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公元前37年

河南濮阳西)人,学《易》于 焦延寿。以孝廉为郎 ,上疏屡言灾异,有应验。元帝数召见问。建昭二年(前37年)六月, 中书令 尚书令五鹿充宗专权,皆嫉 河南安阳北)太守,得用考功法治郡。月余, 河南濮阳西)人,学《易》于 焦延寿。以孝廉为郎 ,上疏屡言灾异,有应验。元帝数召见问。建昭二年(前37年)六月, 中书令 尚书令五鹿充宗专权,皆嫉 河南安阳北)太守,得用考功法治郡。月余, 夫余朱蒙在玄党郡 高句丽县辖区内建立政权。高句丽,史书记作“高句骊”,简称为“句丽”或“句骊”。是西汉到隋唐时期东北地区出现的一个有重要影响的边疆 民族。周秦时期,高句丽的先人一直生活在东北地区。高句丽鼎盛时期其势力范围包括 吉林东南部、辽河以东和 朝鲜半岛北部。公元668年,高句丽被唐王朝联合 朝鲜半岛东南部的新罗所灭,在历史上持续了705年之久。曾是 中国东北地区影响较大的少数 民族政权之一。高句丽作为中国古代东北地区最具特色与影响的 民族和地方政权之一,曾创造了 辉煌的历史。西汉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卫氏 朝鲜后,以其地置玄菟、乐浪、临屯。真番四郡,并在高句丽聚居之地设置高句县,辖属于玄菟郡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高句丽建立政权,成为中国历史上汉代玄菟郡辖属下的一个地方 民族政权。高句丽建立政权后,其都城“三治两迁”。公元前37年至公元3年,都于纥升骨城(今辽宁桓仁);公元3年至公元427年,都于 国内城(今 吉林集安);公元427年至公元668年,都于平壤城(今 朝鲜平壤)。

罗马的农业科学

公元前37年,大法官 瓦罗(公元前116-前27年)在卡图的基础上,重新撰写了《 论农业》。 古罗马是以农业立国,农业科学技术有了很大的发展,许多行政长官和学者都写过有关农学的著作。最著名的要属公元前180年 罗马监察官 卡图(公元前234前149年)发表的《论农业》一书。 瓦罗还是一位著名的 拉丁语作家,他开创了 罗马时代百科全书式的写作传统。他把学问分为九科,即文法、 修辞、逻辑、几何、算术、天文、音乐及医学、建筑。从而成为后来著名的“学问七科”。

王昭君被召入宫,后为 汉元帝的待诏。昭君名嫱, 字昭君,西汉南郡秭归(今 湖北省 兴山县)人,为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原是皇宫中的宫女,西汉年间,匈奴 呼韩邪单于(国王)入朝求和亲,昭君自愿远嫁匈奴,后被封为 宁胡阏氏( 王后),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昭君出塞”的故事。

希律王重修耶路撒冷第二圣殿

公元前586年, 巴比伦军队攻占 耶路撒冷,第一圣殿被毁 ,后来 犹太人两度重修圣殿,但又在 罗马占领时期两次被毁坏殆尽。在公元前37年,希律王重修第二圣殿,较前更为富丽堂皇,不亚于 罗马的大庙宇。它的建筑,遵循传统格式,比过去更高大,装饰更加精美华丽。希律圣殿被 古罗马提图斯军团毁于公元70年,此后, 犹太人在原来犹太圣殿废墟上用原来圣殿的石头垒起一堵52米长、19米高的大墙,称为“西墙”。许多世纪以来,犹太教徒都到这里来面壁祈祷,每当追忆历史上圣殿被毁情景,便不禁嚎啕大哭一场,哭墙因此而得名。以色列人发誓决不废弃“ 哭墙”。

京房(前77前37年),西汉学者,本姓李,字君明,东郡顿丘(今 河南清丰西南)人。京房之所以驰名于 中国学术史,是由于他开创了今文《 易》学“京氏学”。《易》作为 中国学术源头之一,研求者代不绝迹,京房是其中颇有影响的一位。京房的《 易》学得之于焦延寿。焦延寿讲《易》,喜推灾异,以自然灾害解释卦象,推衍人事。《汉书京房传》概括焦延寿的学术道:“其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卦更值日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汉代《易》学流变为术数,焦延寿是始作俑者。

