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宏根

张宏根,男,足球运动员,司职前锋,是新中国早期足坛最有名的足球名宿,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头号球星,也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七岁开始踢球,1953年入选上海青年队参加全国足球比赛,同年被选入国家足球集训队。曾任中国各国家级足球队教练、主教练,中国足球教练委员会主任、国家训练局咨询委员会委员、大连足球队主教练、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宏根同志因病于2003年11月25日22时20分在北京普仁医院逝世,享年68岁。

1954年随中国青年足球队赴匈牙利学习、训练。

1955年入选国家队。1957年作为中国队成员参加世界足球锦标赛预选赛,同年获运动健将称号。

1958年被评为全国十名最佳足球运动员第一名,1962年被评为全国最佳射手。

技术全面、娴熟,脚法细腻,头脑清楚,反应敏捷,射门意识强,善于组织进攻为同伴创造破门机会,其个人突破、假动作过人出神入化,是全队进攻的核心,是五、六十年代风靡中国足坛的球星。

1965年因伤挂靴后在国家体委训练局任教练。1970年至1973年执教北京体院青年集训队,1976年起任国家足球队教练。1977年任中国青年队主教练,并获得首届北京国际友好邀请赛冠军,1978年任中国国家队教练,并获得第二届北京国际友好邀请赛冠军及第八届亚洲运动会季军。1981年获国家级教练称号。

1982年获国际足联讲师证书。1983年获高级教练员称号。1985年任中国二队主教练,率队夺得长城杯足球邀请赛亚军。同年担任中国大学生足球队主教练,在第十二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获得足球赛铜牌,开创了我国在世界级足球赛中夺取奖牌之先河。

后任国家体委训练局咨询委员、国家体委体育服务公司下属北京百乐酒家公关部经理。

1991年被选为中国足球协会教练委员会主任,同年作为中国奥林匹克足球队技术顾问参加第二十五届奥运会足球预选赛。

1994年任大连万达队的主教练,率队夺取全国甲级队A组联赛冠军,并获得1994年甲A联赛“最佳教练金牌奖”。1995年被大连万达队聘为该队顾问。

张宏根因病于2003年11月25日22时20分在北京普仁医院逝世,享年68岁。次日,在甲A联赛的七个赛场上,裁判员、队员和现场球迷在升国旗、奏国歌之后,都为这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第一位“最佳教练员”以及取得第一个甲A冠军的优秀教练员深深的默哀。

1957年作为中国队成员参加世界足球锦标赛预选赛,并打入中国足球队世界杯预选赛第一粒进球。

1958年在首次举办的全国最佳运动员评选中被评为全国十名最佳足球运动员第一名。

1958年登上越南发行的邮票,成为第一名登上外国邮票的中国运动员。

1994年任大连万达队的主教练,率队夺取首届全国甲级队A组联赛冠军,并获得中国职业联赛第一个“最佳教练员”称号。

中国国家足球队队员

中国各国家级足球队教练、主教练

中国足球教练委员会主任

国家训练局咨询委员会委员

大连足球队主教练

中国足协副主席

我的父亲张宏根

父亲是一颗明星,一颗耀眼的明星。和父亲在一起,我时常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从很小起,我就为能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而自豪,父亲也为我们的成长而骄傲。

父亲是一个朴素的人,朴素得让人想象不到他是那么的耀眼。父亲是一个忘我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还在关心着我们,关心着他周围的人,和他钟爱一生的足球事业。

当父亲用手拉开氧气面罩时,当父亲昏迷中露出微笑时,当漫天的雪突然飘落时,我本应知道父亲已经收拾好行装。雪花洋洋洒洒,纯净洁白,正是迎接父亲的洗礼,正是对父亲一生完美的评价。

