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渊盖苏文(高句丽军事统帅)

渊盖苏文(603年-666年),又名渊盖金(渊姓),是高句丽(古代中国东北扶余民族建立的政权)末期非常具有争议性的铁腕军事独裁者。

在中国的史书上通常避唐高祖李渊讳而称为泉盖苏文(泉姓),《旧唐书》称之为钱盖苏文(钱姓)。《日本书纪》记为伊梨柯须弥。一方面渊盖苏文地抵御了唐朝想灭掉高句丽的企图。另一方面,许多人认为他残暴弑君,铁腕统治导致了高句丽后来的灭亡。

渊氏家族出于早期高句丽五部中的顺奴部。渊盖苏文父亲渊太祚为高句丽东部大人、大对卢(相当于宰相)。盖苏文继承父职为大对卢,仍掌高句丽军政大权。

高句丽荣留王(618年-642年在位)和他的大臣们计划除掉一些高句丽内部颇有势力的将领,并准备第一个干掉对其王位最有威胁的渊盖苏文。

642年,渊盖苏文得知荣留王的计划后,邀请荣留王和他的大臣们视察他的军队,并设盛宴款待。在宴席上渊盖苏文杀死了荣留王的百名大臣,后又闯入王宫杀死荣留王并分尸,而且没有给荣留王举行葬礼。之后渊盖苏文自封自己为“大莫离支”,立荣留王的侄子高藏为王并摄政。高藏王形同虚设,兵权国政皆由渊盖苏文独揽。

史载,渊盖苏文“貌魁秀,美须髯,冠服皆饰以金,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视。使贵人伏诸地,践以升马。出入陈兵,长呼禁切”。

唐朝对于新任高句丽王仍按惯例予以册封。

公元643年,唐太宗遣使专程前往 ,册封高藏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句丽王。同年,高句丽大举攻伐同为唐册封的属国新罗,新罗遣使入唐朝,述说百济攻占其40余城,并与百济图谋断绝其唐朝的通路。唐遣专使携诏书前往高句丽调解制止,遭到渊盖苏文的拒绝。唐太宗以为盖苏文杀君欺臣,残虐民众,今又违诏,侵略邻国,不可不讨,遂引发唐征伐高句丽之战(参见“唐与高句丽的战争”)。

唐与高句丽的战争是东北亚历史上、以及渊盖苏文时期的重要事件。

贞观十八年(644),唐太宗以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江、淮、岭、硖兵四万,长安、洛阳募士三千,从莱州走海路向平壤进军。又以李世(李)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六万,以及兰、河二州归降的胡人,向辽东进军。 [1]

夏,四月,李世(李)率军自通定渡过辽水,到达玄菟。高句丽非常害怕,城邑都闭门自守。李道宗率数千士兵到新城。张俭率军渡过辽水,向建安城进军,击败高句丽兵,斩首数千级。 [2] 李世攻占高句丽的盖牟城,俘获两万多人,粮食十余万石。 [3] 张亮率军从东莱渡海,进攻卑沙城。程名振率军在夜里到达,王大度为先锋。五月,唐军攻占卑沙城,俘获男女八千人。分遣总管丘孝忠等曜兵于鸭绿水。 [4]

李世率军到达辽东城外。高句丽步骑四万来救辽东城。李道宗将四千骑兵迎战,李世也引兵帮助李道宗,打败高句丽军。唐军斩首敌军千馀级。 [5]

李世率军攻辽东城,唐太宗率精兵与其汇合。唐军攻占辽东城,杀敌一万多人,俘获敌军一万多人,还俘获男女四万人。以其城为辽州。 [6]

唐军进军白岩城。李思摩被弩矢射中,唐太宗亲自为其吮血。将士闻之,没有不感动的。高句丽乌骨城派一万多军队支援白岩城。契何力率八百骑兵去攻击他们。契何力亲自杀入敌人的阵地,被刺中腰,薛万备救出契何力,契何力捆住伤口,继续作战,跟随他的骑兵奋力进攻,打败高句丽军,追杀数十里,斩首千馀级,因为日落天黑而停止。 [7]

六月,唐军占领白岩城。以白岩城为岩州。以盖牟城为盖州。 [8]

