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龙关重光塔

鲁班被民间木工奉为祖师爷,在古代建筑领域是一位人人皆知的神灵人物。我在从事学习木工的时候(小件木工雕饰手艺:梳头匣子上盖花纹刻、梳妆坐镜花纹雕刻、八仙桌面深浅色木胶镶嵌、太师椅靠背雕刻、仿古复古木雕等),师傅就很严肃地指导过祭祖师仪式,还一再叮嘱,如果在耍手艺遇有尺寸、卯隼结合问题,可以斋戒、沐浴、焚香祷告求助于祖师爷,必然会想出解决的办法。我却一直不以为然,也因为后来放弃了木工,而被逐渐淡忘了。
那么,为什么木工以及建筑领域这么重视鲁班呢?这和流传诸多民俗、传说分不开的。
话说河北赤城县龙关镇的重光塔,就有许许多多传奇故事……

由家乡小镇到张家口75公里的必经之路龙关镇(112国道边),有一古塔--重光塔。据《龙门县志》(龙关镇旧制为龙门县城所在地,后划归赤城县)记载“重光塔原始建为唐代华严寺,元代颓于兵戈。唯有遗塔半截。”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后军都督杨洪(1381--1451,字宗道,祖籍山西太原。是北宋杨业后代。杨业也就是评书《杨家将》中的杨继业。在明永乐至正统年间历任昌平侯、宣府总兵、后军都督府左都督)因收复塞北山河而“重光”,“出私币,购良材,请工师……”在废址上建起一座以塔为中心的大寺院,并奏请朝廷赐名普济寺。实际就是出于政治、军事和褒奖胜利的目的而重建的该塔。取名“重光塔”,无非是“山河重复光明”的寓意。
传说当时杨洪重金聘请专业样式某(就是如今的工程师)设计出模型(古代建筑设计没有图纸,均为木工按比例制作建筑模型),当时不知什么原因而样式某未能亲临施工现场指导。没办法,后军都督杨洪便广招竞标者,辖区民众久喜太平,都以能够参与这项工程而自豪。当一工匠有幸中标后,因为当时根本没有仔细推敲施工方案,工期又紧,没有时间再考虑,只好带着两名副手硬着头皮开工。
工匠们聚集全班精英,认真按模型测算,以巨方石砌成基础,并很快建起了第一基础层。可是这第一塔体层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如何在那已经高高的基础上建造,实在想不出好办法,几人一合计,只好按照祖训开始祭请祖师鲁班。
三个主事工匠,斋戒三天,沐浴更衣,焚香祷告于鲁班,说明遇到的实际困难,请求协助等等。当晚各自回家休息,相约重光塔工地相聚。
第二天,三个工匠如期在重光塔工地相遇,不约而同地围着塔基座转了几圈,却好像在找寻什么。三人万般无奈只好说出昨晚三人所作的相同一梦。原来三个工匠傍晚相别以后,回家休息也是对祈祷鲁班半信半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琢磨如何建造高层塔体的时候,渐渐困倦而入睡。梦中有一白须白鬓神采奕奕的老人,围着那重光塔基础,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工匠问道:“老人家,您莫非有如何建造高层塔体的妙计吗?”那老人捻须笑道:“我这样一位黄土埋到脖子的人,能有什么妙计?”说完,大笑几声,忽然不见,梦也醒转。三人今天来到塔基下,总觉得梦境奇怪,也就围着塔基转圈圈,各自叙述完梦境,无解的前提下,又继续转圈,并叨念着老人的话语……。忽然三个工匠大声说道:“有了!妙啊!这是鲁班祖师爷在点化我们,用土埋塔的方法呀!”三位急忙扑翻身拜倒在地:“感谢祖师爷梦中点化……”
随后,那建塔工程,便用周围埋以黄土的办法建了起来,完工后,又将黄土运走露出塔身。这就是为什么重光塔那么高的建筑物,却没有留下任何搭建脚手架痕迹的原因。

