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元载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岐山)人,唐朝宰相。

元载出身寒微,因精通道学,得以入仕,历任新平县尉、大理司直、祠部员外郎、洪州刺史、度支郎中、户部侍郎等职。他与权宦李辅国交好,在代宗继位后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封许昌县子,后授天下元帅府行军司马。

大历年间,元载先后助代宗杀死李辅国、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因而深受皇帝信任。但他志得意满,此后独揽朝政,排除异己,专权跋扈,又专营私产,大兴土木,逐渐引起代宗的厌恶。

大历十二年(777年),代宗命左金吾大将军吴凑将元载逮捕,不久与其家人被先后赐死。兴元元年(784年)德宗感念其帮助自己成为太子的功劳,下诏恢复元载官职,追谥为荒,后改为成纵。

元载出身寒微,自幼嗜学好读,博览群书,尤通道学。他家境贫困,只能步行去参加乡试,但多次不能中第。天宝元年(742年),唐玄宗举行策试,征求精通道家学说的人才。元载应试高中,被授为州新平(今陕西彬县)县尉。此后历任黔中监选使判官、大理评事、东都留守司判官、大理司直。

至德元年(756年),唐肃宗在灵武继位。当时,元载因安史之乱避居江南,被江东采访使李希言表举为副使,并授祠部员外郎,后改任洪州(江西南昌)刺史。同年十月,两京收复,唐肃宗返回长安,改任元载为度支郎中。他生性敏悟,善于奏对,深受肃宗器重,并督领江淮转运事务,又加御史中丞。

上元二年(761年),元载被征召回朝,担任户部侍郎、度支使、诸道转运使。

宝应元年(762年),唐肃宗病重,宦官李辅国专权。李辅国因妻子与元载同宗,便让元载兼任京兆尹。元载却属意相位,便拜访李辅国,不肯担任京兆尹。李辅国明白他的想法,次日便任命他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兼度支转运使。唐代宗继位后,李辅国因有拥立之功,被加封为中书令,权势更重,常在代宗面前称赞元载。元载也善于揣摩上意,颇受恩宠,升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加集贤殿大学士、银青光禄大夫,封爵许昌县子。

元载拜相后,认为度支转运使之职繁杂琐碎,负荷又重,担心有损声名,便自领营田使,推荐刘晏接任度支转运使。宝应元年六月,李辅国被罢去宰相,所任天下元帅行军司马之职由元载继任。 十月,唐代宗暗中指使刺客杀死李辅国,元载也参与密谋。

广德元年(763年),裴遵庆罢相,元载更加受宠。他暗中交结宦官董秀,并重金买通中书主书卓英倩,通过他们探听内宫消息、偷探密旨内容,预先获知皇帝心意,使得皇帝对他更加信任。上封人顾繇参奏元载,唐代宗正倚重元载,反而将顾繇治罪。

当时,宦官鱼朝恩掌握禁军,专权跋扈,常肆议朝政,侮辱宰相。元载虽能言善辩,但也拱手缄默,不敢与他作对。大历四年(769年),元载趁机密奏代宗,历数鱼朝恩罪行,建议代宗将其诛除。唐代宗也对鱼朝恩非常忌惮,便让元载策划行动。元载以重金收买鱼朝恩的亲信皇甫温和周皓,使得鱼朝恩的密谋都被代宗掌握,鱼朝恩对此毫无察觉。

大历五年(770年),元载奏明皇帝,内调皇甫温为凤翔节度使,以借助其兵力,并将兴平、武功四县改隶神策军,以麻痹鱼朝恩。不久,元载与皇甫温、周皓商定诛杀鱼朝恩的计策,并禀报代宗。三月,唐代宗在禁中设宴,以贺寒食节,命元载留守中书省。宴席结束后,唐代宗将鱼朝恩留下,指责他有不轨意图。鱼朝恩不知是计,争辩不已,言语傲慢。周皓指挥武士拿下鱼朝恩,将其缢杀。

鱼朝恩死后,度支使第五琦因是鱼朝恩党羽,获罪被贬,元载遂兼任度支使。他志得意满,自恃除恶之功,非议前贤,认为满朝文武,无人比得上自己。后来,元载为独揽大权,上奏皇帝,要求吏部、兵部对六品以下官员的任命不得检验考核,得到唐代宗的批准。

