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巨济岛事件

1951年11月,美军在 韩国第二大岛巨济岛,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俘营巨济岛俘虏收容所()。至1951年6月,联合国军共俘虏朝鲜战俘152500人、志愿军战俘21300人。朝中战俘最初被送往 釜山收容所混合关押,后来由于中朝战俘之间发生矛盾,联合国军就将战俘按照国籍分开,大部分被关押在第71、第72和第86号战俘营。

在那里,美军曾向战俘进行价值观念的教育,试图建立反共思想。包括派来教会的神父,曾向志愿军战俘传教,借此希望借由宗教心灵的建设,来达到 宣化的目的,但同化立场的付出并没有获得成效。在美军的特许下,派出特工和部分曾为国民党军队后被共产党俘虏并随后送往朝鲜战场作战的战俘,在战俘营内成立“战俘警备队”,许多后来选择到国民党所在 台湾的生活的战俘表示,在国民党势力下求生路,不得不将标语和图案纹在自己的胸口和双臂上是战俘众多表明立场的选择之一,刺上的标语包括“ANTI-REDS”“杀朱拔毛”“蒋委员长万岁”和象征 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图腾。

1952年2月18日,一支美国部队将巨济岛第62号战俘营中的5000名战俘包围起来,对战俘逐个进行所谓“甄别”,即强迫每个战俘“拒绝遣返”,强迫在战俘身上刺反共文字。不甘忍受污辱和虐待的朝中战俘拒绝“甄别”,美军开枪射击战俘,当场打死战俘55人,送医院后死亡22人,另有140多人受伤。 3月13日,美方在巨济岛又枪杀朝中方面被俘人员,造成死亡12人,伤26人。从4月8日起,大规模的强迫“甄别”开始了。当日,30余名战俘遭杀害。4月14日,有1500多人被打伤。同日,第93号战俘营要求遣返的战俘70余人,被集合到广场上列队,遇到美军枪杀。

惨无人道的迫害,终于激起了战俘的反抗。战俘们建立了严密的组织,71战俘营被称为“巨济岛小延安”,战俘张光普参加了去物资仓库的栈头工作的劳工队,他见劳工队的人吃得好,“对敌斗争积极性”不强就偷偷一把火把堆成山的物资烧了。第76号战俘营中的朝鲜人民军战俘举行示威游行,抗议美军的“自愿遣返”措施和无端残害战俘性命的行为,要求与美军战俘营长官杜德准将谈判。

1952年5月7日下午, 法兰西斯杜德迫于战俘们的压力,在1个美军步兵排和2挺重机枪的严密警戒下,乘坐装甲车来到战俘营。 谈判开始时,杜德的警卫逼近大门,随时准备用冲锋枪射击,后在人民军被俘代表要求下往后站立。于是,杜德身旁只有1个随从副官。谈判过程中,杜德却对战俘们提出的问题虚与应付,对其违反日内瓦公约的种种行为百般狡辩。 突然,战俘营大门突然打开。10多个人民军被俘人员一下子从两旁帐篷中冲了出来,将杜德与卫兵隔开,迅速将杜德抓进战俘营。警卫人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 不久,战俘营上空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一辆辆坦克、装甲车,一队队宪兵、步兵、海军陆战队,将第76战俘营层层围住。此时,杜德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亲笔签署了命令:“为防止事态扩大和保证我的安全,我命令绝对禁止开枪,并同意立即召开全岛朝中战俘代表大会,协商解决问题。”

杜德被抓后,朝中被俘人员没有像杜德指挥下的军人粗暴地对待战俘那样对待杜德。战俘们只是扣留杜德当人质,要求美国方面重视朝中被俘人员的呼声,停止强制性的“甄别”,改善战俘待遇。10日,新任战俘司令官科尔生准将不得不同意朝中战俘提出的4个条件,并与战俘代表达成协议,承认发生过流血事件,造成许多战俘伤亡,承诺今后按国际法原则给战俘以人道待遇,尽最大努力防止发生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当日,朝中战俘代表将杜德释放。

