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瓦檐狮子

首先,“檐”是指屋顶向旁伸出的边缘部分或覆盖物的突出部分。

所以“瓦檐”就是瓦做的屋顶边缘。

首先,“檐”是指屋顶向旁伸出的边缘部分或覆盖物的突出部分。

所以“瓦檐”就是瓦做的屋顶边缘。

“檐”是一个特别的字,因为这个字在广州话里面有三个读音,不同的词组搭配形式,选用的读音也不同。

三种讲法分别系“jam4(音同‘淫’)”、“sim4(音同‘蝉’)”、“jim4(音同‘盐’)”。

一般组词“檐篷”、“瓦檐”时,“檐”读“jam4”却很少人会读成“jim4”或“sim4”,如果不遵循这一读音习惯,就会显得很别扭,给老广州听到会笑话您的喔。

同样,组成“屋檐”时,一般读“sim4”,组词“檐蛇”(即壁虎)时,每每读“jim4”。多口提一句,许多人认为“檐蛇”的“檐”有音无字,便以“盐”字代替,久而成风,实应写作“檐”才为正确。

“檐”字后来也可以写作“檐”,意义完全相同。

所以,在一些本子上,尤其是香港地区,常常写“檐”字而不写“檐”,例如他们会把“檐篷”写成“檐篷”,严格来说这两种写法都是正确的。

其次,“叻”读“lek7”是称赞一个人聪明、能干以至才智卓越。但“叻”却并非本字。“叻”字本身并无实义,仅仅是一个用于译音的字。例如过去新加坡曾被称为“石叻”,说是马来语的译音。

“叻(lek7)”实应写作“辇”。“辇”字在粤语书面读音(即文读)为:“lok9(音同‘落’)”,但古代本读“lak9”,广府俗语音(即白读)读“lek7”是“lak9”的遗存变音。“辇”本义是“杂色牛”,引申为“纹彩交错的样子”,进而借喻人有奇特的才能、卓绝的风貌。《史记.李斯列传》:“故能辇然独行恣睢之心而莫之敢逆。”“辇然独行”即“卓然独行”。

再次,是个“问”字。“问”字也非本字,其本字是“濒(pan4,音同‘贫’)”,“man4”是“pan4”的变音。”“濒”动词是“临近”、“切近”的意思,引申为“到了边际”,进而引申为“到了极点”。动词话用为状语,那么,“辇到濒”就意为:“能干到了达到极点的状态”。

最后,还是要解释一下整个歇后语。整句的意思是:“瓦屋顶边缘上站的狮子——它能干到了达到极点的状态。”

据资料显示,一头狮子,雄狮的重量一般在180kg左右,雌狮的重量一般在140kg左右。而瓦屋顶的承受力是很有限的,因为瓦屋顶是在木条做的框架上铺瓦片而成的,瓦片不是粘紧在木框架上的,并且瓦片很易碎,木架子也脆弱,况且狮子还是站在瓦顶边缘。要做到一方面瓦檐不塌下来,另一方面做到狮子不掉下来,那这狮子就需要更大的能耐了。试问一头狮子能够做到这样,是不是能干到了极点呢?它站的位置真是“够晒濒(man)水了(濒水:差不多到尽头)”了!

这是个贬义歇后语!意思接近于“叻唔切”,而且这个词加了一层意思是形容这个人非常的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高”得超脱于别人。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