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始苯教

原始苯教是在藏族原始社会的土壤中土生土长的原始宗教,藏文有关历史资料中提到的原始斯巴苯教有很多种,有天苯(神苯)、地苯、苯钦(大苯)等等,最大的苯称为“贤若普”等等 。还有念诵苯 ,沐浴苯、招财苯、占卦苯、历算苯,神苯、龙苯、魔苯,沃苯,赞苯等等,共三十三种。

一般人误认为辛饶弥沃佛陀所创立的宗教就是本教。但在雍仲本教的文献中,辛饶佛陀创立的佛教称作“雍仲本教”,也就是说“苯教”并不等于“雍仲本教”。据记载,在远古时代,青族先民依据高原的生存条件和文化融合性,创造出以冈底斯山周边地区为地理中心,以雍仲本教文化为信仰基础的古代象雄文化。象雄文化包括医学、建筑学、声明学、因明学、佛学、哲学,以及天文学等体系,经过数千年的沉淀积累,成为青藏高原祖先文明智慧的结晶。古象雄文化是雪域高原先祖为我们留下的最珍贵的文化遗产,保护好古象雄文化遗产,就留住了古象雄文明的精神遗存。象雄曾是古丝绸之路的十字枢纽和交通要塞,其创造的古象雄文明,既是青藏高原古代文明的根源,是中华多民族多元文化的远古起源之一。

西藏自古就有人类居住。从1958年在西藏林芝发现古代人类头骨,直到1978年昌都卡诺村新石器遗址的出土,证明西藏高原很早就有人类活动,由于生产实践的作用,原始人逐渐意识到自然物同人们生活的利害关系,并加以崇拜,这便逐渐地产生了原始的“自然宗教”。当时在西藏流行的正是这样一种原始的“自然宗教”,叫做“原始苯教”

原始苯教是藏族的原始宗教,原始苯教相信万物皆有灵,崇拜的对象包括天、地、日、月、星宿、雷电、冰雹、山川、土石、草木、禽兽等自然物。从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来说,这样的“泛灵信仰”其实是人类对自然万物最初朦胧认识的集合表现。

对于天地自然间的一切现象,早期人类认识到这些现象的发生,其力量远远大于人本身,于是对自然万物产生崇拜之情,并赋予它们人格化秉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认知启蒙表现。仔细研读,我们就会发现,原始苯的这种崇尚自然万物的信仰基础跟道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原始苯的宗教活动常以法师进行占卜、祈祷、咒术、祭祀及各种特殊仪轨加以表现,有着萨满教的特征。(正是因为原始苯教在表现形式上带有浓厚的原始色彩,因此导致许多对“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略知一二的人产生诸多误解。他们带着对原始仪式的好奇,妄图在如今的雍仲本教寺院中看到传说中的带着“邪恶色彩的巫师”以及各种“诡秘"仪式)

西藏自古就有人类居住。从1958年在西藏林芝发现古代人类头骨,直到1978年昌都卡诺村新石器遗址的出土,二十年来,西起阿里地区,东至昌都地区,北起那曲地区、南达定日、墨脱等地,发现了大量的旧新石器时代的遗存,计有石器、骨器、陶器以及建筑遗址等等,充分证明西藏高原很早就有人类活动 。

从西藏境内出土的骨器、石器、较精致的陶器;阿里、藏南、藏东、甘青等地发现的以狩猎为主要内容的崖画、石刻,已发现三十多个点;两千多座古墓以及其他金石用具中所表现出的原始社会时期拙朴、神奇的自然崇拜、神灵崇拜、生灵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图符崇拜意识等,和世界上其它地域人类发展进程一样,藏族远古时期也经历了一个早期漫长的原始宗教时期 。

由于生产实践的作用,原始人摆脱了像动物一样完全消极地适应自然界的状态,逐渐意识到周围许多自然物同人们经济生活的利害关系,但又无力加以控制,从而只能对自然物抱有某种希图和祈求,并加以崇拜,这便逐渐地产生了原始的“自然宗教”。当时在西藏地区流行的也正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宗教”,叫做“原始苯教” 。

著名本教研究学者才让太在《古老的象雄文明》中写到:一般人误认为辛饶弥沃佛陀所创立的宗教就是本教。但在雍仲本教的文献中,是把辛饶佛陀创立的并被认为是正统的本教叫作“雍仲本教”,也就是说“苯教”并不等于“雍仲本教”。因为,“本”这个字并非和幸饶佛的理论同时产生,而且与辛饶佛的理论并无关系。在辛饶佛之前,很早就有“魔苯”和“赞苯”等原始的“苯”在象雄活动。他们为民众禳解灾祸,祛除病邪,拥有众多的信徒。

再者辛饶佛的宗教最初并不叫“苯”,而叫“杰尔”,这是个古老的象雄文字,后多译成了藏文的“苯”。为了有别于原始苯教,就把辛饶佛的宗教叫做雍仲本教。这段文字清楚地告诉我们,原始苯教并不等同于“雍仲教”

雍仲本教是教义理论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大乘佛教”。要理解这个概念,就得从雍仲本教的创立和发展的历史说起。一般人们所说的“本教”实际上就是“雍仲本教”,并不涉及原始苯教。

正是因为原始苯教在表现形式上带有原始色彩,因此导致许多对“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略知一二的人产生诸多误解。他们带着对原始仪式的好奇,妄图在如今的雍仲苯教寺院中看到传说中的带着“邪恶色彩的巫师”以及各种诡秘仪式 。

