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成得臣

楚令尹--成得臣 成得臣(?-前632)芈姓,成氏,名得臣,字子玉,斗伯比之子,子文之弟。若敖氏后裔。春秋时楚令尹。楚成王三十五年(前637年),因战功被子文推荐为令尹。成王三十八年,率楚军灭夔(今秭归境),又北征背楚亲晋的宋国。次年冬,再围宋,与救宋之晋、齐、秦联军战于城濮(今山东鄄城临濮集),楚军溃败。引咎自杀于归途中。

前637年(成王三十五年),楚令尹子文年事已高,想养老了,便推荐领兵作战有功的子玉接班,成王从其请,命子玉为令尹。

前635年(成王三十七年)秋,秦、晋伐。秦是伐的主谋和主力,晋只起着张犄角之势的作用。楚国在方城内外有申、息两个大县,申公和息公是守卫国内的封疆大吏。这次秦、晋伐,楚人起初不甚在意,以为只是寻常的边境冲突。令尹子玉和司马都还在郢都,只派申公斗克和息公屈御寇以申、息之师去戍守商密,秦师抢在楚师到达商密以前,沿着丹水的大湾绕过商密,到了靠近析邑(今河南西峡县)的地方,把自己的役徒捆绑起来,冒充析人,押着朝西走。在暮色的掩护下,秦师包围了商密。入夜,秦人燃起许多火炬,在火光中杀牲取血,伪装与申公息公盟誓。人从城墙上见到这般情景,以为自己被楚国出卖给秦国了。一传十,十传百,无不信以为真。于是,人向秦师请降。秦师随即东进,突袭正在途中的楚师。申公、息公疏于戒备,都成了秦人的俘虏。秦师怕楚师的大军追来,匆匆离开商密,回秦国去了。

令尹子玉闻变大惊,当即发兵追秦师,未能追上。子玉不自安,为以功补过,引兵伐陈,同时把正在楚国避难的顿子护磅到顿城,才收兵回国。公元前634年(成王三十八年),齐一再伐鲁,鲁不胜其忧,鲁僖公命公子遂和臧文仲向楚求援。臧文仲多谋善言,对子玉说齐、宋两国“不臣”,自请为做伐齐和伐宋的向导。子玉被说动了。但他决定先处理另一件大事枣灭夔。

夔是楚国的别封之国。始君为熊渠次子熊挚,故址在今湖北秭归县,土著是巴人。夔子已经巴化,而且认为楚国歧视夔国的先君,于是拒不祭祀祝融和鬻熊。楚国不能容忍夔子公然闹分裂、搞独立,决定予以严惩。是年秋,令尹子玉和司马子西(斗宜申)引兵灭夔,夔子被押解到郢都。从此,夔国就不再存在了。

灭夔后,子玉就腾出手来去惩罚齐和宋了。这时,楚成王显出了倦于国事的迹象,由子玉执政柄。

宋成公因先君宋襄公为楚所辱而耿耿于怀,叛楚即晋,意在以晋制楚。是年冬,子玉、子西引兵东征,号称伐宋,其实主要目的在于伐齐。楚师把宋国的缗邑(今山东金乡县)包围了几天,让宋人明白楚师随时都可以打进宋都去,就移师伐齐了。

对齐,楚有一笔政治筹码在手。此前,齐桓公死,诸子争立,卫姬所生公子无亏被害,郑姬所生公子昭继位孝公。其余7位公子都逃到了楚国,楚国把他们都封为上大夫。这七位公子中,最有希望取代公子昭的是齐桓公宠姬宋华子所生的公子雍。子玉携公子雍随军东征,在攻克齐国的谷邑(今山东东阿县)之后,把公子雍安置在那里,派申公叔侯守在那里,自己和子西则班师回国了。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扶植一个傀儡政权,维持一支卫戍部队,在中国历史上还不曾有过。楚令尹子玉敢这样做,一则是因为有摇控飞地的经验,二则是确信当时天下莫强于楚,深知齐人无力把这块飞地吃掉。果然,齐人对谷邑莫如之何。

