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不孝罪

在中国封建法律中,不孝是一种独立罪名。《唐律名例》规定,

不孝罪包括:“谓告言诅詈祖父母父母;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供

养有缺;居父母丧身自嫁娶,若作乐,释服从吉;闻祖父母父母丧匿

不举哀;诈称祖父母父母死。”就是:检举告发祖父母、父母犯罪行

为的;骂祖父母、父母的;背地里诅骂祖父母、父母的;祖父母、父

母生存期间自己另立户口、私攒钱财的;对祖父母、父母不尽最大能

力奉养,使其得不到生活满足的;父母丧事期间自己娶妻或出嫁的,

父母丧事期间听音乐、看戏的;父母丧事期间脱掉丧服穿红挂绿的;

隐匿祖父母、父母死亡消息,不发讣告、不举办丧事的;祖父母父母

未死谎报死亡的,这十种情况,都属于不孝的犯罪行为,都应受到严

厉的惩罚。

在中国封建法律中,不孝是一种独立罪名。《唐律名例》规定,

不孝罪包括:“谓告言诅詈祖父母父母;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供

养有缺;居父母丧身自嫁娶,若作乐,释服从吉;闻祖父母父母丧匿

不举哀;诈称祖父母父母死。”就是:检举告发祖父母、父母犯罪行

为的;骂祖父母、父母的;背地里诅骂祖父母、父母的;祖父母、父

母生存期间自己另立户口、私攒钱财的;对祖父母、父母不尽最大能

力奉养,使其得不到生活满足的;父母丧事期间自己娶妻或出嫁的,

父母丧事期间听音乐、看戏的;父母丧事期间脱掉丧服穿红挂绿的;

隐匿祖父母、父母死亡消息,不发讣告、不举办丧事的;祖父母父母

未死谎报死亡的,这十种情况,都属于不孝的犯罪行为,都应受到严

厉的惩罚。

在古代,不孝是一种严重的犯罪。《孝经五刑》中写道,“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在隋唐律中,不孝被列属“十恶”范畴。此后,宋、元、明、清各个朝代都一一沿袭。古代统治者以不孝罪打击不孝行为,是以长幼不平等为基础,以牺牲子女们的合法利益为代价的。但是,不孝罪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在不孝罪的治理下,形成了尊老敬长的社会风尚。

1、 中国早期法制(习惯法时代)

中国早期法制一般指夏商西周及春秋时期的法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 奴隶制时代的法制,其主要特点是以习惯法为基本形态。

夏王朝的建立统治者便将古代的习惯法作为治国的根本进行推行来完善自己的统治体制。到了商朝经历了从“ 兄终弟及”制即“兄死弟继,无弟子继,弟死兄子继的制度。说明第一代继承人是弟,这主要是有利于统治秩序的维护,弟比兄子有更多的社会经验。但由于经常会引发社会争斗,所以更改为“ 嫡长子继承制”。从此嫡长子成为继承政治权力和物质财产的合体。到西周时期沿袭了 嫡长子继承制。正妻所生之子为嫡系,其他为庶出,正妻及其所生子女有明显的不同地位。西周进一步完善了 礼治,出现了“周公制礼”的情况。礼中有一个核心的概念“孝”,

礼中的核心是“亲亲”尊尊。西周时期还出现了明文的“不孝”罪,被认为是很严重的罪行,《尚书》中记载周公曾经告戒 康叔说:“元恶大敦,引为不孝不友”要“刑兹无赦”。西周时期对告诉权中规定“父子不得相诉,父子将狱,是无上下也”。不孝动摇了家族政治的根本,也就动摇了国家的根本,当然要大力惩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西周时期婚姻成立的实质要件。《诗经》中“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宗法制下婚姻决非男女当事人之事,未经父母家长同意而行婚姻之事谓之“淫奔”是不为礼法所容。婚姻解除的决定权也掌握在父母手中。七出三不去是对父权的典型反映,作为西周婚姻制度主要体现的六礼制度也沿袭到后代,对汉唐,明清制度有广泛的影响。春秋时期是中国的大动荡时期, 礼治开始衰落,但并未从根本上动摇家族政治赖以存在的基础。

2、 战国以后的封建法制时期

秦朝时出现了“破坏婚姻家庭罪”其中包括了‘擅杀子,子不孝,子女控告父母,尊幼殴尊长’秦简《法律问答》中“擅杀子,黥为 城旦舂” 秦律中对继承人的确定有法定继承人和指定继承人两种,秦律中限制了子告父母的权利,把子告父母定为“非公室告”司法机关不得受理。到了汉朝“亲亲得相首匿”原则的确立更进一步强化了家庭观念, 汉律仍以七出三不去为弃妻的主要原则,西汉由于受到儒家学说的影响妇女在公婆少不欢欣的条件下,便可以强迫夫妻离弃,古乐府中《孔雀东南飞》中的焦仲卿与妻刘兰芝的悲剧就是一例,汉律中有不孝罪依法,无论什么情况下殴打父母皆处死刑,殴死父母到枭首,杀父母以论处腰斩,甚至居父母丧,司与人通奸着也处死刑。汉为推行孝道,提倡同居共财,即不与父母祖父母分居析财。继承法中两汉规定爵位的继承,基本沿袭 嫡长子继承制,非子,非正没有爵位的继承权,关于财产继承,主要是土地和其他财产,汉代开始出现诸子均分财产的情况,庶子女儿都有财产权。三国两晋南北朝在继承上严格惟有嫡长子有继承权,服制定罪是其一大特色,尊长杀伤卑幼关系越近则定罪越轻反之则越重,但幼犯尊长则正好相反, 重罪十条中出现了不孝罪,隋朝把不孝进一步放到了“十恶”中。

盛唐时期《户婚律》中极力维护封建婚姻家庭的制度,首先法律确认了封建买卖婚姻的合法性,家长有主婚权,卑幼不依家长私定婚姻者要受杖一百的处罚。在家庭生活方面,唐代法律赋予家长极大的支配权,家长拥有教育惩戒子女的各项权利,子女有非礼行动,家长可以动用家法惩戒,严重者还可以送交官府处以二年以上有期徒刑,财产一应有家长支配,子孙如果另立户口私存资财要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罚适用上亲属相犯, 同罪异罚。宋辽金元并未有所发展,明代基本沿用上朝,在继承上实行 嫡长子继承制,但在财产继承上 明律规定“不问妻妾婢生只以子数均分。

3、 近现代时期

清朝末年修律过程中出现了法理派与礼教派的斗争。“子孙违反教令”是传统法制中一条针对子孙卑幼的不听教令的弹性很大的条款,只要子孙违背了尊长教令即可成为罪名,随唐以后各代法律都有此条,赋予违反父母尊长的子孙以惩罚。还有“送惩权”对于多次触犯父母尊长者,尊长可以直接要求官府发遣,法理派则认为这是教育问题无关法律。天下父母无不是之父母,子孙对父母祖父母的教训最多是‘大杖则走,小杖则忍’只有忍受之理,断无防范之说,但法理派则提出“正当防卫之说”和“父杀子,君主治之以不慈之罪”之假想,以拉近中国法制与西方法制之距离,势必会受到当时传统势力的打击而被迫流产。到了民国时期,民法典中规定废止旧法中长期沿用的宗祧制度,子女对遗产的继承权改变过去那种有男子独占的局面,采用平等的继承制度,婚姻由男女当事人自行定订,但司法院的解释还公然承认买卖婚姻的合法性。确认以父权为中心的 封建家长制。父母得于必要范围内惩戒子女。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时,才从立法上彻底废除了家长集权制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