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爪哇国

爪哇国(梵文名Yavadvipa),又作爪洼国、叶调、诃陵、婆、呵罗单、耶婆提,古代东南亚古国,其境主要在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一带。唐朝时,一度为佛教国家。宋朝时分为三国,东爪哇最强,后为三佛齐所灭,信诃沙里国崛起后,在爪哇岛上建立了满者伯夷王朝,伊斯兰教兴盛。元朝时,元军大举征伐其地,败于满者伯夷王朝。明朝时为明朝藩属,屡有入贡。后来,荷兰在此地建立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和行政管理总部,并于不久侵占全境。二战后,独立,并入印度尼西亚。

爪哇国:

注音:ㄓㄠˇ ㄨㄚ ㄍㄨㄛ

拼音:zhǎo wā guó

词语解释:

古国名。即今 南洋群岛 的爪哇岛。因远在海外,迷迷茫茫,故多借指遥远虚无之处。《水浒传》第二四回:“那怒气直钻过 爪哇国 去了。”《孽海花》第十八回:“听她哭得凄惨,不要说一团疑云自然飞到 爪哇国 去。《金瓶梅》第二回:“那人一见,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早已钻入爪洼国去了。”朱自清《笑的历史》:“笑早已到 爪哇国 里去了。”

公元2世纪前期,东汉孝顺皇帝永建六年(131) ,“十二月,日南徼外叶调国、掸国遣使贡献”(《后汉书卷 六孝顺孝冲孝质帝纪第六》),而 “叶调”即是古代爪哇岛梵文名Yavadvipa的对音,这是爪哇国见于中国史书的最早记载。

公元1世纪至7世纪,后汉至隋,中国史书称爪哇国为呵罗单,亦称陆耶婆提。

公元5世纪前期,东晋义熙八年(412),高僧法显就曾登陆耶婆提,求取佛法。此处所说之耶婆提就是Yavadvipa之对音, 意即古代爪哇。

公元7世纪至10世纪,唐朝称爪哇国为诃陵、婆。

公元10世纪前期至末期,宋朝时爪哇岛上有三个国家:塔鲁纳国在西部,诃陵国在中部,东爪哇在东部。

公元10世纪末,宋太宗淳化三年(993),东爪哇国王穆罗茶(Dharmvamca)遣使朝贡。当时穆罗茶王已统一爪哇岛,势力扩展到巴哩岛、渤林邦、并和苏门答腊岛上的三佛齐国交战。但东爪哇与三佛齐的战争中,东爪哇国兵败,国王穆罗茶被杀。三佛齐势力扩展入爪哇岛。

公元13世纪,爪哇岛上信诃沙里国崛起。

公元1290年,信诃沙里国王克塔纳伽拉(Kertanagara)将三佛齐势力逐出爪哇。后来,信诃沙里国王克塔纳伽拉的女婿克塔拉亚萨(Kertarajasa)创立了以满者伯夷城为首都(在今泗水西南)的满者伯夷王朝。不久,信诃沙里国王克塔纳伽拉被叛将贾亚卡特望(Jayakatwang)杀害。

公元1292年(元至元二十九年),元世祖忽必烈派遣一千艘战舰组成的海军,从福建泉州渡海,登陆爪哇,联合满者伯夷王克塔拉亚萨攻打信诃沙里国叛将贾亚卡特望,灭信诃沙里国。满者伯夷国王克塔拉亚萨随后反戈,打退元军,统一爪哇。元史称满者伯夷为“麻偌巴歇”,是为爪哇国的国都。满者伯夷被称之为最显赫的印度教王国,满者伯夷曾一度统治了今天印度尼西亚西部的大部分地区。满者伯夷这个名字来源于印度教奉为神的Majapahit桔树。

公元14世纪至17世纪,明朝改称爪哇。

公元15世纪,明成祖永乐年间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到过爪哇杜板(Turban)、新村(Geiresik)、苏鲁马益(Surabaya)、满者伯夷(Madjapahit)和漳沽(Changkir)。

公元16世纪,当穆斯林王国取代满者伯夷在西部岛屿的地位时,满者伯夷王国转移到了东面的巴厘岛。

公元16至17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建立了“贸易和行政管理总部”。

公元19世纪,荷兰政府从荷兰东印度公司手上接管了东印度群岛,1830年荷兰统治者开始实行所谓“耕种制” (荷兰语cultuurstelsel en cultuurprocenten)的变相奴役制度,导致了大范围的饥荒和贫困。

