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袁翰青

袁翰青(1905.9.7-1994.3.2),出生于江苏通州。有机化学家、化学史家和化学教育家。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44年参加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前身)。九三学社第二届中央理事会理事,第三、四、六、七届中央委员会常委,第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长期从事有机化学研究、中国化学史研究以及科技情报研究的领导和组织工作,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

杨向科,长期致力于拓制历代金石、砖瓦、造像等,曾先后主拓《北魏瓦削文字集》、《洛阳新获汉代画像砖精品集》等,发表了《狂草巨匠的孤本楷书唐张旭书严仁墓志》、《考古专著金石录》、《洛阳北魏莲花瓦当赏鉴》等作品。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批和甘肃省博物馆及袁翰青有关的材料,从中发现了袁翰青在甘肃的点点滴滴。

1905年9月7日,袁翰青出生于江苏省通州(今南通市)的一个职员家庭中。父亲袁助之希望把自己的子女培养成为知识渊博的人才。因此,袁翰青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南通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完成学业后,随即就读于著名的南通师范学校。

1925年,以优秀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化学系录取。

1929,大学毕业时,被公派到美国深造,就读于伊利诺大学。在学习期间,袁翰青通过研究,发现了联苯衍生物的变旋作用,对立体化学和异构现象的研究做出了一定贡献。

1932,年获伊利诺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助教。

1925-1929年,在清华大学化学系学习,获学士学位。

1929-1932年,在美国伊利诺大学化学系学习,获哲学博士学位。

1933年底,袁翰青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子心,回到国内,被聘为南京中央大学化学系教授,讲授有机化学、化学文献、高等无机化学等课程,并继续进行有机化合物变旋作用的研究,这是他在国外研究工作的延续。

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江南沦陷,中央大学等高校和一些科研机构纷纷内迁四川和云南。为了发展我国西北部地区的科学和教育,袁翰青没有随校迁往西南,而是于1939年离开南京去了大西北的甘肃省兰州市,担任甘肃科学教育馆馆长。针对当时西北地区教育情况,他在馆内设立了实验室,供当地中学生做实验,使学生联系实际学习书本知识,对提高教学质量发挥了重要作用。1944年,袁翰青在兰州参加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的前身)。

1939年,来到大西北的兰州市,担任甘肃科学教育馆馆长。针对当时西北地区教育落后的情况,他在科学馆内创建了实验室,供当地中学生做实验,使学生们能够联系实际地学习书本知识,对于提高教学质量起了重要作用。

1944年,袁翰青在兰州参加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的前身),是科技界知识分子为发扬民主和振兴科技事业而成立的组织。

1944年,袁翰青在兰州参加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的前身),是科技界知识分子为发扬民主和振兴科技事业而成立的组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为了发展新中国科学知识普及工作,任命袁翰青担任文化部科学普及局局长。

1952年,中国高等教育开始有了较大的发展,需要一整套理工科教材,袁翰青又调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负责组织编写和出版这套教材,对提高教学质量起了重要作用。

1955年,他担任中国科学院西北分院秘书长,在兰州负责筹建分院。同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56年,为了发展科技情报事业的需要,袁翰青调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任研究员。新中国成立后的短短七年内,由于工作需要,袁翰青先后四次调动工作,但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总是愉快地服从,并尽力做出成绩。

1980-1988年,他在《化学教育》杂志上介绍了26位世界著名化学家,如拉瓦锡(A.L.Lavoisier)、道尔顿(J.Dalton)、门捷列夫(Д.И.Менделеев)等。他以翔实的史料叙述了这些化学家的生平、成就以及在历史上所起的重要作用,文章中所描写的科学家的崇高理想、坚韧的毅力以及为科学事业的牺牲精神和创新精神,都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袁翰青和应礼文合编的《化学重要史实》是为化学教师和青年学生编写的化学史料,这本书寓教育于科学发展史中,不但传授了科学知识,还对于读者理解基本知识、扩大视野,以及对青年进行思想和品德教育起了积极的作用。此书于出版当年(1989年)就获得首届全国科技史优秀图书荣誉奖。

