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伊阿宋(古希腊神话人物)

伊阿宋(英:Jason、日:イアソン、希腊文:Ισων、拉丁文:Easun)【另译: 杰森】,古希腊神话人物。希腊神话中夺取金羊毛的主要英雄。伊阿宋是埃宋的儿子,克瑞透斯的孙子。是希腊神话中的忒萨利亚王子。叔父珀利阿斯篡夺王位后,令伊阿宋去科尔喀斯觅取金羊毛。伊阿宋得 赫拉之助,与 赫拉克勒斯、 墨勒阿革洛斯等英雄,乘坐 阿尔戈号,历经艰险取得 金羊毛。最后却遭到了美神维纳斯无意间的如同玩笑一般的诅咒含恨郁郁而终。

希腊神话中夺取 金羊毛的主要英雄。伊阿宋(Jason)是 埃宋(Ason)的儿子 爱德华卡德尔的名字命名。该市大学生占全城人口的1/10,故有“大学城”之称。市内还有神学院(1919)和三所美术学院、斯洛文尼亚理科与美术学院和冶金研究所。

工业主要是生产水轮发电机、纺织品、氧化铝、纸张、新闻纸、皮革制品、家用电器、化工品、药品等。

卢布尔雅那自古就是交通要道,目前仍是斯洛文尼亚通往意大利、 奥地利、 巴尔干诸国的国际铁路枢纽。

卢布尔雅那是世界上最早在市区的街道上安装供暖设备的城市,在冬天的街道上看不到冰雪痕迹。

景点

城堡(Ljubljanski grad)高居市中心的小山丘之上,最早建于12世纪,曾多次被毁,至今仍在修复之中。站在城堡可以俯瞰全城。 龙桥(Egon Kase),这座石桥建于1901年,是卢布尔雅那的标志建筑。四个桥头装饰有青铜的翼龙。

三桥(Tromostovje)和鞋匠桥(Cevljarski most)是横跨卢布尔雅那河上最古老的桥,大约建于公元13世纪,如今白色的桥均是经过19世纪修复后的样子。

城市广场(Mestni Trg),卢布尔雅那的 中心广场,广场不是很大中间是巴洛克式的 卡尼鄂拉喷泉建于1751年,仿效罗马那瓦纳广场的四河喷泉,底座的三组雕像分别代表斯洛文尼亚的三条河流萨瓦河(Sava), 克尔卡河(Krka)和卢布尔雅那河。广场旁的市政厅(Magistrat)建成于1718年,为文艺复兴式建筑。

共和国广场(Trg republike),广场是斯洛文尼亚的政治中心。广场旁最大的建筑是议会大厦,高大的摩天楼分别是卢布尔雅那银行和文化会议中心大楼。巨大的平台是1991年6月25日斯洛文尼亚宣布独立的地方。广场的位置曾经是古罗马时代北城墙的所在,1962年的发掘出部分遗址。

普列舍伦广场(Presernov trg),圆形的广场以斯洛文尼亚伟大诗人普列舍伦命名,如今斯洛文尼亚的国歌就是采用他的诗歌作词。诗人的青铜雕像竖立在广场旁边,沉思的诗人头上是高举手持月桂树枝的女神。

故事发生在希腊远古的英雄时代,科任托斯城邦内。

伊阿宋的妻子美狄亚正遭受着心灵的巨大痛苦:丈夫抛弃她和两个儿子,去和科任托斯城国王 克瑞翁的女儿格劳刻成亲。美狄亚满腔愤怒,悲痛欲绝,整天躺在地上,不吃也不喝,全身心都沉浸在悲哀里;那美丽的眼睛饱含泪水。只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地面。身体日见憔悴。只有当她悲叹她亲爱的父亲、她的祖国和她的家时,她才转动她那美丽、雪白的颈脖,痛苦地呻吟着。

她在痛苦中回忆起从前她与伊阿宋的幸福生活。

伊阿宋美狄亚是科尔喀斯城邦国王 埃厄忒斯的女儿。那年,伊俄尔科斯城邦国王埃宋的儿子伊阿宋来科尔喀斯取金羊毛,美狄亚疯狂地爱上了这位异邦的小伙子,帮他取得金羊毛,并和他一起回到伊俄尔科斯,享受甜蜜的爱情。

