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程砚秋(程派艺术的创始人)

程砚秋(1904-1958),男,满族,京剧旦角四大名旦之一,程派艺术的创始人。程砚秋原名承麟,满族索绰罗氏内务府正白旗人。北京人,后改为汉姓程,初名程菊侬,后改艳秋,字玉霜。1932年起更名砚秋,改字御霜。

酉时 荣蝶仙门下,练武功,向荣春亮习武生。一年后向名武生教师丁永利学戏,后因扮相秀丽,改从陈桐云习花旦,后发现嗓音极佳,改学青衣,师从陈啸云。程砚秋童年基本功训练异常艰苦,他以惊人的毅力接受了这些训练,熬过了他惨痛的童年。十一岁登台演出,以其超凡的文武之功,唱、念、做、打崭露头角,行内外耳目一新。在北京丹桂茶园(原东安市场内),与赵桐珊、刘鸿声孙菊仙等合作演出《桑园寄子》、《辕门斩子》、《朱砂痣》等戏。程砚秋为满族瓜尔佳氏,与荣禄同族。先祖姓李,祖籍吉林通化、临江一带,壮年入伍,身入八旗汉军旗,隶属正黄旗,随多尔衮入关,多有战功,战死疆场。据陈叔通考证,程家祖传牒文显示,程的五世祖当过清朝中期的相国。父亲荣寿,世袭将军之爵,是地道的八旗子弟。母亲托氏。 经梅兰芳与其原配夫人王明华介绍,程砚秋娶果素瑛为妻。生有三子一女,长子程永光,次子程永源,幼子程永江,女儿程慧贞。均未入梨园行

倒仓,暂不演出,继续深造。他学习绘画、书法、舞拳练剑、观摩电影艺术,大大提高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和美学情趣,为日后的艺术创作做了充分的准备。1922年他首次到上海演出,引起轰动,1923年再次到上海,使上海观众欣喜若狂,艺术也逐步趋于成熟。从1925年到1938年,程砚秋步入他风华正茂的黄金时期和“程派”艺术的成熟期,此时程砚秋已经集创作、演出、导演三者于一身,成为较具实力的艺术家。他同时受进步思想的影响,面对广大劳动人民水深火热的社会现实,满腔义愤,编创了许多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的剧目,如《文姬归汉》、《荒山泪》、《春闺梦》、《亡蜀鉴》等剧目。在反封建、反军阀内战、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等不同时期引起观众强烈共鸣,表达了广大群众反对战争、反对压迫、希望和平的强烈愿望。这一时期后他着力于悲剧的表演,继《青霜剑》、《窦娥冤》之后又有《碧玉簪》、《梅妃》及前面提到的一系列悲剧作品的上演,成功的塑造了一批悲剧人物形象,他从此也以擅演悲剧著称。当然,程砚秋也不是光全演悲剧,《锁麟囊》就是他另一类型的代表作。程砚秋在艺术创作上,勇于革新创造,舞台表演唱腔讲究音韵,注重四声,并根据自己独有的嗓音特点,创造出了一种幽咽婉转、若断若续的唱腔风格,形成独有的特点。他创作的角色,典雅娴静,恰如霜天白菊,有一种清峻之美,后成为“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在表演上无论眼神、身段、步法、指法、水袖、剑术等方面也都有一系列的创造和与众不同的特点,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流派,全面展现在京剧艺术舞台上。 程砚秋注重借鉴兄弟姊妹艺术,融合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是众多艺术大师中较为突出的一位。他在大胆革新的前提下,于建国初期编演了他最后一出新戏《英台抗婚》,这出戏无论从唱腔、唱词、舞台表演及美术设计方面都对传统京剧艺术程式做了较大的突破及创新,得到了专家和广大观众的一致肯定。1956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又为他拍摄了电影艺术片《荒山泪》,为保留更多的程腔和水袖,影片增加了很多新唱段(吴祖光改编),并摄下了他结合剧情创作的二百多种水袖表演形式。1957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和杨宝森合录了《武家坡》一剧。  晚年的程砚秋致力于教学和总结舞台艺术经验的工作。1949年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1950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戏协理事会主席团委员,1953年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1957年由周恩来总理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程砚秋将他的一生全部献给了京剧艺术事业,他所取得的卓越成就,是京剧艺术近百年来所达到的高峰之一,他不仅对京剧旦角同时也对整个京剧、戏曲的发展都产生着深远、重大的影响。学习程派并较有成就的演员有:陈丽芳、章遏云新艳秋赵荣琛、侯玉兰、王吟秋李世济李蔷华等。

