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金代齐国王墓

金代齐国王墓为男女合葬竖穴土坑石椁木棺墓。石椁由10块石板组成,石板间以白膏泥密封,内置木棺。木棺制作考究,边、角均用如意纹银片包饰,棺上有丝织品覆盖,棺盖正中置一阳文篆书“太尉开府仪同三司事齐国王”银质铭牌。棺内男性为老年,胡须尚存,腰佩玉柄短刀,双手各握一金块,身着8层服装;女性为中年,头部及面部用黄色丝织品包裹,腰佩饰件,项戴玛瑙金丝链,身着9层服装。二人头后置一楷书“太尉仪同三司事齐国王”木牌。该墓出土文物丰富、精美,保存完好,其中服装种类繁多,质料品种齐全,纺织技术高超,制作工艺精湛,图案华美,在出土文物中尤为珍贵。

金代齐国王墓为男女合葬竖穴土坑石椁木棺墓。石椁由10块石板组成,石板间以白膏泥密封,内置木棺。木棺制作考究,边、角均用如意纹银片包饰,棺上有丝织品覆盖,棺盖正中置一阳文篆书“太尉开府仪同三司事齐国王”银质铭牌。棺内男性为老年,胡须尚存,腰佩玉柄短刀,双手各握一金块,身着8层服装;女性为中年,头部及面部用黄色丝织品包裹,腰佩饰件,项戴玛瑙金丝链,身着9层服装。二人头后置一楷书“太尉仪同三司事齐国王”木牌。该墓出土文物丰富、精美,保存完好,其中服装种类繁多,质料品种齐全,纺织技术高超,制作工艺精湛,图案华美,在出土文物中尤为珍贵。

黑龙江省考古工作者在因曾出土完整的稀世金锦服饰而被誉为“塞北马王堆”的金代齐国王墓东约百米处,发掘出两根体积较大、形制规整的金时期石柱。考古学者表示,这种石柱对研究金代礼制、贵族丧葬习俗制度具有重大价值。考古人员23日开始对这处文化遗存进行进一步抢救性考古发掘,并对石柱用途开展深入研究。

这两根石柱出土于哈尔滨市巨源镇城子村一户居民家的后院,是在铺设地下自来水管线时被意外发现的。起初,人们以为挖到了古代石椁的一角,但经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人员的初步发掘,两根深埋于地下的石柱逐渐呈现在人们面前。

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一个深约3米的探方内,两根长方形石柱像两位身姿挺拔的士兵,东西而立。石柱上没有纹饰,但向南的一面明显经过雕琢,较为规整。石柱根部竖立在方形花岗岩基座上,基座本身夯垫在金代瓦片层中。

据测量,两根石柱高约1.7米,上端距地面约80厘米,石柱间距50厘米左右。目前,基座下面的情况不详,正等待进一步发掘清理。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陈奇介绍,石柱所处地点仅距金代齐国王完颜晏墓约100米,距完颜晏定居的故城300多米。金齐国王墓于1988年进行发掘,出土了多套完整的由金代金锦、绫罗绸缎制作的衣裳,以及白玉、赤金等佩饰,填补了中国金代服饰实物的空白。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评春表示,在中国考古学领域,尚未见过相关史料对金代地下深埋的竖立石柱遗存有所记载。但根据对金齐国王墓的深入研究,墓主完颜晏受封为“齐国王”,拥有很高的地位,他病逝并安葬在今哈尔滨市巨源镇城子村附近。可以初步认为,这对神秘地竖立在地下的石柱,是与金代贵族墓葬的祭奠、丧葬礼仪及其宗教意识等礼制直接相关的遗存。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考古专家卜工,专程赴黑龙江对这处遗存进行了现场实地考察。他认为,这对石柱是用来捆绑、固定徽杆的,原本露出地面的上半部被人为毁断,只留下埋于地下的一半,至于损毁原因尚不清楚。

目前,文物考古部门已制订方案,对这处遗存进行进一步考古发掘,石柱的用途之谜也有待揭开。

黑龙江省博物馆网站近日开通,一批从未与观众见面的馆藏珍品首次在网上亮相,引起广大学者、收藏爱好者的极大兴趣。尤其“典藏精品”栏目中推出的“金齐国王墓文物”,在短短一周时间里,该网页的点击率已达到15万人次。

  在“金齐国王墓文物”栏目中,观众可看到从考古现场到挖掘出的文物,各种照片有近百张。其中包括朱棺、墓主服饰外观、金握、六棱铜杖、花珠冠、紫地云鹤金锦绵袍、玉具剑等。

  金代齐国王完颜晏夫妻合葬墓位于阿城市巨源乡城子村,为土坑竖穴石椁木棺墓。1988年,一农民在翻地时发现该墓。墓中出土具有浓厚游牧色彩的女真民族服饰,填补了我国服饰考古中金代的空白。出土文物中不乏国宝级,被誉为中国北方的“马王堆”。

  据省博有关负责人介绍,“金齐国王墓”的挖掘曾在国内引起轰动,至今仍常有考古学者或收藏爱好者到馆协商观看,但由于展馆面积、安全等原因,这批珍贵文物始终没与世人公开见面。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