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是古象雄的王子辛饶弥沃佛陀(释迦牟尼佛前世“白幢天子”的师父),为了救度众生而慈悲传教的如来正法。雍仲本教的《甘珠尔》其实就是藏族一切历史、宗教和文化的滥觞与源头,是研究藏族古代文明的极其珍贵的资料,这也是任何藏文化研究者都无法绕过的一块重要领域 。

2013年7月,“古象雄佛法”大藏经汉译工程已经被列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重点科研课题。

从公元七世纪印度佛教传入吐蕃以后,印度佛教与本波佛教之间各自互相吸收了许多对方的内容而各自得到了发展,因为印度佛教与本波佛教在信仰的本源上是完全一致的。印度佛教大量吸收了本波佛教的内容,使其能够更深入地根植于当时的社会并逐渐发展成为了现代的“藏传佛教”。

在藏传佛教的教派中,不单单是宁玛派,连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也都在运用着 “本教” 中的世间本教仪轨,包括、医学、天文、历算、招财、招寿、替身仪轨、烟供等等,“本教”仅仅在烟供、荟供、火供等方面的各种仪轨就超过了五百多涵,其内容也非常广泛丰富。

象雄是吐蕃王朝崛起以前青藏高原最大的文明古国。今天的西藏自治区乃至四川、甘肃、青海、云南等藏地仅仅是远古的中华古象雄国的一部份,古老的象雄国以西藏的今天阿里为中心,通过至少十八个部落覆盖中亚的大片疆土。

古象雄王国是古代横跨中亚地区及青藏高原之大国。现今,藏区以及印度、尼泊尔、布丹、蒙古国、俄罗斯等地区仍然有很多象雄文明中产生的宗教文化的遗迹和寺庙、僧侣,从藏区到世界各地有很多的人信奉象雄文化中的象雄佛法。中国古象雄文化世界佛教的起源

象雄文化是集草原文化、高原文化、波斯文化等多种文化的大集合中华文化体,具有广泛的包容性、内容的博大性、传播的和谐性。象雄文化通过象雄国浩瀚的疆域影响着广大的中亚文化。象雄国早在至少西元前二十世纪就产生过极高的远古文明,史称古象雄文明。

据藏文文献记载:辛饶佛陀在各种原始苯教的基础上改变了某些仪式中杀生祭祀等劣习而始创了雍仲本教,其一生主要在象雄传道授业,门徒如云;他不仅将原始苯教分为恰辛、朗辛、斯辛、楚辛4个分支的象雄传播,而且还谙熟医术并传给其子不杰布赤协;他精习工巧明,并传给噶尔玛利雪。晚年将其法位传给穆曲定珠,享年82岁。

据考证,当时的古象雄王国疆域辽阔,东至丁青县以东,西达巴基斯坦边界,南抵印度,还包括日喀则、那曲等地区。在有正史记载之前,西藏高原上的象雄王国强大富有,古象雄文明发达先进。

象雄人的雍仲本教、文字等如同江河之水渊源流长,深刻影响了吐蕃以及后来西藏社会的各个方面。史料记载,在象雄十八国时期,“上之辛绕们尊贵,下之国王们威武……”

由此可以看出,雍仲本教在象雄王国的社会地位之高。地域辽阔且位于交通要道的古象雄,堪称“古代文明交往的十字驿站”。有学者指出,看似遗世独立的青藏高原,在古代并非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区域,其与中亚、西亚、南亚等地域都有过交流,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造就了象雄成为古丝绸之路驿站这一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象雄对西藏文明的形成曾起过重大作用。那里既与犍陀罗和乌仗国(斯瓦特)接壤……希腊、印度与伊朗诸文明中的古老成分都经由那里传至吐蕃”。

今天藏族人的习俗和生活方式,有许多也是象雄时代留传下来的,比如转神山、拜神湖、插风马旗、插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放置玛尼堆、打卦、算命,转经等都有雍仲本教遗俗的影子。


相关文章推荐:
苯教 | 原始社会 | 原始宗教 | 辛饶弥沃佛 | 佛教 | | 冈底斯山 | 象雄文化 | 医学 | 建筑学 | 佛学 | 哲学 | 天文学 | 林芝 | 新石器遗址 | 西藏高原 | 自然宗教 | 苯教 | 原始宗教 | 苯教 | 原始宗教 | 冰雹 | 法师 | 祈祷 | 萨满教 | 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 | 林芝 | 新石器遗址 | 阿里地区 | 昌都地区 | 那曲地区 | 定日 | 墨脱 | 新石器时代 | 骨器 | 西藏高原 | 祖先崇拜 | 图腾崇拜 | 原始宗教 | 崇拜 | 自然宗教 | 苯教 | 才让太 | 象雄 | 辛饶弥沃佛 | 象雄文 | 苯教 | 雍仲 | 大乘佛教 | 雍仲 | 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 | 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 | 象雄 | 辛饶弥沃佛 | 释迦牟尼佛 | | 甘珠尔 | 藏文化 | 古象雄佛法 | 大藏经 | 中国社会科学院 | 印度佛教 | 吐蕃 | 本波佛教 | 本波佛教 | 藏传佛教 | 宁玛派 | 噶举派 | 萨迦派 | 格鲁派 | | 烟供 | 火供 | 象雄 | 吐蕃王朝 | 古象雄王国 | 尼泊尔 | 布丹 | 蒙古国 | 中国古象雄文化 | 象雄文化 | 藏文 | 苯教 | | 工巧明 | 古象雄王国 | 日喀则 | 西藏高原 | 象雄王国 | 古象雄文明 | 吐蕃 | 象雄 | 象雄 | 古丝绸之路 | 犍陀罗 | 转神山 | 风马旗 | 五彩经幡 | 玛尼堆 | 转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