荣蝶仙门下,练武功,向荣春亮习武生。一年后向名武生教师丁永利学戏,后因扮相秀丽,改从陈桐云花旦,后发现嗓音极佳,改学青衣,师从陈啸云。程砚秋童年基本功训练异常艰苦,他以惊人的毅力接受了这些训练,熬过了他惨痛的童年。十一岁登台,十二岁开始营业性演出。以其超凡的文武之功,唱、念、做、打崭露头角,行内外耳目一新。在北京丹桂茶园(原东安市场内),与赵桐珊刘鸿声孙菊仙等合作演出《桑园寄子》、《辕门斩子》、《朱砂痣》等戏。 1917年他因嗓子倒仓,暂不演出,继续深造。变声后,得到诗人罗瘿公的帮助,先从阎岚秋(九阵风)、乔蕙兰、谢昆泉、张云卿等名家学把子、身段和演唱。他又拜梅兰芳为师,更受王瑶卿的教导和点拨,并在罗瘿公的指导下,广泛涉猎文学作品和绘画、书法、舞拳练剑、电影等多种艺术,大大提高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和美学情趣,为日后的艺术创作做了充分的准备,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人称“程派”。后与高庆奎余叔岩等人合作,声誉日隆。不久自己组班,在京、沪等地演出,在观众中产生深刻的印象。1927年和1931年曾两度被评选为“四大名旦”之一。  1922年他首次到上海演出,引起轰动,1923年再次到上海,使上海观众欣喜若狂,艺术也逐步趋于成熟。从1925年到1938年,程砚秋步入他风华正茂的黄金时期和“程派”艺术的成熟期,此时程砚秋已经集创作、演出、导演三者于一身,成为较具实力的艺术家。他同时受进步思想的影响,面对广大劳动人民水深火热的社会现实,满腔义愤,编创了许多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的剧目,如《文姬归汉》、《荒山泪》、《春闺梦》、《亡蜀鉴》等剧目。在反封建、反军阀内战、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等不同时期引起观众强烈共鸣,表达了广大群众反对战争、反对压迫、希望和平的强烈愿望。这一时期后他着力于悲剧的表演,继《青霜剑》、《窦娥冤》之后又有《碧玉簪》、《梅》及前面提到的一系列悲剧作品的上演,成功的塑造了一批悲剧人物形象,他从此也以擅演悲剧著称。当然,程砚秋也不是光全演悲剧,《锁麟囊》就是他另一类型的代表作。他在大胆革新的前提下,于建国初期编演了他最后一出新戏《英台抗婚》,这出戏无论从唱腔、唱词、舞台表演及美术设计方面都对传统京剧艺术程式做了较大的突破及创新,得到了专家和广大观众的一致肯定。1956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又为他拍摄了电影艺术片《荒山泪》,为保留更多的程腔和水袖,影片增加了很多新唱段(吴祖光改编),并摄下了他结合剧情创作的二百多种水袖表演形式。1957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和杨宝森合录了《武家坡》一剧。晚年的程砚秋致力于教学和总结舞台艺术经验的工作。1958年3月9日,他的心脏病又因突发性梗塞加剧,仅几分钟便夺去了这位艺术大师的生命,年仅54岁。

中华戏曲专科学校旦行教师。1949年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1950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戏协理事会主席团委员,1953年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1957年由周恩来总理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英和伯祖石富宁,雍正举人,中举后过了3年,未满50岁就去世了。英和另一位伯祖石永宁,字东村,乾隆元年,举孝廉方正,著有《东村诗钞》。

英和祖父明德,字显庵,著有《寄闲堂诗钞》。

石永宁之长子,英和堂伯父观保,字伯容,一字补亭,乾隆初年与堂弟即英和之父德保同年中进士。观保历任翰林院检讨、都察院左都御史、礼部尚书。著有《补亭诗钞》。观保工书法,兼欧米之长。

英和父亲德保,字定圃,乾隆进士,历任吏部左侍郎、广东巡抚、福建巡抚、礼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卒。乾隆末年,乾隆皇帝宠幸的权奸因见德保子英和聪俊。欲将女儿嫁与英和,托人与德保说亲,德保不愿意与权奸为伍,婉言谢绝了。和衔恨,多次在乾隆皇帝面前说德保的坏话。嘉庆四年,太上皇乾隆帝驾崩。真正掌握了皇帝大权的嘉庆皇帝,把早已恨之入骨飞扬跋扈的权奸和抄了家,并责令其自杀。嘉庆帝听说了德保不与权奸和结亲的事,褒扬他不屈于权贵,赐德保谥号为“文庄”。德保的堂兄观保也沾了光,被赐谥号为“文恭”。德保著有《督运草》1卷、《乐贤堂诗钞》3卷。

英和,字煦斋,号树琴。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癸丑科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侍读、侍读学士、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内务府大臣、翰林院掌院学士、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步军统领、工部尚书。道光皇帝即位,任军机大臣、户部尚书。道光二年(1822年)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道光二十年(1804年)卒。

英和“屡掌文衡,爱才好士。自其父及两子一孙,以词林起家,为八旗士族之冠”。主要著作有《恩福堂笔记》、《恩福堂年谱》、《恩福堂诗集》。英和工书法,格调高雅。2001年12月12日《中国文物报》公布的《一七九五年至一九四九年间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名单》中被列入“精品和各时期代表作品不准出境者”。

英和子奎照,嘉庆十九年(1814年)甲戌科进士,历任礼部尚书、军机大臣,缘事夺职,复起为左都御史,著有《龙沙记事诗》;奎耀,嘉庆十六年(1811年)辛未科进士,官至通政使,后为南河同知。奎照子锡祉,道光十五年(1835年)乙未科进士,历任翰林院侍讲学士、长芦盐运使。

