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元怀墓志

《元怀墓志》公元517年(北魏熙平二年八月)刻。1925年河南洛阳张羊村出土,原石现藏河南博物院。该志书刻精妙,字口清晰中新,便于临暮学习,是初学“魏碑”书体的较好范本。

【志盖】

【铭文】

魏故侍中太保领司徒公广平王姓元,讳怀, 字宣义,河南洛阳乘轩里人。显祖献文皇帝之孙,高祖孝文皇帝之第四子,世宗宣武皇帝之母弟,皇上之叔父也。体乾坤之睿性,承日月之贞晖,比德兰玉, 操迈松竹,延爱二皇,宠结三世。姿文挺武,苞仁韫 哲,量高山岳,道协风云。周之鲁卫,在汉闲平,未足称美于前代矣。享年不永,春秋卅,熙平二年三月廿六日丁亥薨。追崇使持节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师领太尉公侍中,王如故。显以殊礼,备物九锡,谥曰武穆,礼也。及葬,皇太后舆驾亲临,百官赴会。 秋八月廿日窆于西郊之兆。惧陵谷易位,市朝或侵, 坟堂有改,金石无亏,敬勒志铭,树之泉闼。其颂曰 :老尚简嘿,孔贵雅言,于穆懿王,体素心闲。德秀时英,器允宗贤,践仁作保,履义居蕃。忠冠朝首, 宠表戚先,勋规未半,背世茂年。生荣殁哀,休光永延,刊美瑶牒,祗告幽玄。(北京图书馆藏拓)

魏故侍中太保领司徒公广平王姓元讳怀,字宣义。河南洛阳乘轩里人。显祖献文皇帝之孙,高祖孝文皇帝之第四子,世宗宣武皇帝之母弟,皇上之叔父也。体乾坤之睿性,承日月之贞晖,比德兰玉,操迈松竹,延爱二皇,宠结三世。姿文挺武,苞仁韫哲。量高山岳,道协风云。周之鲁卫,在汉闲平,未足称美于前代矣。享年不永,春秋卅,熙平二年三月廿六日丁亥薨。追崇使持节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师领太尉公侍中,王如故。显以殊礼,备物九锡,谥曰武穆,礼也。及葬,皇太后舆驾亲临,百官赴会。秋八月廿日,窆于西郊之兆。惧陵谷易位,市朝或侵,坟堂有改,金石无戏,敬勒志铭,树之泉闼。其颂曰:老尚嘿,孔贵雅言。于穆懿王,体素心闲。德秀时英,器允宗贤,践仁作保,履义居蕃。忠冠朝首,宠表戚先。规未半,背世茂年。生荣殁哀,休光永延。刊美瑶牒,告幽玄。

北魏《元怀墓志》,原藏河南开封市博物馆,其原石曾嵌于该馆南碑廊,供人观赏。《元怀墓志》书刻均极精妙,在河南开封市博物馆所藏的1000多方历代墓志刻石中非常突出,堪称镇馆之宝。1996年河南博物院从开封市博物馆调去了10多件刻石精品,《元怀墓志》也在其中。

北朝诸墓志,则体态多姿,不胜枚举,各具风韵,其中《元怀墓志》平正工整,茂实刚劲,俨然已是唐人楷书的景象。志文楷书,十六行,行二十字。志石纵81厘米,横80厘米,厚19厘米。国家图书馆藏有原章钰旧藏拓本,上有章钰题签,钤“霜根”印。无撰书人乡名。

志主元怀为北魏宗室,《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传》和《北史》卷十九《孝文六王传》虽列其名,但已阙如,此志可补其阙,极具史料价值。另是志因出土较晚,未经风化,字口清晰,再加之镌刻精妙,用笔秀劲,结体宽博,布局疏朗,实为北魏墓志之精品。罗振玉《松翁近稿》评曰:“此志大书,端劲秀拔,魏宗室诸志中之极佳者。”

元怀(公元488年~公元517年),字宣义,北魏宗室。他是魏孝文帝元宏的第四子,魏宣武帝元恪的亲弟弟,魏孝明帝元诩的叔父。公元497年(太和二十一年),他十一岁时被封为广平王,以后又被任为骠骑大将军、司空、司徒等职位,可谓权倾三朝。他于公元517年(熙平二年)去世,被追封为太师、太尉,谥曰武穆。到了公元532年,他儿子元修被权臣高欢拥立为北魏皇帝,是为孝武帝。