京房曾提出六十律学说,是为京氏律。其原理基于先秦的三分损益律学,其目的为探询变律,求还原于始律黄钟,以解决旋宫问题 。 他提出“ 竹声不足以度调”,应采用以弦度律的 理论。   京房的变律生律法是以三分损益法产生十二正律后,继续以此法生出第十三律“执始”,再反复生律至第六十律“南事”。其中第五十四律“色育”比始律“黄钟”仅高3.61音分,解决了“色育”均七音在听觉上合于黄钟均七音的旋宫难题。京房的微分生律法对 中国后世律学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如晋荀勖的十二笛律、南朝钱乐之的三百六十律、南朝宋何承天的新律、宋蔡元定的十八律、明朱载的新法密律(十二平均律学说),都与京房的学说有继承、发展的关系。

孝元皇帝下建昭二年(甲申,公元前三七年)

春,正月,上行幸甘泉,郊泰。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夏,四月,赦天下。

六月,立皇子兴为信都王。

东郡 京房学《易》于梁人 焦延寿。延寿常曰:“得我道以 亡身者,京生也。”其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卦,更直日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房用之尤精,以孝廉为郎,上疏屡言灾异,有验。天子说之,数召见问。房对曰:“古帝王以功 举贤,则万化成,瑞应著;末世以毁誉取人,故功业废而致灾异。宜令百官各试其功,灾异可息。”诏使房作其事,房奏考功课吏法。上令公卿朝臣与房会议温室,皆以房言烦碎,令上下相司,不可许;上意乡之。时部 刺史奏事京师,上召见诸刺史,令房晓以课事;剌史复以为不可行。唯 御史 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初言不可。后善之。

是时,中书令石显颛权,显友人五鹿充宗为 尚书令,二人用事。房尝宴见,问上曰:“幽、厉之君何以危?所任者何人也?”上曰:“君不明而所任者巧佞。”房曰:“知其巧佞而用之邪,将以为贤也?”上曰:“贤之。”房曰:“然则今何以知其不贤也?”上曰:“以其时乱而君危知之。”房曰:“若是,任贤必治,任不肖必乱,必然之道也。幽、厉何不觉寤而更求贤,曷为卒任不肖以至于是?”上曰:“临乱之君,各贤其臣;令皆觉寤,天下 安得危亡之君!”房曰:“ 齐桓公秦二世亦尝闻此君而非笑之;然则任 竖刁、 赵高,政治日乱,盗贼满山,何不以幽、厉卜之而觉寤乎?”上曰:“唯有道者能以往知来耳。”房因免冠顿首曰:“《春秋》纪二百四十二年灾异,以示万世之君。今陛下即位已来,日月失明,星辰逆行,山崩,泉涌,地震,石陨, 夏霜,冬雷,春凋,秋荣,陨霜不杀,水,旱,螟虫,民人饥、疫,盗贼不禁,刑人满市,《春秋》所记灾异尽备。陛下视今为治邪,乱邪?”上曰:“亦极乱耳,尚何道!”房曰:“今所任用者谁与?”上曰:“然,幸其愈于彼,又以为不在此人也。”房曰:“夫前世之君,亦皆然矣。臣恐后之视今,犹今之视前也!”上良久,乃曰:“今为乱者谁哉?”房曰:“明主宜自知之。”上曰:“不知也。如知,何故用之!”房曰:“上最所信任,与图事帷幄之中,进退天下之士者是矣。”房指谓 石显,上亦知之,谓房曰:“已谕。”房罢出,后上亦不能退显也。

臣光曰:人君之德不明,则臣下虽欲竭忠,何自而入乎!观 京房之所以晓孝元,可谓明白切至矣,而终不能寤,悲夫!《诗》曰:“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匪手携之,言示之事。”又曰:“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孝元之谓矣!

