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自然村(家族聚居的居民点)

自然村,往往是一个或多个家族聚居的居民点,是由村民经过长时间在某处自然环境中聚居而自然形成的村落;一般情况下它只有一个姓氏,是同一个祖宗的子孙后代,有相同的血缘关系。

自然村是农民日常生活和交往的单位,但不是一个社会管理单位。与自然村对应的概念是行政村。村是一个包括农业生产资源、以农业为主要生产方式的人口居住群落。

自然村是人们自发形成,自然聚集在一起居住的村落,平时我们见到的村庄就是自然村,如大李庄、高家庄、刘家湾、大路徐家、马家河等称呼。

以家族、户族、氏族或其他原因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的村落称自然村,是与行政村相比而言的。行政村是国家按照法律规定而设立的农村基层管理单位,其组织形式是村民委员会,是农村村民自治组织,下设若干个村民小组,村民小组一般是以自然村划分的。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一个行政村管理若干个自然村,也有一个自然村(规模较大)为了管理方便,被划分为几个行政村的,还有一个自然村就是一个行政村的。

行政村是乡政府、镇政府管理的一个村级行政单位,一般由一个大一些或几个小一些的自然村组成,这些自然村各有各的名字,但他们受一个领导班子领导,主要领导是村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参与政务、经济等活动时一般按一个单位对待。

自然村与行政村的区别,不只是规模的大小区别,根本区别在于行政村建立村委会组织、建立党的支部委员会(总支、党委),而自然村则只是建立村民小组,类属于村委会。

自然村是由村民经过长时间在某处自然环境中聚居而自然形成的村落;一般情况下它只有一个姓氏,是同一个祖宗的子孙后代,有相同的血缘关系。它受地理条件、生活方式等的影响。比如在山里头,可能几户在路边居住几代后就会形成一个村落,这就叫自然村。

中国有些地方习惯上将自然村称作“庄”或“屯”,是乡村聚落最基本的组成部分。通常由一个大自然村或几个自然村联合组成一个行政村。

自然村的分布、形态、规模和建筑结构深受所处地区自然地理条件(水源、气候、地形及建筑材料特性等)、经济条件、风俗习惯等社会因素的影响,反映与周围环境的某种适应。自然村数量大、分布广、规模大小不一,有仅个别住户的孤村(如在山区),也有数百人口的大村(如在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区)。自然村经济结构较单一,一般由主要从事农(林、牧、副、渔)业的人口居住。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因乡村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不少自然村不仅限于单纯经营农牧业,还建起了小型工业企业、零售商业和服务业设施,有的还发展成为经营非农产业的专业村。

自然村与行政村的区别,不只是规模的大小区别,根本区别在于行政村建立村委会组织、建立党的支部委员会(总支、党委),而自然村则只是建立村民小组,类属于村委会。

以家族、户族、氏族或其他原因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的村落称自然村,是与行政村相比而言的。行政村是国家按照法律规定而设立的农村基层管理单位,其组织形式是村民委员会,是农村村民自治组织,下设若干个村民小组,村民小组一般是以自然村划分的。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一个行政村管理若干个自然村,也有一个自然村(规模较大)为了管理方便,被划分为几个行政村的,还有一个自然村就是一个行政村的。

自然形态的居民聚落即自然村,往往是一个或多个家族聚居的居民点。自然村是农民日常生活和交往的单位,但不是一个社会管理单位,农村社会基层管理单位依照法律规定是行政村。行政村是国家为实现其意志而设立的,既是农村的基层管理单位,又是农村群众自治组织的区域依托。

自然村是人们自发形成,自然聚集在一起居住的村落,平时我们见到的村庄就是自然村,如大李庄、高家庄、刘家湾、大路徐家、马家河等称呼。

行政村是乡政府、镇政府管理的一个村级行政单位,一般由一个大一些或几个小一些的自然村组成,这些自然村各有各的名字,但他们受一个领导班子领导,主要领导是村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参与政务、经济等活动时一般按一个单位对待。

自然村是指中国农村地区的自然聚落,北方平原地区的自然村通常比较大,南方丘陵水网地区的自然村通常比较小。

行政村是中国行政区划体系中最基层的一级,设有村民委员会或村公所等权力机构。

在许多地方,行政村与自然村是重叠的;在另外一些地方,一个行政村包括几个到几十个自然村;在个别的地方,一个自然村划分为一个以上的行政村。例如河北省霸县共有自然村324个、行政村380个,山东省招远县自然村750、行政村728,安徽省萧县自然村2124、行政村611,河北省阜平县自然村1229、行政村205,自然村数与行政村数之比分别为0.85、1.03、3.48、6.00.据1986年底统计,全国有自然村365万个,另一说在九十年代初有自然村420万个,1998年8月,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内务室主任佟宝贵说,自然村有535万多个。自然村的规模大小悬殊,最大的村在河南省兰考县,有2720户、12337人;而湖北省江陵县平均每个自然村只有8户、33人。行政村的总数有七十几万个,行政村的人口通常在七八百至四五千之间,典型的也是平均的规模是250户左右,1000人上下。

村政在这里有两个解释:广义的解释是指村子里的权力组织及其活动,狭义的解释是指村级政权组织及其活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乡政村治”,村政的提法自然有与之不同的涵义。由于笔者不是主管农村基层政权建设的官员或专家,因此只能提供一些刍荛者之言。本章将简单回顾历史上村政的演变,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对农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进行批判,并提出村民委员会重新定位和未来村政建设的具体设想。

