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战国文学史论

        战国时代,正像历史上对它的称名,是一个列国争雄,战乱频仍的时代。但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新旧交替的一个大变革时代。夏、商、西周以来的旧制度、旧传统,已不可挽回地趋于瓦解。“礼崩乐坏”,诸侯纷争,杀人盈野,整个社会陷入到大的危难动乱之中。社会需要新生,危机促人思考。自春秋后期,随着“私学”兴起而造就出来的大批士人,因当时社会形势的需要而壮大,他们“言治乱之事,以干世主”,或在各国统治者的罗致下,走上政治、外交、军事舞台;或到处游说,聚徒讲学,大都围绕着当时迫切的社会问题,提出自己的思想观点和政治主张,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各种家派,互相交锋,彼此论战。这就出现了战国时代所谓“百家争鸣”的局面。《战国文学史论》对战国时代社会思潮、作家作品的存佚情况、思想内容、艺术特点作了详细而具体而不乏深度的论述。论述既持之有故,言之亦自然成理,论点均可供研究者参考。

   方铭,1964年生,甘肃省庆阳市人。1980年起,先后在兰州大学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学习,文学博士。现任 北京语言大学 中国古代文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 屈原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天津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河南大学 中国古典文献学与 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江苏南通大学客座教授,江苏 淮海工学院兼职教授等。出版有 《战国文学史》、《期待与坠落:秦汉文人心态史》、《儒家经典与中国文化》、《经典与传统:先秦两汉诗赋考论》、《秦汉吏治监察举劾知见录》(韩国)、《人天眼目(释译)》(台湾)、《中国古代歌诗研究》、《中国儒学文化大观》、 《诗骚分类选讲》等著作或编著。

  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愚生逢,僻在义渠,筚路篮缕,生生维艰,箪食糟糠,瓢饮咸泉。齿在志学,以执鞭之卑能,思兼济之成心。率性修道,颇敦于业。然幼习训诂,诵传记,没溺于浅闻小见,常以为恨。及弱冠,愚亲教大师宜昌吴林伯先生以祖师绍兴马浮撰《泰和会语》示愚,昼书夜诵,多历岁稔,三十而后,渐能体察夫子用心,知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所谓成人者,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进退存亡,执达道而能不失正。向者孔子天下至圣,固天纵之。聪明睿智,足以有临;发掘刚毅,足以有执;齐庄中正,足以有敬;文理密察,足以有别;制礼作乐,崇高足以长世;宽容广包,垂圣德以示人;幽明测神,文藻辩物;敏学而求,下问而诹,虚心而受,深思而咏;怜悯周道,哀叹九畴,发愤忘食,应聘四方;非礼不进,非义不受,心不违仁,行无二过;用行舍藏,与同进退,惟德动天,无远不届。扶人极,忧后世,而述六经也,固布衣所瞻顾钻仰者也。愚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君子之作也,俨乎若高山,勃乎若浮云,质素若秋蓬,藻若春葩。人之生也有涯,古之贤士,多坐守陋室,蓬蒿没户,而志意常充然,有若囊括于天地者。愚今蜗居京华,然京华者,英雄俊杰战攻驻守之迹,诗人文士游眺饮射赋咏歌呼之所,愚闻知之,气不能充,语不能壮,志意不能高。一昼一夜,华开者谢;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今天下俗薄,庠序泯绝,道丧如此。余以浅知褊能,闻见之寡,居贫贱而好空言。然尝从侍褚师斌杰教授,沾概光华,成《战国文学研究》,敢不奉承。先生尝教以辞尚体要,弗惟好异而已,但言不尽意,圣人所难,识在瓶管,何能矩。今增订而成新书,名曰《战国文学史论》,以涂天下之耳目,非欲爱人也,欲易使也。大人君子,幸垂意焉。

  方铭

  2007年9月于北京五道口蜗居

引 论: 战国文学史研究的对象及方法
第一章 战国巨变与 战国文学家人文环境的改变
第二章 战国文人的著述风气及著述的繁荣
第三章 战国时期的主要文学思想
第四章 战国论说体 文学研究
第五章 战国 叙事体文学
第六章 屈原及战国抒情体文学
第七章 宋玉及战国赋体文学
结 语:战国文学主流及其历史地位
余 论:对战国文学的再认识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