可是在杜德安全释放后,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将杜德和科尔生免职,换上波特纳准将任战俘营总管。波特纳上任后,对战俘的迫害变本加厉。 1952年5月15日、17日,美军在战俘营连续枪杀战俘。 5月30日,大批朝中战俘开始被移往巨济岛战俘营,美军打死打伤巨济岛战俘营7名战俘。6月2日,美军打伤巨济岛战俘营4名战俘,6月10日,美军调集大量坦克和武装士兵包围了巨济岛第76号战俘营。美军命令全体战俘集合于广场上,之后即用火炮、坦克、步枪、卡宾枪、手榴弹、毒瓦斯、火焰喷射器等一齐发起攻击,当场打死战俘31人、打伤139人 。战俘主要被关押在巨济岛、釜山,后来又大批转运到济州岛。在朝鲜和中国战俘的营地内,普遍爆发了反共和亲共战俘之间的要求遣返和拒绝遣返的血腥斗争,得到美军以及韩、台政府支持的反共战俘首领最终占得上风。1952年4月,美军对战俘的去向进行“甄别”。在甄别前夜,反共的战俘首领以挖心等方式残暴杀害了多名倾向于遣返的战俘,大多数战俘在暴力威胁下没有在甄别时选择遣返。不久,亲共战俘发动 巨济岛事件,绑架战俘营长官杜德并迫使他承认虐待战俘后加以释放。美军战斗部队随即镇压了这些营地,造成大批战俘死伤的惨案。亲共战俘在其战俘营内也建立了组织,使用包括活埋在内的手段对付要去台湾的战俘。除了战俘之间的血腥斗争,另有数千名中朝战俘死于传染病。

1951年11月,美军在 韩国第二大岛巨济岛,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俘营巨济岛俘虏收容所()。至1951年6月,联合国军共俘虏朝鲜战俘152500人、志愿军战俘21300人。朝中战俘最初被送往 釜山收容所混合关押,后来由于中朝战俘之间发生矛盾,联合国军就将战俘按照国籍分开,大部分被关押在第71、第72和第86号战俘营。

在那里,美军曾向战俘进行价值观念的教育,试图建立反共思想。包括派来教会的神父,曾向志愿军战俘传教,借此希望借由宗教心灵的建设,来达到 宣化的目的,但同化立场的付出并没有获得成效。在美军的特许下,派出特工和部分曾为国民党军队后被共产党俘虏并随后送往朝鲜战场作战的战俘,在战俘营内成立“战俘警备队”,许多后来选择到国民党所在 台湾的生活的战俘表示,在国民党势力下求生路,不得不将标语和图案纹在自己的胸口和双臂上是战俘众多表明立场的选择之一,刺上的标语包括“ANTI-REDS”“杀朱拔毛”“蒋委员长万岁”和象征 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图腾。

1952年2月18日,一支美国部队将巨济岛第62号战俘营中的5000名战俘包围起来,对战俘逐个进行所谓“甄别”,即强迫每个战俘“拒绝遣返”,强迫在战俘身上刺反共文字。不甘忍受污辱和虐待的朝中战俘拒绝“甄别”,美军开枪射击战俘,当场打死战俘55人,送医院后死亡22人,另有140多人受伤。 3月13日,美方在巨济岛又枪杀朝中方面被俘人员,造成死亡12人,伤26人。从4月8日起,大规模的强迫“甄别”开始了。当日,30余名战俘遭杀害。4月14日,有1500多人被打伤。同日,第93号战俘营要求遣返的战俘70余人,被集合到广场上列队,遇到美军枪杀。