1983年,给母校南通师范学校写信:“母校对我青年时代的教育,是我一生从事科学事业的良好基础,为表示对母校及南通市教育的一点资助,特将本人近年来微薄的积蓄人民币五千元寄上,希望母校将赠款的年息购买工具书,赠送南通市的小学校。”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为此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袁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后来人一定要踏着前一代人开辟的道路,为发展中国的科学、教育事业贡献出自己的毕生力量。”

1994年3月2日于北京去世。

长期从事有机化学研究、中国化学史研究以及科技情报研究的领导和组织工作。曾发现联苯衍生物的变旋作用;在立体化学和异构现象的研究、中国化学史的研究、普及科学知识及繁荣科技情报事业等工作中做出了贡献。

发现联苯衍生物的变旋作用

早年,袁翰青主要从事有机化学研究,1932年发表了“联苯的立体化学光活性2'-硝基-6'-羧基-2,5-二甲氧基联苯及其盐类的变旋作用”一文。他发现,在铜存在下,使1-碘-2,5-二甲氧基与1-硝基-2-溴-3-甲酯基苯进行缩合反应,然后对产物进行皂化,可制得2'-硝基-6′羧基-2,5-二甲氧基联苯。他研究了邻位上带有较大基团的光活性2'-硝基-6'-羧基-2,5-二甲氧基联苯的变旋作用,并用左旋的番木鳖碱、辛可宁或马钱子碱与这种联苯衍生物作用,制成它们的盐,经拆分后就可得到光活性的联苯衍生物,发现它的钠盐在水中的外消旋速率比游离酸在有机溶剂中的慢;以绝对乙醇为溶剂时,钠盐比游离酸容易消旋,从而发现了联苯衍生物的变旋作用。

基团的极性影响

在“取代基对某些光活性联苯的外消旋速率的影响”研究中,袁翰青制备了五种5'位上带甲氧基、甲基、氯、溴和硝基的2-硝基-6-羧基-2-甲氧基联苯的衍生物,并对这些衍生物和2-硝基-6-羧基-2'-甲氧基联苯的外消旋速率进行了比较,还研究了5'位上带有不同基团时对外消旋速率的影响,和5' 位上的取代基的作用机理,发现5'位上带氯或溴的游离酸比带甲基或甲氧基的更稳定,但以带硝基的最为稳定,从而提出了外消旋速率受这些基团的极性影响的看法。

1935年后,袁翰青研究了2,2',4,4'-四溴-6,6'-二羧酸联苯和N-苯磺酰基-8-硝基-1-萘基甘氨酸及其类似物的消旋作用。他发现这类化合物较易消旋,但在碱中最不稳定,他还制得了前人未曾得到过的这种酸的左旋体固体化合物。上述研究,对于发展芳香族化合物的立体化学起过一定的作用。

中国炼丹史探源

50年代,袁翰青开始进行化学史特别是中国化学史的研究,涉及的范围相当广,尤其对炼丹术的研究较为深入。袁翰青认为,中国开始有炼丹术是很早的,据《史记》记载,战国时就有方士炼丹,但现存的最早的中国炼丹的著作则要算《周易参同契》,它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炼丹著作。因此,该书的作者魏伯阳应该是留有著作的最早的炼丹家。从《周易参同契》的内容和魏伯阳所处的东汉时代背景,可以大体看出该书的意义。《易经》的思想具有辩证的动的观点,到了西汉末年,利用《易经》来预卜吉凶的所谓“谶纬说”大为流行,魏伯阳一面承袭了“谶纬说”,一面接受了当时已经发展起来的炼丹术。他认为易经、道家哲学和炼丹方术三者是统一的,因此就写出了三位一体的《周易参同契》,成为中国炼丹术的理论基础。在这本书里,记述了中国最早的化学知识,例如汞容易和硫黄化合,生成硫化汞;黄金不易被氧化(“金入于猛火,色不夺精光”)等等。

