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栾平

栾平

看过小说《林海雪原》或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人,都知道“小炉匠”栾平是被头号英雄杨子荣一把提出威虎厅给枪决了。杨子荣在京剧中唱道:“为非作歹几十年,血债累累罪滔天。代表祖国处决你,要为人民报仇冤。”栾平是个丑角,解放军笑他,“国军”笑他,观众也哈哈大笑他。但栾平自己却长眠在威虎山麓,永睁着一双悲愤的眼。

其实,从“国军”的角度来看,栾平不但不是个丑角,而且称得起是个大忠臣、大英雄。他本是奶头山许大马棒的联络副官,“出头露面”,红极一时,在各路国军头领间颇有知名度。当许大马棒的部队全军覆没以后,栾平不遗余力地保护那张关系到无数国军生命的秘密联络图。被俘以后,凭着与共军多年斗争的丰富经验,他守口如瓶,直到共军缴获联络图后对他当面点破,他才“马后炮”式地被动交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栾平一直对国军满怀着忠诚和期望,因此他忍辱负重,斗智斗勇,“将以有为也。”其实凭栾平的才干,假如早日彻底投降,洗心革面,立功赎罪,日后当个省政协委员大概不成问题。但栾平表面对共军点头哈腰,内心却从未动摇过立场。终于在一次押运遇伏时,栾平舍命逃脱。他不是隐姓埋名,退出江湖,而是径直去投奔与许大马棒“面和心不和”的座山雕,那是“自己”的队伍、“自己”的事业,栾平可谓忠勇之士也。

然而栾平却被处决了在自己的队伍里被敌人处决了!真是千古罕见的奇冤。是谁杀了栾平?不错,他一上威虎山就遭遇了冒充胡标来此卧底而且已成为座山雕面前第一红人的杨子荣。但杨子荣再英雄,此刻也处于绝对劣势,只要栾平揭破他是共军,转眼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栾平却有真话不能讲,讲了真话也无人信。为什么?首先是因为座山雕制订的“极左路线”。座山雕要求属下对他绝对忠诚,“最恨被共军逮住过的人”,凡有赤化或软骨头嫌疑者杀,不允许人有污点、有错误。因此像栾平这样的“历史不清白”者,不但“忠而见疑,信而被谤”,而且被逼无奈,往往不得不隐瞒或编造自己的历史。要求绝对的忠诚,结果导致的是不忠诚。

其次,栾平死于威虎山的“愚众”。以八大金刚为首的群匪,生活在“黑话”所构建的话语价值网中,毫无独立思考能力,对杨子荣缺乏起码的警惕。《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打进威虎山后,成天请弟兄们饮酒作乐,大讲黄色笑话,挑拨各路国军的关系。威虎山的队伍沉迷于腐化享乐的气氛中,他们真心喜欢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这位“九爷”,打心眼儿里讨厌一脸阶级斗争色彩的栾平,因而当栾平喊出“他是共军”,杨子荣放出胜负手,以“留他留我?”为要挟时,感情冲动战胜了理智,群匪不假思考地选择了杨子荣。在“不宰了这个丧门星,于山头不利”的迷信气氛中,栾平被“拉出去”了。没有一个人想到栾平是否可能冤枉,没有一个人觉得栾平是否可怜,大家只感到看客般的好笑、好玩、解恨、解气。栾平临终时,一定看见了鲁迅笔下那一双双狼的眼睛。整个威虎山,就是一个由昏暴之君和愚顽之众组成的无主名杀人团。这里不缺枪,不缺粮,“九群二十七地堡,能攻能守又能溜”,缺的是一个体制,一个能够鉴别忠奸、鉴别贤愚的体制。体制的弊端,导致了整个威虎山的悲剧。所谓“后山有险路,直通威虎厅”,那险路不是别的,正是座山雕集团所执行的“错误路线”。