子玉是一位使敌人敬畏的将才,治军颇业,但苛于枝节而忽于根本。公元前637年(成王三十九年)秋,为了伐宋,成王先派前任令尹子文阅兵于睽,又派现职令尹子玉阅兵于?。子文阅兵,只用了一个早晨,没有惩罚一个士卒。子玉阅兵,用了一整天,用鞭子责打了7个士卒,用长箭刺穿了3个士卒耳朵。一些老臣向子文道贺,说他荐举子玉为令尹是知人善任。子文也高兴,向子玉敬酒。一同观看阅兵大典的贾不仅不向子玉道贺,还说子玉既不适治民,也不善于用兵,如带兵超过300乘(每乘战车配车上甲士和车后的徒卒75人),非打败仗不可。偌大一个楚国的令尹,充其量只能指挥这个数目的军队,国人道忧尚恐不及,何遑道贺?初生之犊的贾对子玉的评论不幸而言中。是年冬,楚成王以楚、陈、蔡、郑、许5国联军包围宋都,由此引发了晋楚城濮之战。

公元前632年春,晋师渡过黄河,先侵曹,后伐卫,以解宋围,但楚师攻宋不止。晋文公召集将佐商议,想同楚国打一仗,怎样才能得到秦、齐两国帮助?少壮派健将先轸说:“可以让秦、齐两国怨恨楚国,办法是让宋人假装不向晋国求救,而以厚赂求秦、齐两国向楚国说情,楚国一定拒绝秦、齐两国的斡旋,这样,秦、齐两国就会同晋国一起打楚国了。晋文公从其计。成王闻讯后,决定撤军。命令子玉领兵回国,但子玉竟派大夫子越(斗椒)代他去向成王请战说:不是我一定要建功立业,我是要塞住说坏话的人的嘴。言下之意,是要用自己胜利去证明贾的话是错的。成王动气了,但他没有坚持要子玉撤军,反面给子玉派去约210的援军。此时,若敖氏执掌着国柄,文武满朝,认为成王仍然是自己的工具,他们对成王的话可听可不听。《国语楚语》记晋师得到子玉移兵北上的消息,准备退避,王孙启对先轸说:与楚国结盟的诸侯大约有一半不再追随子玉了,若敖氏也不再听从子玉了,楚师必败无疑,我们怎能撤退呢?晋师决定迎战。

子玉派使者对晋国的君臣说:只要晋国允许曹、卫复国,楚国就可以从宋国撤军。这是一个极好的建议,既顾全了晋、楚两国的体面,又保全了宋、曹、卫三国的社稷。可见,子玉并非有勇无谋之辈。晋国的对策是:私下允许曹、卫复国,但要他们叛楚从晋,同时扣留子玉派去的使者,借以激怒子玉,待子玉移兵北上后再相机行事。果然,曹、卫两国都向子玉表示他们不能再为楚国效力了。子玉怒不可遏,当即命令全军释宋都之围,直奔晋师所在的卫国。当时,晋师寡而楚师众,晋师引退,子玉命令全军追晋师。4月戊辰,楚师追上晋师,随即据险立营。次日,两国对阵,临阵时,子玉夸口说:今天可一定要晋师不再存在了!子玉将中军,子西将申、息之师为左军,子上将陈、蔡之师为右军。晋以中军当楚中军,以上军当楚左军,以下军当楚右军。楚、陈、蔡联军有战车近1200乘,晋、宋、齐、秦联军有战车1000乘。楚右军陈、蔡比较软弱,他们是作为附庸来帮忙的,以保全自己为天职,顺境下尚能冲锋陷阵,逆境下势难坚守顽抗。晋师看准了楚师的这致命的弱点,命令晋下军攻击楚右军。晋下军战车前马披着虎皮,突然出现在楚右军阵前。陈、蔡的战马受了惊,乱了套。陈、蔡的将士见状,争相逃散。在楚右军溃退之际,晋上军佯作后撤之状。子西指挥楚左军追击晋上军,不料受到晋上军和中军的夹攻,伤亡惨重,且战且退。子玉自将的楚中军失去左右两翼的依托,恐被晋师包围,只好退出战场。这场大战打了不过半天,结局是楚败绩,但元气没有大损。晋人侥幸取胜。子玉率残部回楚国,行近方城时,成王的使者来说:大夫要是进方城去,怎么向申县和息县的父老交待呢?子玉无以自白,乃自缢(一说自刎)。

