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南满铁路

为了管理南满铁路,日本于1906年11月26日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总部设在东京。於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成立後,将战时所修改的窄轨轨距再更改为标准轨距。该公司後又获得了安奉铁路(安东至奉天)、抚顺铁路(奉天至抚顺)、牛庄铁路(大石桥至营口)的路权,其铁路从奉天再向东延,直达中、朝边境的安东,与朝鲜半岛的铁路系统连接起来。

南满铁路原来是中国东北的一条铁路。原属于1897年至1903年由沙俄所筑中东铁路南下支(哈尔滨至旅顺)的长春至旅顺段。1897年8月与中东铁路干同时动工,自旅顺向北、自哈尔滨向南同时铺设,1902年12月完工,1903年7月通车。属於宽轨铁路。

日俄战争期间,中东铁路支旅顺至公主岭段被日军占领,改为与日本国内相同的窄轨轨距(1067mm)。当时所使用的机车有部分於改建为标准轨距後被卖至台湾,供当时兴建中之纵贯铁路使用(当时被编为80号型,战後改称为CK80型)。1905年日俄《朴次茅斯和约》规定以长春宽城子站为界,以南的铁路交给日本,改称为南满铁路。

抗日战争胜利後,南满铁路被中国收回,和旧中东铁路合并为中国长春铁路,简称中长铁路。现以沈阳北站为界,分属京哈铁路沈大铁路。此外,东北按照习惯,将原南满铁路称为“长大铁路”(长春至大连)。

1897年,沙俄派兵舰侵占了中国的旅顺和大连,于1898年3月迫使清政府签定了《旅大租地条约》,5月又签订了《续定旅大租地条约》,7月份签订了《东省铁路公司续定合同》,攫取了旅大租借权和东清铁路南满洲支路(哈尔滨到旅顺)的修筑和经营权。

1898年5月着手铺设营口支线以便搬运材料,于7月13日全线开工。使用的是与俄国轨距一致的5英尺(1524毫米)宽轨铁路。1902年11月3日完成了从哈尔滨到旅顺的工程,并于1903年1月起开始临时营业。

1904年的日俄战争是中国的屈辱史,是日本和沙皇俄国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战争,而主要战场在中国东北。腐朽错庸的中国清政府面对这两个强盗只能宣布中立。直到日军攻占了旅顺、大连、沈阳,并将俄军赶到了昌图以北,美国总统罗斯福出面调停,日俄两国才停战议和,8月10日双方代表在朴茨茅斯举行了谈判。日方要求以哈尔滨为两国铁路的分界点,俄国坚持以宽城子(现在的长春)为分界点,最后在双方的妥协下,双方同意以宽城子为两国铁路区分点。

1905年12月19日当日本提理部结束其部队归国运输任务后,在其所管区域内,保留和新设的车站干线上有:大连、南关岭、大房身、金州、三十里堡、普兰店、瓦房店、得利寺、万家岭、熊岳城、盖平、大石桥、海城、汤岗子、鞍山站、烟台、苏家屯、奉天、虎石台新台子、铁岭、开原、昌图、双庙子、四平街、郭家店、公主岭、范家屯、宽城子。1907年4月1日,满铁开始营业时,它所管辖的铁路干线大连至孟家屯(现在的长春南站)695.2公里,同年7月又接收孟家屯以北8.5公里,共计703.7公里。

在以后的40年里,日本为中国东北攫取资源,修建铁路。截止至1943年10月1日,满铁已建成通车的铁路,计有新线5149.9公里和复线888.6公里。形成了东北的铁路网络。

道床,是牵引力强、通过能力高、货流密度大的铁路之一。沈阳至鞍山一段货流密度最大。南下货物以煤、石油、木材、非金属矿石、矿建材料为主。北上货运量较小,主要物资为非金属矿石、矿建材料、钢铁、粮食等。长大线支线较多,沿线与沈丹线、沈锦线、沈吉线、沟海线、苏抚线、辽溪线、铁法线、开丰线、金城线、旅顺线等线相接。如浑河抚顺线,联系鞍山和抚顺;大石桥营口线,为营口港与腹地联系的运输动脉。海城沟帮子线,贯通盘锦地区。

随着南满铁路线吸引区内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以及大连港进出口物资的逐年增长,南满铁路线的客货运输增长也较快。为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建国30多年来,对该线线路、桥梁曲线坡道、行车闭塞方式,进行了全面技术改造,对主要站场也进行改道和扩建。

1904年日俄战争开始后,俄军将全部机车和完好车辆开往北方和旅顺,日军只能依靠人力推动俄军遗弃的车皮运送辎重。日本政府决定改修占领区内的中东铁路以供利用。5月25日以陆军为中心成立铁道提理部。从日本运来机车和客货车以及轨条。日本铁路的轨距是3英尺6英寸(1067毫米),所以在修复被俄军破坏的铁路和桥梁的同进,还要将轨距缩小。至1906年11月11日通至孟家屯。1907年5月开始改筑4英尺8英寸(1435毫米)的扩轨工程,1908年5月完成。1935年8月1日长春至哈尔滨间改标准轨距完工。

满铁在整个扩轨工程期间,并未停止原窄轨铁路的运输。采取了在窄轨外侧敷设一务或两条轨道,实行三线式或四线式的窄、宽轨并用的操作方法。从而在在影响铁路运输的情况下,前后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全线的改筑。为了提高铁路的运输能力,还施行了大连至苏家屯之间的复线敷设工程。1909年10月27日,这一复线工程完成并通车。1915年6月,又开始修筑上述复线的延长线苏家屯至奉天间的复线。历时三年余,于1918年11月开始通车。1919年满铁又制定了修筑奉天至长春的复线计划,1921年11月,奉天至铁岭间的复线通车,铁岭以北至长春间的复线虽然自1921年便着手修筑,但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的10年间一直是断断续续进行的。直至“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占领东北,对满铁的军事运输能力的要求不断增大,满铁又全力修筑铁岭以北的复线,1934年9月,大连至长春间复线才完工。

1931年9月18日晚上,日本帝国主义强行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按照预定的阴谋,将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炸毁,反诬中国军队破坏铁路,袭击日本军队。以此为借口,日军当即向沈阳进攻,6小时后,将沈阳全城占领,酿成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柳条湖不是湖而是村名,面积近8平方公里,多为柳林丛生的沼泽地,还有少部分菜地和庄稼地,散乱地分布着20来户人家。

北大营距沈阳老城区约5公里,原为张作霖麾下东北军一大兵营,驻兵万余。整座营盘方方正正,边长两公里,四周环以土围和深壕。

日军精心选定“九一八”事变发生地,实因柳条湖和北大营是中国东北的军事要地,还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地形地物便于日军寻找事变借口和易于发动事变。北大营距沈阳城5公里,距柳条湖村500米,距南满铁路最近处仅300米。

据当年参与策划柳条湖事件的日军中的3个核心人物之一花谷正,在《文献昭和史》中是这样描述的:“18日夜,月近半圆,高粱地黑沉沉的一片;疏星点点,长空欲坠。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查铁路线为名,带领数名部下向柳条沟走去。一面从旁边观察北大营的兵营,一面选了个离兵营约800米往南去的地点,河本亲自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安装在铁轨下,并点了火,时间是10点过了,轰的一声炸响,铁轨和枕木都炸飞了。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