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野(北京人艺话剧)

《原野》话剧改编自曹禺先生经典名著《原野》《原野》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大师曹禺先生的经典名著。这部创作于1937年的经典名著,是曹禺先生唯一一部描写中国农村的作品,其风格显然不同于他的其他代表作,如《雷雨》、《日出》、《北京人》。这部作品已经和现实主义有了区别。这个冤冤相报、看似简单的复仇故事,蕴涵着阔大渊深的人物情感并展现出复杂鲜明的人物性格:它不仅仅揭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表现被压迫、被摧残的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更深地发掘了人性的复杂多面性。

原野上,戴着镣铐的仇虎从囚车上跳下来。他砸开脚铐,准备找害死父亲的焦阎王报仇,却发现焦阎王已死,昔日的恋人金子也嫁给了焦阎王的儿子自己的朋友大星。大星爱金子却又惧怕母亲,瞎眼的焦母心狠手辣,对金子异常狠毒。仇虎突然出现令焦母十分不安。深夜,仇虎潜入金子房中,表示复仇后就带她远走高飞。这时,大星回到家,焦母要他用家法拷打金子,正在他进退两难时,仇虎大模大样地闯进来,大星与仇虎对饮,不久烂醉如泥。仇虎以为大星和焦母要加害自己,杀死了软弱的大星。与此同时,焦母来到仇虎床前,举起铁拐打了下去,才发现是自己的孙子睡在那里。仇虎带着金子跑了,焦母抱着死去的小孙子在黑暗中呼喊,仇虎陷入了良心的谴责中,甚至出现了幻觉。黑夜中,仇虎和金子在原野上奔跑,最终仇虎以死洗清自己的罪恶,卧轨自尽了。

由此言之,《原野》可以说是曹禺先生写得最深也最富有争议,最富有看点的一部好戏。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显其经典本色。舞台的意象同样丰富多彩:浩淼的原野,铺满黄金的理想仙境,黑暗迷茫的森林,通向远方的铁轨,梦魇一般挥之不去的鬼魂,表现了曹禺先生心灵深处更多有待体味、有待阐释的复杂思想。这是一个杰出的剧作家对中国现代农村的思索。

编 剧:曹禺

导 演:陈薪伊

副 导 演:唐 烨

舞美设计:刘杏林

灯光设计:胡耀辉

服装设计:王虹艺

化妆设计:英 姝

主要演员:胡军 徐帆 吕中 濮存昕 等

曹禺的《原野》应该如何排怎么演?作为曹禺经典作品中最难呈现的一部,昨晚国家大剧院首演的北京人艺新版《原野》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年过七旬的导演陈薪伊不仅大胆将舞台营造出了杂草丛生的荒野质感,还在剧中加入了渲染情感的原创音乐。而胡军、徐帆、吕中、濮存昕四位大腕的表演更像高手过招,不仅有更多层面的人性解读,也让观众看得直呼过瘾。

胡军回归,四大腕飙戏

因为有胡军、徐帆、濮存昕、吕中的加盟,新版《原野》从建组伊始就备受关注。虽然除了吕中,其他三位大腕的年龄都超过剧本设定,但舞台艺术的魅力也在于此。记者在演出中看到,这群实力派每位都浑身是戏。比如胡军的仇虎,十年后回归舞台二次扮演这个角色,胡军在台词、形体或动作戏上都下了很大工夫,无论是歌谣的演唱、与徐帆、吕中等的对手戏,都铆足了劲儿,仿佛他自己就是那只“充满仇恨的老虎”。尤其是动作戏,不仅扛起徐帆一点不含糊,最后一场还要晃动趴在一块平板另一端的徐帆,怪不得胡军在排练时直呼演仇虎也是体力活了。

与胡军十年后回归舞台不同,其他三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也个个有戏,而且对人物人性的解读也都不单调。如徐帆的花金子,扮相漂亮,既有风情也有刚烈一面;吕中的焦母体现了老辣的演技,她将这个为家族利益不惜一切代价的恶毒婆婆演绎得入木三分。而濮存昕的焦大星更是全场的亮点。《原野》是濮存昕的又一次华丽转型,他将焦大星这个懦弱和善良的老实人演得极为精彩,尤其是最后的死,虽只出声未出场,但已让人痛心。

原创音乐突出黑暗色调

舞台设计也是新版《原野》的一个亮点。陈薪伊此前曾直言,重排为的就是推翻很多旧有观念,她要放弃一切“丑陋”的形象,用诗性的悲悯去奏响“美的幻灭的挽歌”。所以在舞台设计上,这次尤为突出了诗意的表达,舞台上不再出现牛头马面,《原野》中那个著名的黑林子,不再是森林样的景片或布景,而是铺天盖地的杂草,暗色调的光线投在上面,让人顿感荒野的可怖。值得一提的还有该剧的原创音乐,时而悠远神秘、时而紧张急促、时而浪漫多情,不同的旋律渲染出不同的人物特色,让剧情和人物更为丰满起来。

演出获得了大多数观众的好评,观众陈小姐表示,她不仅对舞台和表演印象深刻,还希望胡军能多演舞台剧。“这么好的专业演员十年才演一次太可惜了。”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郑榕看完新版《原野》,也以“荒野人性,激动不已”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他表示在话剧舞台流行影视表演的今天,《原野》的表演却像一首交响诗,尤其是濮存昕值得表扬,“他放得很开,非常好!”郑榕说,在曹禺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上演新版《原野》,此次尝试对北京人艺而言,既是为了纪念大师,也是为了填补剧院多年来的空白。

演出地点:上海 大剧院

演出时间:2012年7月24日-28日


相关文章推荐:
雷雨 | 日出 | 曹禺 | 曹禺 | 胡军 | 徐帆 | 吕中 | 濮存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