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展昭(文学人物)

展昭,是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字熊飞,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人氏。首次出场时给人印象是武生打扮,叠暴着英雄精神,面带着侠气,气宇轩昂。

他自幼习武,善轻功、会袖箭、剑法高超,兵刃为巨阙剑,后在茉花村与其妻丁月华定亲时交换了湛卢剑,武艺高强、谦和有礼、沉稳大气、忠肝义胆,受人尊敬,是“三侠” 里的“南侠”,出场年纪二十多岁,耀武楼献艺时年纪在三旬以内年纪。展昭与包拯相识于包拯进京赶考的途中,在金龙寺凶僧手中救包拯,又在土龙岗退劫匪,天昌镇捉刺客,太师府刺杀暗害包公的刑吉,功绩累累。后经包拯举荐,被皇上御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封号“御猫”,在开封府供职。

文学人物,历史上是否有其人还有待考证,但南侠展昭的故事被后世广为流传。

展昭,是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字熊飞,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人氏。首次出场时给人印象是武生打扮,叠暴着英雄精神,面带着侠气,气宇轩昂。

他自幼习武,善轻功、会袖箭、剑法高超,兵刃为巨阙剑,后在茉花村与其妻丁月华定亲时交换了湛卢剑,武艺高强、谦和有礼、沉稳大气、忠肝义胆,受人尊敬,是“三侠” 里的“南侠”,出场年纪二十多岁,耀武楼献艺时年纪在三旬以内年纪。展昭与包拯相识于包拯进京赶考的途中,在金龙寺凶僧手中救包拯,又在土龙岗退劫匪,天昌镇捉刺客,太师府刺客暗害包公的刑吉,功绩累累。后经包拯举荐,被皇上御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封号“御猫”,在开封府供职。

文学人物,历史上是否有其人还有待考证,但南侠展昭的故事被后世广为流传。

在古典文学《三侠五义》中,展昭这一人物为人谦和、儒雅、热心、仗义、颇有君子之风,并且武艺高强、侠肝义胆、沉稳大气、胆大心细、忠心耿耿、多次拯救包拯于危难之中,后入开封府供职,与众多侠士一起匡扶正义,是一个在江湖中和官场内都颇受赞扬的人物。而其性格谦和有礼、胸怀宽广,为人处事备受称道。

中国古代小说研究

《三侠五义》人物虽有“行侠尚义”和“致君泽民”的共性,但又个性分明。白玉堂的心高气傲,锋芒毕露;蒋平心机深细,谨慎而又灵活;展昭谦逊平和,谨小慎微;欧阳春深沉老练,直朴豪放;艾虎则粗中有细,活泼可爱;沈仲元忍辱负重,随机应变;丁氏双侠,富贵气象,风流倜傥。”(鲁迅)

《论<三侠五义>侠客道德类型的差异性》:

从展昭讲,他四救包拯,目的并不是荣华富贵,只不过体现了其一贯行依仗义的精神罢了。后来,包拯御前保举,展昭实在是“盛情难却”。对于“入朝”虽不愿意,无奈包拯已遵旨宣令,于是只好敷衍了几句:“惟恐艺不惊人,反要辜负了相爷一番美意。”我们不能只看展昭“在房上与圣叩头”,而忽略, 这一行为并非展昭本意,而是顾及了包拯情面。……恰恰揭示了所谓“侠客投靠官府”的根本原因,即将侠客与清官结合在一起的不是多大的权势或某人的命令,而是一种“热血卖与识人”的“士为知己者死”的价值取向。(宋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董慧芳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中文系) [1]

历史中并没有关于展昭的记载,他是古典名著《三侠五义》里的文学人物。或许是后世想借英雄美名,抑或只是想表达对这位传说中侠义英雄的崇仰之情,展昭这个名字被后世武术界假托流传了下来,那些套路招式或许让后世之人生出或多或少的殷殷之心。 [2]


  

