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冰肌玉骨清无汗

《冰肌玉骨清无汗(中唐至南宋时期)》:美女文化伴随着时代的脉搏,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无论哪个国家和民族的美女文化和审美观念,都有它所根植的民族土壤,都能发现其随时代而变迁的特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从美女文化的角度而言,就是一部美女评价标准的变迁史。
讲述历代美女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展现历代美女璀璨多姿的绝世风采。
解读历代美女令人扼腕的历史命运。
评说历代美女人生舞台的成败得失。
《冰肌玉骨清无汗(中唐至南宋时期)》全景式向你描述了柳摇金、杜秋娘、苏小卿、花蕊夫人、穆桂英、李清照、李师师、梁红玉等历代美女的生命事迹,探询她们的心境和灵魂,堪称中国历代美女之列传。

  书 名: 冰肌玉骨清无汗   作 者:万安培   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10-1   ISBN: 9787501189540   开本: 16开   定价: 45.00元

  本套丛书以中国女性为主题,通过美女身后的历史透视,感触厚重的美女文化,品味中华美女之神韵。本书通过中国上下五年300多位美女的全景式描述,探询她们的心境和灵魂,堪称中国历代美女之列传。全书以正史和民间传说为依托,富有创意地提出历代美女评价的规范标准、领军人物、古代十大美女预选和正选。女性是历史的承载者,评说美女必须基于特定的历史环境,书中对美女的评价公允而客观。   本书为该丛书中的一本,主要向你阐述了中唐至南宋时期30多位美女的生平事迹。

  万安培 祖籍湖北江陵,生于1957年中元节。博士、教授。有17年高校教学与研究经历和10年银行从业经历。现为民建中央委员、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发展银行昆明分行行长。醉心文史、热爱倾诉,梦萦美女。主要文学作品有:《去远方》(1984)、《中国历代美人计》(1992)、《还钱奇情录》(1997)、《玉玺传奇》(1998)《飞碟奇缘》(1999)、《好日子》(2002)、《黑匣子》(2004)、《月光下的城堡》(月光三部之一、2006)等。

  第一章:中晚唐时期的美女   公孙大娘:一舞剑器动四方   李冶:教人寂寞复相思   李娃:皇上钦点的沂国夫人   柳摇金:纵使君来岂堪折   霍小玉:一代名花付落茵   崔莺莺:待月西厢玉人来   樊素小蛮樱桃小嘴杨柳腰   关盼盼:地角天涯相思长   薛涛:万里桥边女校书   颜今宾:为自己征集挽歌的女主持   杜秋娘:花开堪折直须折   徐月英:长羡荆钗与布裙   鱼玄机:举头空羡榜中名   王宝钏:十八年古井无波   步飞烟: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   第二章:五代至宋辽时期的美女概述   聂胜琼:以词换得自由身   苏小卿:新诗写记金山寺   谭意哥:从良自寻佳慨   谢桂英:谢氏筵中闻雅唱   第三章:五代十国时期的美女   花蕊夫人:冰肌玉骨清无汗   花见羞:五代最具传奇色彩的美女   周娥皇周嘉敏:和着亡国之君的节拍而歌   京娘:以死酬公子,清白天地知   第四章:北宋及辽国(契丹)时期的美女   萧绰:功冠辽史的美艳皇后   穆桂英:二十挂帅盖世无   刘娥打工妹出身的皇后   萧观音:惟有痴情一片月   王朝云:冰清玉洁冷美人   琴操:世事升沉梦一场   李清照:怎一个愁字了得   朱淑真:颜色如花命如叶   李师师:一曲当年动帝王   第五章:南宋时期的美女   梁红玉:千秋令誉仰淮蠕   莘瑶琴:风流肯付卖油郎   陈妙常:袈裟脱却着红裙   唐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严蕊:古今第一义妓

《冰肌玉骨清无汗(中唐至南宋时期)》:美女文化伴随着时代的脉搏,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无论哪个国家和民族的美女文化和审美观念,都有它所根植的民族土壤,都能发现其随时代而变迁的特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从美女文化的角度而言,就是一部美女评价标准的变迁史。
讲述历代美女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展现历代美女璀璨多姿的绝世风采。
解读历代美女令人扼腕的历史命运。
评说历代美女人生舞台的成败得失。
《冰肌玉骨清无汗(中唐至南宋时期)》全景式向你描述了柳摇金、杜秋娘、苏小卿、花蕊夫人、穆桂英、李清照、李师师、梁红玉等历代美女的生命事迹,探询她们的心境和灵魂,堪称中国历代美女之列传。