如果您有幸龙关一游,由镇政府向偏东方向,大约500米左右就是这几经沧桑、战乱洗劫而尚存的重光塔。今天普济寺早已不复存在了,最最醒目的当数那塔身通高33.67米,石质基础上南北对称的砖石楼阁式建筑,就不得不为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而感叹一番了。
那重光塔置有台阶直通塔门,塔基为巨条石砌成,高2.1米,边长5.5米,南北两面有石阶,原设有过道门,各有朱漆木门两扇。这塔共分五层,俯视平面呈八角形。塔身为青砖楼阁式,各层皆辟有拱门两个,一、三、五层为南北向,二、四层为东西向。雕饰有直棂假窗,高处有了望孔,四、五层各设26个。在第五层南北拱门上端镶嵌着“大明赦重光塔”匾额一块,极其醒目。塔檐砖雕斗拱结构,一、二、三层每向面设平身双翘单起五彩斗拱一组,角为重叠角组斗拱。那塔顶铁刹为覆钵形,四面辟有壶门,内供佛像,刹顶饰以莲瓣,托以宝珠。整个塔身逐层高度递减,收放分明,整体造型下重上轻,极其稳固。进入塔中,就会看到砖砌八棱通天柱,柱面绘有壁画,每层砌有盘旋而上之砖梯。柱的四周有回廊环绕,可向外凭依远眺,四方景物均可尽收眼底。
见这满目伤痕累累的重光塔,不由你不想那原有的普济寺,虽几经明弘治、万历年间多次修缮,但因多年战乱,已无踪迹,只有古籍中的只言片语记载。如今政通人和,百业俱兴,如有海外华人,赤城、龙关四方游子中的富商善士,能够集资重建普济寺,再现龙关八景(泮水松影、元宫塔影、西山灵雨、两岩极阁、双峰插笔、羊城涌金),当是无量功德,也是开发京北赤城旅游资源的上上之策。
所幸的是,驰名中外、风格独具的重光塔,1993年7月15日,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重光塔依然矗立在龙关镇,而关于建造重光塔的民间传说故事不下三十余条,虽然版本众多,但总是离不开鲁班祖师。可见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化身鲁班在民俗文化中的神化地位。
途经龙关镇,仰望重光塔,遥远古老的故事却觉得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相关资料

齐心斗,不做耍头,角科做成抹斜拱。各层檐上出平座,以三踩斗拱承托。斗拱雕饰技精料实,逼真美观。塔刹为铁质覆钵式,四面辟壶门,内供佛像,刹顶覆莲瓣,上承宝珠。塔身逐层高度递减,收分明显,造型挺拔高峻,沉稳庄重,气势宏伟。 I97 yt[,Yy
塔心为砖砌八棱通天柱,柱面彩绘壁画,柱四周回廊环绕,回廊宽1.5米,每层砌台阶可盘旋而上。向外可凭塔门、了孔眺望,四面景物一览无余。 据《龙关县志》载:“县城内坎方旧普济寺遗址,有塔七级耸立院中,名曰重光,考之志,所载系唐代遗址,元蒙兵兴躏墟,明正统中,名将杨洪收复塞北山河重光,就其遗址奏请帑银兴工修复之,又命曰重光”。
据明代刘俊《敕赐普济寺记》描述:普济寺规模宏大,中轴线上从南到北依次为山门、天王殿、重光塔、大雄宝殿、 藏经阁、法堂。东西对称从南到北建有钟楼、鼓楼、东西配殿观音堂、地藏堂。“绘塑庄严,曲尽其妙。幡幢香花种种俱足,以及僧寮、方丈、香积、斋厨、宾客之馆,依次而备。绿瓦朱檐,飞鳞次,金壁丹垩,炫目烁日”,可见当日寺院碧丽堂皇之景象。 龙关城地处边塞要冲,杨洪在修建重光塔时,不但考虑到它的佛事活动,而且还赋予了它军事了望功能,使之成为一塔多用的建筑,体现了一个军事家的深谋远虑。如今,普济寺已不存在,惟存重光塔500余年栉风沐雨,巍然屹立。