在《三侠五义》第三回中,出现了展昭以江湖侠士形象的登场

包公认镫乘骑,带了包兴,竟奔京师,一路上少不得饥餐渴饮,夜宿晓行。一日,到了座镇店,主仆两个找了一个饭店。包兴将马接过来,交与店小二喂好。找了一个座儿,包公坐在正面,包兴打横。虽系主仆,只因出外,又无外人,爷儿两个就在一处吃了。堂官过来安放杯筷,放下小菜。包公随便要一角酒、两样菜。包兴斟上酒,包公刚才要饮,只见对面桌上来了一个道人坐下,要了一角酒,且自出神,拿起壶来不向杯中斟,花喇喇倒了一桌子。见他唉声叹气,似有心事的一般。包公正在纳闷,又见从外进来一人,武生打扮,叠暴着英雄精神,面带着侠气。道人见了,连忙站起,只称:“恩公请坐。”那人也不坐下,从怀中掏出一锭大银,递给道人,道:“将此银暂且拿去,等晚间再见。”那道人接过银子,爬在地下,磕了一个头,出店去了。

包公见此人年纪约有二十上下,气宇轩昂,令人可爱,因此立起身来,执手当胸,道:“尊兄请了。能不弃嫌,何不请过来彼此一叙?”那人闻听,将包公上下打量了一番,便笑容满面,道:“既承错爱,敢不奉命。”包兴连忙站起,添分杯筷,又要了一角酒、二碟菜,满满斟上一杯。包兴便在一旁侍立,不敢坐了。包公与那人分宾主坐了,便问:“尊兄贵姓?”那人答道:“小弟姓展名昭,字熊飞。”包公也通了名姓。二人一文一武,言语投机,不觉饮了数角。展昭便道:“小弟现有些小事情,不能奉陪尊兄,改日再会。”说罢,会了钱钞。包公也不谦让。包兴暗道:“我们三爷嘴上抹石灰。”那人竟自作别去了。包公也料不出他是什么人。(《三侠五义》第三回:金龙寺英雄初救难,隐逸村狐狸三报恩)

《三侠五义》第二十二回 金銮殿包相参太师 耀武楼南侠封护卫

至次日五鼓,包公乘轿,展爷乘马,一同入朝伺候。驾幸耀武楼,合朝文武扈从,天子来至耀武楼,升了宝座。包公便将展昭带至丹墀,跪倒参驾。圣上见他有三旬以内年纪,气字不凡,举止合宜,龙心大悦。略问了问家乡籍贯。展昭一一奏对,甚是明晰。天子便叫他舞剑,展爷谢恩,下了丹墀,早有公孙策与四勇士俱各暗暗跟来,将宝剑递过。展爷抱在怀中,步上丹墀,朝上叩了头,将袍襟略为掖了一掖,先有个开门式,只见光闪闪,冷森森,一缕银光翻腾上下。起初时身随剑转,还可以注目留神;到后来竟使人眼花缭乱。其中的削砍劈剁,勾挑拨刺,无一不精。合朝文武以及丹墀之下众人,无不暗暗喝采,惟有四勇士更为关心,仰首翘望,捏着一把汗,在那里替他用力,见他舞到妙处,不由的甘心佩服:“真不愧‘南侠,二字。”展爷这里施展平生学艺,招招用意,处处留心,将剑舞完,仍是怀中抱月的架式收住,复又朝上磕头。见他面不更色,气不发喘。

天子大乐,便问包公道:“真好剑法!怪不得卿家夸奖,他的袖箭又如何试法?”包公奏道:“展昭曾言,夜间能打灭香头之火。如今白昼,只好用较射的木牌,上面糊上白纸,圣上随意点上三个朱点,试他的袖箭。不知圣意若何?”天子道:“甚合朕意。“谁知包公早已吩咐预备下了,自有执事人员将木牌拿来。天子验看,上面糊定白纸,连个黑星皱纹一概没有”由不得提起朱笔,随意点了三个大点,叫执事人员随展昭去,该立于何处任他自便。因袖箭乃自己炼就的步数远近,与别人的兵刃不同。展昭深体圣意,随执事人员下了丹墀,斜行约二三十步远近,估量圣上必看得见,方叫人把木牌立稳。左右俱各退后。展昭又在木牌之前,对着耀武楼遥拜。拜毕,立起身来,看准红点,翻身竟奔耀武楼。跑来约有二十步,只见他将左手一扬,右手便递将出去,只听木牌上拍的一声;他便立住脚,正对了木牌,又是一扬手,只听那边木牌上又是一声拍;展爷此时却改了一个卧虎势,将腰一躬,脖项一扭,从胳肢窝内将右手往外一推,只听得拍,将木牌打的乱晃,展爷一伏身,来到丹墀之下,往上叩头。此时己有人将木牌拿来,请圣上验看。见三枝八寸长短的袖箭,俱各钉在朱红点上,惟有末一枝已将木牌钉透。天子看了,甚觉罕然,连声称道:“真绝技也!”