今夜无月,今夜无星,因为一颗璀璨的明星逝去了。明晚,该是满天星斗,那颗最耀眼的,该是父亲在对我们微笑。

2003.11.25 张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十年代的王牌杀手

张宏根1935年出生在上海,1952年,他所在的上海建设中学足球队获得了市中学生足球比赛的冠军,张宏根被选入上海青年足球队。1953年,参加全国足球比赛,张宏根又进入了国家集训队。1954年,他随中国青年队去匈牙利学习,师从匈牙利教练员安倍尔约瑟夫,球技大进,成为中国足球队的王牌前锋。张宏根最拿手的是过人,他的过人技术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无孔不入,速度又快,常常令对手望尘莫及。他左右脚都能传出脚法多样,落点极佳的球,更令人称道的是,张宏根左右脚都能射门,刁钻凶狠,可谓一绝。1955年他入选国家队。1957年作为中国队成员参加世界足球锦标赛预选赛,并打入中国足球队世界杯预选赛第一粒进球。同年获“运动健将”称号。

中国足球的印记

用“英俊潇洒”形容张宏根踢球时的英姿,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不仅是五十年代中国唯一可称接近国际水准的球员,还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作为边锋,张宏根不仅是中国两翼齐飞、中路包超战术的创始人,还第一次为新中国足球带来了国际影响。越南就把张宏根带球的画面印在了本国的邮票上。

然而,长期严重的腿伤限制了张宏根水平的发挥,他往往只能拖着一条半伤腿打半场球,因此人们将他称之为“只有半条腿的中国普斯卡斯(普斯卡斯是匈牙利足球巅峰时期的杰出前锋)”。1957年,中国足球队第一次参加世界杯预选赛,6月2日中国队主场迎战印尼队,地点就是原北京国安的主场先农坛体育场。这场比赛也是新中国主办的第一场国际正式比赛,许多人连夜排队买票,可以说这场球掀起了中国足球史上的第一次火爆球市。周恩来、陈毅、贺龙等国家领导人到场观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次向全国转播比赛实况。张宏根带伤上阵在开场1分56秒时打进了中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历史上的第一个入球。并助攻两球使中国队最终获胜。此战成了张宏根名垂青史的巅峰之作,也奠定了他在中国足坛的地位。

尽管张宏根26岁就成为中国足球队的教练兼队员,但不到30岁就因伤不幸退役。但他短暂的足球生涯带给中国足球的是划时代的印记。

新中国足球60年:揭好人张宏根的职业生涯

建国60年,中国已经有了数百位甚至近千位国脚,但是取得像张宏根这样独特地位的却寥寥无几。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他是中国足坛无可争议的头号球星;几十年的时间,他在足坛创造了几个第一:1957年,他打进了中国参加世界杯外围赛的第一球;1958年,他在中国首次“十佳足球运动员”评选中名列第一;同年,他成为第一个登上外国邮票的中国球员;1985年,他率队获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第三名,这是中国男子足球参加世界级大赛的最好成绩;1994年,张宏根带领大连队荣获了职业联赛的第一个冠军。

张宏根1935年生于上海。在两个哥哥的影响下,他自幼就迷上了足球,天赋和灵性在那时已经显露。年纪小小的张宏根无论速度、意识、身高、技术都是出类拔萃的。因为他的超群实力,张宏根所在的中学夺得了上海市中学生足球比赛的冠军。17岁时,张宏根被选进上海青年足球队,经过正规训练,他的身体素质、技术意识都进步很快。1953年,刚满18岁的他代表华南队参加全国比赛,因其卓越的足球才华而被调入中央体训班,也就是当时的国家队。时任主教练李凤楼慨叹:“这是我们多少年来没有遇到过的好苗子。”

1954年。张宏根与同代20多位年轻足球运动员一起留学匈牙利,接受著名教练安倍尔·尤瑟夫的指导,张宏根的进步深得这位教练的称赞。当时,匈牙利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之一,最出名的球员是前锋普斯卡什和中锋南蒂。尤瑟夫对领队柯伦说:“张宏根就是南蒂,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足球的希望。”从此,张宏根成为中国国家队的绝对主力。他脚下细腻,意识出众,传球精妙。1955年中国队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张宏根下半时在离球门30米的地方打入波兰的第一球技惊四座。中国青年代表团团长贺龙先生高兴地说:“足球队应该多出几个张宏根这样的球员。”

1957年。张宏根代表中国队参加了世界杯外围赛,年轻的中国队在雅加达酷热的天气下对印尼队射门20多次无果,大家感到印尼队老虎不出洞的打法实在难缠。第二场比赛,打窖场的印尼队上来就龟缩在禁区附近。机警的张宏根果断地拉出来,在距离球门25米远的地方突然起脚,球的运行弧线令人叫绝,连那张在球门后拍摄的进球照片都成了珍贵的历史瞬间。

