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进士题名碑

  进士题名碑在孔庙在成门及先师门两侧。   院内有进士题名碑198通,其中元代3通,明代77通,清代118通。元代碑少的原因是,明代把元代进士名字磨去而刻上明代进士名字。现存元代之碑不知何故被埋在地下而幸存。是清康熙年间国子监祭酒吴苑在崇圣祠发掘出土的。明永乐十年(1412)以前的进士题名碑在南京国学。北京孔庙中的进士题名碑起永乐十四年(1416)丙申科,止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科,计195通。碑上刻有姓名、次第和籍贯。明清两代举行科考201科,中进士51624人,其中不乏历史上的有名之士。如于谦之名在西侧后一排,东数第五座;袁崇焕之名在东侧东数第三碑;林则徐之名在西侧后二排西数第三碑。碑上题名之人,新中国成立后还健在的,只沈钧儒一人而已。其名在西侧前一排东数第一碑。

  进士题名碑在孔庙在成门及先师门两侧。   院内有进士题名碑198通,其中元代3通,明代77通,清代118通。元代碑少的原因是,明代把元代进士名字磨去而刻上明代进士名字。现存元代之碑不知何故被埋在地下而幸存。是清康熙年间国子监祭酒吴苑在崇圣祠发掘出土的。明永乐十年(1412)以前的进士题名碑在南京国学。北京孔庙中的进士题名碑起永乐十四年(1416)丙申科,止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科,计195通。碑上刻有姓名、次第和籍贯。明清两代举行科考201科,中进士51624人,其中不乏历史上的有名之士。如于谦之名在西侧后一排,东数第五座;袁崇焕之名在东侧东数第三碑;林则徐之名在西侧后二排西数第三碑。碑上题名之人,新中国成立后还健在的,只沈钧儒一人而已。其名在西侧前一排东数第一碑。

  孔庙碑林里来了两位能工巧匠,一位叫郭继华,一位叫贾瑞宏,他们都是孔庙从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请来的拓碑高手。从6月20日开始,他们每天早上8点多便钻进碑林,手提白芨浆,腋下夹宣纸,登梯爬高,为每一块进士碑清扫容颜后拓印碑文,算是留下一张封闭前的“纪念照”。据郭继华介绍,他们现在每天加班加点工作12个小时,每块碑拓3份,一天最多也只能拓6块,至今天已拓完110块左右,估计8月底可以顺利完成拓碑工作。   孔庙副研究员袁世贵先生把记者领到西侧碑林最北面一排的三块元代进士碑前说,这是孔庙里年代最久远的三块碑,你看看已经被风雨侵蚀成了什么样子。记者绕着这三块碑前后左右转了一圈儿,惊讶地发现它们已经变成了面目全非的“无字碑”。随后,记者在碑林中看到,竟然有三分之一的进士碑已经变得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嘉庆十六年得中进士的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大名在碑上也已荡然无存,这块碑只剩下云龙碑头上“进士题名碑”几个拳头大的篆字仍清晰可辨。袁先生告诉记者,他刚到孔庙工作时,这些碑文还大部分保存完好。近几十年来,空气污染日趋严重,碑文受损程度不断加大,大青石材质的石碑相对还好,汉白玉材质的进士碑,每次风雨过后碑面就像绿豆糕的表面一样,沙沙的,用手一摸,就会掉下一层细细的白石粉,碑文的字迹就浅了一些,如此反复,怎么能不让进士们从碑上“消失”呢?   为此,他们在3年前就向市有关部门提出拯救方案,为进士碑全部加上透明的有机玻璃罩,以避免文物继续遭到侵蚀。据悉,市有关部门上半年已同意了这个方案,并已列入项目,但由于资金短缺,封闭工作至今仍没有开始正式实施。为及早保留碑文资料,市文物管理局决定在封碑前先拓下拓片,以供未来研究之用。有关专业人士呼吁,希望这些珍贵的进士题名碑能够尽快得到最合理的保护。[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