公元1901年,荷兰国会通过伦理政策(Etnisch beleid),客观上使一部份爪哇人接触到荷兰式教育,在这些人中,出现了很多杰出的印尼民族主义者,并且在二战后的印尼独立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永乐元年(1403)九月庚寅(十五),朱棣就派遣中官马彬等出使爪哇,以镀金银印一,文绮彩币三十匹,赐其西王都马板,敕谕之日:

朕祗奉祖训,廓清内难,即位之初,尔即遣人奉表朝贡,朕用嘉之。特遣赐尔印章仪物,尚益懋乃德,保土安民,毋怠毋骄,恒谨事大之诚,斯禄及子孙,以克永世。

复命彬等赍诏谕西洋,苏门苔剌诸番国王,并赐之文绮纱罗①。

《瀛涯胜览》爪哇国者,古名婆国也。其国有四处,皆无城郭。其他国船来,先至一处名杜板。次至一处名新村,又至一处名苏鲁马益。再至一处名满者伯夷,国王居之。其王之所居以砖为墙,高三丈余,周围约有二百余步。其内设重门甚整洁,房屋如楼起造,高每三四丈,布以板,铺细藤簟,或花草席,人於其上盘膝而坐。屋上月硬木板为瓦,破缝而盖。国人住屋以茅草盖之。家家俱以砖砌土库,高三四尺,藏贮家私什物,居止坐卧於其上。

国王之绊,头或带金叶花冠,身无衣袍,下围丝嵌手巾一二条,再用锦绮或丝缠之於腰,名曰压腰。插一两把短刀,名不刺头,赤脚出入,或骑象,或坐牛车。国人之绊,男子头,女子椎髻,上穿衣,下围手巾。男子腰插不剌头一把,三岁小儿至百岁老人皆有此刀,皆是兔毫雪花上等镔铁为之。其柄用金或犀角、象牙,雕刻人形鬼面之状,制极细巧。

国人男妇皆惜其头,若人以手触摸其头,或买卖之际钱物不明,或酒醉狂,言语争竞,便拔此刀刺之,强者为胜。若戳死人,其人逃避三日而出,则不偿命。若当时捉住,随亦戳死。国无鞭笞之刑,事无大小,用细藤背缚两手,拥行数步,则将不刺头於罪人腰眼或软肋一二刺死。其国风土无日不杀人,甚可畏也。

中国历代铜钱通行使用。

杜板番名赌斑,地名也。此处约千余家,以二头目为主。其间多有中国广东及漳州人流居此地。鸡、羊、鱼、菜甚贱。

海滩有一小池,甘淡可饮,曰是圣水,传言大元时命将史弼、高兴征伐婆,经月不得登岸,船中之水已尽,军士失措。其二将拜天祝曰:「奉命伐蛮,天若与之则泉生;不与则泉无。」祷毕,奋力插轮海滩,泉水随枪插处涌出,水味甘淡,众饮而得全生。此天赐之助也,至今存焉。

於杜板投东行半日许,至新村,番名曰革儿昔。原系沙滩之地,盖因中国之人来此创居,遂名新村,至今村主广东人也。约有千余家,各处番人多到此处买卖。其金子诸般宝石一应番货多有卖者,民甚殷富。自新村投南船行二十余里,到苏鲁马益,番名苏儿把牙。其港口流出淡水,自此大船难进,用小船行二十余里始至其地。亦有村主,掌管番人千余家,其间亦有中国人。其港口有一洲,林木森茂,有长尾猢狲万数,聚於上。有一黑色老雄猴为主,却有一老番妇随伴在侧。其国中妇人无子嗣者,备酒饭果饼之类,往祷于老猕猴,其老猴喜,则先食其物,余令众猴争食,食尽,随有二猴来前交感为验。此妇回家,便有孕,否则无子也,甚为可怪。

自苏儿把牙小船行七八十里到埠头,名章姑。登岸投西南行一日半到满者伯夷,王之居处也。其处番人二三百家,头目七八人以辅其王。天气长热如夏,田稻一年二熟,米粒细白,芝麻豆皆有,大小二麦绝无。土产苏木、金刚子、白檀香、肉豆、荜拨、斑猫、镔铁、龟筒、玳瑁,奇禽有白鹦鹉如母鸡大,红绿莺哥、五色莺哥、鹩哥,皆能效人言语;珍珠鸡、倒挂鸟、五色花斑鸠、孔雀、槟榔雀、珍珠雀、绿斑鸠之类。异兽有白鹿、白猿猴等畜,其猪羊牛马鸡鸭皆有,但无驴与鹅耳。