上令房上弟子晓知考功、课吏事者,欲试用之。房上“中郎任良、 姚平,愿以为 刺史,试考功法;臣得通籍殿中,为奏事,以防壅塞。” 石显、五鹿充宗皆疾房,欲远之,建言,宜试以房为郡守。帝于是以房为魏郡太守,得以考功法治郡。

房自请:“岁竟,乘传奏事。”天子许焉。房自知数以论议为大臣所非,与 石显等有隙,不欲远离左右,乃上封事曰:“臣出之后,恐为用事所蔽,身死而功不成,故愿岁尽乘传奏事,蒙哀见许。乃辛已,蒙气复乘卦,太阳侵色,此上 大夫覆阳而上意疑也。己卯、庚辰之间,必有欲隔绝臣,令不得乘传奏事者。”

房未发,上令阳平侯王凤承制诏房止无乘传奏事。房意愈恐。

秋,房去至新丰,因邮上封事曰:“臣前以六月中言《遁卦》不效,法曰:‘道人始去,寒涌水为灾。’至其七月,涌水出。臣弟子 姚平谓臣曰:‘房可谓知道,未可谓信道也。房言灾异,未尝不中。涌水已出,道人当逐死,尚复何言!’臣曰:‘陛下至仁,于臣尤厚,虽言而死,臣犹言也。’平又曰:‘房可谓小忠,未可谓大忠也。昔秦时赵高用事,有正先者,非刺高而死, 高威自此成,故秦之乱,正先趣之。’今臣得出守郡,自诡效功,恐未效而死,惟陛下毋使臣塞涌水之异,当正先之死,为 姚平所笑。”房至陕,复上封事曰:“臣前白愿出任良试考功,臣得居内。议者知如此于身不利,臣不可蔽,故云‘使弟子不若试师。’臣为 刺史,又当奏事,故复云‘为刺史,恐太守不与同心,不若以为太守。’此其所以隔绝臣也。陛下不违其言而遂听之,此乃蒙气所以不解、太阳无色者也。臣去稍远,太阳侵色益甚,唯陛下毋难还臣而易逆天意。邪说虽安于人,天气必变,故人可欺,天不可欺也,愿陛下察焉。”

房去月馀,竟征下狱。初,淮阳宪王舅张博,倾巧无行,多从王求金钱,欲为王求入朝。博从 京房学,以女妻房。房每朝见,退辄为博道其语。博因记房所说密语,令房为王作求朝奏草,皆持柬与王,以为 信验。石显知之,告房与张博通谋,非谤政治,归恶天子,诖误诸侯王。皆下狱,弃市,妻子徙边。 郑弘坐与房善,免为庶人。

御史中丞 陈咸数毁石显,久之,坐与槐里令朱云善,漏泄省中语,石显微伺知之,与云皆下狱,髡为城旦。

石显威权日盛,公卿以下畏显, 重足一迹。显与中书仆射 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结为党友,诸附倚者皆得宠位,民歌之曰:“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累累,绶若若邪!”

显内自知擅权专柄在掌握,恐天子一旦纳用左右耳目以间己,乃时归诚,取一信以为验。显尝使至诸官,有所征发,显先自白:“恐后漏尽宫门闭,请使诏吏开门。”上许之。显故投夜还,称诏开门入。后果有上书告“显 颛命,矫诏开宫门”,天子闻之,笑以其书示显。显因泣曰:“陛下过私小臣,属任以事,群下无不嫉妒,欲陷害臣者,事类如此非一,唯独明主知之。愚臣微贱,诚不能以一躯称快万众,任天下之怨。臣愿归枢机职,受后宫扫除之役,死无所恨。唯陛下哀怜 财幸,以此全活小臣。”天子以为然而怜之,数劳勉显,加厚赏赐,赏赐及赂遗訾一万万。初,显闻众人匈匈,言己杀前将军 萧望之,恐天下学士讪己,以谏 大夫贡禹明经箸节,乃使人致意,深自 结纳,因荐禹天子,历位九卿,礼事之甚备。议者于是或称显,以为不妒谮望之矣。显之设变诈以自解免,取信人主者,皆此类也。

荀悦曰:夫佞臣之惑君主也甚矣,故孔子曰:“远佞人。”非但不用而已,乃远而绝之,隔塞其源,戒之极也。孔子曰:“政者,正也。”夫要道之本,正己而已矣。平直真实者,正之主也。故德必核其真,然后授其位;能必核其真,然后授其事;功必核其真,然后授其赏;罪必核其真,然后授其刑;行必核其真,然后贵之;言必核其真,然后信之;物必核其真,然后用之;事必核其真,然后修之。 故众正积于上,万事实于下,先 王之道,如斯而已矣!

八月,癸亥,以光禄勋匡衡为 御史 大夫。

闰月,丁酉,太皇太后上官氏崩。

冬,十一月,齐、楚地震,大雨雪,树折,屋坏。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