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懿次于城濮(1)。楚师背郄而舍(2),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诵曰(3):“原田每每(4),舍其旧而新是谋(5)。”公疑焉。子犯曰:“战也!战而捷,必得诸侯, 若其不捷,表里山河(6),必无害也。”公曰:“若楚惠何?”栾贞子 曰:“汉阳诸姬(7),楚实尽之。思小惠而忘大耻,不如战也。”晋侯 梦与楚子搏(8),楚子伏己而嘏其脑(9),是以惧。子犯曰:“吉。我得 天,楚伏其罪(10),吾且柔之矣(11)!”

子玉使斗勃请战(12),曰:“请与君之士戏(13),君冯轼而观之,得 臣与寓目焉(14)。”晋侯使栾枝对曰:“寡君闻命矣。楚君之惠,未之 敢忘,是以在此。为大夫退,其敢当君乎!既不获命矣,敢烦大 夫谓二三子(15):戒尔车乘(16),敬尔君事,诘朝将见(17)。”

晋车七百乘,靶、勒、鞅、鞴(18)。晋侯登有莘之墟以观师(19),曰: “少长有礼,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

己巳,晋师陈于莘北,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蔡(20)。子玉以若敖之六卒将中军(21),曰:“今日必无晋矣!”子西将左(22),子上将右(23)。胥臣蒙马以虎皮,先犯陈、蔡。陈、蔡奔,楚右师溃。狐毛设二 旆而退之(24),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25),楚师驰之,原轸、郄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26)。狐毛、狐偃以上军夹攻于西,楚左师溃。楚师败 绩。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败。

晋师三日馆、谷(27),及癸酉而还。甲午,至于衡雍(28),作王宫 于践土(29)。

乡役之三月(30),郑伯如楚致其师(31)。为楚师既败而惧,使子人九行成于晋(32)。晋栾枝人盟郑伯。五月丙午,晋侯及郑伯盟于衡雍。 丁未,献楚俘于王(33):驷介百乘(34),徒兵千。郑伯傅王(35),用平礼也(36)。己酉,王享醴,命晋侯宥(37)。王命尹氏及王子虎、内史叔兴父策命晋候为侯伯(38),赐之大辂之服、戎辂之服(39),彤弓一,彤矢百,舻 弓矢千(40),钜氅一卣(41),虎贲三百人(42)。曰:“王谓叔父(43):‘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44)。’”晋侯三辞,从命,曰:“重耳敢再拜稽首,奉扬天子之丕显休命(45)。”受策以出。出入三觐(46)。

卫候闻楚师败,惧,出奔楚,遂适陈。使元喧奉叔武以受盟(47)。 癸亥,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要言曰(48):“皆奖王室,无相害也。有 渝此盟,明神殛之(49),俾队其师(50),无克祚国(51),及而玄孙,无有老幼。”君子谓是盟也信,谓晋于是役也,能以德攻。

初,楚子玉自为琼弁玉缨(52),未之服也。先战,梦河神谓己曰: “畀余(53),余赐女盂诸之糜(54)。”弗致也。大心与子西使荣黄谏(55),弗听。荣季曰:“死而利国,犹或为之,况琼玉乎!是粪土也,而可 以济师,将何爱焉?”弗听。出,告二子日:“非神败令尹,令尹 其不勤民,实自败也。”既败,王使谓之曰:“大夫若入,其若申、 息之老何?”子西。孙伯曰:“得臣将死,二臣止之,曰:‘君其将 以为戮。’”及连谷而死(56)。

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曰:“莫余毒也已(57)!为吕臣实为令尹(58),民奉己而已,不在民矣(59)。”