果有芭蕉子、椰子、甘蔗、石榴、莲房、莽吉柿、西瓜、级之类。其莽吉柿如石榴样,皮内如橘囊样,有白肉四块,味甜酸,甚可食。级如枇杷样,略大,内有白肉三块,味亦甜酸。甘蔗皮白大,每根长二三丈。其余瓜、茄、蔬菜皆有,独无桃李韭菜。

东汉时,史书唯记,“叶调国遣使贡献”,“顺帝永建六年,日南徼外叶调王便遣使贡献”,而未言所献何物,不可考其风俗土产。

东晋时,高僧法显出西域求法,归国所著《佛国记》有言曰“如是九十日许,乃到一国,名耶婆提。其国外道,婆罗门兴盛,佛法不足言。 停此国五月日。”据今人考证,所谓耶婆提,即Yavadvipa之音译,也就是爪哇国。从这句话,可以得知,东晋时期的爪哇国已经是婆罗门教(即今日所谓之印度教的古代形式)兴盛的宗教国家了,婆罗门教在其国的宗教之中时处于优势地位的。但是,既然这个国家出现在高僧求佛法的路途之中,同时此句之前有“法显在此国,闻天竺道人于高座上诵经”,之后有“法显先安慰之,徐问:‘汝是何人?’答言:‘我是佛弟子’”之言,却可以说明此时期的爪哇国是在众多佛教信徒辐辏的地区的包围之中,而东汉至唐代的这一段时期又正是佛教东传中、日、朝和东南亚国家的兴盛期,不难想到,佛教终有一日会在爪哇国取代婆罗门教的优势地位的,而在后来的历史中这种猜想得到了印证。

唐朝时,爪哇国改称诃陵国,旧唐书有记载道“竖木为城,作大屋重阁,以棕榈皮覆之。王坐其中,悉用象牙为床。食不用匙箸,以手而撮。亦有文字,颇识星历。俗以椰树花为酒,其树生花,长三尺余,大如人膊,割之取汁以成酒,味甘,饮之亦醉”,“贞观十四年、大历三年、四年皆遣使朝贡,元和十年,遣使献僧祗僮五人、鹦鹉、频伽鸟并异种名宝。元和十年,遣使献僧祗僮五人、鹦鹉、频伽鸟并异种名宝”。这一时期,通过史书的相关记载,已能对爪哇国的土产有所了解,此国多出热带果蔬、珍禽异兽。同时,对其风俗亦可窥知一二,筑城而居,多木结构建筑,食不用餐具,用手直接拾取,有文字、知天文,佛教弟子众多,似已取代前代婆罗门之地位。

两宋时期,爪哇国似改称婆(此婆之称,未确定是唐时之婆),“婆国在南海中,……其地平坦,宜种植,产稻、麻、粟、豆,无麦。民输十一之租,煮海为盐。多鱼、鳖、鸡、鸭、山羊,兼椎牛以食。果实有木瓜、椰子、蕉子、蔗、芋。出金银、犀牙、笺沉檀香、茴香、胡椒、槟榔、硫黄、红花、苏木。亦务蚕织,有薄绢、丝绞、吉贝布。剪银叶为钱博易,官以粟一斛二斗博金一钱。……其王椎髻,戴金铃,衣锦,蹑革履,坐方床,官吏日谒,三拜而退,出入乘象或腰舆,壮士五七百人执兵器以从。国人见王皆坐,俟其过乃起。以王子……副王,官有四人,如中国宰相,无月奉……乐有横笛、鼓板,亦能舞。土人被发,但祷神求佛。其俗有名而无姓。”

元代时,元史曰“其风俗土产不可考,大率海外诸蕃国多出奇宝,取贵于中国,而其人则丑怪,情性语言与中国不能相通”。这与宋史之言矛盾,宋史详考,元史不可考,宋时之婆是否是爪哇国便不得而知。

国人坐卧无床凳,吃食无匙,男妇以槟榔叶聚灰不绝口,欲吃饭时,先将水嗽出口中槟榔渣,就洗两手干净,围坐,用盘满盛其饭,浇酥油汤汁,以手撮入口中而食。若渴则饮水,遇宾客往来无茶,止以槟榔待之。