车驾从辽东城出发,到达安市城外。高句丽北部耨萨延寿、惠真率高句丽、兵十五万来救安市城。 [9] 延寿率军到达距离安市城四十里的地方。唐太宗命令阿史那社尔率一千突厥骑兵去诱敌,刚交战就假装退走。高句丽军争相前进,到达安市城东南边八里的地方,依山列阵。 [10] 唐太宗亲自与长孙无忌等人以及数百骑兵到高处观察山川形势,可以伏兵以及出入的地方。 [11] 唐太宗命令李世率军队一万五千设阵于西岭,长孙无忌率精兵一万一千为奇兵,从山北出狭谷去攻击敌人的后方。唐太宗亲自率领军队四千,挟鼓角,偃旗帜,登北山上,命令各军听到鼓角声就一起出击奋力进攻。延寿看到李世布阵,结阵要作战。唐太宗望见长孙无忌军尘起,命令作鼓角,举旗帜,各路军队鼓噪并进,延寿等人大惧,想分兵抵御。唐将薛仁贵大喊的冲入高句丽军阵,所向无敌。唐军进攻,高句丽军大溃。唐军斩首两万多级。 [12]

延寿等人率领剩余的军队依山自固。唐太宗命令诸军包围之。长孙无忌撤了桥梁,断了高句丽军的归路。延寿、惠真率三万六千八百人投降,入军门,膝行而前,拜伏请命。唐太宗选出耨萨及已下酋长三千五百人,迁往内地,其他的都释放,让他们回平壤,他们都举起双手以头顿地,欢呼声传到数十里之外。此外,这一战还缴获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一万多领,以及其他大量兵器。高句丽全国都非常震惊害怕,后黄城、银城的高句丽人都自己弃城逃走,数百里没有人烟。 [13]

龙朔元年(661),唐朝募河南北、淮南六十七州兵,得四万四千馀人,前往平壤、镂方行营。以鸿胪卿萧嗣业为夫馀道行军总管,率领回纥等诸部兵前往平壤。 [14]

当初,苏定方打平百济,留下郎将刘仁愿守百济府城,又以左卫中郎将王文度为熊津都督。王文度渡海时去世。百济僧道琛、旧将福信聚集人众据守周留城,从倭国迎来原先的王子丰立之,率军在府城包围刘仁愿。唐高宗下诏任命刘仁轨检校带方州刺史,统帅王文度的军队,顺便征发新罗兵,以援助刘仁愿。刘仁轨御军严整,所攻击的都成功打下了。百济在熊津江口立两栅,刘仁轨率军与新罗兵一起攻打,攻破之,杀死、溺死敌人一万多人。道琛等人解除府城的包围,退守任存城。新罗粮尽,返回。道琛自称领军将军,福信自称霜岑将军,招集徒众,势力越来越大。刘仁轨兵少,与刘仁愿合军,休息士卒。唐高宗下诏新罗出兵,新罗王春秋奉诏,派他的将军金钦统帅军队援助刘仁轨。到达古泗,福信截击,击败了金钦。金钦返回新罗。 [15]

唐高宗派任雅相、契何力、苏定方、萧嗣业率军水陆分道并进。 [16] 七月,苏定方在江击败高句丽,多次作战都胜利了,包围了平壤城。 [17] 九月,契何力到达鸭绿水,莫离支男生用数万精兵守之。契何力到达后,正赶上层冰大合,契何力率军乘冰渡水,打败高句丽军,斩首高句丽军三万级,其余都投降于唐军,男生孤身逃回。 [18-19]

666年,渊盖苏文去世,高句丽内乱,渊盖苏文的三个儿子发生争斗。

668年,唐朝攻灭高句丽。 [20]

渊盖苏文是高句丽末期非常具有争议性的铁腕军事独裁者。 一方面渊盖苏文抵御了唐想灭掉高句丽的企图。因此被许多人认为是朝鲜半岛的民族英雄。另一方面,许多人认为他残暴弑君, 铁腕统治导致了高句丽后来的灭亡。

唐高句丽人,字元德。渊盖苏文长子,入唐后因避讳唐高祖李渊名而改称泉男生。

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嗣立为莫离支。与二弟渊男建、渊男产不睦。嗣位初,出巡国中,以渊男建、渊男产摄政。二人遂发兵逐之,渊男生率所部契丹、军走保别城,遣子渊献诚致书附唐。授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安抚辽东大使、持节。随即被征入朝,加辽东大都督、封玄菟郡公。

