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

Bu'ershiweike 布尔什维克 Bolshevik 俄文больщевик

苏联共产党建党初期党内的一个派别。俄文-e的音译,意为多数派。1903年7、8月举行的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在制定党章时,以 列宁为首的 马克思主义者同 马尔托夫等人发生激烈争论。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得少数票,称 孟什维克(ee,俄文意为少数派)1903年后两派在组织问题上分歧加深。1905年革命时期,两派提出两种不同的策略路线。1906~1907年该党第四次、第五次代表大会上,两派在土地纲领、对 国家杜马的策略等问题上继续争论。1905年革命失败后,大部分孟什维克变为主张取消革命党的取消派。布尔什维克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并把它同 俄国实际相结合、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从此,布尔什维克成为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党的名称仍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后面加括号标明“布尔什维克”。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各国共产党都以俄共为榜样,布尔什维克又成为真正的共产党人同义语。

俄文Большевик的音译,意为多数派。 1903年在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形成的拥护列宁的多数派 政党组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于 1898年成立后,尚未制订出党章和党纲,党的组织也不够成熟。列宁在“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和在国外出版《 火星报》的活动为进一步建党作了理论上和思想上的准备。1903年7月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会上就党纲、党章问题展开争论。由于列宁的坚持,党纲中写入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讨论党章时,在入党条件问题上出现尖锐分歧。列宁主张凡承认 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参加党内某一组织者,皆可成为 党员。以 马尔托夫为首的一些人反对把参加党的一个组织作为入党条件。结果大会通过了马尔托夫的条文。但在选举党中央委员会和党机关报《 火星报》编辑部时,拥护 列宁的占多数,被称为布尔什维克。马尔托夫派占少数,被称为孟什维克。因而从1903年以来,布尔什维克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和策略被称为布尔什维克主义。从此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出现两个对立的政治派别。布尔什维克在列宁的领导下,进一步发展了 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进行争取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 1912年1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拉格代表会议(第六次全俄代表会议)上把坚持机会主义立场的孟什维克取消派开除出党。布尔什维克成为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1918年3月该党第七次紧急代表大会根据列宁建议决定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俄共(布);1925年12月该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决定易名为“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联共(布);1952年10月在苏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决定取消双重名称,改称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Bu'ershiweike 布尔什维克 Bolshevik 俄文больщевик

苏联共产党建党初期党内的一个派别。俄文-e的音译,意为多数派。1903年7、8月举行的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在制定党章时,以 列宁为首的 马克思主义者同 马尔托夫等人发生激烈争论。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得少数票,称 孟什维克(ee,俄文意为少数派)1903年后两派在组织问题上分歧加深。1905年革命时期,两派提出两种不同的策略路线。1906~1907年该党第四次、第五次代表大会上,两派在土地纲领、对 国家杜马的策略等问题上继续争论。1905年革命失败后,大部分孟什维克变为主张取消革命党的取消派。布尔什维克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并把它同 俄国实际相结合、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从此,布尔什维克成为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党的名称仍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后面加括号标明“布尔什维克”。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各国共产党都以俄共为榜样,布尔什维克又成为真正的共产党人同义语。