1993年7月15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鲁班被民间木工奉为祖师爷,在古代建筑领域是一位人人皆知的神灵人物。我在从事学习木工的时候(小件木工雕饰手艺:梳头匣子上盖花纹刻、梳妆坐镜花纹雕刻、八仙桌面深浅色木胶镶嵌、太师椅靠背雕刻、仿古复古木雕等),师傅就很严肃地指导过祭祖师仪式,还一再叮嘱,如果在耍手艺遇有尺寸、卯隼结合问题,可以斋戒、沐浴、焚香祷告求助于祖师爷,必然会想出解决的办法。我却一直不以为然,也因为后来放弃了木工,而被逐渐淡忘了。
那么,为什么木工以及建筑领域这么重视鲁班呢?这和流传诸多民俗、传说分不开的。
话说河北赤城县龙关镇的重光塔,就有许许多多传奇故事……

由家乡小镇到张家口75公里的必经之路龙关镇(112国道边),有一古塔--重光塔。据《龙门县志》(龙关镇旧制为龙门县城所在地,后划归赤城县)记载“重光塔原始建为唐代华严寺,元代颓于兵戈。唯有遗塔半截。”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后军都督杨洪(1381--1451,字宗道,祖籍山西太原。是北宋杨业后代。杨业也就是评书《杨家将》中的杨继业。在明永乐至正统年间历任昌平侯、宣府总兵、后军都督府左都督)因收复塞北山河而“重光”,“出私币,购良材,请工师……”在废址上建起一座以塔为中心的大寺院,并奏请朝廷赐名普济寺。实际就是出于政治、军事和褒奖胜利的目的而重建的该塔。取名“重光塔”,无非是“山河重复光明”的寓意。
传说当时杨洪重金聘请专业样式某(就是如今的工程师)设计出模型(古代建筑设计没有图纸,均为木工按比例制作建筑模型),当时不知什么原因而样式某未能亲临施工现场指导。没办法,后军都督杨洪便广招竞标者,辖区民众久喜太平,都以能够参与这项工程而自豪。当一工匠有幸中标后,因为当时根本没有仔细推敲施工方案,工期又紧,没有时间再考虑,只好带着两名副手硬着头皮开工。
工匠们聚集全班精英,认真按模型测算,以巨方石砌成基础,并很快建起了第一基础层。可是这第一塔体层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如何在那已经高高的基础上建造,实在想不出好办法,几人一合计,只好按照祖训开始祭请祖师鲁班。
三个主事工匠,斋戒三天,沐浴更衣,焚香祷告于鲁班,说明遇到的实际困难,请求协助等等。当晚各自回家休息,相约重光塔工地相聚。
第二天,三个工匠如期在重光塔工地相遇,不约而同地围着塔基座转了几圈,却好像在找寻什么。三人万般无奈只好说出昨晚三人所作的相同一梦。原来三个工匠傍晚相别以后,回家休息也是对祈祷鲁班半信半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琢磨如何建造高层塔体的时候,渐渐困倦而入睡。梦中有一白须白鬓神采奕奕的老人,围着那重光塔基础,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工匠问道:“老人家,您莫非有如何建造高层塔体的妙计吗?”那老人捻须笑道:“我这样一位黄土埋到脖子的人,能有什么妙计?”说完,大笑几声,忽然不见,梦也醒转。三人今天来到塔基下,总觉得梦境奇怪,也就围着塔基转圈圈,各自叙述完梦境,无解的前提下,又继续转圈,并叨念着老人的话语……。忽然三个工匠大声说道:“有了!妙啊!这是鲁班祖师爷在点化我们,用土埋塔的方法呀!”三位急忙扑翻身拜倒在地:“感谢祖师爷梦中点化……”
随后,那建塔工程,便用周围埋以黄土的办法建了起来,完工后,又将黄土运走露出塔身。这就是为什么重光塔那么高的建筑物,却没有留下任何搭建脚手架痕迹的原因。

