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湛若水

湛若水(1466~1560)明代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字元明,号甘泉,增城(今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市)人 。孝宗弘治间进士,选庶吉士擢编修。世宗嘉靖初,官南京祭酒、礼部侍郎。后历南京礼、吏、兵三部尚书。少师事陈献章,后与王守仁同时讲学,各立门户。王主讲 “致良知”。湛主讲“随处体认天理”,认为:“吾之所谓心者、体万物而不遗者也,故无内外;阳明之所谓心者,指腔子里而为言者也,故以吾之说为外”(《答扬少默》)。强调以主敬为格物功夫;说:“故善学者,必另动静一于敬。”(答于督学》),著有《湛甘泉集》。

湛若水,明成化二年丙戌十月十三日(11月20日)巳时出生于增城县甘泉都沙贝村(今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 。父湛瑛早丧,由母陈氏抚养成长。若水自幼聪敏,因故14岁始入学,16岁往广州府庠就读,明弘治五年(1492),他27岁(弘治五年)中举人 ,29岁往江门就学于陈献章(号白沙),毅然焚掉“路引”(赴考证

件)以表学习决心。潜心研究心性理学,数年间学业大进。由于得到严师的耳提面命,学识大为长进深得陈的赏识,因而成为白沙学说的衣钵传人。 弘治十一年三月,白沙在信中赞其学术成就曰:“来书甚好,日用问随处体认天理,著此一鞭,何患不到古人佳处也”。第二年将“江门钓台”作衣钵传与若水执掌,

作《赠江门钓台诗》跋:“达摩西来、传衣为信。江门钓台,病夫之衣钵也!今与民泽收管,将有无穷之祝。珍重!珍重!”弘治十三年(1500年)白沙卒,若水为之服丧3年。若水不乐仕进,后在母亲和广州府佥事徐弦再三规劝下,至弘治十七年,始奉母命北上考试,受国子监祭酒章懋赏识,留读于南京国子监。

弘治十八年(1505年)上北京会考,文章受主考张元桢,杨廷和赞赏,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寻授翰林院编修。若水步入仕途后,有机会在中原宣扬其理学。当时与王阳明(守仁)、吕、王崇等人相与论道,学者相从甚众,声誉日隆。若水以“随处体认天理”为宗,自称“阳明与吾言心不同,阳明所谓心,指方寸而言,吾之谓心者,体万物而不遗产也”。时称“王湛之学”。

正德七年(1512年)奉使往安南国册封安南王。次年正月十七日到达安南国,归国时婉谢安南王厚馈,深得远人之心,归后作《南交赋》。50岁时母亲病势,从京奉柩归葬,在家守墓三年。满服后到西樵山建书院,聚徒讲学达4年。若水讲学讲究方法,要学生先习礼,明学规,现静坐聚精会神,然后才授课。

嘉靖元年(1522年)都御史吴廷举、御史朱节向朝廷推荐起用若水,始回京复职,补翰林院编修,同修武宗实录。次年转翰林院侍读。又次年任南京国子监祭酒,作《心性图说》。历四年,升南京吏部右侍郎,次年转礼部左侍郎,预南北郊分祭议。

嘉靖三年(1524),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后又历任南京吏、礼、兵三部尚书。湛若水考取进士后,除长期担任朝廷的官职外,致力于在南京、扬州、番禺、增城、南海等地开设书院讲授理学,尤其是不遗余力地传播白沙学说。他在讲学中以“随处体认天理为宗”,提出“格物为体认天理”与“为学先须认仁,仁与天地万物为一体”的理念,并在弘扬白沙学说时有所创新,终至自成理学的一大门派,被誉为“甘泉之学”。时人将他创立的理学“广派”与理学的另一大儒王阳明创建的“浙学”并称为“王湛之学”,分执明代中叶理学的牛耳。他的影响几及全国各地,其门徒达4千余人。由于向他求学的人太多,以致在授学时往往要用弟子间代为传授的方式进行。

68岁由礼部左侍郎升南京礼部尚书。71岁转南京吏部尚书。 74岁转南京兵部尚书,奉敕参赞机务。此时安南王莫登庸叛乱,嘉靖皇帝欲亲征,若水上《治权沦》疏,反对出兵,因与文武大臣之议不合、遂请求致仕。75岁致仕,从此结束宦途生活、沿东南山水,游览讲学而归。回广州后,在府第附近建“天关书院”讲学(天关原名铜关,因若水曾任吏部尚书,俗称“大官”,故人称天关为“天官里”,即今广州东风中路一带)。