总章元年(668年)随李攻平高句丽。以功进位右卫大将军、晋爵卞国公。

仪凤二年(677年),奉诏安辑辽东,颇能安民。

仪凤四年(679年),卒于任、年四十六。“帝为举哀,赠并州大都督。丧至都,诏五品以上官哭之,谥曰襄,勒碑著功。”(《新唐书》)

唐高句丽人,渊盖苏文次子。

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与弟渊男产逐兄渊男生而自立为莫离支。

总章元年(668年),唐朝联合新罗的军队讨伐高句丽,大将薛仁贵率军击败渊男建。渊男建逃回平壤。高句丽王高藏命令渊男产率领首领九十八人,持白旗向唐军统帅李绩投降。但是渊男建拒绝投降,紧闭城门坚守,还多次出兵向唐朝军队出击,不过屡战屡败。后来他将一部份军事任务交由僧人信诚,但信诚其实是渊男生派遣到渊男建身边的间谍,在五日之后信诚大开城门让唐朝军队攻入焚城,渊男建企图自杀但没有成功。被俘虏之后随高藏、同时被灭的百济国王扶余丰等一同被献俘于唐都长安太庙。唐高宗认为他是举兵抗拒的元凶,下令处死,后因渊男生的求情改判流放至黔州(今重庆市彭水县)。

渊男建死于流放地。

唐高句丽人,渊盖苏文子。

乾封元年(666年),与其二兄渊男建逐长兄渊男生,拥立渊男建为莫离支。

总章元年(668年),唐联合新罗攻伐高丽。城将破,奉王命持白幡帅首领九十八人,至唐军统帅李军前请降。入唐,授司宰少卿,仍加金紫光禄大夫员外置同正员。

圣历二年(699年),授上护军,万岁通天三年,封辽阳郡开国公,迁营缮监大匠员外置同正员。

大足元年(701年),卒于第,年六十三,葬洛阳平阴乡。

盖苏文是中国东北少数民族政权高句丽历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唐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时任高句丽东部大人的盖苏文发动政变,杀害高句丽王高武,立高藏为王,自任莫离支(相当于中原王朝的宰相)。在他执政期间,对内残酷统治,国人不堪其苦;对外积极备战,进攻新罗,挑起战端,并且拒绝唐中央政府的停战告戒,在辽东归属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上与唐发生激烈矛盾,由此引发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亲征辽东直至高宗总章元年(668年)消灭高句丽等一系列历史事件。由于唐征辽东之役中著名的安市之战和建安之战都发生在营口地区,所以至今营口地区很多文物古迹、民间传说都与这段历史有关。盖苏文也就因此成为营口民间家喻户晓的名字。

然而,对于盖苏文这一历史人物的姓氏,人们的认识却很模糊,民间传说认为他姓盖(读做“葛”),并衍生出盖苏贞等“盖氏家族”成员,至今在营口的大石桥和盖州一带人们还对盖苏文之妹盖苏贞镇守青石关的故事津津乐道,青石岭附近还留有所谓的“盖苏贞墓”。

但考诸中国正史文献,则记明确载盖苏文姓泉。《新唐书高丽传》记载:“有盖苏文者,或号盖金,姓泉氏。”《资治通鉴》卷198记载:“高丽东部大人泉盖苏文弑杀其王武。”同书卷201又载:“乾封元年,高丽泉盖苏文卒,长子泉男生代为莫离支。”可见,“盖苏文”只是名字,而不是姓名,他的姓名全称应为“泉盖苏文”,并且他的三个儿子也都姓“泉”:长子泉男生,《新唐书》有传:“泉男生,字元德,高丽盖苏文子也……弟男建、男产知国事。”次子泉男建,史书也有记载,《资治通鉴》卷201:“泉男建遣兵袭其营,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击破之。”