进球离开赛仅仅1分多钟,这迫使印尼队扩大防区,中国队在那场比赛中一共打进了4个球。由于当时规则不允许换人,张宏根是在右脚小趾骨骨折的情况下坚持完比赛的。比赛后,他被队友搀进了休息室,足见他的意志品质和敬业精神。第三场到仰光决赛,张宏根因伤未能前往,比赛以0比0结束,中国队以净胜球少一个而遭淘汰。所有的人都惋惜地说:“如果宏根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说到l950年代中国足球的标志性人物,足球界历来首推张宏根。可惜的是,后来的伤病使他不到30岁就挂靴了。一方面是因为做为锋线杀手他受到的侵害最多,另一方面,当时的观念和行为方式也缩短了他的运动寿命。由于所有的比赛他都是核心,加上当时提倡战争年代的“轻伤不下火线”,张宏根总是带伤上场比赛。直到后来他满身是伤,再也无法康复,只能被迫离开绿茵场。在受伤期间,他的腿一直是体委领导的心病,贺龙元帅多次过问。1975年邓小平首次复出时听体委汇报工作,一些老运动员一起前往。邓小平见到张宏根时亲切地问:“张宏根,你的脚好了吗?”张宏根回家后对妻子孙孝贞说:“小平同志那么高的地位,这些年遭受打击—直被流放在外,内心却仍然装着国家大事。恢复工作后,他居然还能记得我的伤腿,太令人感动了!”

张宏根1957年随红队落户北京。1960年代初,当年留学匈牙利的球员几乎都退役了。但凭着雄厚的实力,张宏根一直踢到l965年。如果不是伤病,他很可能和晚一辈的戚务生、高丰文做队友。退役后的张宏根关系在国家体委,于是他开始了国家队教练的生涯。张宏根为人谦和,很少对球员厉声训斥,他更多地依靠人格魅力和精湛的技术征服球员。一位和他相处几十年的队友说:“当教练应该有些脾气,否则队员不怕。一般教练三天两头发脾气,可张宏根对人太宽容了。我只见到他发过一次火,那是一位条件很好的河北球员总是犯懒,张宏根当着球员们的面,一脚把球踢得老高,让他去检。张宏根这种温和型教练很少,是个特例。因为技术太好了,直到四五十岁,他做起示范来还是那么漂亮,队员都愿意向他学习。”他的队员、前国家队队员王峰回忆说:“我在青年队时是张指导的队员,有一阵上不了场,我来到他的宿舍质问他.‘你为什么不让我上场?’年轻人有时冒失。我—下把他扑倒在床上。他有些惊愕,看着他宽容的目光,我眼泪刷地—下流了出来。我向他道了歉,他事后一点也没有计较,我反而更加敬重他了。”杨朝辉回忆道:“张宏根是我遇到的最温和的教练,但他绝对是对球员负责任的教练。我年轻时有点顽皮,张指导有一天找我谈话。他没有呵斥我,而是举了一些球员不严格要求自己从而断送了前程的例子,对我的触动很大。”

张宏根是个顽固的技术派,他认为过多注重球员身体素质的思路将阻碍中国足球的发展。中国队员之所以近年比不上韩国和日本。正是技术含量太低所致。张宏根认为,中国很多球队一味地追求陕,常常欲速不达,显得鲁莽而不精巧。球场上必须张弛有度,快慢结合。而慢也需要功夫,需要有很强的控球能力,中国有这样能力的球员越来越少。

作为1950年代的头号球星和老资格教练。张宏根只当过几次临时性的国家队教练。一次是1979年,还有一次是苏永舜去加拿大,他临时带队参)311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其原因除了欠缺运气外,还与他过于诚实认真的性格有关。1983年,他和曾雪麟是国家队主教练的最后竞争者,当时领导要求必须立下冲进世界杯的军令状。曾雪麟信誓旦旦地保证实现,而张宏根说:“我会全力争取,但足球场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我不敢打包票。”就这样,他与国家队教练的位置失之交臂。而即使当助手,张宏根也特别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作为运动员,他是那个时代最棒的,但是无论当原来国家白队队员苏永舜的助手,还是当“学生辈”陈亦明的助手。他都恪尽职守,毫无怨言地做好协助工作。这需要一种宽广的胸怀。