后来,元载与宰相王缙上奏皇帝,建议以河中府为中都,驻兵五万,秋末前往,春初还京,以躲避吐蕃侵扰。他认为奏本呈上便会得到批准,便提前命属下官吏到河中去规划宫殿,建造私宅。唐代宗闻知,非常憎恶,将此议搁置。

大历六年(771年),上封人李少良上疏朝廷,陈奏元载恶迹。元载得知后,编排罪名,将李少良等人杖杀于公府。从此人们再也不敢公开非议元载,就算走在路上,也不敢交谈,只是以目示意。当时,元载独揽朝政,贪财纳贿,培植亲信,排除异己,凡是想求官仕进的,都要向他的儿子、亲信赠送厚礼,贪腐之风公开流行。他在京城南北修建两座府邸,豪华宏丽,冠绝百官,而城南的别墅更是规模宏大,仆婢众多,歌姬成群。

元载与宰相王缙关系密切,都大肆敛财,日益骄纵。 唐代宗对元载所为非常清楚,但考虑到元载任相多年,想让他善始善终,因而单独召见,加以劝诫,希望他有所收敛,元载却不思改过。代宗对元载产生厌恶之心,逐渐收回他的权力。

大历十二年(777年)三月二十八日,唐代宗命左金吾大将军吴凑收捕元载、王缙,关押于政事堂,又将元载的儿子、亲信下狱,命吏部尚书刘晏、御史大夫李涵、散骑常侍萧昕、兵部侍郎袁、礼部侍郎常衮、谏议大夫杜亚一同审讯,又派宦官前去责问他们的秘密勾当。元载服罪,于同日被赐自尽。

唐代宗又将元载的妻子王氏以及儿子元伯和、元仲武、元季能全部赐死,并处死董秀、卓英倩等四人。此外,杨炎、王昂、韩洄、包佶、韩会等数十人都被贬谪地方。元载的家产也被抄没,仅胡椒便被抄出八百石。同年五月,唐代宗下令挖开元载父祖坟墓,劈棺弃尸,拆毁他在大宁里、安仁里以及东都洛阳的府第,焚毁私庙神主,又将在他家中抄出的五百两钟乳分赐中书、门下台省官。

兴元元年(784年),唐德宗因元载此前曾帮助自己成为太子,追复元载官职,并同意改葬元载,赐谥号为荒,后改为成纵。

元载担任宰相十五年,最终虽因专权贪腐被赐死,但任相期间颇有政绩,曾协助唐代宗铲除了权倾朝野的宦官李辅国、鱼朝恩。 他还提拔任用了刘晏、杨炎等理财名臣。

此外,元载还曾就西北边防的防御问题提出建议,认为应修筑原州城,守卫木门谷、木峡关、陇山三关,设置鸣沙县、丰安军,并将陇西地区的地形绘成地图。但这一建议最终没有实施。

元载专权时,害怕百官上奏揭露他私揽大权,便奏请道:“百官如果有事论奏,都应当先告诉部门长官,由各长官告诉宰相,然后再奏报陛下。”他还以皇帝的名义告诫百官:“近日各司奏事繁多,所说的多是谗言诋毁之词,所以宰相、诸长官要先确定所说的事是否可以上奏。”刑部尚书颜真卿上疏驳斥。元载怀恨在心,称颜真卿诽谤宰相,将他贬为峡州别驾。

宦官鱼朝恩曾在国子监手执《易经》,当众讲论“鼎覆”,以此讽刺宰相。王缙大怒,元载却含笑不语。鱼朝恩对人道:“发怒乃是常情,而微笑则是不可揣测的。”

元载任相时,宣州有一老者向他求官。元载见此人不堪为官,便给了他一封书信,将他打发走。老者走到幽州,拆信观看,见上面只有元载的署名,别无他话,非常生气,但只得持信去求见当地节度使。节度使见了元载所书,将老者迎到馆舍,加以款待,又赠送他绢帛千匹。