程砚秋的曾祖父,是奎照,还是奎耀,还是《长编》中所说的阿昌阿,因无文献可证,存疑待考,其祖父是谁亦存疑待考。 申报》17版刊登了《观艳杂谈(附图片)》一文: 程玉霜以簪缨世泽献技舞台,秀外慧中其禀赋已不同于凡俗,况经畹华为之指点,颦笑举止各如分际做工重在神色,神色之流露者眉痕。玉霜眉如远山,极幽妩之长,颦时偶浅展,轻施无不奇艳。 程派艺术,10月04日《申报》17版《海上秋声》一文评价说: 碧玉簪》中自饰张玉贞,艳丽之中,具备幽、闲、贞、静四字。洞房一场种种设想,如抽丝剥茧,波澜迭出。其惊疑羞怯怨嗔怜爱之神态,俄顷变异。至其在姑 前之茹苦,在母前之遮掩,在夫前之含嗔,在婢前之矜重,无美不具,允称表情圣手。 玉堂春,新腔百出,自成一家,西皮慢板固佳,而原板二六流水,尤多好腔。砚秋之长处,在嗓音虽走细弱,而守眼十分清晰。 罗瘿公之力捧,实则不然,砚秋之成名,其思想居首,艺术次之。当其远征域外之时,于国外之戏组织,及剧本意识,深致研究,于是得悲剧之秘。归国以后复致力于其剧本只整理,于是蒸蒸,获程派盟主之地位。至其艺术,嗓音唱腔,皆就其天赋之本能,以发挥之,虽学之者众,而能得其秘者,百不一见。玉霜之艺术 ,果真难学乎?非也,学者削足就履,未知砚秋之所长耳。 武家坡》、《贺后骂殿》、《三击掌》、《玉堂春》、《汾河湾》等侧重唱功的青衣戏,也有《游龙戏凤》、《虹霓关》、《弓砚缘》等侧重于表演念白和武功的花旦、刀马旦戏。他的昆曲戏《闹学》、《游园惊梦》、《思凡》等也极具功力。由于罗瘿公金仲荪翁偶虹等人辅佐,他编演了《红拂传》、《花舫缘》、《鸳鸯冢》、《青霜剑》、《春闺梦》、《荒山泪》、《文姬归汉》、《锁麟囊》、《女儿心》、《亡蜀鉴》、《碧玉簪》、《马昭仪》、《玉镜台》、《赚文娟》、《聂隐娘》、《梅妃》、《沈云英》、《孔雀屏》、《玉狮坠》、《龙马姻缘》、《梨花记》、《风流棒》、《勘情记》、《陈丽卿》等一批新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还改编了《窦娥冤》,编演了《英台抗婚》。

  程派的唱腔别具一格。他严守音韵规律,随着戏剧情节和人物情绪的发展变化,唱腔起伏跌宕,节奏多变,要求达到“声、情、美、永”的高度结合。他的表演非 白菊,有一种清峻之美,后成为“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在表演上无论眼神、身段、步法、指法、水袖、剑术等方面也都有一系列的创造和与众不同的特点,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流派,全面展现在京剧艺术舞台上。 程砚秋注重借鉴兄弟姊妹艺术,融合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是众多艺术大师中较为突出的一位。

  收在《程砚秋文集》中的《戏曲表演艺术的基础---“四功五法”》、《谈戏曲演唱》、《创腔经验谈》、《谈窦娥冤》等文章,对指导创作实践有着重要的意义。

京剧旦角同时也对整个京剧、戏曲的发展都产生着深远、重大的影响。

  程砚秋大师创立的程派艺术在京剧界有着很重要的影响,现已薪火相传至第四代。其中对传承发展程派艺术以及京剧的弘扬推动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有以下几位:

江苏苏州,12岁进北京投师求艺,从王幼卿学青衣,从诸如香学花旦,后得王瑶卿亲传,授之以《棋盘山》、《十三妹》、《苏武牧羊》等剧。1943年加盟马连良先生的"扶风社",唱二牌旦角,为马配演《打鱼杀家》、《桑园会》等戏,后又与谭富英先生合作演出,艺事得以长进。1945年拜程砚秋为师,因出身贫寒,且为孤儿,由程收养,至1951年始离程家。在与程砚秋朝夕相处的数年间,受程悉心点拨,深得程派艺术之真缔。他演的《锁麟囊》《荒山泪》《春闺梦》《金锁记》《红拂传》《碧玉簪》等程派经典名剧,大多能保持程派的风格原貌。其弟子有迟小秋(北京)、陈静秋辽宁)、李佩红(天津)、王凤莲孙爱珍(上海)等。

安徽太湖人。少年时就读于北京师大附中,1934年考入山东省立剧院,先学小生,后从孙怡 关丽卿郭际湘、张善庭学青衣。因酷爱程派艺术,毕业后组织大风剧社在重庆演出。后以通信的方式拜在程砚秋门下,通过函授学习程派艺术,技艺大进,被誉为“重庆程砚秋”。1946年正式拜师,1949年参加东北戏曲研究院实验剧团,1959年以北京市青年京剧为基础组建程派剧团。他对程派唱腔的发音吐字、四声韵律精心揣摩,能以腔传情,对程派的表演、身段、水袖,亦能传承其神采,常演的剧目有《荒山泪》、《青霜剑》、《春闺梦》、《锁麟囊》等。他的嗓音清越高远而不失沉郁凝重,他的唱念细致入微、凝重沉厚,他的表演端庄大方、恬静淡雅,在保持程派艺术精华的同时,还展示了自己的创作才能。其弟子有李文敏吕东明张曼玲陈琪刘秀杰张火丁等。

程派标准传人”,当今京剧程派艺术的领军人物。北京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1965年生于辽宁省 阜新市,1977年入辽宁阜新戏校学戏,1981年开始学习程派,1983年在北京拜程砚秋大师嫡传弟子王吟秋先生为师,宗法程派艺术。她宗法程派艺术不折不扣,又 能结合自身条件使自己音质之长得以发挥,因此在演唱上既有程派浓重的寓刚于柔,幽咽委婉的特点,又有雅丽清馨、圆熟优美的明显个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身段和水袖颇见功力,巧妙地运用身段和水袖表现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富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19岁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她演出的《锁麟囊》是公认的程门经典之作,已拍摄成数字电影留存。曾任沈阳京剧院副院长、辽宁省文联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政协常委、北京市剧协副主席。她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重大艺术活动,曾率团先后赴全国各地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和赞誉,在海内外戏剧界颇有影响。