元怀生前当过皇子、皇弟、皇叔,死后又成了皇父。这么一位重要人物,在《北史》及《魏书》中,只在孝文诸子的传目中有他的名字,传文却阙失了,这是相当奇怪的。《元怀墓志》虽然非常简略,也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如在正史中,元怀死后的谥号是什么,就有两种不同的说法,在同一本书中,某处说谥号是武穆王,另一处却说是文穆王。《元怀墓志》出土后,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因为上面清楚地写着“谥曰武穆”,这为校正古书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元怀墓志》书刻的时期正是魏碑书法的成熟期。传世北魏造像、墓志、摩崖、碑碣等著名魏碑书刻的时间相对比较集中,都是在北魏孝文帝太和公元494年(十八年)迁都洛阳,推行汉化政策后的四十年间。这期间北朝文化有了飞速的发展,魏碑书法则是北方游牧民族粗犷、朴拙、刚劲的性格与汉文化的深邃、韵味、含蓄特点相结合的产物,形成了鲜明的书法艺术风格,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了极其辉煌的一页。

《元怀墓志》的艺术水平在众多魏碑书法中,无疑是最为出色的一种。它不仅由于元怀的身世显赫,其墓志必然由一代高手书丹镌刻,还由于它出土较晚,出土后又得到了精心的保管,字迹清晰如新,保留了书刻的原貌。甚至可以“透过刀锋看笔锋”,观察到笔锋毫颖的细微之处,觉察到书家书丹的运笔及转折提按。所以《元怀墓志》是一个便于欣赏和临习的极好范本。

《元怀墓志》的书法属于较为标准的魏碑字体,曾被称为魏碑的“馆阁体”,它的风格和书刻与公元522年(北魏正光二年)的《张猛龙碑》极为相似,如两者中的“鲁”、“春”、“岳”、“年”、“之”等字,从笔画到结构,几乎看不出区别。由于《元怀墓志》和《张猛龙碑》的书刻时间相距不远,甚至可以大胆猜测,两者由同一位书家书丹。对《张猛龙碑》历来评价极高,康有为说它是“正体变态之宗”,但由于原碑石风化漫漶严重,即使是早期的宋拓本,碑中许多字已缺损,模糊不清,给临习带来了很大不便。《元怀墓志》正好弥补了《张猛龙碑》这个缺陷。我们可以从《元怀墓志》中,体会理解《张猛龙碑》等魏碑书法的用笔和笔画的特点。

《元怀墓志》的横画起笔时笔尖向上露锋,行进时中锋运笔,略向右上方倾斜,笔画充实饱满,有力度,收笔时有明显向下有力的顿笔(如“三”、“量”、“皇”)。个别字的横画写成蚕头雁尾,像汉隶波状横画,形成一些有趣的变化(如“上”)。

《元怀墓志》的竖画起笔大多也是露锋,其笔尖向左偏出,行笔向下转为中锋用笔,坚挺有力(如“山”、“卫”)。字中间的竖画垂脚多为悬针竖,开成熟唐楷悬针笔法之先河(如“平”、“帝”)。

《元怀墓志》的撇、捺写得舒展、飘逸、大方,伸展得有些夸张,这和《张猛龙碑》的风格相同(如“春”、“美”、“文”)。走之的捺画起笔较重,捺笔也重,捺后拖出长长的笔锋,显示出一种力度(如“之”、“道”)。

《元怀墓志》的点画变化多端、形态各异,是其书法闪光处之一。并列点(“位”)、上下点(“于”)、对称点(“堂”)都写得干净利落、有角有棱,并且上下左右呼应,顾盼多姿。还有把点写成变形点,更显出变化,如“无”、“崇”的点拉长,写成短画。更奇特的是把有的字下部的八字点写成撇和捺,伸出长脚,生动可爱,不落俗套(如“六”、“黄”)。

《元怀墓志》的竖钩、横折钩、戈钩等钩画挺拔有力、斩钉截铁,可以从细微处看到这些钩画起笔另写的痕迹(如“丁”、“有”、“宣”、“或”)。

《元怀墓志》的字体结构也很有特点,就是险中求稳。横画竖画、大撇大捺以及点画钩画夸张的穿插点缀,整体字都给人以稳如泰山的感觉。特别是笔画较繁多的字,笔画上下左右穿插避让、浑然一体,更是作了精心的安排,妙不可言。笔画交错,不嫌拥挤,非常和谐,这正是书家的高明之处(如“姿”、“汉”、“雅”、“懿”、“谥”、“体”)。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