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华立(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

张华立,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卫视总监、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1] 亦是《超级女声》幕后重要推手,是日益崛起的娱乐新势力天娱公司的创始人。

1964年12月生于湖南常德桃源,1982年毕业于桃源九中,以高考作文满分的成绩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1986年跨入湖南电视圈。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卫视总监、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先后担任湖南电视台新闻部晚间组制片人、新闻中心副主任、《新闻观察》总制片人、1998年4月竞聘为湖南文体频道(3年后更名为湖南娱乐频道)总监,2004年推出“超级女声”,成立天娱传媒专门运作此项活动,2008年8月1日出任湖南卫视第一副台长。 [2]

2006.4.29南方人物周刊文章

“我做选秀的10年间,坦白说我有做过一次‘幕后操控’。节目肯定有游戏规则,但是我一再地和我们导演组的人说游戏规则产生的结果,千万不能干预。我不敢说我们是最公正的,但是这个是我们的最高原则。我自己也像观众、粉丝,紧张得要死。”

张华立,现任湖南电视台总编辑、第一副台长。这是最简单明了的个人简介。其实,这个人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方说他是中国娱乐史上极其重要的“超级女声”幕后的重要推手;比方说他是全新娱乐公司天娱传媒的创始人;而且,他还是湖南广电领导中用实名开博的第一人,文采飞扬,堪比诗人。在今年快女比赛结束当晚的庆功酒会上,张华立代表湖南卫视感谢所有支持快女的人。“最重要的收获,是快乐女声新一代给我们带来的感动和惊喜,她们歌唱的梦想、奋斗、坚韧、爱心,当然也包括偶尔的挣扎和彷徨……都在骄傲地告诉我们的时代,她们充满力量,她们是明天的太阳!”

张华立是个痛快人。思路清晰,口才极好,常常语出惊人,说到劲儿上,还会操上几句国骂。他的身份是湖南娱乐频道总监,天娱传媒的构建者,也是早期“超级女声”幕后主要操刀人。

2005年那场席卷全国的娱乐狂欢,2005年一匹娱乐行业的年度“黑马”,为何诞生在这个只有130多人的地面小频道?

国内第一个连续8小时直播的金鹰狂欢夜;国内第一家正式举办以选美为诉求的活动“星姐选举”,两年前赛事做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国内第一家拥有明星艺员的频道,随后诞生了艺员公司;国内较早的化妆娱乐脱口秀节目,第一个创造了周年庆典“台庆月”的概念……另一个在全国出了“名”的,就是推出了全国最热辣、最开放的气象节目“星气象”。

诸多“啃螃蟹”的举动,似乎证明了掌舵者张华立的一句话:这不是一个偶然。

娱乐频道离经叛道

自1996年湖南经济电视台开办后,一两年间,经视的节目迅速占领了湖南的收视市场,给刚刚上星的湖南卫视造成极大的压力,逼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它的附属频道文体频道一年的广告收入不到100万。经视的兴盛,犹如一颗石头,搅动了一潭死水,也拨动着人们骚动的心。

此时的张华立是湖南卫视新闻部副主任,主管评论。做了十多年新闻,唱了十多年的“四季歌”,总想另外做点什么。

不喜欢、也从不看娱乐节目,然而张华立认识到,在中国的媒体生存空间内,只有这个最没文化、最没深度的“娱乐”,产业化的可能性最大。1998年娱乐频道开始筹建,成功竞得频道总监后,“年少轻狂、牢骚满腹,自认为最高明”的张华立开始了他的“娱乐”生涯。

当时湖南的地盘里,已有经视、生活频道和湖南有线电视三分天下,而且家家做娱乐,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对这个刚刚成立、打着“体育先导、娱乐先锋”旗号的专业小频道来说,日子很不好过。

那是“带着一帮年轻人乱弹琴”的创业时期,上面资金不到位,就想办法筹集到200万起步。

在各个频道争抢资源的时候,2002年张华立出人意料主动向集团提出剥离体育业务。“要做得大,就一定要做得专,体育比娱乐产业化的前景更好,但是湖南没这个资源,所以不如放弃。”

在张华立“内容永远要是新的,永远要出人意料,永远不能重复自己”的要求下,这支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小队伍焕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一开始就不缺离经叛道、开内地娱乐风气之先的动作:主持人不用北广毕业生,却可以接受任何专业出身;娱乐女主播穿着时尚吊带衫上镜;主持人全部是频道签约艺员;做电视不到两年的年轻人就能做上主管、制作经理的位子……黄色的箭头台标所做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长沙街头的议论话题,娱乐频道收视率也迅速攀升,在低收视时段举办的中国第一个跨年演唱会达到了50%的收视份额,很快就迈进湖南本地第一梯队。

“可以说,从娱乐诞生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希望对他们(经台、生活频道)形成压力。我们所有的动作都要求是新的,每一年都不允许重复自己。”