美狄亚又想起他们回到伊俄尔科斯的情形。埃宋的王位原先就被同母异父的弟弟 珀利阿斯篡夺。珀利阿斯后来答应把王位让给伊阿宋,只要伊阿宋肯去科尔喀斯把金羊毛取回来。可是等伊阿宋取回金羊毛,埃宋已被珀利阿斯杀死。又是美狄亚用魔法诱劝珀利阿斯的女儿杀害她们的父亲,替伊阿宋报了仇;他们也因此被珀利阿斯的儿子赶出城邦,带着两个儿子流亡到科任托斯。

甜蜜的爱情、和睦的家庭、可爱的孩子,往事的回忆使美狄亚更加痛苦不堪。她仇恨伊阿宋,仇恨这个家,甚至仇恨她那两个可爱的儿子!

祸不单行。遭到爱情抛弃的美狄亚又将遭受新的灾难科任托斯国王克瑞翁要把美狄亚和两个孩子驱逐出境。

美狄亚的心灵再也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和悲哀,她痛哭不已恨不得立即死去。但是,别看美狄亚是个女人,别看她在悲痛痛哭时显得非常柔弱,可她那顽强的心灵里所蕴藏的暴戾的脾气和仇恨的性情也同样巨大。就像天空已布满愁惨的 乌云,立刻就要闪烁出狂怒的电火来似的,暴怒起来的 美狄亚,真不知道会作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果然,愤怒的母亲看见可爱的儿子走进屋里来,也丧失往昔温柔的母爱,对他们恶毒地诅咒:“你们两个该死的东西,一个怀恨的母亲生出来的东西,快和你们的父亲一同死掉,一家人死得干干净净!”她满腔悲愤不知向何处发泄。那悲愤、那仇恨炙烧着她的心,像针刺般地疼痛。面对苍天她只有嚎啕大哭:“哎呀呀!愿天上雷火飞来,劈开我的头颅!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呢?唉唉,我宁愿抛弃这可恨的生命,从死里得到安息!”

美狄亚又痛苦地回忆起她和伊阿宋的往昔。伊阿宋在取到 金羊毛带着美狄亚逃走以前,曾对她发过誓,要两人百年偕老。而正是爱情的魔力使美狄亚在跟随伊阿宋登上阿耳戈船准备逃走,看见父兄追来时,她竟把哥哥阿普绪耳托斯砍成碎块抛到海里。父亲忙着收殓尸体,没有能够追上他们。美狄亚为了爱情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而如今呢?想到这些,美狄亚只有向天神宙斯,向上天司管法律、正义与誓言的 忒弥斯女神呼吁:“你们看,我虽然曾经用庄严的 盟誓系住我那可恶的丈夫,但如今却这般受痛苦!让我亲眼看见他,看见他的新娘和他的家一同毁灭吧,他们竟敢先害我!啊,我的父亲、我的祖国呀,我现在惭愧我杀了兄弟,离开了你们。我真后悔啊!”

美狄亚那悲惨的呼叫和苦痛的呻吟,引起很多当地妇女的同情。她们要美狄亚家的保姆进屋去把美狄亚请出来,她们要劝她改变愠怒的心情,平息她胸中的愤懑。

美狄亚感谢大家的关心,哭诉自己的悲哀。“在一切有理智、有灵性的生物当中,我们女人算是最不幸的。”她感慨地对大家说,“女人到了年纪还不出嫁是不幸的;而要结婚,就得贴上重金购置嫁妆,结果却是为自己找了个主人;更糟的是,如果嫁个坏家伙更苦不堪言。因为离婚对于女人是不名誉的事,但我们又不能把坏丈夫轰出家门。这样,女人结婚后首先要学会的,是应该怎样驾驭丈夫。如果成功,那么生活便是可羡慕的,要不然,还不如死了的好。”

美狄亚有满腔的悲愤要向人们诉说,话语就像开闸的河流滔滔不绝。她谈到女人自古以来所受的不平等待遇,谈到自己的悲伤身世,谈到她要向负心的丈夫、向那嫁女的国王和新婚的公主报仇的决心。她坚定地说:“女人总是什么都害怕,走上战场,看见刀兵,总是心惊胆战;可是受到丈夫欺负的时候,就没有别的心比她更毒辣的了!”