一等回回人,皆是西番各国为商,流落此地,衣食诸事皆清致;一等唐人,皆是广东、漳、泉等处人窜居是地,食用亦美洁,多有从回回薮门受戒待斋者;一等土人,形貌甚丑异,猱头赤脚,祟信鬼,佛书言鬼国其中,此地也。人吃食甚是秽恶,如蚁及诸虫蚓之类,略以火烧微熟便吃。家畜之犬与人同器而食,夜则共寝,略无忌惮。旧传鬼子魔王面红身赤发,正于此地与一罔象相合,而生子百余,常啖血为食,人多被食。忽一日雷震石裂,中坐一人,众称异之,遂推为王。令精兵驱逐罔象等众而不为害,後复生齿而安焉。所以至今人好凶强。

年例有一竹轮会,但以十月为春首。国王令妻坐一塔车于前,自坐一车于後。其塔车高丈余,四面有窗,下有转轴,以马前拽而行。至会所,两边摆列队伍,各执竹轮一根。其竹轮实心无铁刃,但削尖而甚坚利。对手男子各携妻奴在彼,各妻手执三尺短木棍立於其中。听鼓声紧慢为号,二男子执轮进步抵戳,交锋三合,二人之妻各持木棍格之曰「那剌那剌」则退散。设被戳死,其王令胜者与死者家人金钱一个,死者之妻随胜者男子而去。如此胜负为戏。

其婚姻之礼,则男子先至女家,成亲三日後迎其妇。男家则打铜鼓铜锣,吹椰壳筒,及打竹筒鼓放火铳,前後短刀团牌围绕。其妇被发裸体跣足,围系丝嵌手巾,项佩金珠联络之饰,腕带金银声装之锣。亲朋邻里以槟榔叶线纫草花之类,妆饰彩船而伴送之,以为贺喜之礼。至家则鸣锣击鼓,饮酒作乐,数日而散。

凡丧葬之礼,如有父母将死,为儿女者先问於父母,死後或犬食,或火化,或弃水。其父母随心所愿而嘱之,死後依遗言所断送之。若欲犬食者,抬其尸至海边,或野外地上,有犬十数来食尽尸肉无遗为好;如食不尽,子女悲号哭泣,将遗骸弃水中而去。又有富人及头目尊贵之人将死,则手下亲厚婢妾先与主人誓曰「死则同住」,至死後出殡之日,木搭高棰,下柴堆,纵火焚棺,候焰盛之际,其原誓婢妾二三人,则满头带草花,身披五色花手巾,登跳号哭良久,撺下火内,同主尸焚化,以为殉葬之礼。

番人殷富者甚多,买卖交易行使中国历代铜钱。书记亦有字,如销俚字同。无纸笔,用茭叶以尖刀刻之。亦有文法,国语甚美软。

斤秤之法,每斤二十两,每两十六钱,每钱四姑邦,每姑邦该官秤二分一八毫七丝五忽。每钱该官秤八分七五毫,每两该官秤一两四钱,每斤该官秤二十八两。升斗之法,截竹为升,为一姑刺,该中国官升一升八合。每番斗一斗为一黎,该中国官斗一斗四升四合。

每月至十五十六夜,月圆清明之夜,番妇二十余人或三十余人聚集成队,妇为首,以臂膊递相联绾不断,于月下徐步而行。为首者口唱番歌一句,众皆齐声和之,到亲戚富贵之家门首,则赠以铜钱等物。名为步月行乐而已。

有一等人以纸画人物鸟兽鹰虫之类,如手卷样,以三尺高二木为画干,止齐一头。其人蟠膝坐於地,以图画立地,每展出一段,朝前番语高声解说次段来历。众人圜坐而听之,或笑或哭,便如说平话一般。

国人最喜中国青花磁器,并麝香、销金丝、烧珠之类,则用铜钱买易。国王常差头目以船只装载方物进贡中国。

《元史》爪哇在海外,视占城益远。自泉南登舟海行者,先至占城而后至其国。其风俗土产不可考,大率海外诸蕃国多出奇宝,取贵于中国,而其人则丑怪,情性语言与中国不能相通。世祖抚有四夷,其出师海外诸蕃者,惟爪哇之役为大。