包公又奏:“启上吾主,展昭第三技乃纵跃法,非登高不可,须脱去长衣方能灵便。就叫他上对面五间高阁,我主可以登楼一望,看的始能真切。”天子道:“卿言甚是。”圣上起身,刚登扶梯,便传旨:“所有大臣俱各随朕登楼,余者俱在楼下。”便有随事内监回身传了圣旨。包公领班,慢慢登了高楼。天子凭栏入座,众臣环立左右。

展昭此时已将袍服脱却,扎缚停当。四爷赵虎不知从何处暖了一杯酒来,说道:“大哥且饮一杯助助兴,提提气。”展爷道:“多谢贤弟费心。”接过一饮而尽。赵爷还要斟时,见展爷已走出数步。楞爷却自己悄悄的饮了三杯,过来翘着脚儿,往对面阁上观看。 单说展爷到了阁下,转身又向耀武楼上叩拜。立起来,他便在平地上鹭伏鹤行,徘徊了几步。忽见他身体一缩,腰背一躬,嗖的一声,犹如云中飞燕一般,早已轻轻落在高阁之上。这边天子惊喜非常,道:“卿等看他,如何一转眼间就上了高阁呢?”众臣宰齐声夸赞。此时展爷显弄本领,走到高阁柱下,双手将柱一搂,身体一飘,两腿一飞,嗤、嗤、嗤、嗤顺柱倒爬而上。到了柁头,用左手把住,左腿盘在柱上,将虎体一挺,右手一扬,作了个探海势。天子看了,连声赞“好”。群臣以及楼下人等无不喝采。又见他右手抓住椽头,滴溜溜身体一转,把众人吓了一跳。他却转过左手,找着椽头,脚尖几登定檀方,上面两手倒把,下面两脚拢步,由东边串到西边,由西边又串到东边。串来串去,串到中间,忽然把双脚一拳,用了个卷身势往上一翻,脚跟登定瓦陇,平平的将身子翻上房去。天子看至此,不由失声道:“奇哉!奇哉!这哪里是个人,分明是朕的御猫一般。”谁知展爷在高处业已听见,便在房上与圣上叩头。众人又是欢喜,又替他害怕。只因圣上金口说了“御猫”二字,南侠从此就得了这个绰号,人人称他为御猫。此号一传不知紧要,便惹起了多少英雄好汉,人人奇材,个个豪杰。若非这些异人出仕,如何平定襄阳的大事。后文慢表。

当下仁宗天子亲试了展昭的三艺,当日驾转还宫,立刻传旨:“展昭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就在开封府供职。”包公带领展昭望阙叩头谢恩。诸事已毕,回转开封。包公进了书房,立刻叫包兴备了四品武职服色送与展爷。展爷连忙穿起,随着包兴来到书房,与包公行礼。包公哪里肯受,逊让多时,只受了半礼。展爷又叫包兴进内在夫人跟前代白,就说展昭与夫人磕头。包兴去了多时,回来说道:“夫人说,老爷屡蒙展老爷护救,实实感谢不尽。日后还要求展老爷时时帮助相爷。给展老爷道喜,礼是不敢当的。”展爷恭恭敬敬,连连称“是”。包公又告诉他:“明早具公服上朝,本阁替你代奏谢恩。”展爷谢道:“卑职谨依钧命。”说罢,退出,来到公所。公孙策与四勇士俱各上前道喜。彼此逊让一番,大家入座,不多时,摆上丰盛酒肴。这是众人与展爷贺喜的。公孙策为首,便要安席敬酒。展爷哪里肯依,便道:“你我皆知己弟兄,若如此,便是拿我当外人看了。”大家见展爷如此,公议共敬三杯。展爷领了,谢过众人,彼此就座。饮酒之间,又提起今日试艺,大家赞不绝口。展爷再三谦逊,毫无自满之意,大家更为佩服。


  

少年行侠,仗剑四方,好不平事,百里传名。时人因其久居江南,尊为“南侠”。

及长,遇包公于危难,数活其命。包公感其人,爱其才,乃引见天子。昭遂入仕,得“御猫”之号。

其卒年未知,娶妻丁氏,全名丁月华。

北宋年间是否真的存在过展昭其人,已无详文正史可考。只知道传说中这是一位出身江湖,最后却选择了站在青天背后持剑卫道的侠士。

神探包青天

白玉堂探案传奇:

