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爱新觉罗胤祥

爱新觉罗胤祥(1686年4月16日1730年5月4日),清圣祖康熙帝第十三子,生母敬敏皇贵妃章佳氏。胤祥与雍亲王胤关系最亲密,雍正帝待他也非寻常。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四皇子胤继位,胤祥被封为和硕怡亲王,又出任议政大臣,处理重要政务。雍正元年(1723年),命总理户部。自此即全力辅佐风根治理国家,胤亦对其十分信任。雍正三年(1725年),总理京畿水利营田事务。雍正七年(1729年)因准噶尔部窜扰边陲,命其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叙协赞功待诏增仪仗一倍。

因胤祥对雍正朝的治绩助力甚大,遂得世袭罔替的许可,为铁帽子王。清朝有史以来第九位铁帽子王。雍正八年(1730年)五月初四日(阳历6月18日)去世,时年45岁。配享太庙,上谥号为“”,另赐有匾额“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冠于谥前。将其名“允祥”的“允”字改回“胤”字,这成为有清一代臣子中不避皇帝讳的唯一事例。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胤祥出生于北京紫禁城,生母为敬敏皇贵妃章佳氏。自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七月,十二岁的胤祥第一次跟随康熙帝去盛京谒陵后,直至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一废太子事件发生前整整10年间,康熙帝只要离开京师,无论去哪里,必将胤祥带往。 仅此即足以说明,康熙帝对他是另眼相看的。胤祥在雍正年间作为皇帝最得力助手的种种表现,也充分表明他除去具备较高的文化素养外,还颇有办事才力,善于协调人际关系,是难得的人材。胤祥能文能诗,书画俱佳,但流传至今的作品甚少。只有《交辉园遗稿》中少量作品流传下来。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康熙帝南巡,皇太子胤、皇四子胤、皇十三子胤祥随驾。某日,康熙帝在行宫召集大臣和皇子们研习书法。不仅亲书大字对联当场展示,还邀请众人观赏皇四子胤和皇十三子胤祥书写的对联,据说,诸臣环视,“无不欢跃钦服” 。如此惊叹的举动,自然有阿谀逢迎的成分,但两位皇子擅长书法确是事实。这一年,胤祥17岁,如果不是心里有底,玄烨又怎么会让他同皇兄一起当场献技呢?胤祥继承了满洲人的传统技艺,骑马射箭样样精通。有记载提到,他“精于骑射,发必命中”。有一次出巡狩猎,一只猛虎突出林间,他神色不动,手持利刃向前刺之。见者无不佩服他的神勇。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前后,皇八子允的老师何焯在给家人的信中,也提到十三殿下为皇帝所钟爱者,前途无量。不足20岁的胤祥受到皇父的器重,连供职清廷的汉族文人也一清二楚。但在第一次废太子时,胤祥不知为何,失宠于康熙,终康熙之世,既无重用,也没有受封。

主词条:九子夺嫡

胤和胤祥早年的关系,虽然没有太多史料可寻,但可以肯定兄弟俩是亲密无间的。雍正给胤祥的祭文中提到胤祥的算学由他亲自教授,“忆昔幼龄,趋侍庭闱,晨夕聚处。比长,遵奉皇考之命,授弟算学,日事讨论”,每逢塞外扈从,兄弟俩“形影相依”。当康熙帝出巡只带他们其中一个扈从时,即使短暂分别,两兄弟也会诗书往还。雍正还把他和十三弟唱和的诗作收在诗文集中,使胤祥的少数作品得以传世。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后,胤祥受到了第一次废太子事件的波及,被短暂的囚禁了一段时间(康熙四十七年至康熙四十八年),废掉太子胤后康熙帝对诸皇子信任大减,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这次随扈开始采用轮班制,每个人都要轮流陪伴康熙帝出巡,以免结党营私,许多皇子因此都陪同了康熙帝进行巡视,但是胤祥是特殊的。康熙帝的轮班制似乎并没有用到胤祥身上。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实行轮班制开始到康熙五十年(1711年),胤祥每次依然作为皇子陪驾,但是在这一时期康熙帝却并不怎么喜欢胤祥。