若水官历两京,所至迭创建书院,著书、讲学不息,回粤后更专心讲学,故《广东新语》称:“甘泉翁官至上卿,服食约素,推所有余以给家人弟子,相从士三千九百有余。于会城(广州)则有天关,小禺、白云、上塘、蒲涧等书院”。或时到西樵,回增城、登罗浮、上南香讲学。在西樵有大科、增城有明诚、南香山有莲洞、新塘有读岗和甘泉等书院。若水学识渊博,著述丰富,工书法,生平著作及诗文积逾千卷。将致仕前曾在新塘江畔建钩台,纪念其师陈白沙,并作讲学、憩息之所。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四月二十二日病逝于广州禺山精舍,享年95岁。

嘉靖四十二年十月廿五日归葬天蚕岭(增城永和镇)。

隆庆元年(1567年)追赠太子少保,谥文简。

湛若水关注家乡的教育事业,在广东境内广设书院扶持后学,造就了不少英才,有力地推动了岭南文化的进程。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他获准退休返回家乡,自此往返广东境内各地讲学。遗著有《心性图说》与《圣学格物通》。

湛若水,字元明,增城人。弘治五年举于乡,从陈献章游,不乐仕进,母命之出,乃入南京国子监。十八年会试,学士张元祯,杨廷和为考官,抚其卷曰:“非白沙之徒不能为此”。置第二,赐进士,选庶吉上,授翰林院编修。时王守仁在吏部讲学,若水与相应和。寻丁母忧,庐墓三年。筑西樵讲舍,士子来学者,先令习礼,然后听讲。嘉靖初,人朝,上经筵讲学疏,谓圣学以求仁为要。已,复上疏,言:“陛下初政,渐不克终,左右近侍争以声色异教蛊惑上心。大臣林俊,孙交等不得守法,多自引去,可为心寒。亟请亲贤远奸,穷理讲学,以隆太平之业”。义疏言日讲不宜停止.报闻。明年进侍读,夏疏言:“一二年问,天变地震,山崩川涌,人饥相食,殆无虚月,夫圣人不以屯否之时而后亲贤之训,明医不以深锢之疾而废元气之剂,宜博求修明先王之道者,日侍文华,以禅圣学”。已,迁南京国子监祭酒,作心性图说以教士,拜礼部侍郎。做大学衍义补,作格物通,上于朝,历南京吏、礼、兵三部尚书。南京俗尚侈靡,为定表葬之制颁行之。老,请致仕,年九十五卒。若水生平所至,必建书院以祀献章。年九十,犹为南京之游。过江西,安福邹守益,守仁弟于也,戒其同志曰:“甘泉先生来,吾辈当宪老而不乞言,慎毋轻有所论辩”。若水初与守仁同讲学,后各立宗旨。守仁以致良知为宗,若水似随处体验大理为宗;守仁言若水之学为求之于外,若水亦谓守仁格物之说不可信者四。又曰:“阳明与吾言心不同,阳明所谓心,指方寸而言,吾之所谓心者,体万物而不遗者也,故以吾之说为外”。一时学者遂分王、湛之学。湛氏门人最著者,永丰吕怀,德安何迁,婺源洪垣,归安唐枢。怀之言变化气质,迁之言知止,枢之言求真心,大约出人王、湛两家之间,而别为一义,垣则主于调停两家,而互救其失,皆不尽守师说也。怀,字汝德,南京太仆少卿。迁,字益之,南京刑部侍郎。垣,字峻之,温州府知府。枢,刑部主事,疏论李福达事,罢归,自有传。