第一章:中晚唐时期的美女
樊素、小蛮:樱桃小嘴杨柳
樊素和小蛮,都是唐代很有名气的美女。二人同为大诗人白居易的家妓。后世形容美人之美的两个常用形容词:“樱桃小口”和小蛮腰”,其来历源于白居易一首诗中的两句话:“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据唐孟綮《本事诗事感》曰:“白尚书(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尝为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事见《云溪友议》。)美姬樊素的嘴小巧鲜艳,如同樱桃;小蛮的腰柔弱纤细,如同杨柳。
第一个形容美女的嘴唇形似樱桃者可能不是白居易,第一个形容女人细腰如杨柳者也不一定是香山居士,但以樊素口为樱桃小嘴的代名词,使袅袅如杨柳的细腰以小蛮腰为代名词,却是白老夫子的专利。樊素的小嘴巴也许不是女孩中最漂亮的,小蛮的细腰也不一定就最性感动人;因为大诗人白居易的缘故,樊素口、小蛮腰却成了度量天下美女的两大标准。这就不能不令人感叹:对美女而言,即便是天生的尤物,人间的绝品,也必须有名人追捧。这也就难怪大多数美女,特别是把自己的形体当作赚钱活命本钱的美女们,为什么一定要苦下功夫学习诗词歌赋、拼命往风流才子堆里扎了。名人追捧的广告效应,对美女名气指数的加成效应,绝对是成几何级数攀升的。(古代的广告宣传,不像今天有众多的媒体连线;当红文人的追捧,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广告宣传。)
白乐天这个人,也许称得上唐代乃至整个中国古代诗人中活得最为潇洒风流、最为快活惬意的一位了。他年轻时虽也受过一些排挤,有过一点怀才不遇,但政治生涯整体来看还是比较幸运的,既没有像李贺那么短命,没有像宋代苏轼、欧阳修等被贬得东奔西走。他晚年寓居洛阳,游山乐水,狎妓赏花,一直活到75岁,才得善终。在平均寿命不足30岁的唐代,绝对算得高寿。
白居易做官没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任杭州刺史时留下的那条“白堤”是块口碑。)他的名气主要还是来自于诗作。白诗最大的风格特点是直白、通俗易懂,没什么文化功底的老妪稚儿也能朗朗上口,因而在民间流传很快。白诗中的名篇很多,但与美人相关且较著名的,应当数《长恨歌》和《琵琶行》。(另有一首《和微之诗二十三首和李势女》中云:“减一分太短,增一分太长。不朱面若花,不粉肌如霜。色为天下艳,心乃女中郎。”)白居易还有个特点,就是非常懂得享受生活;换句话说,白居易是个活得非常潇洒、非常自在逍遥的男人。(乐天大人狎妓成癖,据说从50多岁到60多岁的十年之间,仅家妓就一连换了三批。有诗《追欢偶作》为证:“追欢逐乐少闲时,补帖平生得事迟。何处花开曾后看,谁家酒熟不先知。石楼月下吹芦管,金谷风前舞柳枝。十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乐天一过难知分,犹自咨嗟两髦丝。”)
研究中国美女者,特别要提到白居易,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他写了那篇著名的长诗《长恨歌》;二是他蓄养的樊素、小蛮因他的诗作而扬名,诞生了形容美女的两个专用名词;三是因为他的一篇书信,导致唐代另一位绝色美女关盼盼绝食而死。不少人因而将关盼盼之死的账记在了白居易名下。
樱桃小嘴到底有多么性感,至今仍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对于杨柳细腰如小蛮的赞美,整个男人世界,却是一致公认的。手搂纤纤细腰,耳边呵气如兰,大概是天下所有臭男人梦寐以求的美事。所谓“温香暖玉抱满怀”,当然绝不会是指抱一堆肥肉厚膘;只有娇小玲珑、弱不禁风的玉体,才会令男人产生怜香惜玉的感觉。唐代人崇尚丰满,小蛮腰竟然受到男人们的普遍追捧,让人颇感惊奇。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即便是丰满,也必须适度。
诗经》开篇即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谓窈窕,说白了就是身材曲美婀娜,其腰纤细苗条。《诗经小雅采薇》中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句,只“依依”二字,已使杨柳之神韵跃然纸上。妹喜、妲已和褒姒们,肯定都会有一副诱人的魔鬼身材,那纤弱如杨柳扶风的细腰,肯定是魔鬼身材的主要构件;赵飞燕能掌上起舞,其腰盈不足尺,羡煞后宫佳丽三千;《西厢记》里的崔莺莺也是“柳腰款摆,花心轻折,露滴牡丹开”, “千般嫣娜,万般旖旎,似垂柳在晚风前”,第一时间就把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张生给迷糊了;《红楼梦》里有个“猿背蜂腰”的俏丫鬟晴雯,在王夫人眼中,第一坏印象就是她的“水蛇腰”太富性感,晴雯最终被撵出大观园,恐怕主要就是因为“小蛮腰”惹的祸。
“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人”。几千年以来,由于“细腰”审美文化的世界性流行,使得无以数计的女人为了保持身体的曲线美饱受折磨。“女为悦己者容”。贪口福的女人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减肥更成为一门科学和产业长盛不衰。女人们感叹美颜难求,对天生有沉鱼落雁之色、羞花闭月之貌的美女们羡慕不已,对“手足纤纤,三围如倒悬葫芦”一般的魔鬼身材充满渴望。直到现代美容术兴起,人造美女横空出世,人们才从“美乃天然”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听说韩国最著名的人造美女金某脱胎换骨式的造美,前后共施行大小手术1000多次,其中昏死23次,最长一次休克长达13天零22小时又15分3秒?)
樊素和小蛮是白居易最为醉心的两名家伎。两人不仅容颜超凡,且能歌善舞。樊素的口形好看,歌唱的姿态刹是好看;小蛮的腰细,舞蹈方面自然略胜一筹。白居易曾为小蛮作《杨柳枝词》曰: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如金色软于丝。
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前两句以春风吹拂柳枝以及柳枝的颜色和柔软风姿比喻小蛮优美的舞姿,后两句则以柳树在尽目无人的荒园里无人过问,感叹小蛮将来不知归谁所有。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淡淡的哀愁和惋惜情绪。
小蛮腰的说法,如今已成为细腰如柳的代名词,其影响远大于樱桃樊素口的称谓。不过,在当时的现实生活中,白居易对拥有樱桃小口和一副好歌喉的樊素似乎更为钟情。(樊素也深得白居易诗友们的喜爱。据说刘禹锡打樊素的主意较白氏更早,曾有《寄赠小樊》诗曰:“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向人时。终须买取名春草,处处相向步步随。”白诗《九日代罗樊二妓招舒著作》:“罗敷敛双袂,樊姬献一杯。不见舒员外,秋菊为谁开?”这里的樊姬即樊素,其时已是白家的姬人了。)
白居易60多岁时忽发一次中风,经抢救及时脱险。他骤感来日无多,对男女之间的性趣渐渐淡了,萌生了将一班靓女遣散出门的念头。其时樊素已“年二十馀”。白居易在《不能忘情吟》一诗中记述樊素自言:“素事主十年,凡三千有六百日。巾栉之间,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素之歌,亦可以送主一杯。”据此而知,樊素、小蛮在白大官人身边侍奉已达十年之久,不在“三嫌老丑换蛾眉”之列。白居易欣赏二人歌舞技艺超群,谓樊素“绰绰有歌舞态,善唱《柳枝》,人多以曲名名之,由是名闻洛下。”白居易本想将樊素打发出去,辗转反侧,“不能忘情”,仍然将樊素留在了白府。又过了些日子,老头子彻底冷静下来,为二人前途计,终于忍痛将二人送出了白府。小蛮临别时是什么心情,白诗未记;但樊素与同时被送走的那匹老马眷恋不肯离去的情景,却令白老夫子唏嘘不已。小蛮与樊素同时被送走时,诗人十分伤感,久久难以释怀。他在《别柳枝》一诗中满含深情地咏道:
两枝杨柳小楼中,袅娜多年伴醉舞,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
关盼盼:地角天涯相思长
谁也不能否认自居易是个多情种。在他精力旺盛、财力敦实时,家中“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羡煞了天下须眉。白居易不仅对樊素、小蛮两个侍妾钟爱非常,对天下容貌姣好的美女皆有体爱之情。一次,白居易到徐州守帅张情府上做客,张家小妾关盼盼当场献《霓裳羽衣舞》,(从前是杨贵妃的专利。)白居易观后大为赞叹,即兴赋诗,赞誉关盼盼“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这次分别之后,一别十几年,白居易未再到张府,也没有得到关盼盼的消息。