以栾平之机智、之忠勇,倘遇明主,在“正确的路线和政策”下竭其才智,足可大建功业,成为和杨子荣一样的大英雄当然,从我们的政治立场说是大坏蛋。

栾平

游戏东西女主播,后来主持《数字E族》

栾平

看过小说《林海雪原》或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人,都知道“小炉匠”栾平是被头号英雄杨子荣一把提出威虎厅给枪决了。杨子荣在京剧中唱道:“为非作歹几十年,血债累累罪滔天。代表祖国处决你,要为人民报仇冤。”栾平是个丑角,解放军笑他,“国军”笑他,观众也哈哈大笑他。但栾平自己却长眠在威虎山麓,永睁着一双悲愤的眼。

其实,从“国军”的角度来看,栾平不但不是个丑角,而且称得起是个大忠臣、大英雄。他本是奶头山许大马棒的联络副官,“出头露面”,红极一时,在各路国军头领间颇有知名度。当许大马棒的部队全军覆没以后,栾平不遗余力地保护那张关系到无数国军生命的秘密联络图。被俘以后,凭着与共军多年斗争的丰富经验,他守口如瓶,直到共军缴获联络图后对他当面点破,他才“马后炮”式地被动交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栾平一直对国军满怀着忠诚和期望,因此他忍辱负重,斗智斗勇,“将以有为也。”其实凭栾平的才干,假如早日彻底投降,洗心革面,立功赎罪,日后当个省政协委员大概不成问题。但栾平表面对共军点头哈腰,内心却从未动摇过立场。终于在一次押运遇伏时,栾平舍命逃脱。他不是隐姓埋名,退出江湖,而是径直去投奔与许大马棒“面和心不和”的座山雕,那是“自己”的队伍、“自己”的事业,栾平可谓忠勇之士也。

然而栾平却被处决了在自己的队伍里被敌人处决了!真是千古罕见的奇冤。是谁杀了栾平?不错,他一上威虎山就遭遇了冒充胡标来此卧底而且已成为座山雕面前第一红人的杨子荣。但杨子荣再英雄,此刻也处于绝对劣势,只要栾平揭破他是共军,转眼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栾平却有真话不能讲,讲了真话也无人信。为什么?首先是因为座山雕制订的“极左路线”。座山雕要求属下对他绝对忠诚,“最恨被共军逮住过的人”,凡有赤化或软骨头嫌疑者杀,不允许人有污点、有错误。因此像栾平这样的“历史不清白”者,不但“忠而见疑,信而被谤”,而且被逼无奈,往往不得不隐瞒或编造自己的历史。要求绝对的忠诚,结果导致的是不忠诚。

其次,栾平死于威虎山的“愚众”。以八大金刚为首的群匪,生活在“黑话”所构建的话语价值网中,毫无独立思考能力,对杨子荣缺乏起码的警惕。《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打进威虎山后,成天请弟兄们饮酒作乐,大讲黄色笑话,挑拨各路国军的关系。威虎山的队伍沉迷于腐化享乐的气氛中,他们真心喜欢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这位“九爷”,打心眼儿里讨厌一脸阶级斗争色彩的栾平,因而当栾平喊出“他是共军”,杨子荣放出胜负手,以“留他留我?”为要挟时,感情冲动战胜了理智,群匪不假思考地选择了杨子荣。在“不宰了这个丧门星,于山头不利”的迷信气氛中,栾平被“拉出去”了。没有一个人想到栾平是否可能冤枉,没有一个人觉得栾平是否可怜,大家只感到看客般的好笑、好玩、解恨、解气。栾平临终时,一定看见了鲁迅笔下那一双双狼的眼睛。整个威虎山,就是一个由昏暴之君和愚顽之众组成的无主名杀人团。这里不缺枪,不缺粮,“九群二十七地堡,能攻能守又能溜”,缺的是一个体制,一个能够鉴别忠奸、鉴别贤愚的体制。体制的弊端,导致了整个威虎山的悲剧。所谓“后山有险路,直通威虎厅”,那险路不是别的,正是座山雕集团所执行的“错误路线”。

以栾平之机智、之忠勇,倘遇明主,在“正确的路线和政策”下竭其才智,足可大建功业,成为和杨子荣一样的大英雄当然,从我们的政治立场说是大坏蛋。

栾平

游戏东西女主播,后来主持《数字E族》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