泉男生兄弟及其后裔的墓志已大多在洛阳郊外邙山附近出土:泉男生墓志的志盖篆书“大唐故特进泉君墓志”; 泉男产墓志的志盖题篆书曰“大周故泉府君墓志”; 泉男生之子泉献诚墓志未见志盖,志石首题“大周故左卫大将军右羽林卫上下上柱国卞国公赠左羽林卫大将军泉君墓志铭并序”; 泉献诚之孙泉毖墓志亦未见志盖,志石首题“唐故宣德郎骁骑尉淄川县开国子泉君墓志铭”,

从上述文献记载及出土实物来看,盖苏文家族姓“泉”言之凿凿,似乎没有可怀疑的余地。但是,朝鲜出版的历史著作《朝鲜通史》则写做“渊盖苏文”,韩国学者徐炳国所著的《高句丽帝国史》、中国台湾学者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等也都写做“渊盖苏文”。那么“泉”与“渊”究竟哪个才是本字呢?

要弄清这个问题,就要涉及到中国古代的避讳制度。在中国古代,凡是皇帝的名字一律都要回避,“犯讳”的地名、官名、人名乃至动物名都要改换为另外一个与之相近的字。在唐代,为了避讳唐高祖李渊的名讳,将“渊”字大多改写为“泉”(另有少数改作“深”)。陈垣先生在《史讳举例》中有详细的考证,现撷取改“渊”作“泉”的史讳数例以证之:

1、《旧唐书列女传》:“宋庭瑜妻魏氏,隋著作郎彦泉之后也。”彦泉当是彦渊,避唐讳追改。

2、《晋书地理志》:“阳平郡清泉县。”清泉,本清渊,避唐讳追改。

3、《北史张湛传》:“敦煌深泉人也。”深泉即深渊,避唐讳追改,唐以前不名深泉也。

4、《旧唐书地理志》:“临清,汉清泉县。”清泉,汉本名清渊,唐人避讳追改。

5、《后汉书献帝纪》:“兴平二年,杀光禄勋邓泉。”同书《五行志》作“邓渊”,此作泉,章怀改。

渊盖苏文所姓之“渊”,无疑冲犯了唐朝的国讳,因此在唐朝文献中被改写做“泉”, 至于渊男生兄弟,作为高丽降将在唐朝做官,更是要“入乡随俗”,老祖宗的姓氏也大不过朝廷的禁忌,只好改“渊”姓“泉”了,所以在他们的墓志上才会出现“泉君”的字样。

通过上述考证,我们可以看到,“渊”才是盖苏文真正的姓氏,“泉”是唐代为避讳李渊名讳所改写的替代字,至于民间流传的“盖”(葛)则更属于无稽之谈了。


相关文章推荐:
高句丽 | 扶余 | 唐高祖 | 李渊 | 泉盖苏文 | 泉姓 | 旧唐书 | 钱姓 | 日本书纪 | 渊太祚 | 大对卢 | 盖苏文 | 荣留王 | 高句丽王 | 唐太宗 | 上柱国 | 高句丽 | 新罗 | 百济 | 民族英雄 | 元德 | 李渊 | 乾封 | 莫离支 | 摄政 | 契丹 | | 玄菟郡 | 总章 | | 仪凤 | 仪凤 | 新唐书 | 唐高宗 | 乾封 | 莫离支 | 总章 | 薛仁贵 | 平壤 | 高藏 | 唐军 | 李绩 | 信诚 | 扶余丰 | 唐都长安 | 太庙 | 黔州 | 彭水县 | 乾封 | 莫离支 | 总章 | 少卿 | 金紫光禄大夫 | 正员 | 圣历 | 上护军 | 万岁通天 | 营缮监 | 员外 | 大足 | 贞观 | 营口 | 青石关 | 资治通鉴 | 乾封 | 泉男生 | 泉盖苏文 | 资治通鉴 | 薛仁贵 | 邙山 | 特进 | 府君 | 羽林卫 | 上柱国 | 宣德郎 | 骁骑尉 | 淄川 | 柏杨 | 中国人史纲 | 避讳 | 陈垣 | 史讳举例 | 旧唐书 | 魏氏 | 著作郎 | 晋书 | 阳平郡 | 清泉县 | 北史 | 张湛 | 敦煌 | 深泉 | 后汉书 | 献帝 | 兴平 | 光禄勋 | 邓泉 | 五行志 | 邓渊 | 国讳 | 入乡随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