赵荣琛的弟子,国家一级演员(教授),卓有成就的京剧程派教师。 1957年毕业于北京戏曲学校,同年拜京剧名家赵荣琛为师,从此李文敏专攻程派。曾在当时的程派剧团北京市青年京剧团工作,从1963年开始,李文敏专事教学,先后任教于北京戏曲学校、中国戏曲学院等戏曲院校。在40余年的教学中,李文敏致力于戏曲基础教学。现在北京戏曲学校就职。

  她多次荣获全国及市级的艺术园丁奖,并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的政府津贴。

  目前当红的程派青年演员李海燕张火丁郭伟隋晓庆曹曼刘蓓等均出自她的言传身教。

白城人.原国家京剧院演员,曾成立张火丁京剧艺术工作室。现为中国戏曲学院教授。享 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文联委员,中国剧协理事,全国青联委员,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理事。启蒙老师王兰香。1989年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守业于李近秋,渠天凤,张芝兰,孟宪嵘等老师。同年考入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受业于李文敏老师。1995年调入中国京剧院。1993年经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推荐,拜在程砚秋大师的得意弟子,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赵荣琛教授门下,成为关门弟子。1996年获全国现代戏交流演出表演奖和"五个一"工程表演奖;同年又被中国京剧基金会推荐为"中国京剧之星".1999年荣获十七届戏剧梅花奖。2001年获文化部青年京剧展演荣誉奖。2000年被文化部授予优秀青年专家,杰出青年,高级专家称号。2004年中国京剧院成立了张火丁戏剧工作室。2005年入选<中国京剧百美图>.2007年元旦,张火丁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个人京剧演唱会.。

程派私淑弟子多为女演员,其中较为著名的有新艳秋李世济李蔷华

  新艳秋(1910-2008),京剧旦角,著名程派演员,祖籍北京,原名王玉华,受喜爱京剧的父亲王海山影响,9岁便开始以“月明珠”的艺名学习梆子,11岁拜师钱则诚改学皮黄,15岁登台以“玉兰芳”(有资料记载为王兰芳)的艺名借台演戏,同时拜荣蝶仙为师。1928年,她得一代宗师杨小楼提携合演《霸王别姬》。之后,因酷爱程砚秋的艺术遂在1930年前后改艺名新艳秋而专攻程派戏。后再拜王瑶卿梅兰芳为师。1949年后,新艳秋先后在江苏省京剧团、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新艳秋与程砚秋本是同时代人,几无年龄差异,因此也就看到了程派艺术从萌发到成熟的全过程,并尽毕生精力继承和钻研,因其受益于程砚秋的恩师王瑶卿和梅兰芳,故对程派艺术的精髓了解得深刻而透彻,在实践中的掌握和运用也严守规范。她的嗓音与程砚秋酷似,无坤伶学程之斧凿痕迹,不但立音松弛,脑后音壮实,胸腔共鸣也极好。不夸张地说,她的天赋条件比之程砚秋本人并不逊色。听她的演唱,既能体悟到程腔的寓刚于柔、幽咽婉转,又别具清香雅丽、情意蕴蓄之风韵。

  李世济(1933-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程派艺术私淑传人当中的优秀代表,国家一级演员。女,祖籍广东梅县,1933年5月生于江苏苏州,长于上海。专工京剧青衣。1950年肄业 于上海第二医学院。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理事。她的丈夫唐在是著名琴师。李世济通过舞台实践,从剧本到唱腔都力求出新,做到精益求精,是继承程派艺术又有所革新创造的一位艺术家。她将程腔大众化,普及化,更能为当代观众所欣赏,给程腔增加了新的活力,被很多人冠以“新程派”的称谓。她的韵味醇厚,唱腔委婉圆润,情真意切,动听感人,善于细致刻画人物。许多观众包括许多青年观众也喜爱李世济的演出。

