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在学童中间

《在学童中间》是爱尔兰诗人叶芝的作品。叶芝的情诗包含许多不同时期的情绪状态,这首诗歌也可见诗人丰富的情感世界。

在学童中间①

我边走边问,打从长教室穿过,

和蔼的白头巾老修女回答问题,

孩子们学做算术,练习唱歌,

学习各样的读本、各种的历史、

剪裁和缝纫都要求干净利索,

样式最好又时新孩子们时不时

出于好奇心,免不了抬眼注目

一位六十岁含笑的头面人物。

2

我冥想一个丽达那样的身影

俯就奄奄的炉火,她讲起童年

一次受严厉的责备或一件小事情

竟然在童心上造成悲剧的一天

这一讲使我们两个年轻的心灵

像出于同情而融进了一单个空间,

或者,改一下柏拉图有名的妙譬,

化作了蛋黄与蛋白,浑成一体②。

3

想起了当年那一阵忧伤或愤怒,

我再对这一个那一个小孩子看看,

猜是否她当年也有这样的风度

因为天鹅的女儿也就会承担

每一份涉水飞禽遗传的禀赋

也有同样颜色的头发和脸蛋,

这么样一想,我的心就狂蹦乱抖,

她活现在我的面前,变一个毛丫头。

4

她目前那一副形象飘进了我心里,

难道是十五世纪巧手的塑造③,

它两颊深陷,仿佛它只是喝空气,

只是吞够了影子就算吃饱?

我虽然从不是丽达一类的后裔,

也有过美丽的羽毛够了,好,

逢人最好是用微笑报微笑,表示出

这个老草人过日子挺舒舒服服。

5

年轻的母亲,膝上抱一个人形

(那是“生殖蜜”泄露给人间的皮囊④,

根据了回忆或是“忘药”的决定

一定得睡眠,叫嚷,挣扎着要逃亡),

会怎样看她的儿子,只见人头顶

白茫茫披六十来个冬天的风光,

就认为报偿了生她儿子的痛苦,

愁他入世前途的牵肠挂肚?

6

柏拉图认为自然不过是水泡

戏弄着事物的幽灵式千变万化图;

坚实的亚里士多德挥舞着桦木条

会鞭打一位王中之王的屁股⑤:

金股骨毕达哥拉斯,无人不晓⑥,

拨弄着琴弓或琴弦就可以算出

哪颗星歌唱的,懒诗神听见的和音:

破布片绑上老杆子吓吓飞禽!

7

修女和母亲,两类人都崇拜偶像,

可是烛光照亮的尊容并不能

激起哪一位母亲的痴心妄想,

只能使石像或铜像宁息安生。

但它们也叫人心碎诸多色相,

激情、虔诚、慈爱所熟悉的至尊!

一切至高的光荣所象征的浮华,

对人类事业心自生自长的嘲弄家!

8

辛劳本身也就是开花、舞蹈,

只要躯体不取悦灵魂而自残,

美也并不产生于抱憾的懊恼,

迷糊的智慧也不出于灯昏夜阑。

果树啊,根柢雄壮的花魁花宝,

你是叶子吗,花朵吗,还是株干?

随音乐摇曳的身体啊,灼亮的眼神!

我们怎能区分舞蹈与跳舞人?

(卞之琳 译) [1-2]

①作者在一本笔记本里,1926年3月14日记下:“一首诗的题题材学童和感到生活将也许会损毁他们,没有生活可能实现我们的梦想或甚至他们的教师的希望这一种想法。把生活为从不发生的事情做准备的旧想法写入。”

②柏拉图的《对话录》中提到:人原为雌雄合一体,被天帝切成两半,所以男女互相求偶。

③“十五世纪巧手”指十五世纪意大利艺术家。

④“我是从波弗里俄斯(约公元232-305)《仙女洞》一文引用了‘生殖蜜’一词,但找不到何所据,而波弗里俄斯把它看做摧毁对于生前自由的‘回忆’的‘药物’。”诗人原注

⑤亚里士多德认为世界是实在的,它的种种现象可以作系统考察。他曾任马其顿腓力王儿子即后来的亚历山大大帝的教习。

⑥毕达哥拉斯是希腊公元前6世纪的哲学家,传说他长有金股骨,等等。他这一派哲学认为宇宙有数学的整齐规律,因此音乐的和谐里也可以考察出精确的数学关系。 [2]

叶芝是个令人着迷的爱尔兰诗人,从照片上看,他显得俊逸而又深沉,尤其那双眼睛,既像孩子又像老人,兼具学者的风采。他被艾略特称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一点也不过分。1 923年,他因“经由灵感的引导,将民族精神以高度的艺术形式表现于诗作中”而获诺贝尔文学奖。叶芝的与众不同,在于他执著的爱和对一切神秘事物抱有宗教般的情怀。

1889年,叶芝遇到了他生命中最大的奇迹毛特岗,立即被她的迷人风采所吸引。叶芝后来在自传中写到她:“我从来没想到会在一个活着的女人身上看到这样超凡的美。这样的美属于名画,属于诗,属于某个过去的传说时代。苹果花一样的肤色,脸庞和身体有着布莱克称为最高贵的轮廓之美……而体态如此绝妙,使她看上去非同凡俗。她的举动如同她的体形恰好相合,在我们爱上某位女士谈到面容与体形的地方,吟诵她的步态有如天神。”毛特岗为了争取爱尔兰独立,不惜献出了),自己的一生。而叶芝对她的情感大概就像她对爱尔兰的情感一样,同样都是坚定、决不放弃,但两种坚定不移不是一回事:叶芝自从1889年结识毛特岗并被她的美貌征服以后,追随在她的身后参加革命,一再向她求婚,并为她写下现代英语诗歌中许多最优美的爱情诗。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毛特岗在与一位法国政客同居以后,于1903年嫁给一个革命者。叶芝等到她离婚以后,仍然向她多次求婚,甚至后来向她的养女伊修尔特求婚,品尝到的同样是遭拒绝的苦涩。但他们的相遇,为世界发掘了一眼喷涌不歇的诗歌之泉:毛特岗也成为诗人一生生活和艺术的灵感之源,不幸的爱情结出了诗歌的硕果。翻译家、九叶派诗人袁可嘉先生曾指出:“叶芝的情诗包含许多不同时期的情绪状态,如初恋时的狂热、中期的自责到后期的体谅理解,真挚而深刻,有感情也有智慧,是他抒情诗中数量大、质量高的部分。” [2]

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1865~1939),亦译“叶慈”、“耶茨”,爱尔兰诗人、剧作家,著名的神秘主义者,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被诗人艾略特誉为"当代最伟大的诗人"。叶芝对戏剧也有浓厚的兴趣,先后写过26部剧本。 [1]


相关文章推荐:
在学童中间 | 爱尔兰 | 诗人 | 叶芝 | 叶芝 | 诗歌 | 诗人 | 在学童中间 | 现代 | 诗歌 | 威廉巴特勒叶芝 | 在学童中间 | 丽达 | 丽达 | 痴心妄想 | 诗人 | 叶芝 | 爱尔兰 | 诗人 | 艾略特 | 诗人 | 叶芝 | 叶芝 | 叶芝 | 爱尔兰 | 叶芝 | 爱尔兰 | 现代 | 诗歌 | 叶芝 | 诗歌 | 诗人 | 诗人 | 叶芝 | 威廉巴特勒叶芝 | 叶慈 | 耶茨 | 爱尔兰 | 诗人 | 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 | 艾比剧院 | 艾略特 | 诗人 | 叶芝 | 剧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