这时,克瑞翁国王带着众侍从匆匆赶来,恶狠狠地命令美狄亚:“你这面容愁惨、对着丈夫发怒的美狄亚,我命令你带着你两个儿子马上离开城邦,出外流亡!不许拖迟,知道吗?”

“克瑞翁,你为什么要把我从这地方驱逐出去?”美狄亚愤愤地问道。

克瑞翁凶狠霸道地说:“我不必隐瞒我的理由,我是害怕你陷害我的女儿。有许多事情引起我这种恐惧心理,因为你天生很聪明,懂得许多法术,并且你被丈夫抛弃后非常气愤;我还听人报告说。你想要威胁嫁女的国王、结婚的王子和出嫁的公主,要作出什么可怕的事来,不把你驱逐出境将后患无穷。”

美狄亚辩解说自己并没有这样的存心,她只是怨恨自己的丈夫,请求克瑞翁允许她和孩子依然住在这里。然而狡猾的克瑞翁不相信,要她马上走,不然,他就要用武力把她和孩子赶出去。美狄亚只好后退一步,请求克瑞翁让她多住一天,好让她决定去哪里为孩子们找个安身的地方。克瑞翁歪着头想了想,才勉强同意。“但是”,他对美狄亚说,“我先告诉你,如果明天你和你的儿子还在我的城邦内,那你就活不成了,听见了吗?”说完即扬长而去。

表面看美狄亚是在软弱地哀求,但实际上,她已经酝酿好复仇的计划:要在这一天里,叫国王、公主和伊阿宋三个仇人变成三具尸体!她现在犹豫的是用什么方法好:是烧毁他们的新房呢,还是偷偷摸进那陈设着新床的房里,用一把锋利的剑刺进他们的胸膛?她感到后面这种办法不好。万一走进新房时被人捉住,那她就活不成,还要被仇人嘲笑。她灵机一动,对!最好还是用她最熟悉也最简捷的办法,用毒药害死他们。她凭着她闺房内壁龛上的月神赫卡忒起誓:“他们里头决没有一个人能够白白地伤害我的心而不受到报复!我要把他们的婚姻弄得很悲惨,使他们懊悔这桩婚事,懊悔不该把我驱逐出这地方!”

伊阿宋气嘟嘟地跑来,责备美狄亚糊涂、愚蠢,竟敢咒骂国王,叫人驱逐出去真是活该。他还假惺惺地对美狄亚说:“夫人,我很关心你,恐怕你带着儿子出去流亡受贫困,放逐生涯会带来许多痛苦的。如果你缺少什么或是需要什么,请告诉我,我会帮助你的。”美狄亚看透了这个负心郎,大骂他卑鄙无耻。她历数自己曾多次在紧要关头帮助他脱险、报仇,回头来却遭到抛弃,害得她和孩子无处安身。她悲愤地诅咒伊阿宋,反问苍天:“啊,宙斯,为什么只给人类试金石,让凡人能识别金子的真伪,却不在那肉体上打上烙印,来辨别人类的善恶?”

伊阿宋却狡辩说,美狄亚救他是爱神的恩惠,而美狄亚从这里得到的好处却比他多得多。他讲给美狄亚听:“你从那个野蛮地方来到希腊居住,知道怎样在公道和法律下生活,不再讲求暴力;而且全希腊的人都听说你很聪明,你才有了名声!如果你依然住在你的城邦,决不会有人称赞你。”至于美狄亚诅咒他同公主结婚,他说他并不是为自己打算:“自从我从伊俄尔科斯带着这许多无法应付的灾难来到这里,除了娶国王的女儿外,我,一个流亡的人,还能够发现什么比这个更为有益的办法呢?”他说自己并不是喜新厌旧,而是要拯救这个家庭,使生活象个样子。他对美狄亚说:“我要把我儿子教养出来,不愧他们生长在我这门第;再把你生的两个儿子同他们未来的弟弟们合在一块,那我们多有福气!你也是为孩子着想的,我正好利用未来的儿子来帮助我们这两个儿子,难道我打算错了吗?”他说美狄亚不该被嫉妒刺伤,不该责备他。

