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颠

张颠,名叫张旭,唐著名草书家 ,因为醉后往往有颠狂之态,所以人称张颠。字伯高,一字季明,吴郡(江苏苏州)人。

指唐代书法家张旭。相传 唐著名草书家 张旭 醉后往往有颠狂之态,故人称 张颠 。 唐 李白《草书歌行》:“ 张颠 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 唐 张怀《书断张旭》:“饮醉,辄草书,挥毫大呼,以头水墨中,天下呼为 张颠 。”《旧唐书文苑传中贺知章》:“ 旭 善草书,而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时人号为 张颠 。”

张颠是张旭的外号,从外号就知道张旭是个什么样的人啦。张旭既然和贺知章同为“酒中八仙”,又与贺老、张若虚等同称为“吴中四士”,想来也是个豪爽狂放的人。唐朝诗人李颀有首诗叫做《赠张旭》,淋漓尽致地描绘出了张旭卓然不俗的风采:

张公性嗜酒,豁达无所营。

皓首穷草隶,时称太湖精。

露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

兴来洒素壁,挥笔如流星。

下舍风萧条,寒草满户庭。

问家何所有,生事如浮萍。

左手持蟹螯,右手执丹经。

瞪目视霄汉,不知醉与醒。

诸宾且方坐,旭日临东城。

荷叶裹江鱼,白瓯贮香粳。

微禄心不屑,放神于八hóng 。

时人不识者,即是安期生。

唐代书法家张旭,字伯高,与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之一。唐文宗曾下诏,以李白诗歌、裴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又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传世书迹有《肚痛帖》、《古诗四帖》等。

唐代书法家 张旭,生于唐上元三年(675),卒于玄宗天宝九年(750),字伯高,一字季明,吴郡(江苏苏州)人。初仕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长史,人称“张长史”。其母陆氏为初唐书家陆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孙女。陆氏世代以书传业,有称于史。张旭为人洒脱不羁,豁达大度,卓尔不群,才华横溢,学识渊博。与李白、贺知章相友善,杜甫将他三人列入“饮中八仙”。是一位极有个性的草书大家,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甚至以头发蘸墨书写,故又有“张颠”的雅称。后怀素继承和发展了其笔法,也以草书得名,并称“颠张醉素”。 张旭性格豪放,嗜好饮酒,常在大醉后手舞足蹈,然后回到桌前,提笔落墨,一挥而就。有人说他粗鲁,给他取了个张癫的雅号。其实他很细心,他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所触到的事物,都能启发写字。偶有所获,即熔冶于自己的书法中。当时人们只要得到他的片纸支字,都视若珍品,世袭真藏。那时候,张旭有个邻居,家境贫困,听说张旭性情慷慨,就写信给张旭,希望得到他的资助。张旭非常同情邻人,便在信中说道:您只要说这信是张旭写的,要价可上百金。邻人将信照着他的话上街售卖,果然不到半日就被争购一空。邻人高兴地回到家,并向张旭致万分的感谢。

张旭的书法,始化于张芝、二王一路,以草书成就最高。史称“草圣”。他自己以继承“二王”传统为自豪,字字有法,另一方面又效法张芝草书之艺,创造出潇洒磊落,变幻莫测的狂草来,其状惊世骇俗。相传他见公主与担夫争道,又闻鼓吹而得笔法之意;在河南邺县时爱看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并因此而得草书之神。颜真卿曾两度辞官向他请教笔法。张旭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他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唐韩愈《送高闲上人序》中赞之:“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这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对艺术的执着的真实写照。难怪后人论及唐人书法,对欧、虞、褚、颜、柳、素等均有褒贬,唯对张旭无不赞叹不已,这是艺术史上绝无仅有的。