俄文Большевик的音译,意为多数派。 1903年在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形成的拥护列宁的多数派 政党组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于 1898年成立后,尚未制订出党章和党纲,党的组织也不够成熟。列宁在“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和在国外出版《 火星报》的活动为进一步建党作了理论上和思想上的准备。1903年7月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会上就党纲、党章问题展开争论。由于列宁的坚持,党纲中写入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讨论党章时,在入党条件问题上出现尖锐分歧。列宁主张凡承认 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参加党内某一组织者,皆可成为 党员。以 马尔托夫为首的一些人反对把参加党的一个组织作为入党条件。结果大会通过了马尔托夫的条文。但在选举党中央委员会和党机关报《 火星报》编辑部时,拥护 列宁的占多数,被称为布尔什维克。马尔托夫派占少数,被称为孟什维克。因而从1903年以来,布尔什维克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和策略被称为布尔什维克主义。从此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出现两个对立的政治派别。布尔什维克在列宁的领导下,进一步发展了 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进行争取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 1912年1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拉格代表会议(第六次全俄代表会议)上把坚持机会主义立场的孟什维克取消派开除出党。布尔什维克成为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1918年3月该党第七次紧急代表大会根据列宁建议决定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俄共(布);1925年12月该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决定易名为“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联共(布);1952年10月在苏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决定取消双重名称,改称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布尔什维克主义就是代表大多数人民意愿和体现大多数人民权利的人民的主义;就是人民民主主义。它和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同?社会主义是关于社会生活的方式,布尔什维克主义是关于人的权力。社会主义民主社会是布尔什维克为了进一步解放人民群众自己,追求并努力奋斗的社会生活方式。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的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进步和人性解放的基本理论内核和斯巴达克同盟的人民民主主义精神。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最终目标是要建立“劳动群众不再是被统治的群众,而是自己的全部政治和经济生活的主人,并且在有意识的自由的自决中领导着这全部生活”的共有、共治、共享的民主社会。苏东剧变和中国的蜕变,更是为布尔什维克明了了方向和提供了戒见。当这所谓的人民的党和人民的国家只能代表它自己,当这所谓的人民的党和人民的国家有了不同于人民的它本身的利益,也就意味着它对人民的背叛,意味着人民对它的唾弃;也许从一开始它就是有着自己特殊利益的集团。所谓工人阶级绝不是一个七人或哪怕是十二个人的党的执行委员会;革命也绝不是简单的使指挥棒从资产阶级手中转到这个党的执行委员会。它们以社会主义的名义败坏了社会主义的名。在它们高举着的红旗下把所有的人民变成了它们的被统治者,变成了它们肆意剥削的奴隶!这绝不是社会主义,绝不是布尔什维克的目的!它们的失败也绝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一切奴役人民的事物都是布尔什维克主义革命的对象!人类的进步史就是人民群众不断抗争的解放史。社会主义就是人民追求的现阶段进一步解放自己的更高级的社会生活方式。

(节录)--李大钊 ……

原来这次战局结终的真因,不是联合国的兵力战胜德国的兵力,乃是德国的社会主义战胜德国的军国主义。不是德国的国民降服在联合国武力的面前,乃是德国的皇帝、军阀,军国主义降服在世界新潮流的面前。战胜德国军国主义的,不是联合国,是德国觉醒的人心。德国军国主义的失败,是Hohenzollen家(德国皇家)的失败,不是德意志民族的失败。对于德国军国主义的胜利,不是联合国的胜利,更不是我国徒事内争托名参战的军人,和那投机取巧卖乖弄俏的政客的胜利,是人道主义的胜利,是平和思想的胜利,是公理的胜利,是自由的胜利,是民主主义的胜利,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是Bolshevism的胜利,是赤旗的胜利,是世界劳工阶级的胜利,是二十世纪新潮流的胜利。这件功业,与其说是威尔逊(Wilson)等的功业;毋宁说是列宁(Lenin)……郭冷苔(Collontay)的功业;是列卜涅西(Liebknecht)夏蝶曼(Scheidemann)的功业;是马克思(Marx)的功业,我们对于这桩世界大变局的庆祝,不该为那一国那些国里一部分人庆祝,应该为世界人类全体的新曙光庆祝;不该为那一边的武力把那一边的武力打倒而庆祝,应该为民主主义把帝制打倒,社会主义把军国主义打倒而庆祝。