美狄亚不信他的虚伪,她也不要那种痛苦的富贵生活和那种刺伤人的幸福,她更不愿听从伊阿宋的劝告,改变对仇人的诅咒。与其那样,她说还不如孤苦伶仃地出外流浪。

伊阿宋看自己好歹都劝不转美狄亚,再次提出要送些金钱接济美狄亚母子流亡的苦难,还要告诉各地的朋友请他们好好地款待美狄亚母子。美狄亚却一口拒绝:“我用不着你的朋友,也不接受你什么东西,你不必送给我,因为一个坏人送的东西是全都没有用处的。”伊阿宋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伊阿宋的虚伪无耻激起美狄亚心中新的仇恨。她闷闷地坐在房里,心绪繁乱,烦躁不安。

家仆通报,有客人来拜见。美狄亚出来,见是埃勾斯,雅典城邦国王播狄翁

的儿子,她当初在伊阿宋的阿耳戈船上认识的好朋友。埃勾斯结婚后没有子嗣,他是到阿波罗颁发神示的古庙上求神去的。美狄亚想听听天神说什么,埃勾斯就告诉她那晦涩难解的神示“你这人间最有权力的人啊,在你回到雅典的丰饶的土地以前,切不可解开那酒囊上伸着的腿。”埃勾斯本可以由陆地回雅典的,但他不懂这神示,就绕道航海去 特洛曾尼亚,请精通神示的庇透斯城邦国王说给他听听。美狄亚祝他一路平安,满足心愿。 埃勾斯见美狄亚面有泪容,问她为什么这样忧愁。美狄亚悲伤地向他说起自己和孩子遭到伊阿宋抛弃,又要被克瑞翁国王驱逐出境的事。看到埃勾斯真诚地同情自己,美狄亚头脑中萌生出一个新的想法。她哀求埃勾斯说:“埃勾斯,可怜可怜我这不幸的人,别眼看我就这样孤苦伶仃地被驱逐出去;请你接待我,让我到你的城邦去,住在你的家里,好吗?我会感谢你的,凭我所精通的法术,我会使你生个儿子的。这样,你死了就有儿女送终,就有嗣子继承了。”

美狄亚的法术能让自己有子嗣,这使埃勾斯乐于伸出友谊的手。“只要你能够到我的城邦去,我一定竭力保护你,那是我应尽的义务。”但是,埃勾斯接着说,“你得自己离开这地方,在这点上我不能帮你的忙,我不愿意得罪我的东道主克瑞翁。”

这已经够美狄亚满意的了。但她不放心,她还要埃勾斯对着天神起誓:“你说,决不把我从你的城邦驱逐出境;当你还活着的时刻,倘若我的仇人想要把我带走,你决不愿意把我交出去。”埃勾斯起誓一定遵守诺言,否则,他愿受那些不敬神的人所受的惩罚。

美狄亚这才放下心来。这样,等实现复仇计划后,她就有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了。埃勾斯辞行后,她就开始考虑她那个残酷的复仇计划;她要打发仆人去请来伊阿宋,假装甜言蜜语地说自己很满意地的打算,并求他留下两个儿子;然后再打发儿子捧着那件抹过毒药的精致的袍子和金冠送给公主作礼物,当公主的身子沾着那些衣饰时,她和接触她的人就会死掉。

想到这里,美狄亚又为自己决心要做的事痛哭悲伤,那就是她要杀害她自己两个可爱的儿子!她要用这狠毒的办法去狠狠地惩罚伊阿宋的罪恶,要使伊阿宋心痛如刀割。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从今后他再也看不见我替他生的孩子活在世上,而他的新娘又会被悲惨地毒死,也不能替他生个儿子!”

