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漳州话

漳州话是闽南语漳州地区的一种方言 [1] 漳州话,相对厦门话,台湾话还有粤东地区的海陆丰方言有一定的差异,但是大致相同,均属于闽南语

今天的闽南话还保留大量隋唐、五代十国时期中原古语的面目,因此被称为“古汉语(中原古音)的活化石”。据专家研究,在中国现存的各种方言中,唯有唐初开漳后形成的闽南语最接近隋唐的官音《切韵》,最切合古音韵律;然而这种古音“在中原地区早已不存在”(《文史知识》1988年3期)。它不但至今在闽南、台湾及东南亚地区广为保存了下来,而且还在继续传播。

如今在闽南话当中,仍保留许多古汉语辞语,如鼎(锅)、面(脸)、伊(她)、走(跑)、箸(筷子)、卵(蛋)、莫(不要)、拍(打)、日头(太阳)、暗暝(夜晚)、滚水(开水)、老伙(老头)、姊(姐)、呷(吃)、困(睡)、裳裤(衣服和裤子)、行状(模样、风貌)、虬(卷曲)、乌(黑)、郎(人)等等。

漳州话是闽南语漳州地区的方言。圣祖陈元光所率开漳将士绝大部分来自河洛固始,他们通用中原的河洛话,亦称河佬话。 早期戍守闽粤的中原府兵后裔也自称为“河佬”。河洛话逐渐成为闽南本土通行的话语。

有学者还举出大量古诗文为例证:闽南话“假使”叫“设使”,曹操《自明本志令》有“设使天下无孤”;闽南话“好势”是好的意思,江淹《云山赞序》云:“壁上有杂画,皆作山水好势”;闽南话把费用、盘缠叫“所费”,《世说》云:“所费诚复小小”;闽南话步行叫“步辇”,这是唐代中州话,《唐语林》道:“上令左右以步辇召之”;闽南话“大汉”,意指高个子、长大,杜荀鹤诗云:“不觉裹头成大汉,昨夜竹马作儿童”。闽南话把读书叫“读册”,《唐书》云:“中书令读册”……等等。这些现今常用的闽南话我们都可在汉唐的诗文中找到字眼或词汇。

随着众多开漳将士后裔陆续自闽南播迁开去,河洛话(即闽南话)成了中原南下的群体标志早期播迁入粤者称为“河佬话”或“福佬话”或福建话;后期播迁入台湾者称为“闽南话”或“台湾话”,传入东南亚及海外者称为“唐人话”或福建话。追本溯源,不管是闽南话、河佬话、福佬话,还是台湾话或唐人话,都与中原话、河洛话一脉相承。

随着闽南漳州移民的迁徙向台湾和东南亚等地继续传播,闽南话就成了台湾和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最主要语言。他们都讲闽南话,并且大多讲的是近于漳州腔的闽南话。他们仍保持唐初开漳以来世代相传的河洛话,并多以“河洛人”或“唐人”自豪。

以中原河洛话为源头的闽南话不仅流播于闽南、台湾和东南亚地区,还流播到浙江南部、和江西东北部甚至四川成都附近、江苏宜兴以及湘西局部等地区。据估计,至今海内外讲闽南话的人数约5000万人以上。闽南话现为现代汉语七大方言之一闽方言的主要次方言,也是世界60种主要语言。

漳州话,相对厦门话,台湾话还有粤东地区的海陆丰方言有一定的差异,但是大致相同,均属于闽南语。


相关文章推荐:
闽南语 | 厦门话 | 台湾话 | 海陆丰 | 闽南语 | 闽南话 | 五代十国 | 古语 | 闽南语 | 文史知识 | 闽南 | 筷子 | 闽南语 | 陈元光 | 府兵 | 闽南 | 闽南话 | 设使 | 江淹 | 盘缠 | 步辇 | 唐语林 | 闽南 | 福佬话 | 台湾话 | 漳州腔 | 河洛人 | 闽南 | 现代汉语 | 七大方言 | 闽方言 | 次方言 | 厦门话 | 台湾话 | 海陆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