(1)晋侯:指晋文公重耳。宋公:宋成公,襄公之子。国归父、崔夭:均为齐国大夫。秦小子懿(yin):秦穆公之子。城濮:卫国地名,在今河南陈 留。 (2)背:背靠着。郄(xi):城濮附近一个险要的丘陵地带。(3)诵:不配乐曲的歌曲。 (4)原田:原野。每每:青草茂盛的样子。 (5)舍其旧:除掉旧草的根子。新是谋:谋新,指开辟新田耕种。(6)表:外。里:内。山:指太行山,河:黄河。 (7)汉阳:汉水北面。 (8)搏:徒手对打,格斗。 (9)伏己:伏在晋文公身上。嘏(gu):吮吸。(10)得天:面朝天,意思是得到天助。伏其罪:面朝地像认罪。 (11)柔之:软化他,意思是使他驯服。 (12)斗勃:楚国大夫。 (13)戏:较量。 (14)得臣:子玉的字。寓目:观看。 (15)大夫:指斗勃。二三子:指楚军将领子玉、子西等人。 (16)戒:准备好。 (17)诘朝:明天早上。 (18)靶(xian):马背上的皮件。勒:马胸部的皮件。鞅(yang):马腹的皮件。鞴(ban):马后的皮件。 (19)有莘(shen):古代国名,在今河南陈留县东北,虚,同“墟”,旧城废址。 (20)陈、蔡:陈、蔡两国军队属于楚军右师。 (21)中军:楚军分为左、中、右三军,中军是最高统帅。 (22):子西:楚国左军统 帅斗宜申的字。(23)子上;楚国右军统帅斗勃的字。(24)旆(pei)装 饰有飘带的大旗,(25)舆曳柴:战车后面拖着树枝。(26)中军公族:晋 文公统率的亲兵。横:拦腰。(27)馆:驻扎,这里指住在楚国军营。谷:吃 粮食,指吃楚军丢弃的军粮。(28)衡雍:郑国地名,在今河南原阳西。 (29)践土:郑国地名,在今河南原阳西南。(30)乡(xiang):不久之前。役:指城濮之战。(31)致其师:将郑国军队交给楚军指挥。(32)子人九:郑 国大夫,姓子人,名九。行成:休战讲和。(33)王:指周襄王。(34)驷 介:四马披甲。 (35)傅:主持礼节仪式。(36)用平礼:用周平王的礼节。 (37)宥:同“侑”,劝酒。(38)严氏、王子虎:周王室的执政大臣。内史:掌管爵禄策命的官。策命:在竹简上写上命令。侯伯:诸侯之长。(39)大 辂(lu)之服:与礼车相配套的服饰仪仗。戎辂之服:乘兵车时的服饰仪仗。 (40)舻(lu):黑色。(41)钜氅(ju chang):用黑黍米和香草酿成的香酒。 卣(you):盛酒的器具。(42)虎贲(ben):勇士。(43)叔父:天子对同 姓诸侯的称呼。这里指晋文公重耳。(44)纠:检举,逖(ti):惩治。慝 (te):坏人。(45)丕:大。显:明。休:美。(46)出入:来回。三觐:进 见了三次。(47)元喧(xuan):卫国大夫。奉:拥戴。叔武:卫成公的弟弟。 (48)要(yao)言:约言,立下誓言。(49)殛(ji):惩罚。(50)俾:使。 队:同“坠”,灭亡。(51)克;能。祚:享有。(52)琼弁:用美玉装饰的 马冠。缨:套在马脖子上的革带。(53)畀(bi):送给。(54)孟诸:宋国 地名,在今河南商丘东北;糜:同“媚”,水边草地。孟诸之糜:指宋国的土 地。(55)大心:孙伯,子玉的儿子。荣黄:荣季,楚国大夫。(56)连谷: 楚国地名。(57)毒;危害。莫余毒;莫毒余。(58)为吕臣:楚国大夫,在 于玉之后任楚国令尹。(59)奉己:奉养自己。不在民:不为民事着想。