平常温良恭顺的美狄亚,因为被抛弃而变得如此粗暴残忍,她要孤注一掷!

家仆去请来伊阿宋。美狄亚假装要他原谅自己刚才对他的咒骂,请他原谅自己的暴躁性情。她告诉伊阿宋:“你走后,我总是这样责备自己‘不幸的人呀,为什么这样疯狂?为什么要把那些好心好意忠告你的人当作仇敌看待?为什么要仇恨这里的国王,仇恨你的丈夫?他娶这位公主原是为你好,是为你的儿子添几个兄弟。神明赐给你这么大的恩惠,你为什么还不乎息怒气呢?’我每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很愚蠢,这场气生得真冤枉!我现在非常赞同你的想法,认为你的联姻很聪明;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傻,应当协助你完成计划,高高兴兴地站在床前伺候你的新娘。”她并且叫两个儿子快出来拜见父亲,对儿子说:“我们一起忘了过去的仇恨,和我们的仇人重修旧好。”

但是一看见儿子可爱的面容,美狄亚的心情就十分激动。她想起自己将要杀害他们,不知不觉地就惊嚷起来:“哎呀,我忽然想起那暗藏的祸患!孩子呀,你们还能活多久,你们日后还能不能伸出这可爱的手臂来?”晶莹的泪水夺眶而下,滴落在孩子们细嫩的脸蛋上。

伊阿宋并没在意美狄亚对儿子哭什么。他见妻子已回心转意,就十分高兴,并宽宏大量地表示不追究她以往的过错。他又摸着两个儿子的头,亲热地说。“孩子们,我已经预先为你们作了很多安排,你们和你们未来的弟兄们将成为这科任托斯城邦最高贵的人们!孩子们,你们好好地长大吧!”

美狄亚听见伊阿宋再次说到儿子的未来,心里十分痛苦,脸色苍白,热泪盈眶,但复仇的意志没有使她心软。她按照复仇的计划再次请求伊阿宋,说:“既然国王要把我驱逐出去,我最好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出外流亡。可是,我的孩子们,你得去请求克瑞翁不要把他们驱逐出去,让他们在你手里抚养成人。”

她请伊阿宋尽力量去试试,并要伊阿宋叫公主去转求国王不要放逐她的孩子。她对伊阿宋说:“我也帮助你去作这件困难的事。我要给公主送点礼物去,一件精致的袍子,一顶金冠,叫孩子们带去。这些衣饰是我的祖父 赫利俄斯传给他的后人的,我知道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她叫来儿子,要他们每人捧一件礼物,带去献给那位幸福的公主新娘。

伊阿宋自然满口答应美狄亚的请求,但叫她不要给公主送什么礼物。他瞧瞧那袍子和金冠,对美狄亚笑笑:“你以为那王宫里缺少袍子、黄金一类的礼物吗?我知道得很清楚,只要那女人瞧得起我,她宁可要我,不会要什么财物的。”

“你不要这样讲”,美狄亚也笑笑说,“据说好礼物连神明也能诱惑得动;用黄金来收买人,远胜过千百句言语。为能救我的儿子,免得他们被放逐,不要说是用黄金,就是用我的性命,我也会的。”她又转过身来,大声地嘱咐两个儿子:“孩子们,等你们进入那富贵的王宫中,就把这衣饰献给你们父亲的新娘,请求她不要把你们驱逐出境。千万要记住,这礼物要新娘亲手接受。你们赶快去,愿你们成功后,再回来向我报告我所盼望的好消息。”

家仆带着两个孩子从王宫回来了。他高兴地告诉美狄亚:“我的主母,你的孩子不会被放逐了,那位公主新娘已经很高兴地亲手接受了你的礼物。今后,你的儿子就可以在宫中平安地住下去啦。”