从康熙五十年(1711 年)开始,根据能够找到的些许记载,胤祥至少在这一时期是身体出现了问题,胤祥腿部生了一种毒疮,并且“起白泡,破后成疮,时流稀脓水” 。康熙帝在回复胤祉奏折当中也问询到 “胤祥疮如何了?” “看起来并不好啊?” 等一系列关心慰问的语句。胤也曾为胤祥遍访名医,并交代总督鄂尔泰“若知有精于医理之人,可资送来京,以为调摄颐养之助”。 胤祥的病其实直到雍正二年(1737年)也没有完全好,雍正帝曾对年羹尧说:“王(胤祥)今春夏只觉瘦弱” 。由此可见,胤祥的身体状况是极其糟糕的。所以直到康熙帝逝世,胤祥也没有得到什么机会的一种原因吧。胤祥在康熙一朝可谓经历了大起大落,有过辉煌,更有过落寞。康熙前期胤祥得到了开阔眼界的机会,在康熙后期胤祥更是在长期的压抑当中磨砺了自己的性情,胤祥在康熙朝受到挫折抑制后,对政治权力的残酷有所认识。因此,胤祥在康熙朝虽然处境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却为日后在雍正朝的有所作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主词条:和硕怡亲王

在康熙帝去世的第二天,入承皇位的雍正帝便任命胤祥为四位总理事务大臣之一,同日晋升为和硕怡亲王。 在遭受十几年冷落之后,得到雍正如此厚待,胤祥当然竭全力报效,以偿知遇之恩。

雍正初政,胤祥迅速成为雍正的台柱。其理事之才,识人之明达,手段之老练,完全不像个从未与政的皇子。这也坚定了雍正继续重用他的决心。康熙晚年,经济、军事、赋税、刑狱等均已出现危机,哪一件都极为棘手,并非得到新皇帝倚重信任的人就一定能搞好的。雍正初年到三年,胤祥开始担任总理事务大臣、处理康熙、孝恭仁皇后丧事,总管会考府、造办处、户部三库、户部,参与西北军事的运筹,办理外国传教士事务。雍正三年底,会考府解散、总理大臣卸任,胤祥除了继续以前的各项兼职外,加议政大臣,总理营田水利,领圆明园的八旗禁军,办理胤藩邸、陵寝事务,密谋筹办军需,还要承担皇帝临时交办的审断案件,代行祭祀等诸多差务,可谓职任繁多。雍正帝曾经十分感慨地说:“朕实赖王翼赞升平,王实能佐朕治平天下。咸谓圣王贤臣之相遇数千百载而一见,今且于本支帝胄之间得之。”胤、胤祥兄弟君臣之间的至诚相托和忠心以报,在历代封建王朝中也是极少见的,世人经常用“棠棣情深”来形容二人兄弟情谊。

雍正元年(1723年),胤祥受命总理户部。该部所司直接关系国计民生,而且事务繁多,头绪复杂,康熙末年以来积存的许多弊端都亟待解决,胤祥自上任伊始,便勤奋理事,不稍懈怠。首次清理过去遗留的旧案,由于数量颇大,胤祥打破以往常规。采取规定限期和奖励勤勉相结合的办法,将几千宗旧案都理出头绪。当时中央新设会考府,专门负责审核财政出纳,办理清查亏空、收缴积欠的事务。胤祥深知此事至关重要,遂尽职尽责,认真办理。同时,又查出户部亏空银250万两,经奏请皇上,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情况,采取诸如直接查抄;把亏空官员的职位全部冻结,“如限内交完,伊等应升之缺听其升转”;以类似于分期付款的方法逐年减扣官员奖金等方式分别加以解决。对一些与造成财政亏空有直接关系的王公亲贵也毫不容情,连履郡王胤等人都被勒令变卖家产清还亏欠。有人因此责怪胤祥过于苛刻无情,然而也正是凭着这种不徇情姑息的认真态度,他才较好地贯彻了雍正皇帝旨意,使亏补欠还,整顿财政取得显著成效。 雍正三年(1725年) ,擢任议政,当年冬,又负责直隶营田事务。