  1918年4月30日,农历戊午年三月二十日:程艳秋商量出师

  1921年,农历辛酉年时慧宝与程艳秋合作演出

  1922年1月28日,农历壬戌年正月初一日:程艳秋组和声社

  1922年3月12日,农历壬戌年二月十四日:程艳秋首演《龙马姻缘》

  1922年7月,农历壬戌年:程艳秋首次赴天津演出

  1922年7月2日,农历壬戌年闰五月初八日:程艳秋首演《梨花计》

  1922年7月8日,农历壬戌年闰五月十四日:程艳秋首演全本《芦花河》  1922年10月,农历壬戌年:程艳秋首次赴上海演出

  1922年11月,农历壬戌年:程艳秋首次赴杭州演出

  1923年,农历癸亥年:天津李士伟家堂会

  1923年2月25日,农历癸亥年正月初十日,12时:1923年春节黎元洪总统府堂会第三天

  1923年3月10日,农历癸亥年正月廿三日:程艳秋首演《红拂传

  1923年4月26日,农历癸亥年三月十一日:程艳秋结婚

  1923年5月12日,农历癸亥年三月廿七日:程艳秋首演《花舫缘

  1923年6月9日,农历癸亥年四月廿五日:程艳秋首演《花筵赚》

六月初一日:程艳秋首演《鸳鸯冢

  1923年8月18日,农历癸亥年七月初六日:程艳秋首演《风流棒

  1923年9月18日,农历癸亥年八月初八日:程艳秋二次赴上海演出

  1924年2月19日,农历甲子年正月十五日:程艳秋首演《孔雀屏

  1924年3月,农历甲子年:和声社赴东北演出

  1924年4月5日,农历甲子年三月初二日:程艳秋首演《赚文娟

  1924年4月13日,农历甲子年三月初十日:程艳秋首演《金锁记

  1924年5月3日,农历甲子年三月三十日:程艳秋首演《玉狮坠》 1924年6月28日,农历甲子年五月廿七日:程艳秋首演《青霜剑

  1924年8月8日,农历甲子年七月初八日:程艳秋组鸣盛社

  1924年8月20日,农历甲子年七月二十日:鸣盛社在三庆园打泡

  1924年12月14日,农历甲子年十一月十八日:程艳秋首演《碧玉簪

  1925年3月,农历乙丑年:程艳秋二次赴天津演出

  1925年3月,农历乙丑年:鸣盛社赴东北演出

  1925年3月3日,农历乙丑年二月初九日:鸣盛社为张作霖五十寿诞演堂会戏

  1925年4月18日,农历乙丑年三月廿六日:程艳秋首演《聂隐娘

  1925年4月29日,农历乙丑年四月初七日:张宗昌为母祝寿堂会

  1925年5月,农历乙丑年:程艳秋三次赴上海演出

  1925年7月,农历乙丑年:中国红十字会天津分会举办救济陕甘两省难民义务戏

  1925年8月20日,农历乙丑年七月初二日:鸣盛社改为鸣和社

  1925年12月12日,农历乙丑年十月廿七日:程艳秋首演《文姬归汉

  1926年1月29日,农历乙丑年十二月十六日:程艳秋首演头二本《福寿镜丙寅年四月十八日:程艳秋首演《沈云英

  1926年9月,农历丙寅年:程艳秋四次赴上海演出

  1927年1月15日,农历丙寅年十二月十二日:程艳秋首演《斟情记》

  1927年4月30日,农历丁卯年三月廿九日:程艳秋首演《朱痕记

  1927年7月23日,农历丁卯年六月廿五日:《顺天时报》举办的“五大名伶新剧夺魁”结果揭晓

  1928年1月13日,农历丁卯年十二月廿一日:1928年1月13日第一舞台演出

  1928年9月20日,农历戊辰年八月初七日:程艳秋首演《梅妃

  1928年12月3日,农历戊辰年十月廿二日:程艳秋首次赴武汉演出

  1928年12月14日,农历戊辰年十一月初三日:程艳秋为鄂北工赈会义演

  1929年2月21日,农历己巳年正月十二日:程艳秋二次赴武汉演出

  1929年3月23日,农历己巳年二月十二日:程艳秋二次赴武汉演出结束北返

  1929年4月,农历己巳年:1929年第一舞台夜戏山西赈灾会募款义演

  1930年3月,农历庚午年:程艳秋首次重组鸣和社

  1930年3月31日,农历庚午年三月初二日,晚:1930年3月31日华乐园演出 1930年4月,农历庚午年:鸣和社赴东北演出

  1930年4月22日,农历庚午年三月廿四日:鸣和社特约王少楼同台

  1930年5月19日,农历庚午年四月廿一日:程艳秋首演全本《柳迎春

  1930年9月25日,农历庚午年八月初四日:程艳秋五次赴上海演出

陈丽卿

  1930年11月13日,农历庚午年九月廿三日:鸣和社首次赴南京演出

  1931年,农历辛未年四大名旦合灌唱片《四五花洞》

  1931年1月26日,农历庚午年十二月初八日:程艳秋首演《荒山泪

  1931年6月9日,农历辛未年四月廿四日,15时: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一天

  1931年6月10日,农历辛未年四月廿五日,12时: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二天

  1931年6月11日,农历辛未年四月廿六日,12时: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三天