家仆原以为他的消息能讨美狄亚的喜欢。谁知美狄亚听后却惊慌失措,脸色惨白,不住地悲叹,痛苦的泪水刷刷而下。善良的家仆认为她是为母子离别而悲伤,安慰她说她的儿子以后会把她接回来的;而在美狄亚,痛苦的是她将要亲手把儿子送给死神。她那颤抖的手轻柔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悲哀地说:“孩子呀!你们将离开我成为没有娘的孤儿。在我还没有享受到你们的孝敬之前,在我还没有看见你们享受幸福,还没有为你们预备婚前的沐浴,为你们布置婚床、迎娶新娘之前,我就要被驱逐出去,流落他乡。只因为我性情太暴烈,才这样受苦。”强忍着悲痛,美狄亚扬扬头继续说:“孩子,我真是白养了你们,白受了生产时的剧痛。我先前对你们怀着很大的希望,希望你们养我老,亲手装殓我的尸骨,这都是我们凡人最羡慕的事情呀!但如今,这种甜蜜的念头完全打消了,因为我就要失去你们流落外地,而你们也就要去过另一种生活,不能再拿这可爱的眼睛来望着你们的母亲了。”

两个天真幼稚的孩子还不完全懂母亲说话的含意,更不知道母亲将要对他们做什么。他们张开明亮可爱的眼睛望着母亲,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这不啻是一柄利剑直插进美狄亚的心里。她的心全乱了,自言自语地说;“我决不能那样做!我得打消我先前的计划,我得把我的孩子带出去!为什么要惩罚他们父亲的罪恶,反而弄得我自己受到这双倍的痛苦呢?这一定不行,我得打消我的计划!”

但是,等她的头脑稍微冷静下来,想到现实的情形,美狄亚又严厉地责备自己的软弱:“我到底是怎么着?难道我想饶恕了我的仇人,反而招受他们的嘲笑吗?我得勇敢一些!”她知道,两个儿子就是她不杀也活不成,因为克瑞翁的家族一定会杀害他们的,倒不如自己亲手杀了,免得落在仇人手里。她下定最后的决心:“我不能让我的仇人侮辱我的孩子!无论如何,他们非死不可!既然要死,我生了他们,就可以把他们杀死。命运既然这样注定了,便无法逃避。”

她知道得很清楚,在王宫里,那位公主新娘已经戴上那金冠,死在那袍子里了。她知道,她自己既然要走上这条最不幸的流亡的道路和罪恶的道路,她就决不能手软,愤怒和痛苦已经制伏这个可怜的女人,她已经丧失理智。

正当美狄亚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时,伊阿宋的仆人气喘吁吁、神色紧张地跑来告诉美狄亚:公主和国王都死了。他是来叫美狄亚赶快逃走的。

传报消息的仆人看到美狄亚异常高兴,疑惑不解。美狄亚让他再说说克瑞翁父女是怎样死的。她快乐地说:“如果他们死得很悲惨,那便能使我加倍地快乐。”

伊阿宋的仆人就讲起国王父女被毒死的悲惨情景

当你那两个儿子随着他们的父亲到公主那里,进入新房的时候,我们这些同情你的仆人为你和你丈夫已经排解旧日的争吵都很高兴。公主新娘看见两个孩子走进新房,心里十分憎恶,连忙用袍子盖上眼睛,掉转她那变白了的脸。你丈夫因此说出下面的话来平息公主的怒气:“请不要对你的亲人发生恶感,掉过头来,承认你丈夫所承认的亲人。请你接受这礼物,转求你父亲,为了我的缘故,不要把孩子们驱逐出去。”公主看见那两件美丽的衣饰,就不由自主地答应了伊阿宋的请求。等你的孩子和他们的父亲一走出新房,她就把那件彩色的袍子拿起来穿在身上,把金冠戴在卷发上,对着镜子梳妆起来。她十分满意这两件礼物。

就在这时,那可怕的情景发生了!公主脸色突变,站立不稳,往后倒去跌在椅子里。她的身体不住地发抖。不一会,她就口吐白沫,瞳孔向上翻,皮肤失去血色,惊恐、痛苦得大声哭起来。立即就有人去报告国王和新郎,整个王宫一片混乱。公主在痛苦地呻吟着,头上戴着的金冠冒出熊熊的火焰,身上穿的那精致的袍子也烧着,在吞噬她那细嫩的肌肤。她被火烧伤,从椅子里站起来满地乱跑,拼命摇动头发想摇落金冠,可是那金冠却越抓越紧,火焰越烧越旺。她终于倒在地上,面容烧得已不成人样,全身都是血和火,肌肉烧得像松树似的在滴油,真是惨不忍睹!