雍正七年(1729年)秋冬,胤祥的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雍正令太医院使刘声芳任户部侍郎,就是让他在胤祥身边为其随时诊疗病情。可胤祥还是亲自和高其倬一起翻山越岭,“往来审视”费尽辛苦,胤祥怕烦扰百姓“常至昏夜始进一餐”。这种身心俱疲的状态加重了他的病势。

雍正八年(1730年)正月初八,北运河青龙湾修筑减水坝,胤祥想要去现场勘察已不可能,只好奏请将此事交与侍郎何国宗(清朝数学家)督理监修。当时,怡亲王对其一同办理水利的下属说“本图遍治诸河,使盈缩操纵于吾掌之上,岂期一病沉废,已矣何言。”三个月后怡亲王就因病去世了,这番话听来让人不胜感慨,其事业心之旺盛、责任心之强可见一斑。同年二月,先农坛的亲耕礼胤祥没有参加(此前他每年都参加)。三月,雍正连下两道圣旨,让别人代理营田和传教士事务。胤祥病后,雍正对他“医祷备至”,他为了宽慰雍正,“旬月间必力疾入见”。雍正八年(1730年)五月初四,胤祥病故,年仅四十四岁。

治河患、兴水利,是历代皇帝都十分重视的国家大计之一。胤祥认为“水害不去,则田非吾田,尚何营?” 雍正三年(1725年)冬,胤祥总理水利营田事务,经过一冬春的实地勘查,从疏通河道,筑堤置闸,开引河,开挖入海直河,到区域田土疆界,开挖沟渠,他都详细规划,制成水利图进呈。经奏准,设立了营田水利府,将直隶诸河分为四局管辖。胤祥数次亲临指导,修河造田,辟荒地数千里,募民耕种。因治理京畿水利有功,赐御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榜。还聘请南方农民教种水稻。一年初见成效,水灾相对减少。 与此同时,胤祥还注意了解全国各地的情况,当他得知“江南水道,自河淮而外,多致浅塞”,每到雨季,河水泛滥成灾,他又奏请修复江南水利,虽未能亲自前往,他依据属下水利人员提供的资料,指导规划,也收到了可喜的成效,东南数十州县河流疏畅,获灌溉之利。

选武官本来是兵部最重要的权力,然而事实上,雍正七年(1729年)全国中低级官吏(三品以下)的铨选权却不在兵部,而在怡亲王。雍正为了对准噶尔用兵,于雍正七年(1729年)六月(另有说雍正四年),设立军需房(即军机处的前身)。胤祥及时有效地保证了转运军事供应,不仅理财有方,而且调度得宜。数以千万计的军需,概出于国库,没有向民间另行摊派。胤祥经常采取让晋商秘密购办军需的方式,和雍正配合默契,从没出过差错“挽输数年,海内未尝知有用兵之事”。

胤祥审案,堪称善辨真伪。他主持审理大案数十次,每次审理,疑犯口供都会牵连到许多人,胤祥总是慎重从事,不轻下断语。他总结审狱的经验说:“审案的原则,先观察其(疑犯的)言语表情以洞悉真伪,假设用诚心去打动他,用合理的推断去折服他,没有得不到实情的。雍正称赞他的话是“仁人之言”,命各省有司将此言科成木榜堂署,时时省览。

胤祥还承办了大量繁杂事务。雍正对胤祥极为信任,故委任他的事务也很多。如管领汉侍卫,督领圆明园八旗守卫禁兵,养心殿监理制造,诸皇子事务,雍正旧邸事务,选择雍正陵址等均交给胤祥经营。胤祥竭尽全力,事必躬亲,克尽臣弟之道。雍正夸他办过的实情:“无不精祥妥协,符合朕心。”