  1931年8月,农历辛未年:程艳秋首演《春闺梦荀令香为徒

  1932年1月13日,农历辛未年十二月初六日:程砚秋离北平赴法国考察戏剧

  1932年1月28日,农历辛未年十二月廿一日:程砚秋一行抵达法国巴黎

  1933年5月,农历癸酉年:程砚秋二次重组鸣和社

  1933年10月,农历癸酉年:鸣和社二次赴南京演出

  1934年10月26日,农历甲戌年九月十九日:陈丽芳拜程砚秋为师

  1935年,农历乙亥年:鸣和社赴长沙、开封演出

  1935年4月3日,农历乙亥年三月初一日:程砚秋三次赴武汉演出

  1935年4月11日,农历乙亥年三月初九日:程砚秋三次赴武汉演出第一天

  1935年4月12日,农历乙亥年三月初十日:程砚秋三次赴武汉演出第二天

  1935年4月13日,农历乙亥年三月十一日:程砚秋三次赴武汉演出第三天

  1935年4月22日,农历乙亥年三月二十日:程砚秋三次赴武汉演出最后一天 亡蜀鉴

  1936年,农历丙子年谭富英胜利公司灌制九张唱片

  1936年4月,农历丙子年:鸣和社首次入川演出

  1936年9月,农历丙子年:胜利公司1936年莅平灌片欢宴会举行

  1937年2月4日,农历丙子年十二月廿三日:吴泰勋为其母五旬寿诞举办堂会戏

  1937年3月,农历丁丑年:程砚秋六次赴上海演出

  1937年4月9日,农历丁丑年二月廿八日:程砚秋在上海首演《费宫人》

  1937年4月21日,农历丁丑年三月十一日:程砚秋组秋声社

  1937年6月4日,农历丁丑年四月廿六日:程砚秋在北京首演《费宫人》

  1937年12月31日,农历丁丑年十一月廿九日: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成立

  1938年,农历戊寅年:徐润生拜程砚秋为师 正月十七日:杨小楼接三

  1938年2月27日,农历戊寅年正月廿八日:杨小楼送圣仪式

  1938年9月14日,农历戊寅年闰七月廿一日:北京伶界救济黄河水灾义务戏

  1938年10月,农历戊寅年:程砚秋七次赴上海演出

  1939年,农历己卯年:迟世恭加入秋声社

  1939年,农历己卯年:袁世海加入秋声社

  1939年,农历己卯年:刘连荣加入秋声社

  1939年3月,农历己卯年:于世文加入秋声社

  1939年5月,农历己卯年:林秋雯加入秋声社

  1939年10月,农历己卯年:魏莲芳加入秋声社

  1939年10月8日,农历己卯年八月廿六日:刘迎秋拜程砚秋为师 1939年11月,农历己卯年:赵炳啸拜金少山为师

  1940年1月22日,农历己卯年十二月十四日:新民会贫民救济义务戏

  1940年2月,农历庚辰年:陈少霖加入秋声社

  1940年4月29日,农历庚辰年三月廿二日:程砚秋在上海首演《锁麟囊

  1940年8月16日,农历庚辰年七月十三日:程砚秋在北京首演《锁麟囊》

  1941年,农历辛巳年:敌伪警宪以刺刀镪水毁坏秋声社戏箱

  1941年9月,农历辛巳年: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

  1941年10月1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一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一天

  1941年10月2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二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二天

  1941年10月3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三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三天

  1941年10月4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四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四天

  1941年10月5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五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五天

  1941年10月6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六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六天

  1941年10月7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七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七天

  1941年10月8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八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八天

  1941年10月9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十九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九天

  1941年10月10日,农历辛巳年八月二十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天

  1941年10月11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一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一天

  1941年10月12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二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二天

  1941年10月14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四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四天

  1941年10月15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五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五天

  1941年10月16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六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六天

  1941年10月18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八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八天

  1941年10月19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廿九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十九天

  1941年10月26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初七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二十六天

  1941年10月27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初八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二十七天

  1941年10月29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初十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二十九天

  1941年10月31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十二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三十一天

  1941年11月2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十四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三十三天

  1941年11月4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十六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三十五天

  1941年11月7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十九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三十八天

  1941年11月9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廿一日:程砚秋首演《女儿心

  1941年11月10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廿二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四十一天

  1941年11月13日,农历辛巳年九月廿五日:程砚秋八次赴上海演出第四十四天

  1942年10月,农历壬午年:程砚秋击退敌伪特务

  1943年5月21日,农历癸未年四月十八日:余叔岩迎三

  1943年6月1日,农历癸未年四月廿九日,10时:余叔岩丧礼举行

  1945年,农历乙酉年:程砚秋认李世济为干女

  1945年8月15日,农历乙酉年七月初八日:程砚秋宣布结束“三闭主义”

  1945年11月2日,农历乙酉年九月廿八日:程砚秋收王吟秋为徒

  1946年,农历丙戌年,秋:秋声社抗战胜利后赴沪演出

  1946年,农历丙戌年,春:程砚秋收赵荣琛为徒

  1947年,农历丁亥年高盛麟搭秋声社

  1947年1月15日,农历丙戌年十二月廿四日:程砚秋、杨宝森义演《朱痕记》

  1947年3月,农历丁亥年:程砚秋收李丹林为徒

  1948年12月20日,农历戊子年十一月二十日:秋声社为河北大名旅泺同乡会救济难民义务筹款演剧

  1949年,农历己丑年,秋:程砚秋收尚长麟为徒

  1949年1月,农历戊子年:秋声社重组

  1949年3月,农历己丑年:程砚秋赴捷克布拉格参加世界保卫和平大会

  1949年3月27日,农历己丑年二月廿八日:秋声社应北平军管会邀出演《三击掌

  1949年7月2日,农历己丑年六月初七日:第一次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召开

  1949年9月,农历己丑年: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

  1949年11月,农历己丑年:秋声社应赵清泉约入陕

  1949年12月,农历己丑年,中旬:秋声社赴沈阳演剧兼作地方戏曲调查

  1949年12月2日,农历己丑年十月十三日:程砚秋率领秋声社启程首次赴西北调查戏曲

  1950年4月16日,农历庚寅年二月三十日:程砚秋发表《关于地方戏曲的调查计划》

  1950年7月,农历庚寅年:程砚秋二次赴西北调查戏曲

  1951年2月,农历辛卯年:秋声社赴中南及大西南地区演出及调查

  1951年4月3日,农历辛卯年二月廿七日:中国戏曲研究院成立

  1952年,农历壬辰年:李世济弃医从艺

  1952年8月,农历壬辰年:秋声社末次赴沪演剧

  1952年11月,农历壬辰年:程砚秋首演《英台抗婚

  1952年11月14日,农历壬辰年九月廿七日: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结束

  1953年2月,农历癸巳年:程砚秋剧团成立

  1953年3月,农历癸巳年:程砚秋剧团首次赴天津

  1953年4月,农历癸巳年:程砚秋剧团首次赴南京

  1953年5月,农历癸巳年:程砚秋剧团首次赴上海

  1953年7月,农历癸巳年:程砚秋剧团首次赴沈阳、哈尔滨

  1953年10月4日,农历癸巳年八月廿七日: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赴朝

  1954年,农历甲午年,秋:苏联专家干涉中国戏改工作

  1954年4月,农历甲午年:程砚秋剧团赴舟山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4年5月,农历甲午年:梅、程、马、杨竞演上海