她的父亲还不知道这场祸事。这时他跑进来,跌倒在女儿的尸体上。他立刻惊叫起来,双手抱住女儿的尸体,同她接吻,悲痛万分。他大声哭叫:“我可怜的女儿呀!是哪一位神明这样害死你?是哪一位神明使我这行将就木的老年人失去了女儿?哎呀,我的孩子,我同你一块死吧!”等他止住悲痛的哭声想站起来时,谁知他那老迈的身体竟会粘在那精致的袍子上。那真是可怕的角斗:他每次使劲往上抬起身体,那老朽的肌肉便从他的骨骼上分裂下来。这不幸的人就这样死了。这样的灾难真叫人伤心!

传报人临走前,再次叮嘱美狄亚要赶快想办法逃走。美狄亚这时却更坚定了决心,要马上杀死儿子,再逃出这地方。她决不撇下孩子,让他们死在更残忍的人手里。她的心在颤抖,手在颤抖,但她还是咬紧牙关,拿起宝剑冲向里屋。立即,里屋就传出两个孩子恐怖的呼救声,痛苦的呻吟声。不一会,又像死一般地寂静了。

伊阿宋听到公主被害的不幸消息,气急败坏地跑到美狄亚的住处。他并不是来帮助美狄亚的。他仇恨美狄亚制造这可怕的灾难,咒骂她会遭到恶报。他是来救两个儿子的性命的。他担心克瑞翁的族人为报复美狄亚的凶杀,会杀害他的两个孩子。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人世间最残忍的景象:一把锋利的宝剑涂满鲜血,他的两个儿子都悲惨地倒在血泊中。

伊阿宋心如刀绞,欲哭无泪,想问问苍天究竟还有没有神明。他悲痛地抬起头,却看见美狄亚施展法术,乘着她祖父赫利俄斯送给她的龙车,带着两个儿子的尸体出现在空中。

伊阿宋怒不可遏,指着美狄亚大骂:“可恶的东西,你真是众神、全人类和我所最仇恨的女人!你竟忍心杀害你自己生的孩子,这样害了我,害我变成一个无子嗣的人!你这该死的东西!”他泪流满面,哀叹自己的不幸:“啊,我再不能享受新婚的快乐,也不能叫我所生养的儿子活在世上,我简直完了!”

他们相互咒骂,指责对方是杀害儿子的凶手,尽管两人都为儿子的死而悲痛。无奈,伊阿宋请求美狄亚把儿子的尸体给他,他要亲手葬埋儿子,哀悼他们。

“这可不行!”倔强 愤怒的美狄亚一口拒绝,“我要把他们带到海角上 赫拉的庙地里亲手埋葬,免得我的仇人侮辱他们,挖掘他们的坟墓。我还要在那里举行很隆重的 祝典与祭礼,好赎我这凶杀的罪过。我自己就要到雅典去,请埃勾斯收留我。”她指着伊阿宋冷笑笑:“你这坏东西,你已亲眼看见你这新婚的悲惨结果,你还会不得好死的!”

伊阿宋也悲愤满腔,诅咒美狄亚:“你这可恶的女人!但愿孩子们的报仇神和那报复凶杀的正义之神,把你毁灭!”但他还是想再抚摸儿子细嫩的身体,亲吻儿子可爱的嘴唇,可美狄亚就是铁心不答应。伊阿宋面对苍天,悲哀地呼号:“啊,宙斯呀,你听见没有?听见这可恶的凶杀的母狮子怎样叫我受苦没有?”

这正是美狄亚所希望看到的!

美狄亚乘着龙车,悲痛地带着心爱的儿子的尸体,向着那遥远的天边默默地飞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