胤祥为国举贤,向雍正帝推荐优秀人才。尤其是雍正初年,胤祥向雍正推荐了很多年轻位卑的官员,这些人日后大多得到重用,像福建总督刘世明、陕西总督查郎阿、山西巡抚石麟、福建巡抚赵国麟等等,一方面,这是雍正新君,急需政治洗牌,另一方面,这些后来官至督抚的各地方大员确有其才,他们构成了雍正朝到乾隆初年整个国家官僚系统的中坚力量,有效地贯彻了雍正皇帝诸多铁腕改革政策的推进实施。

雍正帝用年羹尧主持青海军事,隆科多从中作梗,阻挠他成功。胤祥向雍正帝奏言:“军旅之事,既已委任年羹尧,应听其得尽专阃(kǔn)之道,方能迅奏肤功。”雍正帝听取了他的奏请,不从中掣肘,青海得以平定。川陕总督在康熙十九年就定下专为八旗子弟设置的职位,岳钟琪是汉人,得此官职招来很多人妒忌,弹劾岳钟琪的人很多,《上谕档》(手抄本)中写道:“又如岳钟琪乃不世出之名臣,而蔡等蓄意排陷,指为年羹尧之党,屡在朕前奏其不可信。而王(指怡亲王)恳切陈奏,谓岳钟琪才识兼备,赤心为国,必无负恩忘义之事,愿以身家性命保之”。

雍正朝,怡亲王胤祥主管的内务府全面包揽了武器的制作事项,产品包罗万象,从打钉到铸造大炮一应俱全。雍正五年(1727年)正月初一日,胤祥命造“威远将军”铁炮十尊,先话样:“我府内有威远将军炮一位,尔要来将尺寸作法记明,照样造十位。再查废炮内,有此样炮无有?富宁安说过有子母炮架样子,尔向他问明,何样作法?与造办处所做炮架样式同否?尔做一炮架样并炮样,俟我回来时看。遵此。”然后不厌其烦地指示:“此样甚好,着照样做。其圈与挺子比此样要纯厚,楞子亦要浑实些。”最后还要拉去卢沟桥试炮。又同年正月二十二日,西安进竹营炮,胤祥着照样,但须减轻,郎中海望启奏:“此炮皮薄,若再轻些,惟恐不能保重。今欲将炮膛做径一寸八分。”胤祥即虚心接纳建议。雍正六年(1728年)正月三十日胤祥谕:“着将子母炮续造一百位。”铁炮需配炮车,雍正七年(1729年)闰七月初三日郎中海望奉胤祥谕:“造车处已造成炮车三千四百辆,……尔再造六百辆。”又如七年闰七月,胤祥着做腰刀一万把,赏出征军人用。

胤祥和胤兄弟两不仅在政治方向上保持高度一致,在审美情趣上也有很多共同之处。作为雍正帝最信赖的兄弟,胤祥从皇兄那里获得了诸多的恩宠和荣耀。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传旨按康熙年间分封皇子为亲王之例,赐给钱粮23万两。胤祥百般谦退,经皇帝再三宣谕,只收下13万两。雍正帝又援引康熙帝对待其兄裕亲王福全成例,准许胤祥分封后可支用官物6年,胤祥仍是辞谢。尽管胤祥对于皇兄的恩赐总是竭力推辞,他还是得到了许多相同地位的人不曾享有的殊荣。根据皇帝旨意,原来只归他兼管的佐领人丁全部划归怡亲王府属下,又于亲王定额之外增加一、二、三等护卫共17员,仪仗中也增加豹尾枪、长杆刀各二,以突出他的与众不同。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又以胤祥“总理事务谨慎忠诚,从优议叙”,特在亲王之外又加封一个郡王爵位,允许他在儿子中任意指封一人,这在清代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胤祥坚辞不受,胤也不好十分勉强,遂命给他增加俸银10000两,以为奖励。以上这些事例,既体现雍正皇帝对爱弟的格外恩遇,被雍正称为“柱石贤弟”。