  1955年,农历乙未年:程砚秋收江新熔为徒

  1955年,农历乙未年:程砚秋剧团准备排演拍摄《荒山泪》电影

  1955年,农历乙未年,冬:程砚秋赴河北调查戏曲

  1955年,农历甲午年,年初:1955年初怀仁堂京剧演出

  1956年3月,农历丙申年:京剧电影《荒山泪》拍摄完毕

  1957年7月,农历丁酉年:周信芳、梅兰芳、程砚秋等联合倡议戏曲界不演坏戏

武家坡

  什锦花园胡同15号王之鸿

  什锦花园胡同属东城区景山地区,是东四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五条胡同。胡同东段曲折,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北大街和大佛寺东街,长600余米。明代,胡同西段称“红庙街”,东段称“适景园”,因成国公朱能在此建有私家园林“适景园”而得名,清乾隆时称“石景花园”,宣统时称“什锦花园”,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什锦花园胡同”。

  什锦花园胡同15号,旧时的门牌是什锦花园6号,在胡同东段曲折处小细管胡同南口东侧,现院内为1栋有4个单元门的五层居民楼,院门朝西,为两侧砌有砖垛的随墙大门,已非昔日原貌。

  据程砚秋之子程永江回忆,此院原为旗人邓家宅邸的后花园,经李锡之介绍,程砚秋全家自1935年9月至1938年12月租住于此。程永江在此院虽然只度过从3岁到6岁三年稍多的时光,“但儿时的印象却是鲜明而难忘的”,以至于几十年后还能对院子中的景物做出详细的描绘“这座花园叠石为山,四周林木葱茏,间立各色石笋,铺有嵌花石子甬路,园中央建一宽敞凉亭,园东一侧太湖石山背后有一蝶仙庙,青苔漫地,阴冷袭人。花园西南部有一座花墙月亮门,把花园和前院隔开。园子东北部建有三面游廊环绕的长方形大院落,房屋均建于高高的石基上,正门都筑有石砌台阶。北正房及东西耳房,为祖母、父母亲和孩子们居住;西厢房专辟为客厅,即著名的‘御箱’所在。其北侧为供奉祖师爷的小佛堂;东厢房为堆放戏箱杂物之用;倒座南房一溜3间暂空置。院内正房前面值有6棵高大的西府海棠,青砖墁地,有嵌花石子的十字甬路互通,西南通向花园;院内东南角孤悬一小跨院,为一棵巨大的古槐所占据。绕过北房东夹道是一狭长的后院,向西穿越过一座门道便抵达后花园的北半部,有3间在一架大藤萝掩映下的北房,后充作孩子们的私塾。其东侧筑有花墙月亮门,南北向甬路直通坐东面西的门道,它显然是这所大宅院的后门,现权作‘正门’之用,门内两侧的数间平台屋便成了门房和仆役的往处”。

  程砚秋最初的业师是荣蝶仙,而他租住的院落里又有蝶仙庙。虽此蝶仙非彼蝶仙,然诗家可能衍化出绚丽辞章,而史家只能认作是巧合。

  程砚秋之所以相中什锦花园6号,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旅欧回国后外事活动与社会公益工作日益增多,东单牌楼附近西观音寺34号的住房已不敷应用;另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已接手北平市私立中国高级戏曲职业学校的董事长,而校址在今嵩祝院北巷,距什锦花园较近。

  程砚秋搬出什锦花园6号却显得无奈。其子程永江说:“从‘九一八’事变以来,父亲的反日爱国态度一直十分鲜明,北平沦陷使他产生了‘孤树临风’的危机感;住在什锦花园与吴佩孚府邸相邻,难免政治方面的干系,特别是‘停演’之后,住在这座大花园里总觉得招惹耳目,于是‘停演’成了迁居的契机之一。”

  程砚秋(19041958),京剧表演艺术家,原名艳秋,字玉霜,后改为御霜,满族,北京人。曾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有《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程砚秋文集》存世。

  程砚秋幼年家贫,到荣蝶仙家当“手把徒弟”,开始了学艺生涯。

  旧时民间戏曲艺人学艺多采用“师徒传承”的教育方式,这种教育方式大体有四种形式:一曰“设堂授艺”,又称“私寓弟子”;二曰“家塾学艺”;三曰“手把徒弟”,又称“私房徒弟”;四曰“拜师深造”,其中“手把徒弟”学艺最苦。这是因为“设堂授艺”招收的多为梨园世家子弟;“家塾学艺”必是殷实之家,有钱聘请教师;“拜师深造”则是有一定造诣的艺人为了更大的长进和更广的社会认同采取的措施,也有名家为得传人而主动收徒的。如:马长礼唱红之后,杨宝森、马连良均希望收其为徒,经协商马长礼被杨宝森收为徒弟,被马连良认为义子。“杨徒马儿”一时为梨园佳话。而“手把徒弟”则多是家境贫寒的孩子为求谋生之道才投师学艺,因此,入师门之前先要签订相当于“卖身契”的文书,称做“关书大发”。

  程砚秋天资聪颖、勤奋好学,13岁时便在天桥东大市浙慈馆票房和丹桂茶园边学戏、边“借台演出”。诗人、剧作家罗瘿公慧眼识珠,在得知程砚秋变嗓仍须为师父赴沪演戏后,毅然借款700银圆为其赎身,使程砚秋提前两年出师。之后,又帮助程砚秋调养嗓子,学习文化,拜谒名师。可谓:培育英才,不遗余力。

  贤哉,罗公!