附录:《县志湛若水传注》旧志:若水生有异状,颡中双髁隆起,耳旁黑子左七右六,类二斗,资性端凝,无妄动,无妄言。少值多故,年十六始学举子业,二十二游郡庠。(按):先生初名雨,字民泽,既又名露,后避祖讳,请改今名。通志:弘治壬子以书魁其乡,从陈献章游,屏居一室,潜心理学,超然远到。比献章卒,心丧三年,甲子以母命复出,过南昌谒庄论学,亟见奖许。赴留都读书,辟雍祭酒章懋课以面盎昔论,奇之。旧志:领壬子乡荐,明年上春官报罢归,受学陈献章之门,献章语之曰:“此学非全放下,终难凑泊”。若水遂取所给部檄焚之,屏居一室,悟随处体认天理之旨,献章喜曰:“此日为参前倚衡之学也,江门衣钵属之子矣”。通志:时王守仁在吏部,相与讲明正学,而修撰吕辈皆往来辩论,一时学者称甘泉先生。奉使册封安南,却馈金,便道奉母留都,大开讲席,有甘泉问辩等书。旧志:充会试考官者再,充命使册封者再。旧志:第日秩满,升南京吏部右侍郎,而洪垣墓志曰戊子升南京吏部右侍郎,己丑春转礼部左侍郎,预南北郊分祭议。旧志:时,上锐意为治,若水辑五经、子史及列圣宝训有关君道者,此事从类疏解会释,名格物通以进,献《农桑颂》及西苑赋,又进夫德王道疏,上览疏温旨嘉纳,称为纯正有本之学。旧志:升南京礼部尚书,转吏部尚书,三疏乞休,不允,改兵部尚书,奉敕参赞机务。讲武之暇,兴学。旧志:时上欲亲征安南,若水进治权论,与诸文武大臣议不合,庚子复疏乞休,奉旨准致仕,遂南游武夷,乃还甘泉,入罗浮。旧志:归居禺山,讲学不倦。一日出讲堂,令诸生澄心默坐,久之而退,后寝疾数日,命治后事,乃沐浴敛裳就息不语,而于怀中手画正字,盖谓得正而毙云。是夕一鼓,有大星陨于西北,其光亘地。通志:其设教以随处体认天理为宗旨,曰:“此吾六字符也,勿忘勿助,其庶几乎”。从游甚众,吕、蒋信其最著者。隆庆初,赠太子少保,溢文简。旧志:士出其门合三千九百人。隆庆癸亥,以例请恤,典敕赐祭葬,赠太子大保,溢文简,礼郡邑乡贤。按眼兖州史料,先生在嘉靖时颇以龃龉终,故至隆庆初始赠恤,其所赠为太子少保,制词尚在志中,可按也。旧志作太子大保,误。

世宗皇帝嘉靖四十二年十月庚午日下两道《赐葬敕谕》、《赐祭敕谕》圣旨称:

嘉靖四十二年十月庚午日

皇帝遣广东承宣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杜拯 谕葬致仕南京兵部尚书湛若水曰:卿明时耆德,岭海鸿儒;抗志典坟,恪司职守;回翔近列,克效勤劳;望重两京,位跻八座;慎以终始,完节全名;善行嘉言,施于后世;眷兹一老,天不整遗;日月易流,适临窀穸;载赐以祭,庸示恤恩;卿灵如存,歆予涣命。

赐 祭 敕 谕

嘉靖四十二年十月庚午日

皇帝遣广东承宣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杜拯 谕祭致仕南京兵部尚书湛若水曰:卿性资笃厚,问学宏深;策骏贤科,蜚声翰苑;经帷进讲,启沃唯勤;史局翻书,是非不谬;师模胄监,陪贰寅清;皇极诞敷,嘉猷屡告;陟居南省,迭长三曹;懋著忠勤,赞予机务;方深倚毗,力请休闲;许国之诚,不渝晚节;安车以俟,胡遽长终;轸念老成,良用悼惜;爰涣恤恩,遣官致祭;卿灵有知,尚其歆服。

穆宗皇帝隆庆元年十月二十二日下《故兵部尚书湛若水加赠太子少保诰命》圣旨称:

故兵部尚书湛若水加赠太子少保诰命

隆庆元年十月二十二日

制曰:朝廷恩礼大臣,靡间存殁,盖以笃始终之义,寓激劝之微也。缅兹彝章,端伫故老,故南京兵部尚书湛若水,发迹贤科,蜚声词苑,出衔使命亲藩,与彝藩而交播声名;入典试场,文闱暨武闱而并收俊杰;抽毫史局,效劳于两朝;振铎成均,申规范于多士;大礼郊礼之议,既博洽乎古今圣学圣德之陈,尤勤渠于启沃;留心往训,覃意斯文,博综六籍之言,自成一家之旨;卿曹六转扬历二京,简畀留枢,荐升华秩;既允归老之请,遂获考终之休,藻行骘评,竟克谅于士类。搜遗应诏,乃交疏于宪田,用追往劳,爰申恤典,兹特赠为太子少保,谥文简,锡之诰命。于戏!穷阶懋进,岂为儒者之光荣?令问昭垂,永作后人之楷式。贲兹泉壤,尚服宠嘉。