每一位美女都曾经是漫长历史中光亮一时的独特风景,令后人咀嚼不尽。
著名作家 陈忠实

100多万字、四卷本的《中国历代美女榜》终于完成付梓了。对于数年来关心我和关注这本书的朋友们,总算是有了一个交代。
不了解我的朋友们可能要问,你一个银行分行的行长,工作那么繁忙,哪来的闲功夫研究美女呢?了解我以往专业经历的朋友会想,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价值的东西不知凡几,怎么你偏偏对美女感兴趣?或许有读者会担心,你这本通篇讲美女的书,内容是不是有媚俗、色情之嫌啊?
我对中国美女的研究兴趣可远溯至1990年。作为研究的初步成果,是1993年4月出版的《中国历代美人计》。这本20万字的小册子影响不大,但写作这本小书的经历却令我难忘。从那时起至今的10多年间,我对美女,尤其是中国古代美女的研究从未间断。虽然我的工作性质自1998年10月以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一个教书匠变成了银行职员。剑夫批注,下同)但对中国历代美女命运的关注、思考和资料搜集,始终是一如既往。
银行的工作非常繁忙,尽管我想集腋成裘,在《中国历代美人计》的基础上添砖加瓦,把近年收集到的一些资料和心得揉成一本薪书,但也只是有此想法而已。直到2005年5月份,因为工作调动,我忽然有了两个月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虽然短了点,了一个久有的心愿似乎能够。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