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胡惠春

 胡惠春,生于1910年,卒于1993年,名仁牧,字惠春,号渭村。在西方收藏界习惯称呼其为 J. M. Hu, 民国年间上海大收藏家。

  胡惠春,生于1910年,卒于1993年,名仁牧,字惠春,号渭村。在西方收藏界习惯称呼其为 J. M. Hu, 民国年间上海大收藏家。

  胡惠春先生是上海著名金融家胡笔江之子,后继承父业,成为一个银行家。由于其对中国陶瓷的喜爱,同时更为了易于商业竞争,胡惠春先生决定集中收藏明清官窑瓷器,作为他藏品的核心。暂得楼是胡惠春先生为自己的收藏所起的堂号,在香港、纽约均设有分馆。“暂得”一词取自王羲之兰亭集序》:“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表达了欣然而遇的内心喜悦。胡惠春先生相信这就是如他鉴赏一件器物时的感受。

  解放初期,受周总理号召,胡惠春与香港知名学者及教育家陈君葆、当时新任中国文化部部长沈雁冰、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等人,在香港秘密组织国宝收购小组,由内地出资,大量购买战乱散失香港的重要文物,尤其是古籍善本、清宫迭失书画等,运回大陆,其中最著名的有《四部丛刊》、《吕氏春秋》、《晋会要》、《王梅溪集》等罕本古籍,其中,《晋会要》是清末广东著名学者汪兆镛的手写原稿。

  现上海博物馆里的暂得楼瓷器馆展品均为胡氏毕生所藏的捐献。胡惠春先生在1949年曾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后移居香港,在随后的30余年里,其先后以不同形式向上海博物馆捐赠了350余件藏品。上海博物馆后来专门为暂得楼的藏品开设暂得楼陶瓷陈列专室,使其多年收藏终获归宿。

胡惠春先生与陶瓷收藏
暂得楼是胡惠春先生为自己的收藏所起的堂号,“暂得”一词取自王羲之《兰亭集序》“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表达了欣然而遇的内心喜悦。胡惠春先生相信这就是如他鉴赏一件器物时的感受。
胡惠春先生系上海著名金融家胡笔江之子。少年时期由父亲聘请名师在家教授,接受中国传统教育。中学毕业以后,进入燕京大学攻读地质学,然而他的兴趣却在文史与艺术。二十七岁时,由于父亲不幸遇难,胡惠春继承父业,成为一个银行家。
中国现代收藏家的崛起,当在清末民初。宣统时代,帝国败落,各种宫廷收藏御用之品,或以赏赐为名或因盗窃,大量流出宫外,随着溥仪的流亡,更加剧了文物的散失。当时西方及日本的收藏家和古玩商热衷于收购这些从宫中散佚出的文物。有些人士出于爱国之情,阻止祖国的文化遗物外流,不惜以重金收购。胡惠春就是这个收藏群体中的一位,早在四十年代之初,他的收藏已为人所注目。
在对文物的激烈争夺战中,出于自身爱好,同时更为了易于竞争,胡惠春先生决定集中搜藏明清官窑瓷器,作为他藏品的核心。
与上海博物馆的不解之缘
胡惠春和上海博物馆有着不解之缘,这个缘是由对文物之情愫凝结而成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他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时,就将他珍藏的数百件文物捐献给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这一大宗珍贵瓷器,对于筹建当时文物基础极为薄弱的上海博物馆,可以说起到了奠基的作用。
“文革”时期,胡先生在上海的老宅亦未能躲过抄家一劫,当时上海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曾对其中的文物进行了整理和抢救,并一一登记,作为“代管文物”寄存在博物馆。
到了1988年,上海博物馆开始筹划选址建新馆,胡先生有意捐献这批“代管文物”,便委托其女婿范季融先生与上海博物馆洽谈,上博欣然之余,决定在新馆为他的藏品开设暂得楼陶瓷陈列专室,使其多年收藏终获归宿。
胡惠春先生的收藏情结胡惠春有着与艺术相通的真性情,他对陶瓷的钟爱始于求学阶段。在收藏中,胡先生执着地追求藏品的完美。任何一件清代官窑器若有丝毫瑕疵,他都不会接受。藏品成双配对,以达到陈列时的美观,这是胡惠春在收藏中追求完美的另一种表现。在他的个人陈设中,家具完全是清初之紫檀,四壁悬挂明代缂丝花鸟树石画,瓷器对称陈列,此外一无杂物,气象清雅脱俗。
胡惠春先生的藏品中包括了不少晋、唐、宋、元、明的名品,单是清代官窑精品就达九十余件,可以说代表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景德镇瓷器生产高峰时期的作品。过去一般藏家收集清瓷,多以乾隆为限,个别亦兼及嘉庆,胡惠春先生兼及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甚至宣统瓷的收藏,其中很多都是成对器物,并多数有官窑款,极难能可贵。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