至元二十九年二月,诏福建行省除史弼、亦黑迷失、高兴平章政事,征爪哇;会福建、江西、湖广三行省兵凡二万,设左右军都元帅府二、征行上万户四,发舟千艘,给粮一年、钞四万锭,降虎符十、金符四十、银符百、金衣段百端,用备功赏。亦黑迷失等陛辞。帝曰:“卿等至爪哇,明告其国军民,朝廷初与爪哇通使往来交好,后刺诏使孟右丞之面,以此进讨。”九月,军会庆元。弼、亦黑迷失领省事,赴泉州;兴率辎重自庆元登舟涉海。十一月,福建、江西、湖广三省军会泉州。十二月,自后渚启行。

三十年正月,至构栏山议方略。二月,亦黑迷失、孙参政先领本省幕官并招谕爪哇等处宣慰司官曲出海牙、杨梓、全忠祖,万户张塔剌赤等五百余人,船十艘,先往招谕之。大军继进于吉利门。弼、兴进至爪哇之杜并足,与亦黑迷失等议,分军下岸,水陆并进。弼与孙参政帅都元帅那海、万户宁居仁等水军,自杜并足由戎牙路港口至八节涧。兴与亦黑迷失帅都元帅郑镇国、万户脱欢等马步军,自杜并足陆行。以万户申元为前锋。遣副元帅土虎登哥,万户褚怀远、李忠等乘钻锋船,由戎牙路,于麻喏巴歇浮梁前进,赴八节涧期会。

招谕爪哇宣抚司官言:爪哇主婿土罕必耶举国纳降,土罕必耶不能离军,先令杨梓、甘州不花、全忠祖引其宰相昔剌难答吒耶等五十余人来迎。三月一日,会军八节涧。涧上接杜马班王府,下通莆奔大海,乃爪哇咽喉必争之地。又其谋臣希宁官沿河泊舟,观望成败,再三招谕不降。行省于涧边设偃月营,留万户王天祥守河津,土虎登哥、李忠等领水军,郑镇国、省都镇抚伦信等领马步军水陆并进。希宁官惧,弃船宵遁,获鬼头大船百余艘。令都元帅那海、万户宁居仁、郑、高德诚、张受等镇八节涧海口。

大军方进,土罕必耶遣使来告,葛郎王追杀至麻喏巴歇,请官军救之。亦黑迷失、张参政先往安慰土罕必耶,郑镇国引军赴章孤接援。兴进至麻喏巴歇,却称葛郎兵未知远近,兴回八节涧。亦黑迷失寻报贼兵今夜当至,召兴赴麻喏巴歇。

七日,葛郎兵三路攻土罕必耶。八日黎明,亦黑迷失、孙参政率万户李明迎贼于西南,不遇。兴与脱欢由东南路与贼战,杀数百人,余奔溃山谷。日中,西南路贼又至,兴再战至晡,又败之。十五日,分军为三道伐葛郎,期十九日会答哈,听炮声接战。土虎登哥等水军溯流而上,亦黑迷失等由西道,兴等由东道进,士罕必耶军继其后。十九日,至答哈。葛郎国主以兵十余万交战,自卯至未,连三战,贼败奔溃,拥入河死者数万人,杀五千余人。国主入内城拒守,官军围之,且招其降。是夕,国主哈只葛当出降,抚谕令还。

四月二日,遣土罕必耶还其地,具入贡礼,以万户捏只不丁、甘州不花率兵二百护送。十九日,土罕必耶背叛逃去,留军拒战。捏只不丁、甘州不花、省掾冯祥皆遇害。二十四日,军还。得哈只葛当妻子官属百余人,及地图户籍、所上金字表以还。事见史弼、高兴传。

爪哇在占城西南。元世祖时,遣使臣孟琪往,黥其面。世祖大举兵伐之,破其国而还。

洪武二年,太祖遣使以即位诏谕其国。其使臣先奉贡于元,还至福建而元亡,因入居京师。太祖复遣使送之还,且赐以《大统历》。三年以平定沙漠颁诏曰:“自古为天下主者,视天地所覆载,日月所照临,若远若近,生人之类,莫不欲其安土而乐生。然必中国安,而后四方万国顺附。迩元君妥帖木儿,荒淫昏弱,志不在民。天下英雄,分裂疆宇。朕悯生民之涂炭,兴举义兵,攘除乱略。天下军民共尊朕居帝位,国号大明,建元洪武。前年克取元都,四方底定。占城、安南、高丽诸国,俱来朝贡。今年遣将北征,始知元君已没,获其孙买的里八刺,封为崇礼侯。朕仿前代帝王,治理天下,惟欲中外人民,各安其所。又虑诸蕃僻在远方,未悉朕意,故遣使者往谕,咸使闻知。”九月,其王昔里八达剌蒲遣使奉金叶表来朝,贡方物,宴赉如礼。