  程砚秋没有辜负罗瘿公的苦心栽培,在艺术上敢于探索、勇于创新,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世称“程派”。程砚秋与“梅派”创始人梅兰芳、“尚派”创始人尚小云、“荀派”创始人荀慧生并称“四大名旦”,名震京城,声播海外。

  有人评价:梅派讲究“样”雍容华贵、典雅大方,尚派讲究“棒”歌舞并重、昆乱不挡,程派讲究“唱”深邃曲折、幽咽婉转,荀派讲究“浪”柔媚活泼、清新流畅。

  程砚秋讲究“唱”,不仅唱腔深邃曲折、幽咽婉转,而且唱词也错落有致、含蓄隽永。20世纪30年代,程砚秋赴欧洲考察西方戏剧以求探索中国戏剧发展之路。归国后与剧作家翁偶虹共同创作了集程派艺术之大成的剧目《锁麟囊》。为了塑造人物和展示程派艺术的需要,对唱词反复推敲,突破京剧以7个字一句或10个字一句的设计程式,突出长短句,使唱腔抑扬错落、疾徐有致。如:剧中人薛湘灵回忆春秋亭遇雨的一段唱词“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耳边厢,又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是大雨倾天……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院,巴峡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能不令人击节而叹?!

  程砚秋在北平沦陷时期息影舞台,务农隐居,以“停演”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更有只身痛打数名日本宪兵和伪警察之后脱身的惊人壮举,为世人称道。

  北平和平解放之后,周恩来曾登门探望程砚秋,虽未遇,程砚秋却感慨万分。他说:“旧社会‘戏子’属下九流,没人看得起,谁想到周总理登门来看我!真是礼贤下士啊!”

黄金大戏院演毕回平,路经天津,又应天津中国大戏院之邀,演出三天。演毕,程砚秋让班社全体人马先回北平,自己留津数日看望老友才回到北平。那天程砚秋身着青布灰袍,头戴一顶深棕色土耳其式毡帽,下火车后走至出站口,有两个特务对程砚秋进行搜身,他们又将程砚秋带到一小房内,不问青红皂白,先就一拳打在程砚秋左耳,程砚秋厉声斥之曰“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干什么?”他找到一跟柱子,立在柱前,以防后面受敌,便挥拳还击,将这两个特务打得狼狈不堪。特务一看非程砚秋的对手,恶狠狠地对程说“以后碰见再说”,程说“好,后会有期”,便整整衣冠出站。回家后发现手上金表遗失。次日左耳疼痛,后请耳鼻喉科专家徐荫详大夫治疗方愈。此事梨园界立刻传开,侯喜瑞听了,高兴地说“还是我们四弟有种,好样的,替我们出了口鸟气!”。

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北平敌伪宪特突然搜查程宅,并将程砚秋带走。当晚程夫人即电话告知李锡之(李锡之协助程砚秋管理一切事物,他是程砚秋三、四十年代最亲密之友人,当时李锡之任伪实业总署总务局长),李锡之托部下庶务科长朱泽良(朱启今之子),朱又转托日本宪兵队嘱托吴泰勋东北军将领吴俊升之子),再托日寇充信的杨跃东向日本宪兵队长三浦保释,才得以免受牢狱之灾。此后不久,程砚秋便谢绝舞台,衔恨归隐西山,弃伶为农,置身于青龙桥畔。

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上了中国的领土,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接着日本侵略者逐步向华北侵蚀,此时国民党政府却采取不抵抗政策。面对国土沦陷,程砚秋满腔义愤,即借《三国演义》中的故事,创作出京剧新戏《亡蜀鉴》,以表达绝不卖国求荣,宁死不做亡国奴的思想。此剧一经公演即获得巨大成功,引起观众强烈共鸣。

梨园公会邀请程砚秋为日本捐献飞机进行“义演”,程砚秋义愤填膺,他说:“叫我们中国人演戏,得来的钱他们拿去买飞机炸弹,再来杀害我们中国同胞,决不能做这种助敌为虐、屠杀自己同胞、没有人性的罪恶勾当。”程砚秋坚决辞演。恼羞成怒的日本人撕去伪善的面纱,开始对程砚秋处处刁难,不准电台播放程砚秋的唱片,日伪特务寻机对程砚秋进行报复。程砚秋宁死不从,最终他下定决心以“停演”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停演”就意味着程砚秋要舍弃眷恋的舞台,舍弃优裕的生活,舍弃丰厚的票房收入,但是这些都没有动摇程砚秋坚决不为侵略者服务的决心。“停演”后的程砚秋离开了喧嚣的市区,来到了北京西山青龙桥,开始了务农生活。他住的是土屋茅舍,吃的是粗茶淡饭。每天和农民一道下地种田。在北京市档案馆珍藏着程砚秋“停演”后在青龙桥务农的照片,在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程砚秋一手牵毛驴,一手拿农具。此时的程砚秋虽然身处艰苦的环境中,但是避开了日伪特务的威逼,他的脸上流露出平和温暖的笑容。

谭富英叶盛兰合作,盛极一时,大饱沪上程迷耳福。宋庆龄先生那时曾派中福会基金干事江兆菊拜访程砚秋,请他为该会募集基金,程砚秋说“这是我应该做的”,爽快地答应了。因此,宋庆龄先生在上海住宅中接见了程砚秋。他又在上海,与田汉黄佐临成为朋友。不久,程砚秋又目睹国民党之黑暗腐败,感到非常失望,乃再度归隐北平青龙桥,力田自谴。

2016年3月28日,百度贴吧否认卖程砚秋吧。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