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冯骥才透露,相关部门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我国的自然村2005年前有360万个,当今则只剩270万个,一天时间消失的自然村大概有80个到100个。

在冯骥才看来,很多传统村落就是一本厚厚的古书,只是很多还来不及翻阅,就已经消亡了,保护传统村落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相关部委已经开始了这一浩大的保护工程。

每一个传统村落都有独特的风土民情,“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冯骥才说,我国的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是长城,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就是村落。

冯骥才:第一,传统村落是比较好的历史建筑;第二,选址、格局有自己的特色和历史;第三,村落里有有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已经列入了国家非遗名录。 在极速现代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很多传统村落都消失了。我们当今在做调查,严格意义上,山东省一个传统村落都没有了。前些年我们去山西,有的地方还能看到传统村落,现在有的已经消失了。

清华大学建筑系的陈志华教授曾是梁思成、林徽因的学生,从1989年开始,20多年里,他率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乡土建筑研究组,一直在各个传统村落间奔波,专门从事的就是乡土建筑遗产的研究和保护工作。陈教授说,乡土建筑是摆放在子孙后代面前的一扇窗,它清晰地投射出一方水土的前世今生。

也有人提出质疑,社会在进步在发展,为什么一定要让传统村落里面的人依旧苦哈哈的过日子?冯骥才对此回应,保护传统村落与当地百姓提高生活质量并不矛盾。

究竟怎样才能更好保护好散落在各个角落的传统村落,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冯骥才说,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已经联合制订了“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工程”,先要对传统村落进行全面的盘点,了解了家底后再实施一对一的保护方案。

冯骥才说,保护传统村落会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也许十年八年都做不完,但它就像传递火炬一样,一定要把前辈留下来的精华小心翼翼地传给下一代,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文化责任。

在当今国家公布的646个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里,海南省有7个跻身其中。传统村落文化作为乡土文化的精髓所在,已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中国每天消失约100个自然村

如今,乡村中国正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朝着城市中国进发。没有人能说得清,一座村庄的消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作为研究古村落保护的专家,冯骥才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就谈到,能代表或体现中国农耕文化的民居、经典建筑、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村落,2005年还有5000个,当前只剩下不到3000个。当前冯骥才专门去山东调查,齐鲁大地上竟然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原生态的古村落。他批评城市文化悲剧正向农村转移,呼吁在城镇化转型中加强对古村落文化的保护。

与中国整体情况相比,海南多年来在城镇化或各种重大项目建设过程中,同样有着大量村庄因拆迁转移,原来的自然村落正在消失。

历史上海南村落消失的形态,不外乎以下几种:

一是自然灾害将一个村落毁灭。最有代表性的是,1605年,琼北大地震沉沦了东寨港几十个村庄。除此之外,文昌、琼海、万宁、陵水等市县的一些村落,历史上遭到台风的摧毁破坏,一些村庄受到毁灭性的破坏后,村民放弃了原址,择地迁徙。

二是自然生态的破坏使得生存环境的恶劣,难于生存下去,如文客村,当地土地板结,农作物状态明显比附近的植被长势要差,加上这里常年干旱少雨,当地人于是放弃居所,搬到别处。

三是战争、海盗毁灭性的洗劫。在海南方志史料中记载着许多有关海盗洗劫海南村落的例子。二战期间,日本侵略者经常对一些村落进行了毁灭性的烧杀。

四是一些不可知现象使得一些村庄没落。史料中有着一些村落只留下了村名,但是因何放弃,我们当今已不得而知。但是当今仍然存在这样的即将消失的村落。如“一个人的村庄”琼海长坡镇的奇召上村。奇召上村本是个20多人的小村庄,后来由于人口的自然死亡、女性村民的外嫁和部分村民的陆续外迁,如今只剩一人。与此类似的还有曾经的三亚亚龙湾村。

保护传统村落

迫在眉睫

进城赚到钱的村民,回到村中,纷纷地拆了老房子建起了水泥钢筋房子。我们以高速度发展经济的同时,大多数古村落如行将就木的老者,与世无争,正在渐渐远去。

主动性放弃和城镇化进程,是传统村落走样乃至消失的最大原因。

在纪录影片《消失的村庄》中,吕氏父子所在的村庄,正在与中国许许多多的偏远农村一样,成为老人、妇女、儿童的留守地,这里曾经的活力壮男们大多奔向城市。老吕带领着一众老弱残兵留守着这座越来越衰败的村落,但“上面”的一纸迁徙令让他们不得不面对放弃这世代繁衍生息之地,更可怕的是,以老吕两个儿子吕山、吕国为代表的他们的后代,已经在骨子里认定,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

有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城市化率首次突破50%,这意味着中国的城市人口超过了农村人口,必将引起未来深刻的社会变革。有人说,中国用30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历程。“城市化”,让许多农村正在“被掏空”。


相关文章推荐:
家族 | 聚居 | 居民点 | 村民 | 聚居 | 姓氏 | 祖宗 | 血缘关系 | 社会管理 | 行政村 | 农业 | 居住 | 村落 | 自然村 | 村民委员会 | 行政村 | 自然村 | 自然村 | 村委会 | 村民 | 聚居 | 姓氏 | 祖宗 | 血缘关系 | 乡村 | 行政村 | 社会因素 | 自然村 | 村委会 | 村民委员会 | 中国农村 | 北方 | 南方 | 中国行政区划 | 消失的村庄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