帝后王公生前总要为自己选定建坟安葬的“吉地”,胤祥曾奉旨到泰宁山(清西陵,在今河北易县)为皇帝勘选陵址。雍正帝对选定的“上吉之壤”非常满意,认为胤祥立有首功,就把万年吉地附近的一块“中吉”之地赐给他。胤祥听后却惊悚色变,惶惧固辞,说这等吉地只有大福大贵者才能受用。他又在60里以外的涞水县境内为自己选定了一块墓地,认为这才与臣下身份相配,并奏请皇帝赐给自己。后来胤祥生病,仍担心皇帝不收回成命,再三奏请,胤不得已允其请。胤祥得旨后,高兴万分,手舞足蹈。当日就遣侍卫前往取土。数日后侍卫回来,呈看土色。因为这是皇帝赐予的吉地,胤祥竟迫不及待地取了一小块,手捧着吞到肚子里,口中还念念有词道:“这样的话,则臣心安而子孙蒙福了。”此事在官修《清世宗实录》、《钦定八旗通志》以及《内务府档》中均言之凿凿,可见确有其事。

胤祥在康熙年间就得了叫鹤膝风的病,可能是风湿,也可能是骨结核。之后虽经过调养,但身体状况已经变差。雍正帝即位后,胤祥承揽了相当多的政务,和辞谢各种恩赏时表现出的谨小慎微不同,胤祥在接受皇帝交给的政务时抱有一种毫不推卸、竭力而为的态度,这和他本人极强的政治责任感与使命感是分不开的。作为户部的主管,他甚至会把库房的钥匙也带回家。他的儿子弘晓说,自己于晨昏定省之时,常见父亲将“军国重务”带回家料理,“手不停批”。雍正四年(1726年)胤祥生了一场比较重的病,四个月间断断续续不能痊愈,雍正帝担忧之下甚至出内帑于宫中设谯为胤祥的病祈祷,但胤祥本身却丝毫没有闲着,四月份上旬忙着州府重新划分、官兵管理以及云南盐务事宜,四月中旬和五月就亲自去勘探河道,上水利绘图,六月份研究将附近省份粮食调福建以济民,清查当地亏空(这之后就开海禁了),七月份又出京,奏如何新开河道,安排河工。

雍正帝:①“自古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 ②“朕弟怡贤亲王,天资高卓,颖悟绝伦。如礼乐射御书数之属,一经肄习,无不精妙入神,为人所莫及。而王自谦学力不充,总未存稿。是以王仙逝后,邸中竟无留存者”。 ③“(胤祥)赞襄于密勿之地者,八年有如一日,王之懿德美行,从不欲表著于人,而人亦无从尽知之。 ”

清代治水专家陈仪评价:计惟水利营田,为吾王未竣之业,亦吾王未释之心,某等自兹以往,遵奉成模,罔敢失坠,仰成遗志,罔敢怠遑,殚力竭诚,如王之在,冀以稍酬恩遇于万一。然亦望吾王牖而咨之,默而佑之,神爽匪遥,梦寐之间,或庶几一遇也。呜呼,通哉,抚今追昔,肝摧肠绝,挥泪陈辞,惟吾王鉴之。

乾隆帝:怡贤亲王公忠体国,其爵位亦应世袭罔替。

传教士宋君荣的书信里说:“这位十三世子很尊重欧洲宗教和人士,特别是对巴多明神父特别宠爱。但他从来不想得到该神父自愿表示为他写的宗教书和鞑靼文著作。”

刘小萌:在康熙晚期,胤、胤祥是一对难兄难弟,到雍正朝,则成为密迩无间的君臣。雍正帝为君,给胤祥的宠荣无以复加;胤祥为臣,对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两者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在将清王朝统治推向昌盛的同时,也塑造出一种明君贤相的理想关系。