着力追求节目的新鲜热辣,尺度和触线问题势难避免。其中,就有2003年引起了全国一片哗然的“星气象”:在暧昧的背景下,2001年度星姐亚军、娱乐频道签约女主播吴蓉身着性感衣裙,以颇具诱惑的姿态与语调播报气象及生活资讯。

有关这档另类节目的细节被报道后,立刻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引发了一场关于该节目究竟是情色还是色彩斑斓的讨论。张华立随集团领导三上京城做检讨,“第一次可把我吓了半死。”批评意见甚至上了中共中央政研室内参的头条。迫于各方面压力,这档过于大胆开放的“星气象”,存活17天后,寿终正寝。

直到今天,张华立依然认为这是一档非常好的节目创意,“至今,我对他们这种大胆和创新精神都是鼓励的。但是,我们也得到了一个教训,任何创新的前提都要以生存作为原则,底线是健康和无害。”

“说什么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是谬论!这在哲学上,完全是概念错误的。这就和说GDP是万恶之源,一样的可笑。”

跳出湖南这个市场

守着碗口大的广告盘子,湖南本省各台的竞争已经白热化到互相“死掐”的地步。

卫视是天上的老大,经视是地面的老大。在人人做娱乐、家家争抢娱乐资源的情况下,一个专业的娱乐频道,有什么资本和对方竞争?“所以,我必须跳出湖南这个市场,去做人家没做过的事情,才有可能出奇制胜。”

2003年,娱乐频道策划的一档“超级男声”在湖南本地引发了一阵热潮。内部讨论会上,几位领头人开始有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感觉这样一个品牌一定能推到全国市场去。“我就说,这样的内容肯定有全国市场,甚至有华语市场,我没想到后来还有了世界范围的影响。”

走出湘水,已是未来发展的惟一出路。在张华立看来,还要解决一个驱动力的问题,解决利益分配的问题。

进行体制改革方面尝试的想法,得到了魏文彬的指导和支持。2003年底,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成立,几乎同时成立的还有另外一家艺术品公司。两家公司的老总,均由张华立亲自点将。为了推得更狠一点,张华立让两家公司各自采取了相应的管理层持股的方案。雄心勃勃的娱乐频道,迈向了面向全国市场的征战。

接下来,就是天娱传媒走向初步成功的故事。事实上,天娱传媒在2004年的运作过程也是磕磕碰碰,由于投资的周期问题,公司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有2万元钱,为了发工资,王鹏找到了张华立,要向频道借钱。张华立没给他一分钱,只是出面为天娱作了借资担保既然是下海,就别想着事事留后路。

要做面向全国市场的节目,首先要解决的是全国播出平台的问题。张华立从来没有把目光局限在集团内,利益最大化才是符合市场的行为。最初,天娱想和沿海地区的一家省级卫视合作。等待良久,谈判没有任何进展。

心急火燎之下,张华立带着王鹏,拿着“超级女声”的品牌,直接来到卫视台长欧阳常林的办公室,和这位同时也是广电集团总经理的上司摊开来谈合作。接着就是讨价还价。“当时,我开价400万,最后谈到100万。”今天想来,张华立依然觉得有些心痛,因为卫视后来在广告上赚了个盆满钵满。

银子尽管不多,在集团明确“集中全局资源办卫视”的环境下,高层倡导在集团内部进行市场化交易的这一举动,让张华立心生希望。“要知道,常林还是集团的总经理,我的上级,如果他以集团名义要我无偿划拨给卫视,我也只有服从。”

人物周刊:对于2005年天娱传媒的表现,您会怎么评价?能打几分?

张华立:只能说及格。还远远不够。我当时就说,如果中国有n家在“超女”中盈利的单位,我要说,湖南广电是获利很少的一家,去年我们才赚了一个多亿。

人物周刊:那您认为,最大的获利者是谁?

张华立:最大的肯定是网络。我不是说,由我们独家垄断所有的相关行业,生意肯定还是由大家一起来做。事实上,“超女”从技术层面来考量,就是融合传播的成功。但是,我们作为品牌的拥有者,是赚得很少的一家,这肯定是有问题的。有专家研究报告认为,“超级女声”直接产生的效益近20个亿。

最大受益者,还有那些在资本市场上玩的上市公司。他们需要故事、需要概念、需要人气,一旦碰到“超女”这样的机会,哪里肯放过?一家和我们谈定合作的公司,把消息往外一公布,股价就上涨了120%。这才叫生意!我们赚这么一点就笑死了。资本市场看好的是你明天的盈利能力,不是今天。

人物周刊:今年的超女,娱乐频道和天娱打算怎么去更有力地操作?