考证造纸术发明人

造纸术的发明是中国对人类文化的重大贡献,但是纸是谁发明的?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据《后汉书》中“蔡伦传”的记载,蔡伦是中国造纸的创始人,但唐朝张怀在《书断》中说:“汉兴,有纸代简,至和帝时,蔡伦工为之。”北宋陈樵在《负暄野录》中说:“盖纸,旧亦有之,特蔡伦善造尔。”南宋史绳祖在《学斋拈毕》中也说:“纸、笔不始于蔡伦、蒙恬,但蒙、蔡所造,精工于前世,则有之,谓纸笔始此二人则不可也。”袁翰青认为,唐、宋学者的看法符合历史实际情况和正确的历史观点,他根据考古学家发现的实物证据、史料和工艺发明规律来分析问题,指出:1933年黄文弼在新疆罗布淖尔的一个汉朝烽燧亭遗址里,得到一小张麻纸,同时出土者有黄龙元年(汉宣帝年号)的木简,则这张纸应当是西汉的故物。1942年劳干和石璋如在西北的额济纳河旁一个汉朝烽燧的废址上做了发掘工作,得到一张有字的纸,请植物学家鉴定,确认是植物纤维做的。同时还得到一些记有年号的竹简,最早的是永元五年(公元93年),最晚的是永元十年(公元98年)。即使把这张纸算是永元十年的遗物,那也比《后汉书》里所记的公元105年蔡伦造纸早了七年。

探讨中国化学史研究的原则和方法

在多年的中国化学史研究中,袁翰青不但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同时在如何开展研究工作上,也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他认为,研究工作应该遵循三方面原则。

第一,要有正确的历史观点,即必须具有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点。对于化学史中每一件事实的论证和评价,都必须结合当时的社会条件来研究。如果我们以今天的丰富化学知识的尺度来衡量古人的成就,从而认为这些成就很微薄,并加以轻视,这就不合乎历史观点。例如,我们不能以今天的炼钢水平与战国时代的铁器比较,而应该看到战国时代的炼铁技术确实改进了当时的农业生产。

第二,要将发展性研究与发明性研究同等对待。必须重视化学知识在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一定程度的系统性,不能只是偏重研究发明创造的历史,如造纸术和黑火药的发明史。有好些科学知识和工艺虽不是我们祖先首先发明的,但在中国的发展一定也具有不同于别国的特点,我们应当同样重视这方面的研究。例如,玻璃究竟是我们祖先发明的,还是从西方传来的?这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即使制造玻璃的方法是外来的,但我们在接受了这种技术之后,有过改进,这仍需加以研究。

第三,对史料必须审慎处理。研究中国化学史要十分谨慎,必须注意史料的可靠性和史实的真实性,孤言片句不足以构成有力的论证,而且也应该识别伪书的存在。在研究古代的化学工艺时,尤其需要用实物来证明。这三方面的原则不但使袁翰青本人在中国化学史研究中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也使中国很多学者受益不浅。

他曾被选为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首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兼副秘书长。他在科普方面的译著有《溶液》、《糖的故事》、《铜的故事》、《氟的工业制造技术》、《硼烷的制备》、《只有一个地球》。

1HCYuan,RAdams,Stereochemistry of DiphenylXXIIIOptically Active 2 ,5Dimethoxy2′nitro6′Carboxydiphenyl and the Mutarotation of Its Salts ,JAmChemSoc,1932,54:2966~2973.

2HCYuan,RAdams,Stereochemistry of DiphenylXXVIThe Effect of Substi tution on the Rate of Racemization of Certain Optically Active Diphenyls,JAmCh emSoc,1932,54:4434~4443.

3HCYuan,TTHsu,Optical Isomerism of2,2′,4,4′Tetrabromo6,6′dica rboxybiphenyl,JChinese ChemSoc,1935,3:206~212.

