜕化,成为各派军阀之间公开争权夺利的场所。   国会恢复后,从国会原有的几个政党中又分化出许多小的派别。其中势力及影响较大的,一为梁启超为首的宪法研究会(研究系),一为一部分国民党议员所组织的宪政商榷会(商榷系)。研究系和商榷系分别以段祺瑞和黎元洪为靠山,于是为了各派的利益,议员们围绕宪法迭起纷争,喧嚷不可终日,当时,围绕宪法内容争论的主要焦点在于总统、内阁和国会的关系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两方面。在总统、内阁和国会的关系方面,商榷系主张扩大总统和国会的权力,以削弱段祺瑞把持的国务院的权力,研究系则主张加强国务院权力以体现责任内阁精神。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方面,商榷系主张省长民选,各省可制定省宪。研究系为了支持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则反对省宪及省长民选。   1916年12月8日,众议院举行审议会,讨论省制问题,研究系与商榷系议员争论激烈,相持不下,最后竟导致大打出手,酿成著名的“国会殴斗案”的丑闻。可见此时的国会已经蜕化为军阀政客们的交易场所,议会民主制完全成了幌子。   1917年5月,在制宪之争远未结局的情况下,又爆发了“府院之争”。黎元洪免去了段祺瑞的职务。在张勋的逼迫之下他又下令解散了国会。第二期常会就这样结束了。   1917年6月,张勋复辟,解散民元国会(第一届国会)。   1917年7月,段祺瑞再造共和,打败张勋。但是段因为民元国会曾反对他参战欧战,故段没有恢复,而是在梁启超等建议下,“效法”辛亥革命初期成立临时参议院,制定新的国会组织法,于1918年5月至6月间举行全国大选。南方五省(粤、桂、滇、黔、川)均反对,当时南北交战,湘、鄂、陕等三省因战乱,也不能正常办理选举,故实际进行选举的仅十四行省。在选举过程中出现了大量腐败、作弊现象。选举结果:安福系获得多数,获330席次,旧交通系120席次,研究系只获20余席次。   但是孙中山及部分南方军阀不承认解散民元国会。   1917年8月25日,部分民元国会议员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中国南北并存两个政府。   1918年8月12日,也是第一届国会期满之时,临时参议院解散,安福国会正式成立。8月20日众议院议员406名,选举安福系领袖王揖唐为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为副议长。22日参议院议员168名,选举旧交通系领袖梁士诒为参议院议长,朱启钤为副议长。   1918年9月4日,安福国会正式选举徐世昌任中华民国总统,接替了代总统冯国璋。但是直系将军吴佩孚于9月13日在衡阳通电,不承认安福国会的总统选举。安福俱乐部暗中操作,拟推选曹锟为副总统,因研究系、旧交通系和部分安福系议员抵制[5],副总统竞选会因法定人数不足而流产。   1920年7月,爆发直皖战争,直系曹锟吴佩孚取胜之后控制北洋政府,迫段祺瑞辞职。   1920年8月,解散安福国会。 [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