胤祥早年严重的病,直接导致他后来早逝,他却足足忍了一年不吭声,太医去看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哀叹忧怨之辞,并不以此来乞求父亲的垂怜。即使后来成为了怡亲王,朝鲜人还说“十三王喜其称颂先皇之语”。如果赞扬他的父皇,他就会很高兴。

《八旗通志》上记载“圣祖(康熙)在热河,偶遣使回宫。王(胤祥)迎问起居,堕马脱胫,强自抑按,仍齐集请安,不自知其足之伤也。”这只能是十三不再次次随驾的四十九年后。而按照五十年的大夫诊断书,他的鹤膝风已经发作一年多了。鹤膝风在先,导致坠马的可能性从时间上来看非常大。他的傲气不允许他在康熙派来的使臣面前示弱,更不想让外人觉得他可怜,才会隐忍倔强以至于斯。

胤祥虽然也通禅语,会和雍正帝谈经论道,会给儿子弘晓讲解佛学,但并不热衷。传教士觉得怡亲王对他们很友好,对宗教人士很尊重,但很明显,胤祥对拜读圣经并没有什么兴趣。

“神父利用了这一机会而谈到了犹太人,特别是至今仍能在开封府见到的那些犹太人,这些人从周代就已经到达中国……十三世子在听到我向他们所讲的情况之后,便令我们在一个约定的日子内再来谈。我们于该日前往世子府上,他告诉我们说,他已调查了开封府犹太人的情况,向我们介绍了他们所拥有的希伯来文经书。他想详细了解有关这一民族的情况,接着又询问我们是否懂得这些希伯来文经书。”胤祥的办事效率很高,求知欲和好奇心也很强,不过大家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传教士们想拿到的是犹太人的希伯来文圣经,胤祥想了解的是一个民族的情况和文物资料。

胤祥的兴趣爱好有收集字画、古籍和鉴赏珍玩。他的书法也得到过康熙、雍正两位皇帝的认可,但个人的书画字幅也罢诗词也罢,留存甚少,只靠雍正和继任怡亲王弘晓收录的少量诗作传世。雍正在《交辉园遗稿》题辞上说“朕弟怡贤亲王,天资高卓,颖悟绝伦。如礼乐射御书数之属,一经肄习,无不精妙入神,为人所莫及。(略)而王自谦学力不充,总未存稿。是以王仙逝后,邸中竟无留存者”。希望自己的诗画著作可以流传后世,是文人雅士们的普遍心态,胤祥却偏偏和他们不大相同。他的个性里大概有非常淡泊的一面,从某种角度讲并不在乎自己是否留下什么东西、是否青史留名,而更致力于在当下多做实事。也许这能部分解释他甘于隐身在雍正背后献计献策的心态,“(怡亲王)赞襄于密勿之地者,八年有如一日……王之懿德美行,从不欲表著于人,而人亦无从尽知之” ,胤祥对权力抓得很紧,但那是出于政令通达的考虑,和雄主明君也都喜欢自己掌权一样无可厚非,不过从他数次推辞赏赐的行为中,就不难发现他看待富贵荣华十分通透,可谓富而不贪,懂得节制。

嫡福晋兆佳氏,尚书马尔汉之女。

侧福晋富察氏,佐领僧格之女。

侧福晋乌苏氏,头等护卫金保之女。

侧福晋瓜尔佳氏,郎中阿哈占之女。

庶福晋石佳氏,领催庄格之女。

庶福晋纳喇氏,轻车都尉吴尔敦之女。

儿子

第一子:已革贝勒弘昌,乾隆三十六年四月二十一日卒,年66岁。

第二子:未有名,康熙四十八年二月二十日卒,年2岁。

第三子:多罗贝勒弘暾,雍正六年七月二十日卒,年19岁。

第四子:多罗宁良郡王弘,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年)甲申八月十四日丑时薨,年五十二岁。

