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百奎

巨鹿人民提起张百奎,无不恨得咬牙切齿。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他卖身投靠日本侵略军,充当汉奸,杀人成性,血债累累,是当时冀南一带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三大杀人魔王之一(巨鹿的张百奎、南宫的张小炎、威县的和孟九)。

张百奎幼名小歪,1917年生于巨鹿县东张庄村一个农民家庭。其为长子,从小就爱打架、骂人,是个横行乡里的小魔王。1935年,他在本县国民党政府当了一名巡警。1936年,在国民党五十三军当兵。1937年11月,他跑回本县参加了县保安队。1938年,八路军将县保安队改编为冀南区游击队,张百奎曾任排长职务。但其反革命本质未变,不久便率其旧部开了小差。

1951年,张百奎伏法

1938年11月,侵华日军占领巨鹿县城后,张率其残兵余部投靠了日军。由于他死心踏地的为侵华日军效劳,很快就被提升为警备队分队长,保安队第二大队长等职。1943年10月,县保安大队长王文珍被中共领导的武工队处死后,他又被提升为大队长、副联队长。1945年7月,张随日军被迫弃城逃往邢台,编为顺德道公署保安第四联队任队长。日本投降后,张由邢台逃到临湍关、石家庄、天津等地。1946年7月,他经张庆炎(天津团管区司令,内邱人)介绍任天津县自卫总队副职,1948年改为保安团任营长;是年11月被编入傅作义陆军部队二O九师八O七团三营任营长,曾到北京至张家口间作战。是年12月,该部回调北京行至南口附近时,被解放军全部歼俘。张被俘经教育后,释放回北京一O四师原部队任营长。1949年2月,北平和平解放,他畏罪潜逃到绥远、上海等地,以经商作外衣进行特务活动。

张百奎自1938年一1945年当汉奸期间,特别是任巨鹿县保安联队长后,烧杀掠抢,无恶不作,被人称为杀人魔王。“据不完全统计,张百奎共亲手及亲自下令杀害共产党于部28人、党员7人、抗日战士27人、群众74人。”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有刀砍、刺刀挑、刀铡、活埋、点天灯、剥人皮等,其刑罚除常用的捆、绑、吊、打外,还有压杠子、老虎凳、插竹签、灌辣椒水、立镦子、烙铁烙、“披麻戴孝”、裤子里装蝎子等20多种酷刑。

1942年,地委书记李忠在巨鹿盐池被张亲手杀害。1943年8月,通讯员张国存被捕,被张砍了头,还开膛破肚挖了心。1942年8月10日,四区区长胡平锷被张命人铡为三截。在上疃,张把党支部书记段福合的头放在门槛上活活挤死。是年10月12日,县妇联主任杨秀峰在夏旧城村夏春录家被捕,张将夏春录的父亲(该村村长)当场杀害,杨秀峰在狱中被割去双乳,揪掉头发受尽种种酷刑,被害时已很难辨认。还有后塔寺口通讯员被用布和棉花缠在身上浇上油,活活烧死。二区财政助理被钉在城门上活活剥了皮,张百奎用人皮做成皮带一直用着。1942年11月10日,城关西街共产党员马振举被张杀害。是年12月,张百奎带领警备队包围了吉家屯,将村长樊老殿和村干部樊延彬、樊贵栋、吉黑林、陈存成及区助理樊延夺等12人活活铡死。1944年正月17日晚,张让其部下扮成二区中队战士将小马庄抗日村长史成德逮捕,命用乱棍打死。1945年春,二区妇女主任李庆芬被捕,张让军犬咬破肚肠,然后将几瓶蝎子倒入裤子里蜇死。王文珍被处决后,张把北马庄共产党员张凤海等18人杀死在王坟前,用18个人的头祭奠王文珍。

张百奎不仅残酷地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干部,而且还滥杀无辜,草菅人命。

1942年,张率部在城西孟庄无故将一名叫老拐的老太太用苇箔卷起来点着,并将10多名群众锁进屋里活活烧死。1943年7月29日,张在杨家寨牵了张合义的牛,合义趁他不注意又把牛牵回,因故被张活活打死。并将其弟合起的腿用石头砸断,造成终生残废,还将另一兄弟合进带到县城让军犬咬得遍体是伤,多次昏死。是年秋,张在任县天口一次杀害百姓9人。是年冬,张让部下扮成八路军武工队深夜到苏家营骚扰百姓。孟宠通之子误认为真是八路军,为他们烧水沏茶,抱柴烤火,并说也要参加八路军。张天明带队进村后,便将孟老通年仅17岁的独生子(孟有5女l男)推进火里,用梯子压在身上活活烧死。1944年,张率部到大盂庄“扫荡”,该村华贵等被迫为他们跑前侍后。张说:“才换了把新刀,不知道快不快,想试试”,说着一刀将华贵砍死。张在隆尧刘庄将青壮年集中到村外,命用机枪点点名,造成多名百姓遇难。张一次“扫荡”到大韩寨,看着一排卤水缸说:“什么样的咸菜都吃过,唯独没吃过人肉咸菜。”于是,命将20多名群众倒栽头扔进卤水缸里淹死。一次,张在城东遇上一次老人,他问多大岁数了。老人答说80岁了。张听后奸笑着说:“多亏遇上我.不然你就成人精了。”说着,便一刀把老人砍死。又一次在路上碰到一个妇女背着小孩,张举枪把母子二人打死,哈哈大笑,说真是弹无虚发,一枪打死两个。还有一次,张去官亭“扫荡”时遇到一名孕妇,他便与汉奸张小六打赌,一说妇女怀的是男一说是女,为证实谁说的对,他便一刀把妇女的肚子挑开。更为荒唐的是,1949年冬张“扫荡”到草迷杨村时,碰见大屯头村一个17岁的小名叫石头(孙礼信)的青年。他一连将石头摔了三个跟头,随后迎头砍了一刀,正巧人没砍死,刀却断为两截。这可气坏了张百奎,让把石头带到城里,扣压7天。其间,当张知道这名青年叫石头时,骂到:“他妈的,怪不得把刀硌断!”随硬叫石头出100块大洋赔刀费,经人说情最后赔了60块大洋才算了结。张百奎不仅到处杀人,而且在县城内还设了三个杀人场,人们称之为鬼王台。在那里张不仅常和日本人搞杀人竞赛,而且常让其部下对着抓来的抗日军民练枪法、刀法和杀人胆量。巨鹿县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巨鹿县真倒霉,出了个汉奸张百奎,光人杀了一千六,杀人不管你是谁。”

张百奎的罪恶,罄竹难书。全国解放后,他畏罪潜逃,并用香把脸烫成麻子,但终未能逃脱人民的法网。1951年10月,县公安机关从上海将杀人魔王张百奎逮捕归案。消息一传开,全县人民奔走相告,额手称庆,无比喜形于色。揭发信、控告信雪片般地飞向专政机关,进行了血和泪的控诉。是年12月29日,全县召开万人公判大会,将张百奎就地正法后(枪毙张),愤怒的群众纷纷用自带的刀子零割碎剐了他


相关文章推荐:
  • 支线公路
  • 张悌(三国东吴丞相)
  • 钟国楚
  • 中国电影史(中国电影发展历史)
  • 郑仲茵
  • 张寿(延边大学副校长)
  • 长沙市周南中学
  • 张问陶
  • 中国法制史(陶舒雅主编)
  • 中国作家协会
  • 袁准(魏晋时期官员)
  • 相关词汇词典