五年又遣使随朝使常克敬来贡,上元所授宣敕三道。八年又贡。十年,王八达那巴那务遣使朝贡。其国又有东、西二王,东蕃王勿院劳网结,西蕃王勿劳波务,各遣使朝贡。天子以其礼意不诚,诏留其使,已而释还之。十二年,王八达那巴那务遣使朝贡。来年又贡。时遣使赐三佛齐王印绶,爪哇诱而杀之。天子怒,留其使月余,将加罪,已,遣还,赐敕责之。十四年遣使贡黑奴三百人及他方物。来年又贡黑奴男女百人、大珠八颗、胡椒七万五千斤。二十六年再贡。来年又贡。成祖即位,诏谕其国。永乐元年又遣副使闻良辅、行人甯善,赐其王绒、绵、织金文绮、纱罗。使者既行,其西王都马板遣使入贺,复命中官马彬等赐以镀金银印。西王遣使谢赐印,贡方物。而东王孛令达哈亦遣使朝贡,请印,命遣官赐之。自后,二王并贡。

三年遣中官郑和使其国。来年,西王与东王构兵,东王战败,国被灭。适朝使经东王地,部卒入市,西王国人杀之,凡百七十人。西王惧,遣使谢罪。帝赐敕切责之,命输黄金六万两以赎。六年再遣郑和使其国。西王献黄金万两,礼官以输数不足,请下其使于狱。帝曰:“朕于远人,欲其畏罪而已,宁利其金耶?”悉捐之。自后,比年一贡,或间岁一贡,或一岁数贡。中官吴宾、郑和先后使其国。时旧港地有为爪哇侵据者,满剌加国王矫朝命索之。帝乃赐敕曰:“前中官尹庆还,言王恭待敕使,有加无替。比闻满剌加国索旧港之地,王甚疑惧。朕推诚待人,若果许之,必有敕谕,王何疑焉。小人浮词,慎勿轻听。”十三年,其王改名扬惟西沙,遣使谢恩,贡方物。时朝使所携卒有遭风飘至班卒儿国者,爪哇人珍班闻之,用金赎还,归之王所。十六年,王遣使朝贡,因送还诸卒。帝嘉之,赐敕奖王,并优赐珍班。自是,朝贡使臣大率每岁一至。

正统元年,使臣马用良言:“先任八谛来朝,蒙恩赐银带。今为亚烈,秩四品,乞赐金带。”从之。闰六月遣古里、苏门答剌、锡兰山、柯枝、天方、加异勒、阿丹、忽鲁谟斯、祖法儿、甘巴里、真腊使臣偕爪哇使臣郭信等同往。赐爪哇敕曰:“王自我先朝,修职勿怠。朕今嗣服,复遣使来朝,意诚具悉。宣德时,有古里等十一国来贡,今因王使者归,令诸使同往。王其加意抚,分遣还国,副朕怀远之忱。”五年,使臣回,遭风溺死五十六人,存者八十三人,仍返广东。命所司廪给,俟便舟附归。

八年,广东参政张琰言:“爪哇朝贡频数,供亿费烦,敝中国以事远人,非计。”帝纳之。其使还,赐敕曰:“海外诸邦,并三年一贡。王亦宜体恤军民,一遵此制。”十一年复三贡,后乃渐稀。

景泰三年,王巴剌武遣使朝贡。天顺四年,王都马班遣使入贡。使者还至安庆,酗酒,与入贡番僧斗,僧死者六人。礼官请治伴送行人罪,使者敕国王自治,从之。成化元年入贡。弘治十二年,贡使遭风舟坏,止通事一舟达广东。礼官请敕所司,量予赐赉遣还,其贡物仍进京师,制可。自是贡使鲜有至者。