如果您有幸龙关一游,由镇政府向偏东方向,大约500米左右就是这几经沧桑、战乱洗劫而尚存的重光塔。今天普济寺早已不复存在了,最最醒目的当数那塔身通高33.67米,石质基础上南北对称的砖石楼阁式建筑,就不得不为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而感叹一番了。
那重光塔置有台阶直通塔门,塔基为巨条石砌成,高2.1米,边长5.5米,南北两面有石阶,原设有过道门,各有朱漆木门两扇。这塔共分五层,俯视平面呈八角形。塔身为青砖楼阁式,各层皆辟有拱门两个,一、三、五层为南北向,二、四层为东西向。雕饰有直棂假窗,高处有了望孔,四、五层各设26个。在第五层南北拱门上端镶嵌着“大明赦重光塔”匾额一块,极其醒目。塔檐砖雕斗拱结构,一、二、三层每向面设平身双翘单起五彩斗拱一组,角为重叠角组斗拱。那塔顶铁刹为覆钵形,四面辟有壶门,内供佛像,刹顶饰以莲瓣,托以宝珠。整个塔身逐层高度递减,收放分明,整体造型下重上轻,极其稳固。进入塔中,就会看到砖砌八棱通天柱,柱面绘有壁画,每层砌有盘旋而上之砖梯。柱的四周有回廊环绕,可向外凭依远眺,四方景物均可尽收眼底。
见这满目伤痕累累的重光塔,不由你不想那原有的普济寺,虽几经明弘治、万历年间多次修缮,但因多年战乱,已无踪迹,只有古籍中的只言片语记载。如今政通人和,百业俱兴,如有海外华人,赤城、龙关四方游子中的富商善士,能够集资重建普济寺,再现龙关八景(泮水松影、元宫塔影、西山灵雨、两岩极阁、双峰插笔、羊城涌金),当是无量功德,也是开发京北赤城旅游资源的上上之策。
所幸的是,驰名中外、风格独具的重光塔,1993年7月15日,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重光塔依然矗立在龙关镇,而关于建造重光塔的民间传说故事不下三十余条,虽然版本众多,但总是离不开鲁班祖师。可见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化身鲁班在民俗文化中的神化地位。
途经龙关镇,仰望重光塔,遥远古老的故事却觉得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相关资料

齐心斗,不做耍头,角科做成抹斜拱。各层檐上出平座,以三踩斗拱承托。斗拱雕饰技精料实,逼真美观。塔刹为铁质覆钵式,四面辟壶门,内供佛像,刹顶覆莲瓣,上承宝珠。塔身逐层高度递减,收分明显,造型挺拔高峻,沉稳庄重,气势宏伟。 I97 yt[,Yy
塔心为砖砌八棱通天柱,柱面彩绘壁画,柱四周回廊环绕,回廊宽1.5米,每层砌台阶可盘旋而上。向外可凭塔门、了孔眺望,四面景物一览无余。 据《龙关县志》载:“县城内坎方旧普济寺遗址,有塔七级耸立院中,名曰重光,考之志,所载系唐代遗址,元蒙兵兴躏墟,明正统中,名将杨洪收复塞北山河重光,就其遗址奏请帑银兴工修复之,又命曰重光”。
据明代刘俊《敕赐普济寺记》描述:普济寺规模宏大,中轴线上从南到北依次为山门、天王殿、重光塔、大雄宝殿、 藏经阁、法堂。东西对称从南到北建有钟楼、鼓楼、东西配殿观音堂、地藏堂。“绘塑庄严,曲尽其妙。幡幢香花种种俱足,以及僧寮、方丈、香积、斋厨、宾客之馆,依次而备。绿瓦朱檐,飞鳞次,金壁丹垩,炫目烁日”,可见当日寺院碧丽堂皇之景象。 龙关城地处边塞要冲,杨洪在修建重光塔时,不但考虑到它的佛事活动,而且还赋予了它军事了望功能,使之成为一塔多用的建筑,体现了一个军事家的深谋远虑。如今,普济寺已不存在,惟存重光塔500余年栉风沐雨,巍然屹立。

1993年7月15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