麻辣白玉堂之刺涿州

麻辣白玉堂之致命棋局

麻辣白玉堂之血黄金

白玉堂探案传奇: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如梦令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点绛唇

开封奇谈

白玉堂探案传奇:

侠探锦毛鼠之血弥东京

侠探锦毛鼠之血光再起

侠探锦毛鼠之鹧鸪天

白玉堂探案传奇:

麻辣白玉堂之玉箫剑鞘

白玉堂探案传奇:

侠探锦毛鼠之逍遥劫

侠探锦毛鼠之真假白玉堂


相关文章推荐:
三侠五义 | 气宇轩昂 | 袖箭 | 巨阙剑 | 茉花村 | 丁月华 | 南侠 | 包拯 | 御猫 | 开封府 | 开封奇谈 | 黑脸大包公 | 袖箭 | 双侠 | 五义 | 公孙策 | 包拯 | 三侠五义 | 熊飞 | 气宇轩昂 | 袖箭 | 巨阙剑 | 茉花村 | 丁月华 | 南侠 | 包拯 | 御猫 | 开封府 | 三侠五义 | 包拯 | 中国古代小说研究 | 白玉堂 | 蒋平 | 欧阳春 | 艾虎 | 沈仲元 | 鲁迅 | 包拯 | 包拯 | 三侠五义 | 包公 | 京师 | 包兴 | 三侠五义 | 御猫 | 大破铜网阵 | 张活游 | 五鼠闹东京 | 黄鹤声 | 御猫大战锦毛鼠 | 俞明 | 包公嫁女 | 林蛟 | 南侠展昭大破地狱门 | 大破铜网阵 | 林蛟 | 林蛟 | 御猫大战锦毛鼠 | 俞明 | 七侠五义 | 包青天 | 田鹏 | 南侠展昭 | 田鹏 | 御猫三戏锦毛鼠 | 郑少秋 | 铁面包公 | 黄日华 | 包公 | 三侠五义 | 寻峰 | 包青天 | 何家劲 | 侠义包公 | 张文祥 | 天师钟馗 | 张文祥 | 南侠展昭 | 伍卫国 | 七侠五义 | 焦恩俊 | 碧血青天杨家将 | 甄志强 | 碧血青天珍珠旗 | 甄志强 | 侠义见青天 | 刘松仁 | 新七侠五义 | 寇占文 | 包青天 | 何家劲 | 包青天 | 黄日华 | 包青天 | 吕良伟 | 五鼠闹东京 | 林炜 | 天师钟馗 | 黄文豪 | 少年包青天 | 释小龙 | 包公出巡 | 焦恩俊 | 包公奇案 | 焦恩俊 | 包公生死劫 | 冯进高 | 少年包青天Ⅱ | 释小龙 | 老鼠爱上猫 | 刘德华 | 凌云壮志包青天 | 李宗翰 | 新铡美案 | 徐小健 | 五鼠斗御猫 | 尹子维 | 大宋奇案 | 赵志刚 | 砚道 | 边缘 | 把酒问青天 | 于波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关礼杰 | 少年包青天III | 释小龙 | 天桥十三郎 | 邢岷山 | 大宋惊世传奇 | 张子健 | 新包青天 | 何家劲 | 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 何家劲 | 包青天之碧血丹心 | 何家劲 | 白玉堂之局外局 | 傅程鹏 | 七侠五义人间道 | 赵文卓 | 带刀女捕快 | 王翔弘 | 钟馗传说 | 林江国 | 包青天之开封奇案 | 何家劲 | 情逆三世缘 | 袁伟豪 | 追鱼传奇 | 王煜锋 | 白玉堂之局外局 | 傅程鹏 | 神探包青天 | 淳于珊珊 | 五鼠闹东京 | 严屹宽 | 白玉堂探案传奇 | 麻辣白玉堂之刺涿州 | 丁宇辰 | 虎头铡 | 王毅凡 | 开封府传奇 | 季晨 | 包青天 |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如梦令 | 白玉堂探案传奇之点绛唇 | 易恩 | 麻辣白玉堂之玉箫剑鞘 | 丁宇辰 | 侠探锦毛鼠之逍遥劫 | 侠探锦毛鼠之真假白玉堂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