Bolshevism就是俄国Bolsheviki所抱的主义。这个主义是怎样的主义,很难用一句话解释明白。寻他的语源,却是“多数”的意思,郭冷苔(Collontay)是那党中的女杰,曾遇见过一位英国新闻记者,问她Bolsheviki是何意义?女杰答言:“问Bolsheviki是何意义,实在没用;因为但看们所做的事,便知这字的意思。”据这位女杰的解释,“Bolsheviki的意思只是指他们所做的事。”但从这位女杰自称她在西欧是RevolutionarySocial-ist在东欧是Bolshevika的话,和Bolsheviki所做的事看起来,他们的主义,就是革命的社会主义;他们的党,就是革命的社会党;他们是奉德国社会主义经济学家马克思(Marx)为宗主的;他们的目的,在把现在为社会主义的障碍的国家界限打破,把资本家独占利益的生产制度打破。此次战争的真因,原来也是为把国家界限打破而起的。因为资本主义所扩张的生产力,非现在国家的界限内所能包容;因为国家的界限内范围太狭,不足供他的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大家才要靠着战争,打破这种界限;要想合全球水陆各地成一经济组织,使各部分互相联结。关于打破国家界限这一点,社会党人也与他们意见相同。但是资本家的政府企望此事,为使他们国内的中级社会获得利益,依靠战胜国资本家一阶级的世界经济发展,不依靠全世界合于人道的生产者合理的组织的协力互助。这种战胜国,将因此次战争,由一个强国的地位进而为世界大帝国。Bolsheviki看破这一点,所以大声疾呼,宣告;此次战争,是Czar的战争,是Kaiser的战争,是Kings的战争,是Emperors的战争,是资本家政府的战争,不是他们的战争。他们的战争,是阶级战争,是合全世界无产庶民对于世界资本家的战争。战争固为他们所反对,但是他们也不恐怕战争。他们主张一切男女都应该工作,工作的男女都应该组入一个联合。每个联合都应该有中央统治会议。这等会议,应该组织世界所有的政府。没有康格雷,没有巴力门,没有大总统,没有总理,没有内阁,没有立法部,没有统治者,但有劳工联合的会议,什么事都归他们决定。一切产业都归在那产业里作工的人所有,此外不许更有所有权。他们将要联合世界的无产庶民,拿他们最大最强的抵抗力,创造一自由乡土,先造欧洲联邦民主国,做世界联邦的基础。这是Bolsheviki的主义。这是二十世纪世界革命的新信条。

……

以上所举,都是战争终结以前的话,德奥社会的革命未发以前的话。到了今日,……威、哈二氏的评论,也算有了验证。匈奥革命,德国革命匈牙利革命,最近荷兰、瑞典、西班牙也有革命社会党奋起的风谣。革命的情形,和俄国大抵相同。赤色旗到处翻飞,劳工会纷纷成立,可以说完全是俄罗斯式的革命,可以说是二十世纪式的革命。象这般滔滔滚滚的潮流,实非现在资本家的政府所能防遏得住的。因为二十世纪的群众运动,是合世界人类全体为一大群众。这大群众里边的每一个人一部分人的暗示模仿,集中而成一种伟大不可抗的社会力。这种世界的社会力,在人间一有动荡,世界各处都有风靡云涌、山鸣谷应的样子。在这世界的群众运动的中间,历史上残余的东西,什么皇帝咧,贵族咧,军阀咧,官僚咧,军国主义咧,资本主义咧,凡可以障阻这新运动的进路的,必夹雷霆万钧的力量摧拉他们。他们遇见这种不可当的潮流,都像枯黄的树叶遇见凛冽的秋风一般,一个一个的飞落在地。由今以后,到处所见的,都是Bolshevism战胜的旗。到处所闻的,都是Bolshevism的凯歌的声。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我尝说过:“历史是人间普遍心理表现的记录。人间的生活,都在这大机轴中息息相关,脉脉相通。一个人的未来,和人间全体的未来相照应。一件事的朕兆,和世界全局的朕兆有关联。一七八九年法兰西的革命,不独是法兰西人心变动的表征,实是十九世纪全世界人类普遍心理变动的表征。一九一七年俄罗斯的革命,不独是俄罗斯人心变动的显兆,实是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普遍心理变动的显兆。”俄国的革命,不过是使天下惊秋的一片桐叶罢了。Bolshevism这个字,虽为俄人所创造;但是他的精神,可是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精神。所以Bolshevism的胜利,就是二十世纪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新精神的胜利!

(《新青年》第5卷第5号,1918年11月15日出版。)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