张颠见公孙大娘舞剑器而笔势益俊者也

" 盖身即山川而取之, 则山水之意度见矣。真山水之川谷, 远望之以取其势, 近看之以取其质。真山水之云气, 四时不同:春融怡, 夏蓊郁, 秋疏薄, 冬黯淡。尽见其大象, 而不为斩刻之形, 则云气之态度活矣。真山水之烟岚, 四时不同:春山澹冶而如笑, 夏山苍翠而如滴, 秋山明净而如妆, 冬山惨淡而如睡。画见其大意, 而不为刻画之迹, 则烟岚之景象正矣。真山水之风雨, 远望可得, 而近者玩习不能究错纵起止之势。真山水之阴晴, 远望可尽, 而近者拘狭不能得明晦隐见之迹。山之人物以标道路, 山之楼观以示胜概, 山之林木映蔽以分远近, 山之溪谷断续以分浅深; 水之津渡桥梁以足人事, 水之渔艇钓竿以足人意。大山堂堂为众山之主, 所以分布以次冈阜林壑, 为远近大小之宗主也。其象若大君赫然当阳, 而百辟奔走朝会, 无偃蹇背却之势也。长松亭亭为众木之表, 所以分布以次藤萝草木, 为振挈依附之师也。其势若君子轩然得时, 而众小人为之役使, 无凭陵愁挫之态也……。山近看如此, 远数里看又如此, 远十数里看又如此, 每看每异, 所谓山形步步移也。山正面如此, 侧面又如此, 背面又如此, 每看每异, 所谓山形面面看也。

如此是一山而兼数十百山之形状, 可得不悉乎? 山春夏看如此, 秋冬看又如此, 所谓四时之景不同也。山朝看如此, 暮看又如此, 阴晴看又如此, 所谓朝暮之态不同也。如此是一山而兼数十百山之意态, 可得不究乎? 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 夏山嘉木繁阴人坦坦, 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 冬山昏霾翳寒人寂寂。看此画令人生此意, 如真在此山中, 此画之景外意也。见青烟白道而思行, 见平川落照而思望, 见幽人山客而思居, 见岩扃泉石而思游。

看此画令人起此心, 如将真即真处, 此画之意外妙也。东南之山多奇秀, 西北之山多浑厚。嵩山多好溪, 华山多好峰, 衡山多好别岫, 常山多好列岫, 泰山特好主峰; 天台、武夷、庐、霍、雁荡、岷、峨、巫峡、天坛、王屋、林虑、武当皆天下名山巨镇, 天地宝藏所出, 仙圣窟宅所隐, 奇崛神秀, 莫可穷其要妙。欲夺其造化, 则莫神于好, 莫精于勤, 莫大于饱游饫看, 历历罗列于胸中, 而目不见绢素, 手不知笔墨, 磊磊落落, 杳杳漠漠, 莫非吾画。此怀素夜闻嘉陵江水声而草圣益佳, 张颠见公孙大娘舞剑器而笔势益俊者也。盖画山:高者、下者、大者、小者, 盎向背, 颠顶朝揖, 其体浑然相应, 则山之美意足矣。


相关文章推荐:
张旭 | 书家 | 伯高 | 季明 | 苏州 | 书法家 | 张旭 | | 书家 | 张旭 | 李白 | 草书歌行 | 张怀 | 张旭 | 草书 | 贺知章 | 草书 | 张旭 | 张旭 | 贺知章 | 张若虚 | 李颀 | 赠张旭 | 书法家 | 张旭 | 伯高 | 李白 | 贺知章 | 饮中八仙 | 唐文宗 | 李白 | | 张旭 | 草书 | 贺知章 | 张若虚 | 包融 | 书法家 | 张旭 | 天宝 | 伯高 | 季明 | 苏州 | 常熟 | 书家 | 陆柬之 | 虞世南 | 张旭 | 李白 | 贺知章 | 杜甫 | 饮中八仙 | 草书 | 怀素 | 草书 | 颠张醉素 | 张旭 | 事物 | 书法 | 张旭 | 张旭 | 张旭 | 张旭 | 书法 | 张芝 | 二王 | 草书 | 草圣 | 二王 | 张芝 | 草书 | 狂草 | 担夫争道 | 河南 | 公孙大娘 | 草书 | 颜真卿 | 张旭 | 艺术家 | 韩愈 | 草书 | 事物 | 真实写照 | 书法 | 张旭 | 公孙大娘 | 巫峡 | 怀素 | 草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