夏天四月初三,晋文公、宋成公、齐国大夫国归父、崔夭、秦 国公子小子懿带领军队进驻城濮。楚军背靠着险要的名叫郄的丘 陵扎营,晋文公对此很忧虑。他听到士兵们唱的歌辞说:“原野上 青草多茂盛,除掉旧根播新种。”晋文公心中疑虑。狐偃说:“打 吧!打了胜仗,一定会得到诸侯拥戴。如果打不胜,晋国外有黄 河,内有太行,也必定不会受什么损害。”晋文公说:“楚国从前 对我们的恩惠怎么办呢?”栾枝说:“汉水北面那些姬姓的诸侯国, 全被楚国吞并了。想着过去的小恩小惠,会忘记这个奇耻大辱,不 如同楚国打一仗。”晋大公夜里梦见同楚成王格斗,楚成王把他打 倒,趴在他身上吸他的脑汁,因此有些害怕。狐偃说:“这是吉利 的征兆。我们得到天助,楚王面向地伏罪,我们会使他驯服的。”

子玉派斗勃来挑战,对晋文公说:“我请求同您的士兵们较量一番,您可以扶着车前的横木观看,我子玉也要奉陪观看。”晋文公让栾枝回答说:“我们的国君领教了。楚王的恩惠我们不敢忘记,所以才退到这里,对大夫子玉我们都要退让,又怎么敢抵挡楚君呢?既然得不到贵国退兵的命令,那就劳您费心转告贵国将领:准备好你们的战车,认真对待贵君交付的任务,咱们明天早晨战场上见。”

晋军有七百辆战车,车马装备齐全。晋文公登上古莘旧城的遗址检阅了军容,说:“年轻的和年长的都很有礼貌,我们可以用来作战了。”于是晋军砍伐当地树木,作为补充作战的器械。

四月初四,晋军在莘北摆好阵势,下军副将胥臣领兵抵挡限陈、蔡两国军队。楚国主将子玉用若敖氏的六百兵卒为主力,说:“今天必定将晋国消灭了!”子西统率楚国左军,斗勃统率楚国右军。晋将胥臣用虎皮把战马蒙上,首先攻击陈、蔡联军。陈、蔡联军 逃奔,楚国的右军溃败了。晋国上军主将狐毛树起两面大旗假装撤迟,晋国下军主将栾枝让战车拖着树枝假装逃跑,楚军受骗追击,原轸和郄溱率领晋军中军精锐兵力向楚军拦腰冲杀。狐毛和狐偃指挥上军从两边夹击子西,楚国的左军也溃败了。结果楚军大败。子玉及早收兵不动,所以他的中军没有溃败。

晋军在楚军营地住了三天,吃缴获的军粮,到四月八日才班师回国。四月二十九日,晋军到达衡雍,在践土为周襄王造了一座行官。

在城濮之战前的三个月,郑文公曾到楚国去把郑国军队交给楚国指挥,现在郑文公因为楚军打了败仗而感到害怕,便派子人九去向晋国求和。晋国的栾枝去郑国与郑文公议盟。五月十一日,晋文公和郑文公在衡雍订立了盟约。五月十二日,晋文公把楚国的俘虏献给周襄王,有四马披甲的兵车一百辆,步兵一千人。郑文公替周襄王主持典礼仪式,用从前周平王接待晋文侯的礼节来接待晋文公。五月十四日,周襄王用甜酒款待晋文公,并劝晋文 公进酒。周襄王命令尹氏、王子虎和内史叔兴父用策书任命晋文公为诸侯首领,赏赐给他一辆大辂车和整套服饰仪仗,一辆大戎车和整套服饰仪仗,红色的弓一把,红色的箭一百支,黑色的弓十把,黑色的箭一千支,黑黍米酿造的香酒一卣,勇士三百人,并说:“周王对叔父说:‘恭敬地服从周王的命令,安抚四方诸侯,监督惩治坏人。’”晋文公辞让了三次,才接受了王命,说:“重耳再拜叩首,接受并发扬周天子伟大、光明、美善的命令。”晋文公接 受策书迟出,前后三次朝见了周襄王。