4HCYuan,TTHsu,The Investigation of NBenzenesulfonyl8nitro 1naphthylalycine and Analogous Compounds,JChinese ChemSoc,1936,4:131~41.

5HCYuan and HCLi,Synthesis of αthienylalanine,JChinese ChemS oc,1937,5:214~218.

6HCYuan,Remark on The Dipole Moment and Structure of Dimethyl Tellur onium Diiodide,JChinese ChemSoc,1937,5:219~222.

7HCYuan and KCHua,Determination of Configurations of Some Hydroxami c Acids,Oximes and Bydrazones by Means of Cryoscopic Data,JChinese ChemSoc, 1940,7:76~101.

8HCYuan,Studies on the Hydrogen Bond,ⅡDetermination of Configuratio ns of Some Cistrans Isomers by Means of the Cryoscopic Data,1947,15:102~106 .

9袁翰青,我国化学史的研究概况与参考资料,化学通报,1954,10:493~502。

10袁翰青,周易参同契世界炼丹史上最古的著作,化学通报,1954,8:401 ~406。

11袁翰青,推进了炼丹术的葛洪和他底著作,化学通报,1954,5:239~244。

12袁翰青,从道藏里的几种书看我国的炼丹术,化学通报,1954,7:339~350。

13袁翰青,中国化学史论文集,三联书店,1956。

14袁翰青,蔡伦之前我国已经有纸了,中国轻工,1980,5:12。

15袁翰青,关于豆腐的起源问题,中国科技史料,1981,2:84~86。

16袁翰青、应礼文,化学重要史实,人民教育出版社,1989。

抗日战争胜利后,袁翰青回到北京,被聘为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还担任了化工系主任,为学生讲授有机化学、化学文献等课程。此外,他还在北京师范大学和辅仁大学兼任教授,讲授化学史等课程。他在北京大学任教期间,正值国民党反动派残酷镇压人民革命和爱国学生运动的白色恐怖时期,他同情学生的遭遇,积极参加反对国民党统治的各种活动,因此被当局列入黑名单,不能住在家里,只好在沙滩北京大学教学楼内藏身。

他曾历任第一至第七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第六与第七届常务委员。他还长期担任中国化学会秘书长,常务理事、理事,以及会刊《化学通讯》的经理编辑。

1932-1933年 任美国伊利诺大学化学系助教。

1934-1939年 任南京中央大学化学系教授。

1936-1941年 任《化学通讯》经理编辑。

1938-1945年 当选为中国化学会第六届至第十二届理事会理事。

1939-1945年 任甘肃科学教育馆馆长。

1945-1950年 任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和化工系主任。

1949-1982年 当选为中国化学会第十六届至第二十届理事会常务理事并兼任第十六届、十八届理事会秘书长。

1950-1952年 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科学普及局局长。

1950年8月 当选为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兼副秘书长。

1952-1955年 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

1955年 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55-1956年 任中国科学院西北分院秘书长。

1956年 任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研究员、代理所长、顾问。

1987年3月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荣誉委员称号

1989年就获得首届全国科技史优秀图书荣誉奖。

袁翰青对中国化学史的许多方面都有过深入的考究,根据他的3个原则,表述了他独到的见解。他在其著作《中国化学史论文集》中介绍了中国古代陶器的制造工艺;中国古代的炼铜技术;中国古代哲学中有关物质的理论;中国制糖的历史,以及历代几种重要本草中的无机化学知识等,对研究中国的化学史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相关文章推荐:
科学史 | 1905年 | 9月7日 | 科学史 | 1989年 | 中国 | 1932年 | 1935年 | 芳香族化合物 | 中国 | 中国 | 1933年 | 1942年 | 铁器 | 战国 | 中国历史 | 中国 | 北京师范大学 | 北京大学 | 1933年 | 1939年 | 1941年 | 1945年 | 1945年 | 1950年 | 北京大学 | 1982年 | 1952年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1950年 | 1955年 | 1955年 | 中国科学院 | 1956年 | 1956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