第五子:弘,康熙六十一年正月初五卒,年7岁。

第六子:多罗贝勒弘,雍正七年二月初一日卒,年14岁。

第七子:和硕怡僖亲王弘晓,乾隆四十三年四月十五日卒,年57岁。

第八子:绶恩,雍正五年七月十一月卒,年3岁。

第九子:阿穆瑚琅,雍正五年闰三月十五日卒,年2岁。

女儿

第一女:郡主,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初五日卒,年74岁,嫁精奇哩氏萨克慎。

第二女:郡主,雍正四年三月三日卒,年20岁,嫁伊尔根觉罗氏福僧格。

第三女: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卒,年2岁。

第四女:和硕和惠公主,雍正九年十月初三日卒,年18岁,下嫁喀尔喀博尔济锦氏多尔济塞布腾。

第一代:爱新觉罗弘晓:胤祥第七子,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卒,谥曰僖。

第二代:爱新觉罗永杭:弘晓第一子,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卒,无子嗣。

第二代:爱新觉罗永琅:弘晓第二子,嘉庆四年(1799年)卒,谥曰恭。

第二代:爱新觉罗永迈:弘晓第八子,嘉庆四年(1799年)卒,无子嗣。

第三代:爱新觉罗绵标:永琅第二子,嘉庆四年(1799年)卒,嘉庆五年(1800年)追封为怡亲王。

第四代:爱新觉罗奕勋:绵标第一子,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卒,谥曰恪。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坊:奕勋第一子,嘉庆二十 五年(1820年)卒。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垣:奕勋第二子,咸丰十一年(1861年)因罪革爵,赐死。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坪:奕勋第三子,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卒。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圻:奕勋第四子,同治八年(1869年)卒。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增:奕勋第五子,咸丰九年(1859年)卒。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奕勋第六子,咸丰三年(1853年)卒,无子嗣。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堪:奕勋第七子,咸丰十一年(1861年)卒。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泰:胤祥五世孙奕增子,同治五年(1866年)因事革退。

第五代:爱新觉罗载帛:胤祥五世孙奕协子,同治五年(1866年)袭载泰所遗之辅国公,后事不详。

第六代:爱新觉罗溥纶:载圻第二子,同治十一年(1872年)卒。

第六代:爱新觉罗溥瑛:载增第一子,光绪十七年(1891年)卒。

第六代:爱新觉罗溥仪(非宣统帝):载堪第一子,光绪九年(1883年)卒。

第七代:爱新觉罗毓:溥瑛第二子,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卒,无子嗣。

第七代:爱新觉罗毓秀:溥仪第一子,光绪十二年(1886年)卒,无子嗣。

贤良寺旧址在东安门外帅府胡同,雍正十二年(1734年)建,寺庙所在地原是怡亲王府。怡王府地处帅府园一带,西临王府井大街,东至校尉胡同,北到金鱼胡同,南至帅府园胡同。贤良寺旧址寺庙建筑已基本不存在。

孚王府位于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137号。是胤祥之子弘晓的府址。孚王府布局严谨规整,是清代王府的典型建筑,也是北京现存较完整的少数王府之一,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现为国家机关办公场所。

怡贤亲王园寝位于北京西南大约89公里、涞水县以北12.5公里的石亭镇东营房村西云溪水峪。墓主人就是胤祥,该陵寝也叫十三爷坟。

园寝处于丘陵地带,三面环山,依山傍水,林木丰茂,自然环境十分优美。园寝背西向东,占地面积约40万平方米,全部建筑物30余座。建筑用料全部采用红砖绿瓦,其规模浩大。整体布局自东向西依次为:三华里神道,沿神道依次为神道碑亭、火焰牌楼、五孔石拱桥、四柱三门石牌坊、平桥、华表、元宝山、偻佝桥、三孔桥、神道碑亭、神厨库、井亭、值班房、月台、宰牲亭、朝房、宫门、南北焚帛炉、隆恩殿、宝顶等。园寝及现有文物已列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收录于“中国名胜大词典”。