卫成公听到楚军被晋军打败了,很害怕,出逃到楚国,后又逃到陈国。卫国派元喧辅佐叔武去接受晋国与诸侯的盟约。五月二十八日,土子虎和诸侯在周王的厅堂订立了盟约,并立下誓辞 说:“各位诸侯都要扶助王室,不能互相残害。如果有人违背盟誓,圣明的神灵会惩罚他,使他的军队覆灭,不能再享有国家,直到 他的子孙后代,不论年长年幼,都逃不脱惩罚。”君子认为这个盟 约是诚信的,说晋国在这次战役中是依凭德义进行的征讨。

当初,楚国的子玉自己做了一套用美玉装饰的马冠和马秧,还 没有用上。交战之前,子玉梦见河神对自己说:“把它们送给我! 我赏赐给你宋国孟诸的沼泽地。”子玉不肯送给河神。子玉的儿子 大心和楚国大夫子西让荣黄去劝子玉,子玉不听。荣黄说:‘人死 了能对国家有利,也要去死,何况是美玉!它们不过是粪土,如 果可以用来帮助军队得胜,有什么可以吝惜的?”子玉还是不听。 荣黄出来告诉大心和子西说:“不是河神要让令尹打败仗,而是令 尹不肯为民众尽力,实在是自找失败。”楚军战败后,楚王派人对 子玉说:“如果你回楚国来,怎么对申、息两地的父老们交代呢?” 子西和大心对使臣说:“子玉本来想自杀,我们两入拦住他说:“国君还要惩罚你呢。’”子玉到了连谷就自杀了。

晋文公听到于玉自杀的消息,喜形于色他说:“今后没有人危害我了!楚国的吕臣当令尹,只知道保全自己,不会为老百姓着想。

莫余毒也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曰:‘莫余毒也已。’

艰难险阻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晋侯在外十九年矣,而果得晋国,险阻艰难,备尝之矣。”

知难而退《左传宣公十二年》:“见可而行,知难而退,军之善政

退避三舍《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公子重耳(晋文公)逃亡在楚国时,楚王问他将来怎样报答自己。重耳说,如果将来晋楚交兵,“退避三舍”。以后晋楚在城濮交战,晋文公遵守诺言,把军队撤九十里。


相关文章推荐:
斗伯比 | 子文 | 楚成王 | 秭归 | 宋国 | 城濮 | 鄄城 | 令尹子文 | | 方城 | 封疆大吏 | 边境冲突 | 郢都 | 商密 | 西峡县 | 秦人 | 一传十,十传百 | 令尹 | 鲁僖公 | 臧文仲 | 熊渠 | 秭归县 | 夔子 | 夔国 | 鬻熊 | 令尹 | 司马子西 | 斗宜申 | 郢都 | 楚成王 | 宋成公 | 宋襄公 | 子西 | 缗邑 | 金乡县 | 齐桓公 | 公子无亏 | 公子昭 | 上大夫 | 齐国 | 谷邑 | 东阿县 | 子西 | 傀儡政权 | 令尹 | 莫强 | 令尹子文 | 子文 | 令尹 | 楚成王 | 晋楚城濮之战 | 晋文公 | 先轸 | 晋国 | 斗椒 | 先轸 | 晋国 | | | 卫国 | | | 子西 | 方城 | 息县 | 宋公 | 齐国 | 城濮 | 汉阳 | 楚子 | 斗勃 | 冯轼 | 栾枝 | 胥臣 | 右师 | 狐偃 | 侯伯 | 侯三 | 重耳 | 王庭 | 余赐 | 子西 | 黄谏 | 令尹 | 吕臣 | 宋成公 | 秦穆公 | 新田 | 太行山 | 汉水 | 马后 | 原阳 | 周平王 | 卫成公 | 马冠 | 宋成公 | 晋文 | 晋文公 | 楚君 | 胥臣 | 晋国 | 子西 | 斗勃 | 狐毛 | 王造 | 城濮 | 郑文公 | 郑国 | 晋国 | 晋文公 | 周襄王 | 晋文侯 | 令尹 | 戎车 | 晋文公 | 周天子 | 周襄王 | 陈国 | 卫国 | 晋国 | 周王 | 子西 | 令尹 | 西和 | 晋文公 | 令尹 | 莫余毒也 | 晋国 | 知难而退 | 退避三舍 | 左传 | 晋文公 | 城濮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