元载任相时,曾有一个书生求见,道: “听说你品格高尚,仁德而喜欢有才能的人。我就献诗一篇,用来寄托我的敬意。”其诗道:“城南路长无宿处,获花纷纷如柳絮;海燕衔泥欲作窠,空屋无人却飞去。”元载不明其意,而书生出了门便不见了踪影。而一年多之后,元载就被赐死,家族也破败了。

元载被治罪抄家时,从家中被抄出八百石(合现在64吨)胡椒,“籍其家,钟乳五百两,诏分赐中书、门下台省官,胡椒至八百石,它物称是。”(出自《新唐书》列传第七十)胡椒进口自西域南亚,在当时卖得很贵。清人丁耀亢在其所著的《天史》一书中,这样疑问:“人生中寿六十,除去老少不堪之年,能快乐者四十多年耳。即极意温饱,亦不至食用胡椒八百石也。惟愚生贪,贪转生愚。黄金虽积,不救燃脐之祸,三窟徒营,难解排墙之危,事于此侪,亦大生怜悯矣。”元载之穷奢极欲,可见一斑。

李豫:元载性颇奸回,迹非正直,宠待逾分,早践钧衡。亮弼之功,未能经邦成务;挟邪之志,常以罔上面欺。阴妖巫,夜行解祷,用图非望,庶逭典章。纳受赃私,留鬻官秩,凶妻忍害,暴子侵牟,曾不堤防,恣其凌虐。行僻辞矫,心狠貌恭,使沈抑之流,无因自达,赏罚差谬,罔不由兹。顷以君臣之间,重於去就,冀其迁善,掩而不言。曾无悔非,弥益凶戾,年序滋远,衅恶贯盈。

苏鹗:① 上纂业之始,多以庶务于钧衡。而元载专政,益堕国典。若非良金重宝,趑趄左道,则不得出入于朝廷。② 元载丧令德而崇贪名,自一妇人而致也。

刘:① 自幼嗜学,好属文,性敏惠,博览子史,尤学道书。智性敏悟,善奏对。② 载谄辅国以进身,弄时权而固位,众怒难犯,长恶不悛,家亡而诛及妻儿,身死而殃及祖祢。……咸著文章,殊乖德行。“不常其德,或承之羞”,大《易》之义也。富贵不以其道,小人之事哉!③ 载、缙、炎、准,交相附会。《左传》有言,贪人败类。

宋祁:元载、杨炎各以才资奋,适主暗庸,故致位辅相。若其翦阉尹,城原州以谋西夏,还左藏有司,一租赋以检制有亡,诚有取焉。然载本与辅国以利合,险刻著诸心,溪壑之欲,发乎无厌。炎牵连载势,兴丑裔,秉国维纲,返为载复雠,释言于君,卒与妻子并诛,暴先骨,殛命于道,盖自取之也。夫奸人多才,未始不为患,故舒以俊死,而邓析以辩亡。若两人者,所谓多才者邪!

元载著有文集十卷、《南华通微》十卷、集注《周易》一百卷,并负责监修《玄宗实录》、《肃宗实录》。

《全唐诗》收录有其诗一首:《别妻王韫秀》。

《全唐文》收录有其文六篇:《城原州议》、《建中都议》、《故定襄王郭英神道碑》、《冀国公赠太尉裴冕碑》、《故相国杜鸿渐神道碑》、《朔方河东河西陇右节度使御史大夫赠兵部尚书太子太师清源公王府君神道碑铭》。

关于元载的父亲,《新唐书》与《旧唐书》记载不同。

《旧唐书》记载,元载生父不详,随母改嫁元氏,继父元景,曾任员外官。

《新唐书》记载,元载父亲元,原姓景,为曹王妃元氏收取田租,改随主姓。

二史记载虽有不同,但却有一处共同点:元载本不姓元,只是冒姓元氏。因此《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并未将元载列入元氏宰相之中。

王韫秀,河西节度使王忠嗣之女,以凶狠暴戾闻名,后被赐死。

薛瑶英,野史记载中的元载宠妾,以美貌著称。

元伯和,曾任扬州兵曹参军,被赐死。

元仲武,曾任祠部员外郎,被赐死。

元季能,曾任秘书省校书郎,被赐死。

元氏,自幼出家为尼,法名真一,后被充入掖庭。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六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七十》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二唐纪三十八》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三唐纪三十九》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唐纪四十》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五唐纪四十一》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