其国近占城,二十昼夜可至。元师西征,以至元二十九年十二月发泉州,来年正月即抵其国,相去止月余。宣德七年入贡,表书“一千三百七十六年”,盖汉宣帝元康元年,乃其建国之始也。地广人稠。性凶悍,男子无少长贵贱皆佩刀,稍忤辄相贼,故其甲兵为诸蕃之最。字类琐里,无纸笔,刻于茭叶。气候常似夏,稻岁二稔。无几榻匕箸。人有三种:华人流寓者,服食鲜华;他国贾人居久者,亦尚雅洁;其本国人最污秽,好啖蛇蚁虫蚓,与犬同寝食,状黝黑,猱头赤脚。崇信鬼道。杀人者避之三日即免罪。父母死,舁至野,纵犬食之;不尽,则大戚,燔其余。妻妾多燔以殉。

其国一名莆家龙,又曰下港,曰顺塔。万历时,红毛番筑土库于大涧东,佛郎机筑于大涧西,岁岁互市。中国商旅亦往来不绝。其国有新村,最号饶富。中华及诸番商舶,辐辏其地,宝货填溢。其村主即广东人,永乐九年自遣使表贡方物。

《岭外代答》

婆国,又名莆家龙,在海东南,势下,故曰下岸。广州自十一月十二月发舶,顺风连昏旦,一月可到。国王撮髻脑后。人民剃头留短发,好以花样缦布缴身。以椰子并挞树浆为酒。蔗糖其色红白,味极甘美。以销银锡杂铸为钱,其钱以六十个,准为一两金,用三十二钱为半两金。土产胡椒、檀香、丁香、白豆蔻、肉豆蔻、沉香。国人尚气好斗战,王及官豪有死者,左右承奉人皆愿随死,焚则跃入火中;弃骨于水,亦踣水溺死,不悔。

《岛夷志略》爪哇,即古婆国。门遮把逸山,系官场所居,宫室壮丽。地广人稠,实甲东洋诸番。旧传国王系雷震石中而出,令女子为酋以长之。其田膏沃,地平衍,米富饶,倍于他国。民不为盗,道不拾遗。谚云太平婆者,此也。俗朴。男子椎髻,裹打布,惟酋长留发。大德年间,伊克默色、亦黑迷失、平章史弼、高兴曾往其地,令臣属纳税贡、立衙门、振纲纪,设铺兵以递文书。守常刑,重盐法,使铜钱,俗以银、锡、、铜杂铸如螺甲大,名为银钱,以权铜钱使用。地产青盐,系晒成。胡椒每岁万斤,极细,坚耐。色印布及鹦鹉之类、药物,皆自他国来也。货用硝珠、金、银、青鞋、色绢、青白花碗、铁器之属。次曰巫仑,曰希苓,曰三打板,曰吉丹,曰孙剌等。地无异产,故附此耳。


相关文章推荐:
呵罗单 | 爪哇岛 | 爪哇岛 | 水浒传 | 孽海花 | 金瓶梅 | 朱自清 | 呵罗单 | 法显 | 诃陵国 | 三佛齐国 | 满者伯夷 | 忽必烈 | 渡海 | 杜板 | 苏鲁马益 | 巴达维亚 | 荷兰东印度公司 | 东印度群岛 | 瀛涯胜览 | 杜板 | 苏鲁马益 | 满者伯夷 | | 不剌头 | 革儿昔 | 自新村 | 苏鲁马益 | 猢狲 | 龟筒 | 孔雀 | 法显 | 佛国记 | 高僧 | 高座 | 诃陵国 | 频伽鸟 | 回回 | 唐人 | 丑异 | 令妻 | 妻奴 | 婢妾 | 铜钱 | 前番 | 青花 | 买易 | 元史 | 占城 | 湖广 | 吉利门 | 脱欢 | 杜并 | 戎牙路 | 八节涧 | 杜马班 | 偃月营 | 王天祥 | 水陆并进 | 德诚 | 八节涧 | 李明 | 脱欢 | 占城 | 乐生 | 北征 | 宴赉 | 成祖 | 行人 | 王绒 | 郑和 | 吴宾 | 旧港 | 满剌加 | 尹庆 | 无替 | 王何 | 谢恩 | 班卒儿 | 正统 | 八谛 | 锡兰山 | 柯枝 | 天方 | 忽鲁谟斯 | 郭信 | 宣德 | 费烦 | 景泰 | 成化元年 | 弘治 | 鲜华 | 莆家龙 | 商舶 | 岭外代答 | | 缦布 | 尚气 | 岛夷志略 | 道不拾遗 | 亦黑迷失 | 史弼 | 胡椒 | 青鞋 | 打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