《清史稿列传七诸王六》


相关文章推荐:
康熙帝 | 敬敏皇贵妃 | 章佳氏 | | 和硕怡亲王 | 议政大臣 | 户部 | 准噶尔部 | 世袭罔替 | 铁帽子王 | 铁帽子王 | 配享太庙 | 和硕怡亲王 | 正蓝旗 | 敬敏皇贵妃 | 北京 | 紫禁城 | 敬敏皇贵妃 | 章佳氏 | 康熙帝 | 盛京 | 谒陵 | 康熙帝 | 京师 | 另眼相看 | 雍正 | 文化素养 | | | 行宫 | 阿谀逢迎 | 满洲人 | 传统技艺 | | 何焯 | 九子夺嫡 | | 皇考 | 形影相依 | 扈从 | 废太子 | | 皇子 | 轮班制 | 结党营私 | 胤祉 | | 鄂尔泰 | 年羹尧 | 和硕怡亲王 | 雍正帝 | 和硕 | 亲王 | 经济 | 军事 | 赋税 | 刑狱 | 孝恭仁皇后 | 会考府 | 造办处 | 户部 | 会考府 | 议政大臣 | 圆明园 | 八旗 | 禁军 | 藩邸 | 封建王朝 | 户部 | 会考府 | 应升 | 雍正皇帝 | 刘声芳 | 高其倬 | 北运河 | 何国宗 | 水利 | 直隶 | 准噶尔 | 军机处 | 圆明园 | 禁兵 | 山西巡抚 | 赵国麟 | 年羹尧 | 隆科多 | 川陕总督 | 岳钟琪 | | 内务府 | 威远将军炮 | 富宁安 | 卢沟桥 | 西安 | 海望 | 亲王 | 福全 | 郡王 | 雍正皇帝 | 泰宁山 | 清西陵 | 钦定八旗通志 | 鹤膝风 | 弘晓 | 晨昏定省 | 内帑 | 海禁 | 新开河 | 陈仪 | 乾隆帝 | 宋君荣 | 巴多明 | 刘小萌 | 朝鲜人 | 鹤膝风 | 弘晓 | 开封府 | 弘晓 | 高卓 | 嫡福晋 | 兆佳氏 | 马尔汉 | 侧福晋 | 僧格 | 庶福晋 | 弘昌 | 弘暾 | | 弘晓 | 伊尔根觉罗氏 | 和硕和惠公主 | 博尔济锦氏 | 多尔济塞布腾 | 永琅 | 绵标 | 奕勋 | 载坊 | 载垣 | 载泰 | 毓秀 | 贤良寺 | 东安 | 怡亲王府 | 王府井大街 | 校尉胡同 | 金鱼胡同 | 帅府园胡同 | 孚王府 | 东城区 | 朝阳门内大街 | 弘晓 | 涞水县 | 石亭镇 | 东营 | 神道 | 神道碑亭 | 宫门 | 隆恩殿 | 中国名胜 | 梦回大清 | 金子 | 清风入梦 | 凛冽 | 青瓷怡梦 | 琴瑟静好 | 清风抚雪 | 康熙大帝 | 二月河 | 雍正皇帝 | 阿哥的暖床妻 | 穿越三百年 | 只为你温柔 | 彩云为殇 | 清韵悠然 | 得意笑清风 | 晶莹 | 福晋当家 | 梦锁清宫 | 单香凝 | 年年有怡 | 清朝的快乐时光 | 情戏十三 | 十三福晋 | 苏惠茜 | 沧海明珠 | 南水 | 蜜香 | 满清十三皇朝 | 雍正王朝 | 王辉 | 李卫当官 | 李卫当官Ⅱ | 宫锁心玉 | 田牧宸 | 步步惊心 | 袁弘 | 宫锁沉香 | 陈晓 | 我为宫狂 | 黄天崎 | 吴雨桦 | 新施公案 | 张逸杰 | 金钗谍影 | 汤镇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