惨无人道的迫害,终于激起了战俘的反抗。战俘们建立了严密的组织,71战俘营被称为“巨济岛小延安”,战俘张光普参加了去物资仓库的栈头工作的劳工队,他见劳工队的人吃得好,“对敌斗争积极性”不强就偷偷一把火把堆成山的物资烧了。第76号战俘营中的朝鲜人民军战俘举行示威游行,抗议美军的“自愿遣返”措施和无端残害战俘性命的行为,要求与美军战俘营长官杜德准将谈判。

1952年5月7日下午, 法兰西斯杜德迫于战俘们的压力,在1个美军步兵排和2挺重机枪的严密警戒下,乘坐装甲车来到战俘营。 谈判开始时,杜德的警卫逼近大门,随时准备用冲锋枪射击,后在人民军被俘代表要求下往后站立。于是,杜德身旁只有1个随从副官。谈判过程中,杜德却对战俘们提出的问题虚与应付,对其违反日内瓦公约的种种行为百般狡辩。 突然,战俘营大门突然打开。10多个人民军被俘人员一下子从两旁帐篷中冲了出来,将杜德与卫兵隔开,迅速将杜德抓进战俘营。警卫人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 不久,战俘营上空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一辆辆坦克、装甲车,一队队宪兵、步兵、海军陆战队,将第76战俘营层层围住。此时,杜德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亲笔签署了命令:“为防止事态扩大和保证我的安全,我命令绝对禁止开枪,并同意立即召开全岛朝中战俘代表大会,协商解决问题。”

杜德被抓后,朝中被俘人员没有像杜德指挥下的军人粗暴地对待战俘那样对待杜德。战俘们只是扣留杜德当人质,要求美国方面重视朝中被俘人员的呼声,停止强制性的“甄别”,改善战俘待遇。10日,新任战俘司令官科尔生准将不得不同意朝中战俘提出的4个条件,并与战俘代表达成协议,承认发生过流血事件,造成许多战俘伤亡,承诺今后按国际法原则给战俘以人道待遇,尽最大努力防止发生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当日,朝中战俘代表将杜德释放。

可是在杜德安全释放后,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将杜德和科尔生免职,换上波特纳准将任战俘营总管。波特纳上任后,对战俘的迫害变本加厉。 1952年5月15日、17日,美军在战俘营连续枪杀战俘。 5月30日,大批朝中战俘开始被移往巨济岛战俘营,美军打死打伤巨济岛战俘营7名战俘。6月2日,美军打伤巨济岛战俘营4名战俘,6月10日,美军调集大量坦克和武装士兵包围了巨济岛第76号战俘营。美军命令全体战俘集合于广场上,之后即用火炮、坦克、步枪、卡宾枪、手榴弹、毒瓦斯、火焰喷射器等一齐发起攻击,当场打死战俘31人、打伤139人 。战俘主要被关押在巨济岛、釜山,后来又大批转运到济州岛。在朝鲜和中国战俘的营地内,普遍爆发了反共和亲共战俘之间的要求遣返和拒绝遣返的血腥斗争,得到美军以及韩、台政府支持的反共战俘首领最终占得上风。1952年4月,美军对战俘的去向进行“甄别”。在甄别前夜,反共的战俘首领以挖心等方式残暴杀害了多名倾向于遣返的战俘,大多数战俘在暴力威胁下没有在甄别时选择遣返。不久,亲共战俘发动 巨济岛事件,绑架战俘营长官杜德并迫使他承认虐待战俘后加以释放。美军战斗部队随即镇压了这些营地,造成大批战俘死伤的惨案。亲共战俘在其战俘营内也建立了组织,使用包括活埋在内的手段对付要去台湾的战俘。除了战俘之间的血腥斗争,另有数千名中朝战俘死于传染病。

1953年6月8日, 中国、朝鲜与联合国联军签署了遣返战俘协定。8月5日,战俘开始被遣返,直到9月6日战俘营关闭。

现在于巨济岛战俘营遗址上,建成了一座遗址公园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