作为陈白沙的学生,湛若水提出了“随处体认天理”的学问宗旨。“随处”是对陈白沙“静坐”的修正,“随处”解决了陈白沙主“静”忽“动”的弊病,又解决了陆九渊主“心”忽“事”的弊病,用湛若水的话说,“则动静心事,皆尽之矣。”湛若水认为天理“即吾心本体之自然者也”(《圣学各物通》卷二十七),“体认天理”就是在应对事物,心应感而发为中正意识,从而体认到自己内心中正的本体天理。

湛若水认为“格物”的“格”是“至”(造诣)的意思,“物”指的是“天理”,那么“格物”就是“至其理”、就是“造道”,“格物”的目的就是“体认天理”。湛若水说:“格物云者,体认天理而存之。”(意思是说所谓格物,就是体认天理并存养它。如果说“随处体认天理”是湛若水的心学宗旨的话,这句话就是最能代表湛若水思想的话,湛若水的心学就是围绕这句话来展开的,如同王阳明的四句教。)湛若水的格物说有“一内外”、“兼知行”、“贯动静”的特点,又避免了当时理学的割裂的流弊。

湛若水作《心性图说》解释了“心”和“性”。湛若水认为:“性”,包含天地万物的整体;宇宙浑然一体,都以同一个“气”为基础;所谓“心”,是能体察天地而没有遗漏的存在。所谓“性”,是“心”的本能,“心”和“性”是统一、不可分割的。由此可见,在湛若水看来,万物不是在心外,格万物就是格心。

湛若水又作《真心图说》来解释心、人、元气的关系,他认为元气就是太极,心在人中,人在元气中。湛若水强调“天地同是一气”,而心在居于中正的位置,所以能使“万物皆备于我”。

湛若水的心学企图调和程朱理学和陆、陈心学,它的特点是“合一论”,在湛若水看来,心与物、理与气、心与理、心与性、知与行、理与欲、虚与实都是合一不可分割的。他说“观天地间只是一气,只是一理”(《甘泉文集》卷七),又说“动静一心也”(《甘泉文集》卷七)。

(注:以上摘自湛柏欣的《宋明理学简述》)

功:居官30多年,历任吏部侍郎、礼部侍郎、兵部尚书,深得世宗倚重与信任。主张“天下民庶实为邦本”,反对宦官专权。历任政绩卓著,晚年致仕时,皇帝曾3次留任。

在教育学上有突出贡献。亲自修订《大科训规》,对教育管理的体制问题进行详细的阐述。一生热心捐款赞助书院,得其“馆谷”的书院竟达28所,从他的家乡到广州、南海、扬州、池州、徽州、武夷,遍布半个中国。

言:对“白沙学说”进行扬弃,成为与王阳明分庭抗礼的理学大宗,天下士子争入其门,门徒达4000多人。其学说在当时与王阳明并称为“湛王之学”。

德:以孝道事母,以忠恕之道事君。无阿谀奉承之言,无取巧钻营之私。师道尊严,关心爱护自己的学生。

现存有《湛甘泉集》、《心性图说》、《真心图说》、《新泉问辩录》、《非老子》、《圣学格物通》、《二礼经传测》、《春秋正传》等书行世。

2014年9月,一块明代名人湛若水的草书石碑在英德市沙口镇清溪村潮水山出土,这是首块在广东境内发现的湛若水碑文,对研究湛若水文化及英德历史极具史料价值。

这块石碑是当地群众发现的。碑体通高190厘米、宽86.8厘米、厚15厘米。碑文上书“吾爱清溪水,浣此胸中泥”等字。碑石刻于明嘉靖丙申年,即公元1536年。其时湛若水暮途穷游潮水山灵泉,草书一首《过清溪》,之后刻在碑上。研究人员表示,石碑发现地应是湛若水当年创办的清溪书院遗址。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