张华立:2006年的“超女”,是集团领导亲自抓,我们尽力完成份内的事。

有人说,“超女”去年到达一个高峰,担心今年怎么样。我说,很简单,刘翔的运动生涯高峰在奥运会12’91那一刹那,那时的身价假设是100万,第二年他也许跑不了那么快,但他的身价可能是数千万。“超女”也一样,2006年“超女”的经济利益也会远远大于去年。虽然,从内容的高度看,今后写入教材的,当然是2005年“超级女声”。

谁是未来的整合者

娱乐频道创立7年,他总感觉“现实与自己的梦想相比,进展实在太慢了”,满脑子狂想、满肚子商业计划不能实现。如果照他的想法呢?他守口如瓶,讳莫如深。

张华立透露,娱乐频道的一档名为“为她而战”的大型情感类真人秀开始在全国实验第一季。现在,已经谈定6家其他省的地面频道和一家全国播出频道,眼睛睁大些,这次是山东卫视,不是湖南卫视。

“为她而战”的第一季是有关婚姻拯救行动。报名后挑中的人选身上,要有非常明显并且可以电视化的缺陷,比如肥胖或是没有男人的阳刚味。有真人秀中戏剧化的情节设置,又会保留整个活动的进程感,每周产生淘汰选手。

2006年4月,正值“超级女声”批文悬而未决的时候,王鹏带着几名“超女”艺员前往沈阳,为沈阳青少频道的“超级伙伴”做宣传。这个不起眼的、被媒体误为“超级女声”备选方案的事件,却是娱乐频道一次更有标志意义的扩张。

据张华立透露,娱乐频道已经用不菲的价格买断辽宁青少频道两年的广告经营,并提供从节目内容到广告等一系列的输出和经营。合作的范畴远远超越了节目产品交易和单个项目合作。

人物周刊:几档节目你们都和外省地面频道合作。照这样的趋势,未来可不可能形成一个地面频道的跨省联播网?

张华立:现在大家都把目标盯着卫星电视,其实,地面频道具有不可估量的市场价值,因为它有很强的亲近性,其目标人群的到达率是卫视不可比拟的。我曾经和15家地面频道负责人讨论过这个事情。我认为,未来两到三年,可能会出现这样的联盟。但是现实的障碍非常大。2001年我们就在和一家市级娱乐频道谈合作,直到2006年才和辽宁青少频道把事情谈成。

人物周刊:天娱公司的意义,主要还是为了解决娱乐频道“走出去”的问题?

张华立:还有一个最大的考虑,我拥护魏局长的判断,中国广电未来3到5年,会有一个跨地域、跨行业、跨媒体的整合。到时候,我们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多同质、同构的垃圾频道。

整合浪潮到来的时候,谁会成为整合的主导者?肯定是现在未雨绸缪的人,对不对?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尝试。现在,天娱传媒的核心团队主要来自我们娱乐频道。一年以后他们回来和我聊,我觉得他们都长了很多见识。最重要的是,在娱乐经济链条的建立上,极富想象力。

2005年,当业界专家还在忙着竞相解剖“超级女声”的运营模式时,张华立又提出了“新娱乐经济”的概念。如今,他已是“新娱乐经济”的一个积极鼓吹者,在各种场合不断散播、交流他对产业运营的观点:“单靠一家肯定做不成。我希望业内形成这样的风气,需要大家一起把这个行业做起来。”

这位复旦大学86届中文系的毕业生,当年的校园散文诗刊的创办者,大四时写的论文就上了社科院的学术期刊,骨子里还是把著书立说当作正道。做着“没文化”的事,提及往日同窗在学术界早已成了腕儿,心中无比怅然:“都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MD,我这一辈子算是入错行了。” [1]

张华立语辞激荡,客观而不客套,中立而不中庸,自信而不自大。不知不觉中,他过去两年协助台长欧阳常林带领湖南卫视树百年品牌的勤劳身影。不理喧嚣、摒弃浮躁与争议,只给自己一个默默实干的定位。这就是他,一个湖南广电厅级干部的典型代表。所以,你真不敢不说,有这样一群人,明年,湖南卫视或许又要创造历史。

张华立


相关文章推荐:
湖南广播电视台 | 湖南卫视 | 湖南广播影视集团 | 超级女声 | 湖南广播电视台 | 复旦大学 | 超级女声 | 湖南 | 常德 | 桃源 | 桃源九中 | 复旦大学 | 湖南电视 | 湖南广播电视台 | 总编辑 | 湖南卫视 | 湖南广播影视集团 | 湖南电视台 | 制片人 | 新闻观察 | 湖南娱乐频道 | 超级女声 | 天娱传媒 | 湖南卫视 | 南方人物周刊 | 不敢说 | 超级女声 | 快乐女声 | 我们的时代 | 湖南娱乐频道 | 超级女声 | 星姐选举 | 脱口秀节目 | 掌舵者 | 湖南经济电视台 | 四季歌 | 年少轻狂 | 三分天下 | 娱乐先锋 | 收视份额 | 吴蓉 | 情色 | 超级男声 | 魏文彬 | 王鹏 | 一分钱 | 王鹏 | 超级女声 | 欧阳常林 | 人物周刊 | 天娱传媒 | 超级女声 | 人物周刊 | 刘翔 | 超级女声 | 地面频道 | 没有男人 | 超级女声 | 王鹏 | 人物周刊 | 地面频道 | 娱乐经济 | 超级女声 | 复旦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