张宏根在带领中国二队、中国青年队和大连队时取得了相当的成就。1977年他带中国青年队参加第二届北京国际邀请赛,前来参赛的强队不少,中国青年队的实力即使在中国的球队中也仅能排在第三。但张宏根的球队奇迹般地夺取了冠军。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的冠军争夺赛上,第二次复出的邓小平同志第一次公开亮相。那支中青队中,大部分球员之后成为国家队主力。1978年,张宏根带队到南美,以l比0战胜了委内瑞拉国家队,平了哥伦比亚国家队,当时南美舆论给了中国队很高的评价。在“5.19”以后不久,张宏根带领中国二队到日本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中国队水平一般,但出人意料地闯进半决赛,尤以1/4决赛战胜美国队一战最为人津津乐道。1994年,大连万达俱乐部邀请张宏根带队参加首届职业联赛,张宏根感到大连球员身体、力量和速度都很好,欠缺的只是技巧配合与整体意识。他对球队进行了改造,在减少球队失误与控制节奏上下了很大功夫。让这位技术型教练改造大连队的决定可谓是对症下药。那一年的大连队开始初显霸气。

追忆张宏根:胡同里练技术 玩足球应该像玩杂技

张宏根从1999年发病到去世,历经了四年与病魔抗争的日子。令孙孝贞感到欣慰的是,张宏根在病榻上的四年里每天吃的都是家里做的饭。回忆起那段灰暗的日子,孙孝贞说居然有许多“特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我一天没有离开过他,这四年我也没有生过一次病”。

孙孝贞至今都认为那四年过于“漫长”,每天都不容易,因为她和张宏根“每时每刻都在战斗,和人生赛跑,真是天天拼”!孙孝贞说,家里人都付出了最真诚的爱,宏根应该没有太多的遗憾。

张宏根病危的时候,知道自己去日无多,他对前来看望自己的年维泗、张俊秀等老战友说,“我最不放心的是孙孝贞。”那时候,张宏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孙孝贞说张宏根是一个“心细,我们俩他照顾我比较多”的人,但三年多过去了,孙孝贞说她每天都活得快乐健康。

“我该怎样生活?”孙孝贞说,这是老伴去世后她经常想到的一个问题。然而仅仅两个月,孙孝贞就回到了网球场,一周打三次网球,她还利用专长组织老同志练健身操,一天到晚总不闲着。

孙孝贞说,她的乐观应该得益于多年的体育工作,“我和宏根都是干体育的,拼搏向上的体育已经成为我们一辈子的精神,早就种下了种子,人生到了低谷挫折的时候,它就自然发芽了。”

张宏根和孙孝贞的感情非常深厚。孙孝贞也是中国第一批留洋体操运动员,1953年她代表中国队去了前苏联留学,1954年张宏根去的是匈牙利,回国后,体操队与足球队都住在先农坛。时间久了,两人慢慢相识,互有好感,但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张宏根找到孙孝贞,递给她一张球票,“明天我比赛,你来看吧。”说完转身就走。第二天开场仅一分多钟,张宏根便打进一球,这也是新中国在国际足球比赛中的第一个进球。看台上的孙孝贞目睹了这历史性的一刻,赛后,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一牵手就是半个世纪,孙孝贞说,与张宏根的这段夫妻情缘,记忆最深也最甜蜜的就是“那张球票”。

对于孙孝贞的采访,话题很少涉及到足球,她说自己是外行,只是在采访的最后,她说张宏根曾说过这么两句话让她印象挺深,“玩足球应该像玩杂技,国内看不到了,国外还有;第二句是他说自己的技术大多是在上海的胡同里练出来的。


相关文章推荐:
匈牙利 | 世界足球锦标赛 | 世界足球锦标赛 | 中国国家足球队 | 匈牙利 | 约瑟夫 | 匈牙利 | 匈牙利 | 雅加达 | 匈牙利 | 戚务生 | 高丰文 | 曾雪麟 | 年维泗 | 张俊秀 | 匈牙利 | 先农坛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